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荒古血脈重新又變的強勢無匹,僅一瞬間戰力就達到了玄級戰王巔峰。

荒古血脈同級無敵,可越級摶殺!

韓星就勢大袖一甩,單手從青銅鼎中又招出了掏出了幾粒混沌玄黃丹,以備不時之需!

「敢與本尊搶傳承,韓星你必死無疑!」

韓堅被打蒙了,此時清醒過來,一隻冷冽的精鋼鐵爪猛地爆發而出,朝韓星兜頭抓了下來!

韓星單手攥住旗杆,身子旋飛避過,「轟!」蠱雕巨爪擦身而過,承仙台硬如盤石的地面頓時炸碎,塵土沖霄,捲起千百丈高。

韓堅強勢,兇猛攻擊,他與蠱雕合體后渾身都是武器,即便是一根鐵羽,也能斬開一塊十萬斤的巨石!

一擊不中,讓韓堅發狂,滿頭濃密的鐵羽倒豎,怪叫一聲,雙翼一拍,激起一股滔天的龍捲旋風,身子驟然扶搖直上,一道罡風驟起,垂雲之翼宛如天刀般斬了下來!

突然,韓星伸手撥出口中的草棍,悍然出手,一桿大戟迎空劈上。

屠天神戟轟隆聲作響,戟光眩目,氣芒如濤,撲天而的罡風被劈的裂舞,四散飄飛。

「轟隆!」戟光飛舞,轟然切入韓堅的蠱雕身軀之中。

韓堅肝膽盡裂,驚急之下,猛地翻身急沖,凌天而上。

饒是如此,也只是堪堪擦著戟光飛過,神翅一震,被戟芒切入趐骨,炸開滿天的鐵羽鵰翎!

眾人震撼,誰也未曾想到,韓星竟是這等的厲害,屠天神戟直若摧枯拉朽,一出手,就差點毀掉了蠱雕的一具鐵翼!

韓堅吃痛,翎毛怒炸,周身陡然一縮,張開尖喙巨口狂嘯,陡然鼓起一團赤艷奪目地火光,「轟!」的一聲從口中怒噴而出,形同奔雲飈浪,向韓星隆隆擊去!

眼見一道火龍火浪縱橫直襲自己而來,韓星深吸了一口氣,體內真氣滔滔沖涌,直入掌心,豁然閃出一個火焰印記。

「控火訣!」他驀地大喝一聲,沖著翻騰狂卷的烈火氣浪拍了出去!

「控火訣」乃韓星得自黃帝煉丹操控諸般仙火之秘要,現被他以雄厚的混元戰力打出,霎時間眼前變的赤紅一片。

在「控火訣」的引領下,韓堅噴出的那道火龍早已被他掌心中的火焰印記吞噬得無影無蹤了!

韓堅大急,轉頭向鬼鷲真人厲聲叫道:「還等什麼,乘他勢單力薄,你我合力,速速將他徹底毀滅!」

鬼鷲真人披頭散髮,抄足踏風,瞬間直衝了上來,化煞戮妖刀狂潮怒浪般地朝韓星砍去。

赤虹霞頓時吃了一驚,怕韓星有什麼閃失,縱身躍起,人如一輪火日懸空,喝道:「本不想動手,但你自持修為深厚,從進入荒古秘地便不斷挑唆,瞞的了別人,需瞞不過我,我這就鎮壓了你,看你天魔宗能耐我何!」

所有人聽了都心中凜然:這鬼鷲真人不是靈鷲峰的強者,龍淵宗的人嗎,怎麼與天魔宗扯上了關糸?

難道靈鷲峰與外道魔門勾結,要圖謀造反?

「不愧為是仙霞峰的大小姐,你即識我來歷,憑你一個戰尊境的修士也想擋我?」鬼鷲真人桀桀怪笑,神色冷漠,絲毫沒將赤虹霞放在眼中!

韓星吃驚,如此說來只怕這鬼鷲真人在修為上比戰尊境還要略高一籌!

如此魔宗大能隱身在靈鷲峰,斷然圖謀非小!

「祭!」赤虹霞嬌喝,全身的混元戰氣爆發而出,從儲物乾坤袋裡抽出一根八寸長的玉尺。

這根玉尺乃是仙霞峰那位無上存在煉就的禁寶制器,通天靈寶—「穿天貫日尺」!

棄女有運:家養丫頭拐侍郎 「長虹貫日!」

穿天貫日尺騰空而起,衝出無盡的七彩光芒,無盡的天地精氣瘋狂向這裡湧來,鋪天蓋地,在天空聚成異像,一道橫跨天際的彩虹浮現在虛空中。

赤虹霞站在彩虹之,猶如一尊神女!

