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莫楓也是驚訝的合不攏嘴,這種令人愕然的修鍊速度,在古武界之中稱為舉世無雙的天才那也不過分!

雖然雲城和雲隱兩人在兒時就已經將二重勁使用的風生水起了,但要知道一點,他們也是修鍊了數月之後才學會的!

「你以前真的沒有學過?」莫楓難以置信的詢問向天笑。

「我上哪學去啊。」向天笑十分的激動,手足無措的樣子很是搞笑。

夏封則是替向天笑感到開心,嘴角又咧開了一條縫,跟向天笑認識那麼長時間,一共笑過兩次,這是他從前想都不敢想的。

向天笑也是看見了夏封的笑容,當即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不著急,等我們回去之後,我讓蔓仙給你看看,她連植物人都能叫醒。」

……

向天笑的修鍊進度,莫楓完全是深藏於心,不敢暴露分毫,生怕這絕世天才會隕落,而就這樣,他懷揣著心事離開了竹屋,前往大殿尋找莫然,莫然也是他唯一能相信的人。

「向兄弟,你說,按你這樣的進度,多久能打敗雷澤啊?」無聊之下,兩人開始談天說地。

「我不知道,不過我覺得就算我不會二重勁,也有可能打敗他,因為他的實戰經驗真是太少了,你也一樣,如果你當初不是被我喊了一聲分神的話,那你應該也是不會輸的。」向天笑說的很有依據,夏封也表示贊同。

那他們的實力,不算是古武界最菜的了,起碼能處於中上的狀態。

「哦,對了,師傅剛才說我們沒事的時候可以離開俗世閣,到外面去走一走,進來之前我看了一下,外面街道上有很多賣東西的攤位,等會我們要不要出去看看?」

向天笑正想答應,卻忽然頓住了,眼睛緊盯著樹林外一個緩緩走進的身影,細眼一看,正是雷澤!

雷澤的臉上陰晴不定,手上拿著一張紙,緩緩的走到了兩人身前,咬牙切齒。

「過幾天我們俗世閣有個弟子切磋大賽,我師傅讓我來通知你們,要你們好好準備,你們有上場的資格!」說完,雷澤便將紙扔在地上,匆匆離去,可想而知,他有多麼不願意見到這兩人。

「這麼快就有比賽了,真是難得,這次我們得好好的表現一番,讓他們看看,我們外界的人,不是廢物!」向天笑雙拳緊握,戰意昂揚,語氣里充滿了鬥志!

「時間就在五天後,看來這五天我得抓緊練習了。」夏封眼神一直盯著雷澤離去的方向,他的目標就是,在這次的切磋大賽上,正面擊敗雷澤!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五天的時間,很是短促,想在這五天的時間內超越在古武界二十多年的雷澤,也只有夏封和向天笑這兩個瘋子敢想出來。

當天下午,夏封和向天笑放棄了訓練,兩人慢悠悠的走在古武界的街道上。

這裡的攤位琳琅滿目,讓向天笑兩人應接不暇。

街道是一條很長的直路,長度一望望不到底,目測攤位至少有上千位。

「誒,你看,那邊有個賣兵器的,不是說在古武界使用武器會讓人看不起嗎?」夏封驚奇的指著一家賣刀槍棍棒的攤位,疑惑的說到。

「誰知道呢,不過看他攤前那麼冷清,顯然是一點生意都沒有。」向天笑聳聳肩,卻見夏封竟然沒有在聽他的話,而是緩緩的朝著攤位走去。

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一把銀色長槍!

夏封是用長槍的,這眾所皆知,而自從上次在特種大賽上被毀了之後,他也就放棄了,此時見到一把看上去比之前還要好使的長槍,會被吸引也是人之常情。

攤主是一位中年人,滿身的剽肉,看上去油膩膩的,而且他還是個禿頂,這份造型要是放大外界,那不是高官就是富商,而在古武界內,這種身材,就是廢物。

兩人走到攤位前,攤主卻連眼皮都不抬一下。

「老闆,這把長槍怎麼賣?」夏封絲毫不在意老闆的態度,出聲詢問。

「看你是今天第一位顧客,算你五折好了,拿十萬來。」

老闆一張口就是十萬,讓向天笑震驚不已,這可真敢要價,這把長槍看上去雖然霸氣凜然,但其鋒利的程度卻遠遠不及夏封之前的那把,十萬對兩人來說雖然不是什麼大數目,但也不願被人當豬一樣的宰。

「這也太貴了吧。」向天笑不滿的說了一句。

可誰知,老闆更是直接。「你買還是他買啊,愛買就拿去,不買滾蛋,別妨礙老子做生意,兩個外界來的傢伙!」

向天笑可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麼出名,就連一個攤販都知道自己是從外界來的,竟然還敢看不起他們。

「老闆,你這態度,不太好啊。」向天笑斜著眼看著老闆,老闆的態度已經惹怒了他。

「老子愛什麼態度就什麼態度,怎麼樣?」

向天笑聳聳肩,嘴角輕輕翹起,一副拿他沒辦法的樣子,可下一瞬間,他一彎身,將老闆擺在地上的布塊一把掀開!

