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荒孤庭搖搖頭,目光一凜,肅然道:“周烽,若是你依然總是耍這些小聰明,註定難有所成!”

周烽顯然是在先發制人,害怕荒孤庭後面提什麼條件,所以直接跪下,以爲叩了頭,師徒名分便定下,讓荒孤庭也不能提什麼爲難要求!

周烽看到荒孤庭的目光威嚴,頓時察覺到自己確實不應該對指點自己的荒孤庭耍心機,實在太愚蠢。

才連忙點頭道:“徒兒錯了!再不敢如此!”

荒孤庭這才表情緩和一點,道:“基於你剛纔的表現,我只能收你爲記名弟子!日後能不能成爲親傳弟子,還要看你表現!”

周烽心下一緊,不過很快釋然,點頭道:“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三拜!”

戰天台門口人來人往,本就有許多武者,不少都是戰天台的觀戰人員,昨日都認識了周烽,如今見他竟然對一個年齡稍大於他的少年行如此大禮,頓時震驚起來。所有人感覺臉都僵了,好像看了一出古怪離奇的大戲,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這個周烽是腦子被踢掉了嗎?竟然拜一個少年爲師!他在我們樑國也算一個天才,竟然如此自甘墮落?”

“是啊!定然是昨天失敗對他的打擊太大了!腦袋都變糊塗了!”

周烽昨日聽到這些話,在死死剋制,但今日聽到這些嘲諷,卻充耳不聞。


荒孤庭緩緩點頭,道:“很好!去觀看接下來的論戰吧!”

“是!”周烽連忙點頭,畢恭畢敬!

林小熙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有些懵懵的道:“師父!你這是給我找了個師弟?”

荒孤庭笑道:“怎麼?不願意?周烽,現在可以來拜見你的大師姐了!”

周烽一臉難以置信的看向林小熙,眼前這個可愛至極的小姑娘是是我的師姐?疑惑道:“這真是我師姐?”

林小熙頓時不高興了,哼道:“我比你先拜師!自然是師姐!敢對師姐無禮,那就是對師父無禮!”

周烽看了眼荒孤庭,這才拱手道:“拜見師姐!”

“咯咯!真乖!來,這是師姐給你的見面禮哦!”林小熙咯咯一笑,拿出一枚銀幣,遞給周烽。

“這…!”周烽更加詫異的猶豫起來,一枚銀幣?什麼意思?

不過還是伸手接了過來。

林小熙很是滿意的道:“師弟!你有邀請函嗎?我和師父進不去啊!”

周烽聞言不由古怪的盯了荒孤庭一眼,堂堂一國皇子,會連邀請函都沒有?即便沒有,又如何會進不去?真是奇怪!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來好幾張邀請函道:“師父!師姐!請!”

“哇!師弟你這麼多邀請函?”林小熙驚訝不已。

周烽笑道:“我沒什麼朋友,所以樑國太子給我的邀請函,我也沒人可以送,只得留在手中。”

林小熙高興的一把全部拿過來,嘻嘻笑道:“師姐給你保管哈!”

“……”周烽一臉黑線,不過沒有反對。

三人順利的進入戰天台,,此時距離辰時還有一段時間,論戰還未開始。

不過秦月璃等天秦帝國的武者已經來了,秦月璃遠遠便看見荒孤庭進來了,連忙迎上去,笑道:“小熙,你也來了?”

“嗯!是我非要師父帶我來的!他還沒有邀請函,多虧我這個師弟有很多,我們才進來的!”林小熙笑道。

“這…!”秦月璃頓時疑惑的看看三人,林小熙這句話信息量太大,她一時竟然反應不過來。

“咚咚咚!……”

戰天台上響起震懾百里的巨大鼓點之聲。

隨之傳來荒擎風的威嚴之聲:“六國十六歲參賽武者!速登主戰臺!” 戰鼓響徹戰天台,四人都向戰天台上望去!

秦月璃微微一笑,看向荒孤庭,道:“該你嘍!”

“呀!師父,你也要去比武了嗎?”林小熙一臉興奮,雙眸璀璨,冒出激動的星光。

周烽心中也是微微一驚,沒想到荒孤庭竟然只有十六歲,心中不由有些忐忑,自己好像有些莽撞了,自己也已經十五歲了,拜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爲師,真的好嗎?

朕甚惶恐 ,道:“那我去了!你們兩個先跟着月璃吧!”

林小熙連忙歡呼道:“師父加油!……月璃姐姐,我們快去近一點看吧!”