穿天貫日尺接連天穹,射出億萬道虹芒,化為飛劍,如海嘯一般向著鬼鷲真人怒射而下。

「轟隆隆……」

鬼鷲真人站立的方園百丈內,所有古木被洞穿,片片樹葉也被射的凋零破碎,縱然是山岩亦不能避免,瞬間被斬成一堆堆碎石,而後轟然崩塌。

這是一股浩然天地正氣形成的劍雨,沒有什麼可以攔截!

鬼鷲真人被萬劍穿身,他的渾身的骨頭在急速運動,每扭曲移位一下,都避開劍芒刺骨,雖然躲過了骨骼寸斷的噩難,但強大的肉身幾乎崩潰!

「烏雲遮天!」

鬼鷲真人仰天嘶吼,從泥丸宮內冒出一道黑色煙霧,像一把黑色寶劍,筆直衝向天空,頓時將這方天地的異像攔腰斬斷!

「嘩!」黑色寶劍斬碎了彩虹,天空中的虹芒如一道橋樑突然崩塌炸裂,碎向四方。

鬼鷲真人雖展出最強的一擊,但他肉身已被虹芒洞穿成篩子眼,只能勉力支持不倒。

一團血霧在天空中綻放,赤虹霞在空中紅衣朝後鼓盪,穿天貫日尺中有她貫注的神念,被鬼鷲真人雄渾一擊,玉尺迴旋,又進入了乾坤袋裡,她也「哇」地一口鮮血噴出,人如紙鳶般向旗幡下方墜落。

韓堅雙翼橫掃,乘機攻上,翼風煽起十二級風暴,所到之處,催枯拉朽,山石林木炸毀,修士凡被掃及,無不魂歸九天。

「去!」韓星掌中火焰印記跳動,一掌拍出,滿天都是仙焰,此等仙焰雖不能讓韓堅斃命,但也燒的他嗚哇怪叫,一陣烤肉的香氣飄滿天空,肉翅都被燒出油來了。

韓堅扇動著翎毛稀少翅膀,又飛向了高空,他默運玄法,要重生鐵羽。

韓星見赤虹霞墜落,大驚,本能地手握旗杆旋身反轉,單臂伸出,攬住了她的纖纖細腰,一把抱入懷裡。

他情急之下,失聲道:「娘子……你醒醒!娘……子……」好在聲音不大,及時省悟,餘下的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瞧見自己朝思暮想的九世戀人就躺在自己懷中,韓星心旌搖蕩,忍不住想要低下頭去……四唇方欲接近,又立即觸電似的驚醒,他聲帶哽咽,道:「娘子……不……是姐姐……你可別死啊……你若死了,我也不活啦!」

他一邊喊,一邊忙不迭地將手中的混沌玄黃丹送入赤虹霞的嘴邊,要將丹藥喂將下去。

無奈赤虹霞牙關緊咬,丹藥無法入口。

正當韓星無計可施,要口對口把丹藥渡入她口中時,嚶的一聲,赤虹霞已被鼻息中的丹氣沖醒。 赤虹霞豁然睜開眼晴,見自己倒在韓星懷中,頓時臉頰暈紅,渾身酥軟。

她要給這個敢如此親近自己的人一個教訓,剛揚起手臂,見韓星正一臉關心痴痴的注視著自已,不知怎的心中一軟,這手就下不去了。

她眨了眨眼,嘆了口氣,恨恨的傳音道:「臭小子,我當然沒事,倒是你有事了,我方才驟然醒來之際,聽你亂喊亂叫,說什麼來著……哼,活得不耐煩了么?」

韓星被赤虹霞問倒,臉上一燙,滿臉無辜的道:「我……我……只是幹了自已該乾的事,說了自己該說的話……別誤會啊,我可是為你好,旨在叫醒你!餘下的想干,可……沒敢幹?」

卧槽,韓星一口一個干,直把赤虹霞干蒙了……

什麼叫想干,可……沒敢幹?

此刻,兩人肌膚相貼,鼻息互聞,令韓星心中又是一陣狂跳,好在他尚能屏除綺念。

驀不知赤虹霞此刻更是心如亂麻,意念紛搖……雖然語氣兇巴巴的,嘴角卻泛起似有若無的微笑。

忽然她項下的宮鈴不搖自嗚,悠忽間她從心底升起一個令自己都吃驚的奇異的念頭……

是不是自己真的對這小子動了真情?

又或者,與他冥冥之中有前世生死相連的緣分?

