• 未分類
  • 0

荀記自這手掌出現在的一瞬間,就認出了他是誰。他沒有想到,向來被自己尊敬的人竟會如此明目張膽的干預比賽。

這場比賽可是他兒子主動提出來的,並不是妙俊風強行要求的。

“你是誰?”妙俊風咬着牙,將怒火轉化爲力氣,大聲的問道。

“我是他父親,我有權阻止這場不具效力的生死之戰!”

“哈哈哈…,好一個不具效力。那先前在我面臨險境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出手相救呢?

你的兒子是兒子,別人家的兒子就不是兒子了嗎?還是說,在你們的眼裏,強者就可以袒護自己的兒子,別人家的兒子就如草芥!”

“妙俊風同學,請注意你的言辭。我之前是有事在身,抽不開。要不然怎麼會見死不救。再說你的實力我一眼就可看透,若是當時就救下你,何來之前精彩的一幕。

今天這場比試,是峯兒之過,我會對他進行處罰。本界學院大比到現在也可以落下帷幕了。

第一名徐峯,第二名丁峯,第三名戴風,第四名妙俊風…第十名魏剛。

荀記,做事要有始有終,接下來的事便由你繼續主持,我那邊的事還沒有解決,這便要走。”

“等一下!你怎麼如此草率就定下了本界大比的名額?這第一名理當是我,爲何還是徐峯?難道就因爲他是你兒子嗎?”

“徐峯的實力有目共睹,再有現在他所展示的就是他全部的實力嗎?要不是我叮囑他不可火力全開,你認爲你現在還可以用這樣的語氣對我說話嗎?

念在你的確有些本事的份上,這一次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了。若有再犯,別怪我手下無情!”

說完,破碎的虛空再度癒合。

能夠隔空出手,只有超越了皇境纔可以做到。

他的這一手,不僅拯救了自己的兒子,也讓現場不安分的人收起了蠢蠢欲動的心。

在沒有徹底掌握他的實力前,這些老謀深算的老狐狸們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妙俊風,你我一戰,以待日後。既然父親出面並定下了大比的排名,就算你心有不願,也必須要遵從。

大道理我就不說了,我看你也受傷了,趕緊回去療傷吧!第一次參加大比,能夠獲得第四名,已經是件可喜可賀的事了,心中就不要再埋怨了。”

“哈哈哈…,這就是玄武學院的大比?

哈哈哈…,好一個公平公正!

莫道學院不公,只是我實力卑微!若有一日,我能翻雲覆雨,必將洗刷今日的不公!”

妙俊風大聲的吼完後,面色煞白。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路顫顫悠悠的向着擂臺的臺階走去。

他知道今天的事已成定局,能讓自己喊幾嗓子,已經算是對自己的放縱了。若是再敢有什麼舉動,那個人會毫不留情的再次出手,將自己擊殺於此。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嫌十年太長,一年之後,我便要重臨此地,取回我失去的東西。三年後,我會再來這裏,親手討回屬於我的公道。”

妙俊風站在臺階上,給自己定下了目標。這是必須完成的目標,也是自己走上巔峯必須要經歷的磨礪。 “院長,現在您是不是該去給你的學生安慰與依靠了呢?”坤風攥緊了雙拳,儘量壓制自己的情緒問道。

“坤老師,院長現在就過去恐怕不合適。等回到客棧,院長一定會好好勸慰的。”葉主任一把竄了出來,擋在唐安和坤風的中間。

欲品秀色須漫步 燕飛揚很想開口說些什麼,但爲了自保和今後着想,他那張開的嘴是又緊緊的閉上了。

“回去後,我一定會對他進行褒獎。此次大比,我們學院佔據了第三名和第四名。這是歷屆所不曾擁有的。

我很想現在就回到學院,把這個好消息帶給大家。讓他們知道,我們南玄武學院,在整個分院中是名列前茅的。”

坤風算是看出來了,唐安現在的心思完全放在了榮譽和名譽上。妙俊風的事對他來說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已經獲得的成果。

