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草地上匯聚着上百人,沒有魔獸接近他們,他們也沒有人敢動,不過這瘋狂的咆哮,也是讓的小部分人身形略微有些顫抖,就這樣,慢慢的他們等到了黎明的到來,直到此起彼伏的獸吼聲盡數退去,他們才睜開那閉了一夜的眸子。

經過了一夜的休整,他們都恢復到了巔峯的狀態,在清晨清新的空氣下,更是顯得神光煥發。

有着好幾瓶療傷丹藥的輔助,一夜過後,張林身上的傷也好了有一半,雖然身上仍然帶着隱隱的痛感,但卻並不影響戰鬥,有着那接近一萬粒的純陽丹,加上這裏面比外面濃郁幾倍的能量,還有大吞噬術,他現在體內靈氣也恢復了十之六七,如果不是高強度戰鬥,挺個半天是沒有問題的。

“怎麼樣了?能戰鬥嗎?”戰將軍行到了張林身旁,看着張林再度變得紅潤的面色,他放下了心。

“放心吧,這點傷還要不了我張林的命。”給了戰將軍一個堅毅的神色,張林又將目光落到了面前這一百多人身上。

“各位,我相信大家都是好漢,也相信大家都清楚自己來這裏的目的,前方有着更加豐厚的資源等着我們去探索,而現在,卻有一波獸潮擋在我們面前,想要探尋到令你們想象不到的資源,那就衝過這波獸潮,去取尋找讓自己變強大的東西,你們都是強者,相信你們都不願意窩在這山脈當中,爲了你們的夢想,那就一起去撕了擋在咱們前面的畜生。”

“想要在那獸潮當中活命,希望大家到時候都不要保留,廢話不多說,時候到了,動身吧!”一番動員之詞說完,前面衆人一個個精神振奮,而他自己卻怔了怔,“怎麼搞得有點像要帶兵打仗一樣,這些話應該戰將軍說的啊!”

這個時候他也不管這些,手中長槍緊握,帶着這一百多個人向山脈邊緣掠了過去。

太陽,漸漸在蔚藍的天空中升起,陽光透過雲層,最後灑在了綠色的海浪之上。


山脈邊緣的密林當中,此時,一道道身影彷彿蝗蟲一般急速向前掠動着。

一百多人,其中引氣境以上的強者便有不下三十個,這般陣容,即便是放在南陵帝國,也是不可小視。

張林匯入在人羣當中,看着這一道道身影心中開始嘀咕,這一幫人如果都加入到丐幫,又會是什麼樣的效果。

當初在平陽城,有着一名引氣境強者坐鎮的楊家就是第一大家族,稱霸整個平陽城,不知道這三十多名引氣境強者加上上百出靈境強者組成的丐幫,在平陽城中又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恐怕那楊家族長楊戰當時就會尿褲子。