寵你入骨,寶貝休想逃 否則自己又怎能連道心都動搖了……

一念及道心,登時神智為之一醒,讓她迷亂的心馬上靜了下來,她驀地睜開眼,傳聲道:「混沌玄黃丹欲無有玄法煉化,決非我現在體質所能承受,放我下來,我自有療傷聖葯!」

韓星大喜,見她任由自己摟抱卻沒向先前一樣發飆,知道對自已已有了情感,當下也不點破,索性將戲演足,惶急叫道:「這混沌玄黃丹乃玄黃精氣所煉,一絲玄黃可壓塌一方山脈,差點誤了姐姐性命……」

混沌玄黃丹乃玄黃精氣所煉?

千年難得之物,這不是也是正自已千方百計要尋覓的東西嗎?

赤虹霞頓時愣住了,一時不知該是否問他討要……

她正欲張口詢問,轉念又一想,這油嘴滑舌的小色鬼,猴精八怪,問他討要,自已就會欠他一個人情,豈不被他緊緊攥在手裡?如期這樣,還不如等出了荒古秘地將他帶上仙霞峰,讓爺爺拿出一件寶物與他置換比較得當。

「轟!」

正當此刻,韓堅與鬼鷲真人瞬息恢復了肉身,二人縱聲怒嘯,雙雙又撲了上來。

蠱雕垂天之翼每次劃下,血霧紛揚,下方凡避之不及之人無不被攔腰斬斷!

化煞戮妖刀在鬼鷲真人手中也奔出如陰雷般的轟鳴,電光交織滿空,鎖定韓星與赤虹霞直奔而下!

「小心!」赤虹霞大驚,自已重傷,她唯恐韓星不敵。

她看了一眼韓星,心中一痛,精神徒振,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掙扎著就要掠向空中,再度與他聯手抵擋。

赤虹霞人沒飛出去,身子卻陡然被韓星箍緊,他哈哈大笑道:「空中那二隻呆鳥,你們以為我被旗杆所累,懷裡又抱著我那娘子姐姐……便會束手待斃了么?好,你們既然這麼想要這旗杆,我便給你——」

韓星縱聲狂吼,說到最後一個「你」字時,突然運足真氣,將手中二粒混沌玄黃丹連珠炮一樣分別射向了韓堅與鬼鷲真人!

混沌玄黃丹放在手中絲毫沒有重量,可一經離開手掌,丹體表面就浮現出了混沌氣息與大道的秩序紋理,似乎天地間最精、最純、最重的能量霎時間被釋放了出來!

玄黃精氣聚煉成丹,一顆足以壓塌一方天地、砸毀整座山巔!

晶瑩剔透的二粒混沌玄黃丹流星般被韓星射出,由最初豆粒大小急速擴漲擴大,重若山嶽的能量不斷向四周逸散,整個空間驟然開始波動,破裂。

最後,形成了二顆宛若星球般大小的巨大光球,穿過空間裂縫,似星體劃過長空,以極至的速度,轟向韓堅與鬼鷲真人!

從混沌玄黃丹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二人感覺到了發自內心的顫抖……

這是玄黃之氣!

難道羅浮古洞中的玄黃精氣沒有消散在天地間,而是被韓星收走了?

韓星與鬼鷲真人都領教過玄黃之氣重若山嶽的歷害,怔愣之下,心臟隨即劇烈收縮,無盡恐懼充斥了二人的心神,尖叫聲中,轉身全力向後逃去!

在韓星射出混沌玄黃丹之際,韓堅便知道自己絕無抵擋之力,此處能夠救他的,唯有鬼鷲真人!

他拚命向鬼鷲真人靠近,但混沌玄黃丹的速度快的無法思異,電光火石之間,離他只有數丈,迎面而來的波壓,讓他七竅開始向外慘血,若非他化身蠱雕,只怕整個身軀都會直接炸碎!

「真人救我……」韓堅聲音凄慘!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一向冷酷無情、嗜血、陰狠的鬼鷲真人聞聲驟然停止了逃遁,他表情十分複雜,彷彿在衡量救還是不救……

只是一瞬間,他就拿定了主意!

他像一頭餓狼在佑護自己身後的狼崽,免遭獵人屠殺一般,厲嘯一聲,掉轉頭合身撲了上來,就在韓堅及及可危要命之際,身軀一挺,擋在了他的身前。

鬼鷲真人迅捷抬手曲指,點向自己的眉心,一滴漆黑如墨的血液從中浮現,他猛地抬頭,將這滴血沾抹向眼中,頓時口中發出一道壓抑的痛苦咆哮……

「裂魂分身術!」

這一瞬間,他的眼眸驟然變得像二個無底深淵,從中竟浮現出一隻只詭異符文,無聲無息擴散開來,很快就聚成了與他分毫不差的一個個鬼面透明人。

一個……三個……六個……九個……

「噗!」他面孔扭曲,張口又噴出一口綠色的血液,落這些透明的鬼面人身上,霎時間發出滋滋啦啦的聲音。

這些分身眼神獃滯,形同傀儡,在吸入大量精血、靈力之後,竟詭異的生出了血肉,一股強橫的氣息緩緩從中散發出來。

鬼鷲真人顯然施展了某種秘術,分解了自身的元神,演化出了這些化身,再把詛咒、毀滅力量注入其中,成就分身威能!

