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莫默恍惚記得錢可以換很多東西,但是自己到底有沒有錢,就記不得了,他伸手打算在褲兜里摸摸,看看能不能摸出點跟錢有關係的東西。

「別動,你要幹什麼!」少女緊張的盯著莫默的手,這隻手剛才竟然摸了她的屁屁,此時這隻手在她的眼裡,就是萬惡的根源,比這個男人的屁還可恨。

莫默奇怪的說:「我看看我有沒有錢啊,怎麼了?」

「看你這臭烘烘的樣子,能有什麼錢,你趕緊把褲子的扣子扣上。」少女的眼睛不經意的掃過男人露出一點內褲的凹凸處,故作鎮定的說著。

莫默的臉一紅,忽然想起來自己睡前好像是脫了一會衣褲,但是此時平躺在這裡,渾然忘記了這件事。

「哦——」莫默應了一聲,用兩隻手勉強的把褲子的扣子扣上,然後順便把手伸到褲兜里摸了摸,摸了半天,在兜里摸出兩個珠子,「姑娘,你幫我看看,這個是錢不?」

本來莫默在整理褲子的時候,少女就轉過了頭,此時聽見男子在喊她,她便轉回頭看了一眼,這一看,她著實是驚呆了,這個男人的手中竟然拿著兩顆雞蛋大的珍珠!

「哇,這麼臭的男人,身上竟然有兩顆這麼大的珍珠,好有錢啊!」少女暗暗吃驚。

莫默見這個姑娘好像很驚訝的樣子,試探著問:「這東西,算是錢么?」

少女馬上裝作一副很不在意的樣子,說:「這麼點錢,買個饅頭都不夠,你還是在這等死吧!」

莫默有些著急了,這一急不要緊。

「卟卟——」兩個屁忍不住的脫菊而出。

少女心中一陣內傷,實在忍不住,噗嗤一笑,這個男人真的是太好笑了,把自己搞的這麼慘,身上還帶著那麼多錢,還總是放著抑揚頓挫的屁,自己在府里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玩的事。

莫默也搞不懂今天是怎麼了,這肚子是相當的不舒服,好像有好多屁在肚子里吶喊著「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莫默很不好意思的說:「姑娘,你看我這點錢,能不能換點水喝,我有點渴。」

少女一想,這個白痴男的也真夠白痴了,看來是傻了吧,這麼多錢別說一口水了,買一個人工湖都能買下來。

於是少女臉一板,說:「我這可沒有多少水,你喝了,我可就沒有了,你這點錢,根本就不能作數的。」

莫默雖然記不清什麼事了,但是又不是真傻,看這少女好像也沒有什麼惡意的樣子,便說:「我少喝一點,留點給你,你就幫幫我吧,我真的好渴。」

少女心中已經樂開了花,琢磨著,這男子家裡肯定是非常有錢的,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跑到了這荒郊野嶺,若是跟這男的走的近一些,說不定他身上還有更多的錢,那自己豈不是發大財了?

少女想到這裡,臉上幾乎已經忍不住笑意,說:「喝水不忘打井人,你這種小珍珠,要十個才可以喝我這口水,你現在只有兩個,你若是喝了我的水,你還得給我八個才行。」

莫默一想,反正喝水要緊,欠她八個珍珠,慢慢再還就好了。於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少女慢慢的湊到了莫默身邊,把水壺遞給莫默,然後小心翼翼的把莫默手中的兩顆珍珠奪了去。

「哇,這兩顆珍珠,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靈珠了吧!」少女把玩著這兩顆沉甸甸的珍珠,那個心花怒放啊,一時竟然感覺自己太偉大了,這個男人簡直就是一棵搖錢樹啊。

莫默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口水,因為是平躺著,一下子被水嗆到了。他真的太渴了,感覺自己的肚子里全都是氣,一點水分都沒有。