主戰臺上,荒孤庭緩緩走上,另外幾人都看向他。

臺下,荒孤焚也盯住他,他已經知道,此戰,天荒帝國只有一人出戰!那就是荒孤庭!荒孤焚不知道自己的父皇爲何如此安排,但還是心中十分不安。

幾人把手都按在元力石上。所有信息頓時顯現出來。

荒孤庭!天荒帝國!十六歲!靈元境二重!

齊軒!天齊帝國!十六歲!靈元境二重!

齊得!天齊帝國!十六歲!靈元境二重!

韓城!天秦帝國!十六歲!靈元境二重!

越含!越國!十六歲!蘊元境九重!

姜寒月!姜國!十六歲!蘊元境九重!

樑涵!樑國!十六歲!蘊元境九重!

秦月璃忽然變色,不敢置信的喃喃道:“怎麼回事?他怎麼變成靈元境二重了?”

周烽聽了,連忙問道:“那師父是什麼境界?”

秦月璃看了周烽一眼,心中暗道:“雖然不知道何故,他的修爲出錯,但既然他沒有點明,就說明他是知道的!我還是不要揭穿他了!”

便對周烽道:“你想知道的話,就等你師父下來自己問他嘍!”秦月璃對這個半路徒弟並不太信任,雖然剛纔林小熙已經解釋了一番。

不錯,元力測驗石上顯示荒孤庭的修爲是靈元境二重!並沒有出錯,至少元力測驗石沒有出錯!

шωш▪тTk án▪CΟ

荒孤庭無法控制元力測驗石如何顯示,但卻可以控制自身元力修爲!當然在衆人眼裏,這是不可能的!

荒孤焚瞪大眼睛,緊緊盯着元力測驗石,當看到荒孤庭的修爲時,他頓時狂喜起來,沒想到荒孤庭竟然只有靈元境二重!而自己半個月前已經突破到了靈元境三重!所以,荒孤庭的修爲竟然不如自己!這怎能讓荒孤焚不興奮?

不過,他只興奮片刻之後,臉色卻愈發陰沉起來,若荒孤庭真的只有靈元境二重,那麼,他這幾天究竟是如何斬殺真元境高手?這實在太詭異了!荒孤焚不敢相信!

而荒擎夜看到荒孤庭的修爲之時也是微微一驚,他沒想到荒孤庭只有靈元境二重在他眼中,荒孤庭至少也要有靈元境五重以上的修爲!他並沒有親眼見過荒孤庭出手時的元力波動,唯一一次在他面前斬殺大臣,荒孤庭並沒有用元力,而是動用的精神力!

荒擎風看了一眼自己這幾天出盡風頭的皇侄!昨天晚上,荒雷已經在他面前高興的解釋自己又得了一件四星元器級別的護甲,甚至比被荒孤庭搶走的那一件還要厲害幾倍。

荒擎風雖然驚疑,卻並沒有說什麼。不過此刻看到荒孤庭的修爲還是有些難以置信,靈元境二重修爲,究竟是如何攪動風浪的?

他把目光從荒孤庭身上移開,隨即目視七人,道:“自由選擇對手!次戰臺論戰!”

“是!”荒孤庭等人拱手一拜,隨即打量起對方來。

荒孤庭自然無所謂,自己的對手有三個人,總有一個會選擇自己!

卻不料,眼前三人竟然睜着要挑戰自己!

“二皇子!本皇子向你挑戰!你可敢應戰?”齊軒道。

“二皇子!本皇子向你挑戰!你可敢應戰?”韓城道。

“二皇子!本世子向你挑戰,你可敢應戰?”齊得道!

三人掙着向荒孤庭挑戰,頓時引得全場大笑起來。

“這什麼情況?莫非這天荒帝國二皇子是個廢物?各國天才都想踩着他上位?”有別國武者議論道。

“這誰知道呢?天荒帝國僅僅派他一人出戰,顯然說明他很強啊!一個人能撐起天荒帝國!”又有人道。

“哼!這些壞人!”林小熙不滿的盯着咄咄逼人的三人,道:“竟然都向我哥發難!我哥一會兒肯定要把他們全部打趴下!”

周烽驚訝的看了一眼林小熙,顯然對她忽然變化的稱呼十分不解。

秦月璃皺了皺眉,看了韓城一眼,沒有說話。他明明盯囑韓城不要和荒孤庭對上,若是對上,直接認輸得了!

秦月璃不知道,正是因爲她的提醒,韓城才一定要挑戰荒孤庭!秦月璃是天秦的天之驕女,天荒帝皇的掌上明珠!韓城自然心中也十分仰慕,雖然心中從不敢奢望,但和自己相差無幾的荒孤庭竟然奪得公主芳心,他豈能不找荒孤庭的麻煩,抑或,也想看看這個荒孤庭有沒有資格配的上秦月璃!