嘉賓區,修羅國的位置上,她的一雙目光隨着妙俊風的步伐而動。她覺得今天的他很了不起,她覺得自己今天對他說的話有些過了,有些重了。

只是,雙方註定是敵對雙方。就讓這樣的誤解和錯誤繼續下去吧!也只有這樣才能在未來的戰場上,大家各爲其主,放手一搏。

妙俊風沒有去管身後的議論聲,也沒有再去參加接下來的頒獎禮。

他託着疲憊虛弱的身子,一步步的走回了客棧。他知道有兩個人已經在那等自己,這兩個人是自己現在唯一信得過的。

“公子,您回來啦!您的家人在雅間等您。我這就去給你們準備熱菜。”小二把毛巾一搭,熱情地說道。

“多謝小二哥,我自己去就行,你先忙吧!給!”妙俊風遞給小二幾枚靈幣,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忽略細節。

接過靈幣的小二,對妙俊風點了點頭,小聲說道:“請公子放心,我不會讓人靠近你們雅間的。若是真有人硬要闖進來,我會大聲呼喊的。”

“多謝。”妙俊風對他笑了笑。

“吱”的一聲,雅間的房門被妙俊風推了開來。

“哐”的一下,房門被妙俊風緊緊的關上。

“結界!”

在他們的面前,不用隱瞞,他立刻將雅間進行了隔離。

“拜見主公!”吳海和鄒統很恭敬的彎身行禮,深深一拜。

“你們都起來吧!今天讓你們見笑了。”妙俊風苦笑一聲,將椅子一拉,坐了下來。

“主公,今天的事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你的對手可是半步問地境強者。若是換做別人,恐怕早就癱在地上不能動了。”

“問地境?鄒統,你把玄武學院的資料向我細說下。”

“是!衆所周知在星月日之上有一個問道境,在侯王皇之上有一個問道境,在仙神聖之上也有一個問道境。

雖然這三個境界都可以稱之爲問道境,但他們也是有自己名字的。分別爲問人,問地,問天。

越過問人,可以走出自己的路,可以擁有式神輔助自己。

越過問地,可以達到法相天地,借用自然之力提升自己的實力,更可以騰空飛行,穿梭空間。

越過問天,那就是傳說中的至尊之路,天地主宰,日月同輝。對這我這邊掌握的資料也不是很多,我們這個世界已經很久沒有至尊出現了。

徐兵峯是玄武學院的院長,自身實力已經達到半步問地境,只差一點就可以進入問地境。他之所以能夠對你隔空攻擊,那是因爲離你很近。

若超出了學院範圍,他敢這樣,那不用等他出手,空間之力就會把他撕得粉碎。現在的他,說不定比你還虛弱。

有些事不到一定火候,硬要去做,那肯定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那荀記是皇境強者,凡是副院長級別,必須達到皇境。主任級別必須是王境,班主任級別需是侯境。

學院長老級別的境界,我這裏的資料就沒有了。畢竟到了他們那個級別,已經不是我們所能探查到的了。”

“謝謝,你的情報已經很詳細了。我想知道學院王境和皇境的強者有多少?”

“王境強者八人,皇境強者三人,院長半步問地境。”

“還好,不算多,一年的時間我應該可以衝到侯境,三年的時間我足以成長到皇境。加上極境給我的增幅,徐兵峯只要不是問地境,我鐵定能把他拿下。”

“主公,您一定要三思而後行啊!在院長之上可還有長老,對他們我們可是一點情報也沒有。”吳海的臉上露出了濃濃的擔憂之色。

“吳老,請您放心。我心裏有譜。我不會傻乎乎的單槍匹馬的去找他們拼命!

在回來的路上,我想到三策,這也是師父傳給我的信息中留下的。

一策,我們要韜光養晦,擴充實力,壯大自己的勢,即高築牆;

二策,我們要不斷的吸引人才,招收人才,這些人才就是我們日後征服野路的底子,簡而言之就是廣積糧;

三策,做人要低調,無論我們發展的多麼好,都要低調,不到龍吟震天,席捲天下之時,就不能暴露我們所有的實力。

不知你們在聽了我的三策後,可有什麼補充?”

“主公,我只想問一下,我們爲何要征伐野路?那裏多兇險和鬼物,向來是忌諱之地,我們若是去了,豈不是送人入鬼口嗎?”

“吳老,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我們若不開闢野路,擴充地盤,我們如何壯大自己的勢呢?去和這些世家權貴爭,以我們現在的底子,爭的過嗎?