不過這也只是想象,能夠來參加全青大會的,都是有着勢力推薦,想讓這些人都去丐幫,那他這個幫主得需要什麼樣的實力纔能有這種吸引力。

暴掠的身形穿過一道道密林縫隙,約莫有半柱香的時間,這一百多個人的腳步便盡數停了下來。

一道道閃爍的目光緊緊盯着前面,他們體內的靈氣同時間運轉了起來。此時,在距離他們腳步停下來的地方二十米處,那是一片黑壓壓的魔獸羣,一片由各種魔獸組成的魔獸羣。

魔獸種類很多,也很雜,但看那秩序,卻像是訓練過的軍隊一般,也不知道這是冥冥之中的事,還是有人特意安排的。

大大小小的魔獸排成了一片,打眼看去,估計有上千只,這樣的排列,將他們面前的路完全擋死,想要過去,必須穿過魔獸羣。

逆天重生:腹黑千金嫡女 ,讓的這片空氣,都充斥着腥臭之味。

魔獸有一千多隻,不過從這些魔獸的氣息能夠感覺到,這些都是出靈境實力的魔獸,最強也只是在出靈境後期,而且並不多。

這樣的陣容對一個人來說可能是不可完成的任務,就是引氣境後期巔峯強者,恐怕都會頭疼,但現在他們有一百多個人,要衝過這全是出靈境實力的魔獸羣,並不是難事。

目光落在這發着悶哼之聲的魔獸羣上,衆人臉上都露着興奮之色,這樣的戰鬥,不僅基本都能夠過去,而且也算是一種鍛鍊,一種瘋狂的發泄。

“呵呵,我以爲獸潮有多可怕,也不過如此嘛,各位,還等待什麼,衝啊!”在場終於有忍受不住的,大喊一聲,拿着武器便向獸羣衝了過去。

有人帶頭,其他人也沒有什麼忌憚的,頓時間,一道道身影帶着嘶喊之聲,猛的向獸羣掠了過去。

張林沒有動,目光死死盯着這魔獸羣,眉頭輕微的皺了一些。

看着張林這神色,戰將軍知道,他心裏恐怕又有想法了。

“怎麼了,看出什麼來了?”目光閃爍了一下,張林偏頭瞅向了戰將軍,“情況似乎並不像表面的這麼簡單。”

“何以見得?”戰將軍也像是看出什麼,但他想聽聽張林的看法。

“這裏只有一千多個魔獸,而且級別並不高,根本談不上獸潮,雖然對一個人來說很頭疼,但對這一個整體來說,根本沒有多大威脅,設這個獸潮那就基本起不到什麼作用,不符合常理,而且你看,這些魔獸能排成這樣,不可能是它們自發的,必然有頭目命令指揮,這些魔獸當中,你看到哪個是頭了嗎?”

“那你的意思是,這只是一盤開胃菜?”

“如果所料不差的話,應該是!”

“嗯!你說的不錯,這裏表面看着確實太簡單了,真正的挑戰,應該在後面,看來在這一關就有不少人將要葬身啊!”

“來這隕落之界的有一千多個人,弱肉強食,這是必然要發生的。”

“嗯,走吧,咱們也不能看着,先將這盤菜吃了再說。”話音落下,戰將軍也沒有遲疑,長劍一抖,匯入到了混亂的戰場當中。

張林深吐了一口氣,隨後跟了上去。

“砰砰砰!”一百多道身影殺進魔獸羣當中,頓時,整片樹林便被殺戮和血腥充斥。


這些魔獸級別都不高,對這些人來說根本造成不了什麼威脅。

在一聲聲慘烈的嚎叫當中,一頭頭魔獸相繼倒地,只是不到半刻鐘時間,一千多頭魔獸便有一半葬身,而他們,沒有一個倒下的。


張林手中握着龍吟槍,他並沒有主動去獵殺這些魔獸,只是想要靠近他的,他才揮槍斬首,他心裏清楚,挑戰應該是在後面,現在必須保存體力。

一百多道身影彷彿狼入羊羣一般,他們殺得很興奮,很徹底,約莫有一刻鐘之後,隨着最後一頭魔獸的倒地,整片樹林的地上已經血流成河,血腥味瀰漫在這片空間,刺激着他們身上的每一個興奮細胞。

而這一次的獵殺下來,每一個人收穫也是不小,實力強的,手中純陽丹足足有上千之多。

“哈哈哈,原來獸潮就是這樣,整得我之前還心驚膽顫的。”

“是啊!多來幾波也不是問題,還沒有殺爽快。”


“終於是要出這個該死的山脈了。”獸羣倒地,這一百多道身影再次聚在了一起,臉龐上帶着的是燦爛的笑容。

張林跟戰將軍站在一棵樹下,沒有說話,不過他們手中的武器卻是握得更緊了。

“李兄,既然獸潮已經消滅,那我便先告辭了,裏面再會!”獸羣被滅,有人已經待不住了,他們迫切的想要去尋找那更豐厚的寶藏。

一名白衣男子朝另外一個抱了抱拳,隨後腳下一踏,獨自向邊緣外掠了出去。

見到有人離開,其他人也忍不住了,各自跟各自認識的告個別,隨後一百多人準備分散走開。

“砰!”然而就在這時候,那剛剛離開的白衣男子突然間倒飛了回來,身形在半空中滑出一道弧線,最後狠狠的撞在了一棵大樹上,當他落在地上時衆人才看清,白衣男子已經面目全非,死得不能再死了。

“轟轟轟!”沒等衆人臉上的驚詫之色徹底綻開,這時候,大地突然開始顫了起來。張林跟戰將軍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體內靈氣瘋狂運轉而起。