兵器散落滿地,叮叮噹噹的,甚至還有幾把不堪撞擊,竟然碎了,就這種質量,還敢叫到十萬的高價!

「咦,這把劍不錯,可以拿回去當掛飾。」

老闆要發飆之際,突然聽見了一陣好聽的女生,循聲望去,老闆立即戰戰兢兢,呆若木雞,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向天笑疑惑的看去,只見一個穿著粉色長裙的少女出現在攤位前,少女長相很美,及腰的長發烏黑亮麗,臉龐精緻,沒有一絲的雜質,兩顆大大的眼珠子直盯地上躺著一把劍身上印有玫瑰的佩劍。

少女薄唇輕抿,很是乖巧的模樣,咋一看像是小戶人家的大家閨秀。

可看他身後那幾個氣質非凡的跟隨者就能知道,這少女絕對不簡單。

「老闆,這把佩劍多少錢啊?」少女的聲音很空靈,聽著很是舒心。

「武大小姐,這把我送給您,不用錢。」老闆見少女跟自己說話,當下眉開眼笑,一副小人樣,恭維的樣子讓向天笑和夏封欲嘔。

「那怎麼行,我武傾凌怎麼能買東西不給錢呢,你說個實價吧。」少女對著老闆輕笑,這頃刻間,差點讓老闆的魂都給盪出來。

「那這樣吧,您給我五百塊錢吧,這是這把劍的成本。」

老闆卑躬屈膝,顫顫巍巍的接過武傾凌身後的漢子遞過來的五百人民幣,放入了背在腰間的挎包。

武傾凌正想離開,卻突然看見身邊還有兩個人怒氣沖沖的站著,而這兩個人不管是氣質,或者是著裝,都跟古武界內不一樣,當下便知道了兩人的身份。「你們一定是外界來的吧,我很早就聽說了。」

武傾凌對著向天笑問道。


向天笑也沒有託大,抱拳稱是。

武傾凌莞爾一笑,對向天笑的禮節很是愛笑,讓向天笑不死不得其解。

「好啦,不用抱拳啦,我知道這在你們外界來說是很怪的,對了,你們在這幹什麼呢?」

武傾凌疑惑的看著兩人。

向天笑和夏封對視一眼。「沒什麼,就是想買一把兵器,不過價格卻有些高。」向天笑無奈的聳聳肩。

「啊,這樣啊,剛好我哥是管理這些攤位的,如果你有什麼要投訴的我可以帶你去找他們哦。」武傾凌的好心讓攤主驚出了一聲的冷汗,連忙拍了一下向天笑,示意讓他別說

這個小動作自然是被眼尖武傾凌看在眼裡。

「沒事,你儘管說我,這地方是我武家的,我不允許任何人在這作威作福!」武傾凌像是換了個人似得,剛才還柔弱可愛,現在搖身一變,成霸道女總裁了。

「沒有,武小姐,攤主出價這把銀槍五百,我們沒帶夠錢,就在談能不能三百賣給我們呢。」

「哦,原來是這樣,人家老闆做生意也不容易,你們能給就多給點嘛。」武傾凌聽完之後恍然大悟的模樣,而老闆則是不停的擦著額頭的冷汗,讓向天笑十分的想笑。

「好啦,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你們有空的話可以來武家來找我玩啊。」說完,武傾凌便轉身離去。

等武傾凌一走,攤主立即長呼一口氣,對著兩人歉意的說道。「兩位大爺,你們認識武大小姐怎麼不早說啊,剛才就是個誤會,這把長槍你們喜歡的話就拿走吧,不用錢,對了,告訴你們實話,這把長槍是我從山谷里撿來的,很鈍,連野豬都捅不死,也只能做個收藏。」

靠!一把撿來的破槍竟然也敢叫價十萬!

向天笑有抽攤主兩個耳光的衝動。

「夏封,還是不要了吧,根本就沒用。」

「還是不要辜負了老闆的一番心意吧。」說完,夏封接過了長槍,拉著向天笑匆匆的朝著俗世閣走去。

等兩人走到了沒人的地方,夏封才在向天笑的耳邊說道。「憑我多年用槍的直覺,這把銀槍絕對不簡單!」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 雖說夏封發現了銀色長槍的不同尋常,不過任由兩人怎麼研究,還是研究不出來,最後只好作罷。

兩人回到了自己的竹屋之外,開始了一天的訓練,夏封還沒有掌握二重勁的秘訣,也從未施展過,所以他比向天笑加倍努力,大汗淋漓還在繼續練習!