也只有去野路,才能爲我們爭得日後制霸天下的資本,以野路包圍現世。

您要知道,我原本的志向就是想守護好家人,守護好合城,將那裏的鬼物和鬼災全部淨化。可誰曾想到,事不遂人願,我一步步的被推到了這裏,讓我不得不修正和不斷更改自己日後的打算。

在經歷了今天的事後,我覺得很有必要,讓自己的身後有一股強大的勢力。如若不然,有很多事我們是想做而做不了,甚至是做了也會被人破壞!

在過幾天我就十八歲了,真正的成年了。我必須要做點事,不光是爲了自己,爲了你們,也爲這全天下受苦的百姓和在野路中沒有歸宿的鬼物。”

連妙俊風自己都沒發覺,現在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讓人有一種想頂禮膜拜的衝動,這是真正的王者纔會擁有的帝王之氣。 全能修煉至尊

“吳老,以後煉器師公會的事你要多擔待一點,我希望你能夠幫我聚集起一股忠於我的強大煉器勢力。

鄒統,情報方面的事你要幫我繼續深根細作,無論是已成名的還是未成名的,每一個人的情報在你這都要有記錄。當我們想要調用時,能夠清楚的查閱到。

制符師公會那邊,我會去親自去處理,等發掘到可信任的人後,我再放手去處理其它的事。

目前想到的就這麼多,若你們想到了什麼,可以及時補充。等我們回到南玄武城後,所有行動立即展開,我希望在我們的精誠團結下,能夠締造出一個傳世的神話。”

“請主公放心,煉器師公會這邊我會好好經營的。只是我想問主公,對於人才,您是重德還是重才?”

“首選重德,次選德才兼備。現在還不到亂世,人才可以慢慢培養,德行是第一位的。真要是到了亂世,那才幹纔是第一位的。

德與才自古以來就爭論不休,其實我覺得,二者並不衝突。主要是看上位者需要的是什麼樣的人才,想要做多大的事。”

吳海對着妙俊風深深一拜。他發現自己的主公雖是少年,但心智和城府並不遜於當代的一些領袖。

“主公,我現在掌握的情報乃是家族的情報網。日後若想擴展,不僅需要人脈,更需要雄厚的資金支持。巧婦難爲無米之炊,我會在現有基礎上,儘自己最大的能力,把情報網建立好。”

“鄒統,煉器師公會就是你資金的來源啊!還有制符師公會!有了這兩項暗處的資金支持,等你從學院畢業了,再開一個商行,那我們就等同於有了三項資金的來源。

商行的事我早就在考慮了,等我選好一個行當或者是你有什麼好的路子,這商行就可以問世了。

在情報系統方面,我希望你能開闢出一條只屬於我們的情報網。家族的畢竟太混亂了,日後的我們是要做大事的,我不希望會在這上面出現紕漏。”

“請主公放心,有主如此,我怎會不盡心盡力。情報網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鄒統也是對着妙俊風深深一拜。

“好,下面我們就開席吧!今晚好好地休息,明天一早我們就返程。”

“主公,您是不是忘了什麼?”

“忘了什麼?哦!對,你看我這記性!”妙俊風一拍腦門,是擡手解除了結界。

夜晚的王府,守備森嚴,加上皇庭的供奉又在這裏,沒有一個守衛敢在此時偷懶。

“俊風啊!我在想等我們回去後,可以去見一個人,再到一個地方去轉轉。說不定能夠讓你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哦?你是不是有什麼發現沒有對我說啊!”

“以前你是要在學院呆着,我就算說了你也不會去做。現在不同了,你回去後恐怕很快就會離開學院。

離開學院的你和學院就再也沒有瓜葛,那我知道的這件事你就算去做了,也不會對你的心境造成任何影響。”

“我知道了,謝謝你。還有,你先安靜一會,我感受到了混沌強烈的不滿。他也想說話,只是一開口,就會暴露我們的行蹤。

爲此,請你一定不要再逗他,不然,他真的會暴走的。”

“好,那也請你注意些,千萬不要去做令我感到興奮或是好奇的事!不然,我可管不住我的嘴。”

和上次一樣,妙俊風再度潛入了王府之內。

“呦呵!竟然釋放了結界!哼!在我面前玩結界,那真是小孩子過家家,不值一提!”