“來了!” 大地震動,碎石飛濺,在那白衣男子身形落地之時,一道道暴戾的咆哮之聲頓時在樹林當中響起,在那血腥味的刺激之下,這一道道聲音顯得尤爲瘋狂。

“呵呵!又來了一羣練手的麼!”感覺到腳下顫抖的地面,聽到這咆哮的聲音,人羣中有人再度變得興奮起來,剛剛這些人嚐到了甜頭,他們現在更期待再來一波上千只的魔獸羣。

然而,下一幕,卻是讓的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陡然凝固了下來。伴隨着咆哮之聲的響起,一片黑壓壓的魔獸羣,踏着震地的步伐,瘋狂的向他們奔騰了過來。

每一隻魔獸都是四蹄,而每一隻魔獸也都有着大象般的體型。魔獸羣見不到盡頭,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但最少能肯定一點,這一次的獸潮,比上一次不止多了一倍之多,更重要的一點,這些大象般的魔獸是個個都具有出靈境後期的實力,更有少部分已經達到了引氣境初期的地步。

恐懼!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好幾千只出靈境後期和幾百只引氣境的魔獸,這是什麼概念,頃刻間,那剛剛還處於興奮狀態的衆人便被濃郁的恐懼氣息籠罩,更有甚者,雙腿已經顫了起來。

望着那黑壓壓的一片獸潮,張林的腳都忍不住抖了一下,果然不出他跟戰將軍所料,剛剛那波,只是開胃菜而已,現在,纔是真正的大浪淘沙。

一隻出靈境後期的魔獸,他能輕鬆的斬殺,十隻出靈境後期的魔獸,他也不費勁,一百隻出靈境後期的魔獸,他這個引氣境初期的選手就有些棘手了,現在居然來了好幾千只,其中更還有引氣境的,一時間,張林也感覺一陣頭大,即便他們現在有着一百多號人,但也絕對不會是這獸潮的對手,至於能不能穿過去逃走,那就只有看運氣了。

