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荒孤庭道:“我已經把他的元脈全部封住,以他現在的元力狀態,五日之內是不可能恢復的,從綺羅鎮到宣化城,速度快一點兩日多便可以到達,孫家主可明白?”

孫泰連忙點點頭道:“明白!公子放心,這也不僅僅是幫助天秦帝國做事,更是爲了綺羅鎮的安危!老夫不會大意的。”

“哦?”荒孤庭淡淡一笑道:“難得孫家主胸懷寬廣,沒有爲了一時之憤,而要殺了齊弘以後快!”

孫泰苦澀一笑,道:“不瞞公子所言,若不是公子說要把他拿去交換宣化城,老夫還真想直接手刃此賊,以報我綺羅鎮被殘殺的百姓和我孫家的族人。但是老夫也明白,殺了他齊弘一人,雖然可以泄憤,但是天齊帝國的大軍依然在,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又要攻打過來,只有幫助天秦帝國先收復宣化城,讓天秦帝國的二十萬援軍到來,然後才能把天齊帝國打出汨羅城,這樣綺羅鎮才能真正安全!老夫年過半百,這點形式還是能夠看清的!”

荒孤庭滿意的點點頭,道:“孫家主有這般想法便好,既然如此,這齊弘便交給你了!”

荒孤庭隨手一推,把齊弘推過去,孫泰隨即點點頭道:“定然不負公子所託。”孫泰隨即扯着齊弘離開,下去調派人手,要把齊弘星夜送到宣化城去。

荒孤庭見孫泰帶着齊弘離開,便也緩緩點點頭,如今天秦帝國已經勝券在握,該幫的他已經幫了,若是這樣天秦帝國還是不能把這些天齊大軍打出汨羅城,那就只能說明天秦實在太菜了,他也懶得再幫忙了。

“這麼晚了!看看月璃又偷懶了沒有!”荒孤庭隨即看了看月上中天,想着今天早上離開的時候,囑咐秦月璃要好好的鞏固剛突破的真元境二重修爲。

荒孤庭隨即身影一動,來到自己的房間之外,秦月璃自然只可能在他的房間之中。

他剛到房門外,門便“吱呀”

一聲打開,秦月璃換了一身素衣從房間裏面蹦蹦跳跳的跑出來,一下子撲在荒孤庭的懷中,罵罵咧咧的道:“你這個大壞蛋!怎麼這麼晚了纔回來?害人家等了好久!都忍不住想先睡了!”

嬌香軟玉入懷,還說着這麼誘人的話,荒孤庭若不是精神力還沒有完全恢復,還有點腦袋沉沉,元力也沒有恢復,身體虛浮,說不定還真就把持不住了。

荒孤庭嗅着少女身上的獨特香味,不由笑道:“才一日不見,就這麼想我了?”

“哼!”秦月璃這才鬆開手,從荒孤庭懷中掙脫出來,一改剛纔的嬌憨模樣,哼道:“誰想你?我纔不想你呢!”隨即一轉身走了回去。

“額…!”看着臉變的如此迅速的秦月璃,荒孤庭不由輕輕搖頭。

“喂!怎麼還不進來?”

見荒孤庭依舊站在門外,她不由嬌嗔一聲。

“好,我進來!”荒孤庭這才收回心緒,緩步跨進房間,看向秦月璃,道:“修煉的怎樣了?今天沒有偷懶吧,境界穩固了沒?”

“我當然沒有偷懶?”秦月璃盯着荒孤庭看了幾眼,道:“我一直都在修煉的,也就是剛纔聽到動靜,才停止修煉的了。”

“真的?”荒孤庭將信將疑的看了秦月璃一眼,嘴角含笑。

“當然是真的?怎麼?你…不…相…信…我?”秦月璃柳眉一挑,頓時瞪了荒孤庭一眼。

“呵呵……那我可不敢!”荒孤庭淡淡一笑。

秦月璃再次盯了荒孤庭幾眼,又圍着他轉了幾圈,細細打量一番,道:“荒孤庭!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有點不一樣了!?你今天做什麼了?”