妙俊風稍微停頓了下,就將眼前結界的構造分析的清清楚楚。之後,他像是回自己的家一樣,輕鬆隨意的走進了許琪的房間。

看到許琪憔悴的容顏,妙俊風的心裏一陣揪痛。

“琪琪,我來了。”

聽到這個思念之聲的響起,許琪是一下子站了起來。她環顧四周,生怕這又是自己的錯覺。今天的自己已經被這錯覺欺騙了很多次。

當她再度失落準備坐下來時,一雙有力的臂膀是將她緊緊的攬在懷中。

“琪琪,你受苦了。”

“我不苦。”一行清淚是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琪琪不哭,我就在你身邊。我不會對你不管不問的,你是屬於我的。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風風光光把你娶進門。”

“我信你。”許琪哽咽的回道。

“小傻瓜!既然信我,那就要吃得好,睡得好。把身體養的棒棒噠!”

“嗯,我會的,你就放心吧! 景年知幾時 今天的比賽好嗎?”

“好,好着呢!我可是獲得了第四名。所以,你更要對我有信心。”

妙俊風沒有對許琪說實話,可也沒有說假話。他的確是第四名,只不過是委屈和不公的第四名。

“你好我就放心了。接下來半年的時間,我都會在這裏,那個辛供奉也會在這裏。 我的三界抽獎系統 就算到時你沒有出現,我也不會嫁給二皇子。他得到的將會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不許你這樣說,無論我能不能擋住這股洪流,在皇庭指定的那個日子到來前,我一定會回來。這是我對你的承諾,也是我對自己的承諾。”

“咳咳咳,俊風,不是我想打擾你們,時間不夠了,你要趕緊離開。”所羅門的聲音忽然間在妙俊風的腦海裏響起。

“琪琪,我得走了。祕法的時間要到了,你不要擔心我。一定要好好吃飯,好好休息,心情要好。你一定要堅信我會回來的。”

“我相信你,你趕緊走吧!若是被辛供奉發現了,就算是父王,也保不住你。”許琪從妙俊風的懷抱中掙脫開來,將他一把推了出去。

妙俊風的心裏一揪,他恨自己現在的無能,若是有實力,何以至此!

他深深的望了許琪一眼,隨後,身子一轉,像疾風一樣離開了她的房間。

也許是情緒上的波動,讓他的氣息飄散了一些。

身在院落中的辛供奉上一刻還在那,下一瞬就來到了許琪的房門前。

在確定了只是虛驚一場後,他才放心的走了開來。

還沒走遠的妙俊風深吸一口氣,他明白自己現在該做什麼,小孩子的衝動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實在太愚蠢。

不再停留,他一路飛奔,很快就衝出了王府。

在與王府大門隔了一條街的對面,妙俊風雙手緊緊握緊,默默唸道:“我會回來的。” 全能修煉至尊

“妙俊風同學,你還真是好興致啊!我原以爲你會躺在牀上,靜靜地思考如何去找回今天失去的面子呢!”

妙俊風的身後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他確定這個聲音在以往不曾聽到過。

妙俊風之前壓抑的負面情緒像是找到了突破口,瞬間讓他氣勢暴漲,那暴戾的氣息像一把奪命的寒刃,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就劈了過去。

“憐香惜玉都不懂,時機把握的也不對,要想知道我是誰,就跟上來!”女子蓮步點點,不斷地往後躍去,很精妙的避開那奪命寒刃一次又一次的劈殺。

妙俊風迅速的轉身,向着那即將淡出視線的身影就追了上去。

越過大街小巷,翻過城樓高牆,兩個人,一個誘,一個追。

誘者如雲似霧,身形縹緲,如那空中的靈燕。

追者行如風,動如火,每踏一步都帶凌厲的殺伐之氣,如那下山之虎。

“啪啪”兩聲接連響起,兩個人穿過了界路的安全結界,來到了野路之上。

野路上的遊蕩鬼物在聞到了人氣之後,是不斷地向他們這邊聚攏而來。

魑魅魍魎,四大等級的鬼物應有盡有,爭先恐後的向他們二人撲了過來。

“雷霆萬鈞!”

妙俊風沒有動用雷劍,直接使出了自己引以爲傲的一招。

“咔咔咔…”

密集的雷束接連劈下,讓這裏恍如白晝。

“結界!”

沒有動用符籙,妙俊風直接釋放出一個個的結界,將靠近的鬼物全部困在其內。

現在的他完全被情緒所控,混沌由於能量耗完,陷入沉睡,所羅門是想提醒也不敢提醒,總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着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