齊軒之所以一定要挑戰荒孤庭,是因爲齊絲琉剛纔給他傳音,告訴他,荒孤庭是他此番唯一之敵,務必盡在敗他!


而齊得卻是向來和齊軒過不去,從小到大,無論任何事情,一定要和齊軒爭搶!因爲今日之戰,齊得不能挑戰齊軒,這可讓齊得急壞了,畢竟若是天齊帝國兩個參戰武者自己打了起來,恐怕會讓七國笑死!齊得再不顧大局,要不會如此作死!現在見齊軒要挑戰荒孤庭,齊得自然忍不住要跟他搶奪對手!

所以此番便造成了三人全部挑戰荒孤庭的壯舉。

下等帝國的三個姑娘也有些看傻了,但是他們也不敢湊熱鬧,越含和姜寒月迅速選擇對方,來到次戰臺比試!

只留下樑涵一人無奈待在主戰臺看他們四個爭奪。

此時,荒擎風也是微微皺眉,這是瞧不上我天荒嗎?不過作爲此刻七國論戰的裁判,必須保持足夠的公正,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威嚴道:“荒孤庭!既然他們三個都要挑戰你,那你選擇一個!剩下兩人作爲對手!”

“哈哈!”荒孤庭爽朗一笑,忽的看向三人,道:“既然你們三人都看得起本皇子!那本皇子便恭敬不如從命,我選擇韓城作爲我的對手!”

韓城大笑一聲,“好!來戰!”

荒孤庭選擇韓城,自然是因爲從他眼中看出來不忿之意,另兩人卻是不屑之意。

對於不屑,荒孤庭更爲不屑。

忽的齊軒卻攔住荒孤庭,拱手對荒擎風,道:“王爺!荒孤庭選擇不妥!若是荒孤庭與韓城對戰,本皇子便要和自己的堂弟對戰,如此,似乎不合規距!”

荒擎風看了一眼齊軒和齊得,荒孤庭和韓城兩人若是戰起來,也的確要齊軒和齊得論戰,如此天齊便要自相殘殺了!

作爲公正的裁判,荒擎風不應該讓這樣的事發生!

觀衆席上頓時又議論紛紛起來,有些不怕事的叫喊道:“既然二皇子選擇韓城!就應該讓人家自由對戰!裁判不能阻攔!哈哈!天齊兩位高手打起來,肯定十分好看!兄弟們,我們可不能錯過這樣一場好戲啊!”

天齊帝國的武者聽到此話頓時面色陰沉起來,都怒目盯向口無遮攔的那人。

那人微微一笑,不再說話 ,畢竟惹怒一箇中等帝國可不是好玩的!

太古劍尊 ,看向觀衆席,朗聲道:“本王支持那位兄弟說的話,天齊的武者若真是厲害 ,兩人相爭也並不會影響最後少年王的稱號落入誰家!而天齊口口聲聲說尊重規則,既然這是人家參戰武者自己的選擇,你們又如何可以反對?我支持天齊兩位武者戰鬥!畢竟少年王只會有一人,他們兩個最終仍會有一戰!不如現在就先戰起來吧!”

荒少宣無視齊絲琉殺人的目光,毫不留情的喊道,他堂堂天荒王爺難道會怕你天齊公主?笑話!


觀戰席的武者聽了荒少宣的煽動之語,此時,除了天齊帝國的武者,全場都瘋狂的支持起來。天齊武者越發臉黑起來。

任他們口舌爭辯,但又豈能和其餘六國數十萬武者的聲音相提並論,不肖片刻,所有天齊的聲音都被壓下去!

“哈哈!你們就認命吧!我們六國都同意你們戰鬥,你們天齊難道想要和六國作對嗎?”

“就是!七國論戰上自相殘殺,多麼好看的戲碼,既然遇上!又怎能錯過?不行,一定要讓那兩個齊國皇室子弟大戰!定然十分好看!”

整個觀戰席上武者聲音一浪更比一浪高,全場呼聲達到最高,很快便沸騰起來。

荒少宣笑得合不攏嘴,荒雷也笑道:“哥啊!你可真能搞!你看那天齊公主和王爺的臉都黑成鍋了!”

荒少宣道:“天齊不是想和我們搶中等帝國之首的稱號嗎?!讓他們成爲七國的笑柄,我看他們還怎麼搶?”

“哈哈!宣哥兒!你真是壞透了!”荒雷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