看著夏封那麼刻苦的樣子,向天笑偷懶也說不過去,於是便開始訓練對二重勁的理解。

二重勁只要把握了訣竅,那要施展絕對是信手拈來,可是,最難的也是剛開始的領悟,如一開始便領悟不了,那修鍊起來是困難百倍。

「誒,對了,不是聽莫楓說這裡面有地方打電話的嗎?」向天笑突然想起,來了好幾天了,都沒跟蔓仙他們報過平安,當下想起了剛進來第一天時,老道說的話。

「對啊,好像是找師傅拿的,你去找他看看吧。」

向天笑點點頭,離開了竹林,要找老道,就兩個地方,一個他住的地方,一個就是大殿。

此時向天笑的方向,正是朝著老道的宿舍走去。

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人,沒人跟他打招呼,向天笑也懶得理會,省的浪費口舌。


只是,我不犯人,人要犯我。

向天笑經過練武場的時候,又遇到了雷澤,而此時他正卑躬屈膝的站在同一個氣度非凡的年輕男子身邊。

男子一身白袍,長發披在肩頭,眼神深邃如海,看不出他心中所想,男子的長相英俊,站在人群中,屬於鶴立雞群。

「雲師兄,就是他。」雷澤小聲的在白袍男子的身邊說了一句,不過卻被向天笑給聽見了。

雲師兄,想來就是閉關已久的雲城大師兄了。

「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雲城淡淡的說了一句,聽不出是在說雷澤還是向天笑。

向天笑也不想理會他,就想繞道離開。

可沒想到的是,自己選擇了退讓,不過卻被人攔住了去路。

這人向天笑見過,就是當初跟雷澤比試的洪冰。


「你想幹嘛?」向天笑聲音冰冷之際,讓擋在面前的洪冰打了個哆嗦。

「雲師兄有話對你說。」好不容易,洪冰才擠出了一句話來。

「他自己不會說,需要你這狗腿子來跑腿嗎?」

向天笑的話很不客氣,讓洪冰臉色一陣變幻,拳頭幾次握緊又放鬆,他很想對向天笑出手,但卻礙於俗世閣的規定,不敢胡來。

雲城顯然也是聽到了向天笑的話,嘴角發出一聲冷笑,隨後緩緩的朝著向天笑走來。

雲城很有氣勢,所到之處,四方退讓,不一會,他就走到了向天笑的身側。

「你很有膽量。」

「謝謝。」

「不過,你也太不自量力了。」雲城眉頭微微皺起,顯然是對向天笑的囂張很不感冒。

不過,向天笑會在意運城的不開心嗎?

看今天的情形就知道,這個雲城是敵人而非朋友,不,準確的說,在古武界內,除了老道之外,其餘全是敵人。

「不自量力你又能怎麼樣?」

向天笑毫不畏懼,上前一步,與雲城對視,視線中充滿了火藥味,似乎下個瞬間就會大打出手,讓人充滿了期待。

不過,讓眾人失望的是,兩人對視了一會之後,雲城主動讓道了!

向天笑也沒有過多的逗留,匆匆的離開了練武場。

不過誰也不知道,向天笑的後背已經完全被冷汗打濕!

雲城給他帶來的壓迫感實在是太強烈了!

……

「兄弟也不知道過的怎麼樣了,去了那麼些天了,一個電話都沒打來。」

別墅內,蔓仙等人正坐在桌前瞎聊,不知不覺,便聊到了向天笑,小北話一出口,眾人都沉默了,尤其是蔓仙,神色竟還有些哀傷,不過卻沒被眾人看到。

「現在他應該在全心的修鍊呢吧,可能古武界沒有電話也不一定啊。」辰東青的話得到了一致的認可,也因為他的話最中聽。

可是,話音剛落,小北的電話便發出了陣陣鈴聲。

而這電話,正是向天笑打來的。

「喂,小北,你們過的好嗎?」

小北聽到向天笑的聲音之後,頓時大喜,連忙對著電話語無倫次的說起話來,激動之情難以言喻。

「免提啊,傻瓜!」辰東青等人一擁而上,將小北制服之後,將電話開了免提。

剛好這時,向天笑對著小北敞開了自己的心扉,讓眾人全都聽到了。

「小北啊,你旁邊沒人吧?想來也是,你人品那麼差,誰願意和你一起呢。」

「其實我告訴你,我根本就不想來這什麼狗屁古武界,我對實力根本就沒有追求,可是我不想來也沒辦法啊,畢竟還要對付陽震天那王八蛋,不打死他,我就不能保證你們的安全,誒。」

「說到底也怪我,將你們全都捲入了這場紛爭之內,要是當初我們沒有相遇的話,那該多好,我也就沒那麼多的苦惱了。」

「不過千金難買早知道,我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好好的修鍊,其實我很想你們的,想跟你們一起生活,一起大鬧,沒有煩惱,那該多好啊。」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拿不定主意,你幫我一起想想辦法唄,你說,我該怎麼跟桃子攤牌?」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最後終於得出結論了,我喜歡的是蔓仙,我知道我配不上她,但是我也必須要去爭取,因為那樣才沒有遺憾……」

向天笑不知道的是,此時別墅內的所有人都圍在小北的電話旁,包括桃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