“我的個娘啊!這是捅到獸窩了,趕緊跑啊!”看到這根本沒有盡頭的獸潮,衆人臉上的恐懼之色愈發濃郁,一個個怪叫一聲,只是瞬間,一百多號人便有一半向山脈中跑了進去。

轟!獸潮的速度不慢,隨着一股血腥的氣浪鋪過來,沒有準備逃跑的五六十人還有剛跑出去幾步的頓時便被淹沒了進去。

一聲聲哀嚎在獸潮中響起,一道道身形從獸潮中飛了起來,實力弱的,還沒等到出手,便命喪當場。

張林腳下太遊虛步踩動,身形靈猴般遊動在獸羣當中,手中龍吟槍瘋狂舞動,每一次槍尖的劃過,都有一頭魔獸的頭掉下來。

藉着這殺出的空隙,他的腳步一點點向前挪了出去。

“砰砰砰!”一槍掃倒前面三隻魔獸,張林腳下一動,槍身再度向前掄去。

砰!一聲爆裂之響,在那閃耀着金色光芒的長槍之下,一隻魔獸當即爆裂而開。

而這個時候,張林剛準備對準下一個目標,他的視線便掃在了那爆開的濃郁能量霧氣之上。

“好濃郁的能量!”目光盯着那飄散在他身旁的能量霧氣,張林眸子閃爍了一下。

手心一旋,一股能量飄了過來,最後化爲了一百粒純陽丹落在了他的手中。

“這裏的魔獸果然不一樣!”槍身一掃,將接近自己的幾頭魔獸震開之後,張林的視線再次落在了手中的純陽丹之上。

這一頭出靈境後期魔獸就有一百粒純陽丹,那這裏好幾千的魔獸,得有多少。

這樣下去,張林只需要在這殺個一半,恐怕就能將實力提升到引氣境中期的地步。

想到這,張林那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臉龐上漸漸攀爬上了興奮之色。

因爲有着魔獸不斷攻擊,想要騰出手來去收那些能量就顯得有些慌亂了,因此,這個時候,張林意念一動,大吞噬術在體內運轉了起來。

大吞噬術是張林在山洞中無意間得到了,究竟是什麼級別的,他也搞不清楚,但是現在,他把希望就寄託在大吞噬術上了。

伴隨着體內大吞噬術的運轉,一股吸力從他體內席捲而出,在他頭頂,竟然幻化出了一個漩渦。

漩渦旋轉而起,周圍爆開的能量受到牽引蜂擁的向漩渦匯聚了過去。

澎湃的能量在大吞噬術的煉化下,直接散入到了張林的四肢百骸當中,頃刻間讓他感覺全身細胞都被激活了一般,力量彷彿無窮無盡。

一絲絲熾熱的能量穿梭在張林體內,讓他精神越來越盛,而體內的靈氣,也是越來越凝實,越來越強悍。

“這是什麼功法?這麼強悍!”張林這邊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同樣在獸潮中穿梭的一些人的注意,當看到那爆開的能量直接被張林頭頂的漩渦吸了進去之後,他們的臉龐上都是帶着驚駭之色,而且看張林,彷彿根本不知道疲憊一般。

能夠做到這樣的,武技級別最少都是在地階以上。

“哈哈!來吧!今天我張林就殺個痛快!”嚐到了這澎湃能量的甜頭,張林臉上的興奮之色愈加濃郁,這樣的好事,可不是那麼多見,而且他剛剛發現,這裏一隻引氣境初期的魔獸,竟然有着一千粒純陽丹的能量。

不過引氣境初期的魔獸實力非常強悍,張林想要用龍吟槍對付,不是那麼容易的。

就在張林他們正在奮力撕殺這些魔獸的時候,離他們千米以外的一個山包之上,幾道身影彷彿看戲一般站在那盯着他們。

“大師兄,咱們什麼時候可以上?”這時候,其中一個灰袍少年湊到前面一人耳邊輕聲問道。

山包之上四道身影,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着黑色勁裝的男子,看那架勢,顯然是這四人的領頭者。

“不着急,先看看再說。”聞言,那被叫做大師兄的黑色勁裝男子淡淡的道。


“可是你看那小子,直接將純陽丹的能量都吸收了,咱們要是去晚了,可就沒多大收穫了。”灰袍少年目光落在張林身上,看着張林將那爆開的能量盡數吸收之後,不由得顯得有些着急。

照張林現在的速度,恐怕要不了多長時間,這獸潮就要下去一半。

“呵呵,他吸收他的,不是還有其他人麼!而且,這獸潮的領頭者還未現身,那纔是我想要的。”大師兄的目光也是落到了張林身上,不過他卻並未着急,面色顯得很淡定。

聽得這話,這時候後面另外一個也是道:“大師兄說得對,現在獸潮還很多,不用着急,等他們殺累了,咱們再出手,到時候所有的純陽丹都是咱們的。”

“但你要知道,那小子可是能夠斬殺李天陽的,現在有着魔獸爆開的能量幫助,實力還在攀升,到時候再上,就有些棘手了。”

“一個小人物而已,能斬殺李天陽又能怎麼樣,咱們大師兄可不是李天陽能夠比的,那小子逃不了。”

“也是,大師兄什麼人物,只要不是化形境的強者,鮮有人是大師兄的對手。”

聽得後面兩人的話,那被叫做大師兄的男子沒有作聲,不過他的頭,卻又是仰了幾分。

“一幫蠢貨,殺吧!殺得越多越好,我劉御就是喜歡看你們這樣。” 濃郁的血腥味在密林中鋪開,一道道血霧爆開的聲音在獸潮中此起彼伏。

張林握着龍吟槍,在獸潮中殺紅了眼,即便是這種毫無止境的殺戮,他也沒有絲毫疲憊的意思。

一股股爆開的能量被大吞噬術吞噬,最後盡數沒入了張林的體內,而隨着這源源不斷的能量充斥,他的氣勢也在一步步向上攀升着。

這般毫無止境的殺戮,持續了約莫有三四個時辰,張林終於是見到了獸潮的盡頭,而越是臨近邊緣,魔獸的實力越是強悍,現在張林面前的,已經基本見不到出靈境的魔獸,一隻只撲過來的,都是有着引氣境實力。

經過三四個時辰的廝殺,在那澎湃的能量涌入中,他能夠感覺到,體內靈氣已經凝實到了一種地步,氣勢也攀升到了引氣境初期巔峯狀態,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突破那層障礙徹底邁入引氣境中期。

不過現在,他還深處獸潮當中,這個時候突破,可不是一件好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