靈魂的分裂,讓他痛苦無比,做完這些,鬼鷲真人面龐陡然變成蒼白!

他自知此番舉動雖可救韓堅,但自已卻陷入萬劫不復之中。他拚命支撐,猛抬頭看向韓堅,似乎要留下什麼遺言,終於,他急促而悲愴的道:「我兒快跑,為父在這裡為你爭取九息時間!記住,你本姓陸,名千夜!」

「什麼?你是我爹?那我爹是誰?我又是誰?老東西你你胡說八道在找死啊!」韓堅聲音冷漠無情,他壓根就不相信!

鬼鷲真人已經沒有時間解釋太多了……

混沌玄黃丹可怕力量的瞬間而至,開始爆發……

鬼鷲真人沒有任何猶豫,甚至都沒再看韓堅一眼,他腳下向前重重一踏,不避不閃,口中發出陣陣咆哮,體外魔氣滾滾,「殺!」抬臂揮動巨掌,向混沌玄黃丹拍落下去。

晦澀、磅礴的靈力威壓隨著鬼鷲真人手勢傳遞、作用到了九具分身傀儡身上。

他的手臂一動,九具經過魔氣淬鍊的傀儡分身竟然整齊劃一的睥睨向前,霸道氣息從體內散發而出,舉足抬掌,大有將日月星辰一掌拍落的氣勢!

「轟……」

混沌玄黃丹兩道氣息與九具傀儡分身悍然對碰,迸發出了可怕力爆炸力量,第一具傀儡分身似紙糊般被輕易炸碎……

第二具分身又沖了上去,再度化為漫天血肉、殘骨碎渣向外激射……

第三具分身……第五具……

絕世魔尊的傀儡分身與驚世的玄黃之氣能量撞在了一起,發出千萬道恐怖的光芒,像是有數以萬計的大星在撞擊中隕落,爆發出無盡強悍的波動,令整片天地都在顫抖!

饒是這樣還是悍不畏死、一無反顧的往前沖……第七具分身……

隨著傀儡分身的不斷被炸開,鬼鷲真人全身血肉精華也隨之不斷消溶,他體內生機在飛快的消散,形體也急速消瘦下來。

他抬起蒼白枯瘦的臉,看了眼逃出生天的韓堅,面上露出了無盡欣慰之色。

這種舉動震撼人的靈魂,許多人猜不透似這般魔門大能何以要犧牲自己,去拯救一個比自己弱上千百倍的後輩修士。

唯有韓堅在這一刻肯定了二個字:「父愛!」

父愛大如山!

蓋神鬼妖魔也如人族一樣!

魔亦有情!

韓堅雖搞不清個中曲直真像,但也讓他產生莫名的心疼,這一刻,他內心惶恐,近乎窒息,似乎對方與自血脈相關,骨肉相連,讓他如喪妣考,直接癱軟在地上!

「鬼鷲老魔,沒想到你能以分身傀儡之法消耗玄黃之氣的威力,難道你不知分身殆盡之時,便是你死去之時?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夠堅持到幾時!」韓星己將這鬼鷲真人恨到了骨子裡面!

第八具分身傀儡在混沌玄黃丹散發出一股毀天滅地的玄黃氣息威能中呼嘯著又衝撞了上去,兩種可怕氣息炸開,地動山搖,令遠處山峰轟然坍塌,大地劇烈搖晃,激起漫天狂風。 驚天動地連續不斷的撞擊,讓混沌玄黃丹散發的玄黃之氣明顯變的稀薄起來,己接近透明的程度。

鬼鷲真人隨著分身的不斷炸開,他的靈魂也己經變成了十分弱小,他眉頭輕皺,流露出痛苦之色,但動作卻無半點停頓,振臂一揮,第九具分身傀儡又迎了上去!

此刻,他的肉身僅存一絲元神,這具分身傀儡是他最後一具,他的絕大部分元神都寄予在裡面,為了再給韓堅爭取一息寶貴的逃命時間,他在所不惜!

做為一個父親,他對自己那不為世人所知的兒子己經儘力了!

「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