荒孤庭裝傻充愣道:“沒幹什麼啊!”

“真的?”秦月璃很是懷疑的盯着荒孤庭。

“你…不…相…信…我!”荒孤庭學着剛纔秦月璃的語氣,嗔聲道。

“哼哼!你還敢學本公主!你這個大壞蛋!我就不相信!你這個大壞蛋不知道騙我多少次了。快說……你今天干什麼去了?要是不交代清楚的話……哼哼…”秦月璃嘴角一勾,露出一個小惡魔的微笑,若是別人看到了,還以爲要以多麼殘忍的手段來懲罰荒孤庭呢。


荒孤庭看了一眼秦月璃的小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怎樣?修爲突破了一重,膽子就變得這麼大了,自信心也增強到了天上?”

“哼!不好玩!…一點都不好玩!荒孤庭,你這個大壞蛋,整天就知道欺負我!”秦月璃頓時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賭氣似的不說話,連連喝起水來。

“哈哈……好了!是我錯了!沒有給足公主殿下面子!”荒孤庭笑着安慰道。


秦月璃一點都不領情,扭過頭看了荒孤庭一眼,哼道:“你身上就是不一樣,快說你哪裏不一樣?”

荒孤庭頓時無語:“你覺得我不一樣,我怎麼知道你覺得我哪裏不一樣?你讓我怎麼說?”

“我不管!反正我就覺得你不一樣,但是也不知道你哪裏不一樣,但是我的感覺是不會錯的,你肯定哪裏不一樣,你快說你哪裏不一樣!!”

秦月璃小嘴不停,如同說順嘴溜一樣吐出一連串的不一樣。

荒孤庭無奈的搖搖頭,不過忽的,他好像也有些明白秦月璃說的不一樣是哪裏了,現在自己精神力折損大半,元力到現在還沒有恢復一成,雖說自己現在行動若平常,一般人肯定是看不出來任何異樣,但是秦月璃還是很有可能看出什麼的,畢竟跟他接觸最深的也就是秦月璃了。

不過這個荒孤庭倒是也沒什麼好解釋的,忽的咧嘴一笑,道:“好了,不要生氣了,我給你賠罪怎麼樣?”

秦月璃這才扭過頭看了荒孤庭一眼,道:“怎麼賠?只嘴上說可是沒用的,本公主纔沒有那麼容易哄呢!”

荒孤庭不由一笑,心中暗暗吐槽:“你還知道你不好哄?這麼自豪?這麼驕傲?這是值得驕傲自豪的事情嗎?”

不過荒孤庭自然不會說出來,連忙輕輕笑道:“當然不會只是嘴上說說!”

隨即,荒孤庭手腕一動,一柄閃動着點點白光的三尺長劍出現在荒孤庭的手中,秦月璃的眼前。

秦月璃頓時一驚:“白玉古劍……不對,琉璃劍?……也不對……這柄劍……怎麼和我的琉璃劍這麼像啊!但是卻又有些不一樣!這是什麼劍?”

荒孤庭神祕一笑道:“這柄劍還沒有名字!現在送你了!你給她起個名字吧!”

“哼!一柄劍就想收買我啊!哼!也不見得比我的琉璃劍要好!我纔不稀罕呢!……是幾星元器?”秦月璃隨口問道。

“四星!”

荒孤庭輕輕說道。

“哦!才四星………四星?!什麼?你再說一遍?”秦月璃忽然驚詫喊道。

“四星!”荒孤庭含笑重複道。

“你……別騙我!我可沒有那麼好騙!”秦月璃一臉不相信的樣子,但是小手卻已經迅速動了,一把從荒孤庭手中把泛着點點白光的寶劍拿在手中,細細觀察。

我一直在這裡等風也等你 哈哈……你不是不相信嘛!” 我真不是爛泥 ,不由好笑道。

“哼!我不管,我現在已經相信了,要是我發現你是騙我的,哼,我就把你的極昊劍搶過來,不還給你了!”

荒孤庭含笑點頭道:“好啊!但是…你有什麼方法判斷這是不是四星元器?”

秦月璃哼了一聲,盯着荒孤庭:“瞧不起誰呢?你以爲本公主這麼沒有見識?連四星元器都判斷不出來?我試一下子不就知道了?四星元器的威力和三星元器能一樣嗎?”


荒孤庭笑道:“這夜深人靜的,四星元器的威力又這麼大,你怎麼試?豈不是整個綺羅鎮的人都被你驚動了?”

“那又怎樣?被本公主驚動是他們的榮幸。”雖然話這麼說,但是,秦月璃也沒有再要試劍的動作。

荒孤庭笑了笑,道:“直接試劍,自然是一個方法,但是能不直接用試劍的方法便判斷出劍的等級,才能顯得公主殿下的能耐,不是嗎?”

秦月璃冷哼一聲,雖然沒有答應,但也是自己琢磨了起來,免得被荒孤庭小看了!

他把這柄劍捧在手中,仔仔細細的翻來覆去的看,總是能從上面看到她的琉璃劍的影子,還有白玉古劍的模樣。

她好奇的看了荒孤庭一眼,伸手在劍身上細細摩挲,雖然長的和她的琉璃劍有點像,但是劍身的確要比琉璃劍更加光華,而且整體的色澤也更加皎白。

她忽然的摩挲了一下劍柄,連忙把劍柄翻過來,這纔看見劍柄下面還有一輪泛動着微弱青光的月牙圖案,點點流光在月牙上面緩緩流轉,她緩緩伸手過去,頓時丹田之中的流彩月魄氣竟然被牽動了一瞬,讓她體內的元氣流轉加速了一個剎那。

她不由微微一驚,連忙丟開長劍,有些驚訝的看了荒孤庭一眼:“這劍怎麼回事?……怎麼…怎麼,還能影響到我的流彩月魄氣?好神奇!”

荒孤庭輕輕一笑道:“放心好了,沒事的,這是你體內的元氣和劍內存儲的元力產生了一瞬間的共鳴,而想讓一柄劍更加得心應手,便需要多和他共鳴幾次,這樣才能更好的運用此劍!”

⊙ Tтkā n⊙ C〇

“這樣啊!”秦月璃緩緩點下頭,不解道:“可是我的琉璃劍怎麼沒見共鳴啊?”

荒孤庭輕輕一笑,道:“你的琉璃劍之中並沒有月屬性的元氣,如何與你的流彩月魄氣產生共鳴?”

“哦?那這柄劍裏面有月屬性的元氣?那豈不是爲我量身定做的嘍?”秦月璃想到此處頓時歡喜起來:“你在哪裏找到這把劍的?竟然和我如此有緣?好吧!既然如此的話,我就勉爲其難的收下了。今天晚上也就不爲難你了!”

“喂!你還沒有驗證她是不是四星元器呢!”荒孤庭沒好氣的笑道。

“哼!反正這柄劍我已經看上了,不管是不是四星元器元器我都要!……對了,把我的琉璃劍還給我!要不然我還賠了一把劍呢!”

荒孤庭一手拿着寶劍,一手在荒孤庭面前攤開,秀眉一挺,神采奕奕的望着荒孤庭。 看着秦月璃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模樣。

荒孤庭頓時尷尬一笑,道:“這個我恐怕是給不了了!”

秦月璃頓時盯了荒孤庭一眼,疑惑道:“什麼意思?”

“我今晨給你的,不是嗎?難道我記錯了?”秦月璃有些質疑的自語道。

“那倒是沒有!”荒孤庭微微一笑道:“你剛纔不是覺得這柄劍很像你的琉璃劍?那不如你依然把這柄劍叫做琉璃劍吧!”

荒孤庭緩緩建議道。

“爲什麼? 風月嬌軟不自知 ?”秦月璃搖頭。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荒孤庭淡笑道:“這柄劍有一半就是你的琉璃劍,另一半是你的白玉古劍,其實,這柄劍就是你原來兩把劍的融合體!”荒孤庭隨即解釋道。

“怎麼?真的?!…我不信!”秦月璃柳眉一挑,看向荒孤庭:“你纔拿走一天時間,怎麼可能便把兩柄劍融合在一起?哼,又想騙我?”

荒孤庭笑道:“你不相信,那我可就沒辦法了,這的確是你的劍!我還把在其中熔鍊了一縷月魄之氣,日後你控制的時候也會更加得心應手。”

秦月璃頓時驚愣的盯了荒孤庭一眼,見他說的有理有據,而且聽他話裏的意思,這寶劍還是他融合煉製的!

荒孤庭會煉製元器?

我怎麼不知道?

“這真的是你煉製的?”秦月璃將信將疑的問道。

荒孤庭拍了拍胸脯,豪氣干雲的誇張道:“如假包換!”

秦月璃這才點點頭道:“我就勉強相信你吧,哼……可惜了我的琉璃劍,那現在這柄劍的品級真的已經達到了四星?”

本來秦月璃已經相信這是四星元器了,但是聽到荒孤庭說是原來兩柄劍融合而成的,頓時他又不敢相信起來,融合兩柄三星元器便成爲四星元器?那四星元器還有什麼珍貴的?

荒孤庭隨即從秦月璃手中接過新的琉璃劍,隨即握住劍柄,手中微微發力,剛剛恢復一點的元氣全部被他灌注在劍身之中的元氣紋路之中。

頓時劍身上出現近十萬道閃動發光的元氣紋路,波光粼粼,熠熠生輝,若是尋常之人,根本看不清這只是十萬道分散的紋路在發光,只以爲是整柄劍在發光。

秦月璃真元境二重的修爲,自然分的清楚,頓時驚訝了一聲,激動道:“這是十萬道元氣紋路!那不就是四星元器嗎?!”

荒孤庭點點頭,他這一操作,看似簡單,只是激發出十萬道元氣紋路,並不至於讓整個四星元器失控,需要對元氣十分精微的掌控,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讓四星元器一劍劈出去。

若不是這十萬道紋路都是他開闢出來的,這一會的時間,是不可能做到這一步的。

“現在相信了?我沒騙你吧!”荒孤庭笑道。

秦月璃頓時一下子從荒孤庭手裏把琉璃劍奪走,緊緊抱在懷裏,嘻嘻笑着,滿口答應:“相信!相信!剛纔是我誤會你了!嘻嘻……我終於有四星元器咯!咯咯……!”

看着秦月璃激動的傻樣,荒孤庭不由覺得搞笑,一件四星元器至於嗎?以後高等級的元器讓你拿到手軟。

荒孤庭看了秦月璃一眼道:“你好好玩吧!我要先療傷了!”隨即盤腿坐在錦榻上。

“去吧,去吧!”秦月璃滿不在乎的擺擺手,忽的微微一驚,看向荒孤庭道:“你怎麼了?受傷了嗎?爲什麼要療傷?”

荒孤庭盤腿危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瞥了秦月璃一眼,道:“無妨!就是元力和精神力全部耗盡而已,我修煉一個晚上也就差不多了!”

“啊…!?”秦月璃白了荒孤庭一眼,一下子跳到荒孤庭旁邊道:“這還無妨?剛纔還和我說了這麼多話,那你快修煉……我不打擾你了!”秦月璃悻悻自責,連忙從牀上跳下去,給荒孤庭讓出更大的空間。

荒孤庭微微一笑道:“不用那麼緊張,我沒有你想象的傷的那麼嚴重!”

“哼!真的?你可別逞強,怪不得我剛纔感覺你不一樣了呢,現在我可是明白了,就是你變虛了。所以我才感覺到了呢。”秦月璃繃着小嘴,喋喋不休道。

“嗯?虛?好吧!算你觀察入微,我明天就好了!”荒孤庭不再理會秦月璃,隨即固守靈臺,報元守一,緩緩吸收天地靈氣,源源不斷的補充丹田。

秦月璃看了看陷入修煉狀態的荒孤庭,隨即細細盯了他一眼,便不再出聲,抱着自己新的琉璃劍,摩挲了起來:“四星元器!嘻嘻……這下回去之後,父皇想責怪我也沒有理由了,天秦帝國現在竟然有了兩柄四星元器,也算是我立了一個大功!嘿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