少女見這個男的也不起身,便喝起水來,於是有些於心不忍,便磨磨蹭蹭的湊了過去,說:「我扶你起來吧?」

莫默一看這少女雖然脾氣是差了點,但是人倒是不壞,於是便感激的點了點頭。

少女用了好大的力氣,才把莫默扶了起來,心裡便有些納悶,尋思這個臭男人長的倒是挺結實的,就是不知道身上受了什麼傷。

「喂,你叫什麼名字?」少女跟莫默說著。

莫默也不顧回話,拿著水袋又開始喝起水來,咕咚咕咚喝了半天,一股腦的把水袋裡面的水全喝光了,莫默才不管她有沒有水喝,反正也欠她的錢了,這水喝完了,跟著她慢慢還就是了。

少女一看這傢伙把水全喝了,頓時大怒,說:「你個臭不要臉的,你怎麼把我的水全喝完了,你知不知道,這裡想要喝上一口水有多麼不易?」

莫默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說:「你算算多少錢,我以後還你就是了。」

少女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雖然她愛錢,但是也愛命啊,這水全部都喝完了,什麼時候才能喝到下一口水還不知道呢。 少女站起身,生氣之餘,冷不防的朝著莫默的腦袋就摑了一巴掌。

「哎呀!」莫默頓時又躺回到地上,雙手抱頭,「完了完了,我的頭好痛。」

少女自知這一巴掌打的不輕,再一想:「這男的受了這麼重的傷都沒死,總不會被我這一巴掌打壞了吧?」

少女想著,便急忙問:「你,你怎麼樣,沒事吧,別裝蒜我告訴你?」

莫默自然沒事,他現在自己起不了身,當然是需要一個人幫忙,他也看出來了,在這荒郊野嶺想遇到一個人也是很難的,既然這個少女敢走過來看看,想必心地也不壞,自己乾脆訛上她算了。

「哎呀,痛死我了!」莫默拿出一副很痛苦的樣子,他現在裝什麼都不像,唯有裝痛苦,那實在是渾然天成,因為他身上的傷口太多了,現在身體一點點有感覺了,他本來就很痛苦。

少女一看這下惹了麻煩,早知道錢也拿到了,給他一口水喝,自己一走了之不就完了,這下可好,竟然還把人給打壞了?屋漏也禁不住連夜雨啊,這要是把人扔在這裡等死,自己的心裡怎麼也過意不去啊?

少女的內心又開始掙紮起來。

莫默在心裡暗暗好笑,佯裝著可憐的說:「姑娘,你不用管我,反正我渾身是傷,也活不了多久了,謝謝你的水,你那麼善良肯定會得到善報的,等我死了,一定找死神說說,告訴他晚點再收了你,你這麼好的姑娘,要活的久一點才好,多做做好事。」

少女聽了莫默的話,心裡覺得滲的慌,她本來就極信鬼神,想想自己騙了人家的錢,又把人家打壞了,現在要是在把人家扔在這裡不管,若真是被老天看在眼裡,還不得早早把自己抓了過去。

想到這裡少女打了一個寒顫,瑟瑟的說:「沒事沒事,這裡雖然荒蕪了一點,但是走過這兩座山,就有人家了,我扶你過去吧?」

莫默一看有戲,說:「可是我現在站不起來了,我真的不想連累你,再說男女授受不親,你扶著我,實在是有些不妥。」


聽到男女授受不親這幾個字,少女的臉頰也有些發燙,心想:「這個男人雖然臭了點,但是看起來也沒有那麼壞,我幫人幫到底,誰叫我拿了人家那麼多錢呢,那兩個靈珠可抵得上兩千個大珍珠啊。」

少女一咬牙,小聲的說:「那,那我就背著你吧,不過,你不能讓我白背,我救你一命,你可得給我錢的?」

少女雖然在府里的時候,並不缺錢,但是現在自己偷偷的跑出了府里,確實是很缺錢,而且,這麼多錢,可能估計也抵得上自己的家業了。

都怪自己的爹,非要逼著自己嫁給那些紈絝子弟,那些臭男人有什麼好的,個個賊眉鼠眼。

莫默的心中自然是大爽,他在等的就是少女這句話,他咽了咽口水,說:「錢倒不是問題,即使我現在沒有,晚些時日,我自然會還給姑娘。」

莫默這句話的話外音,不就是那你背著我走好了?

少女臉色又是一紅,心裡非常害羞,長這麼大別說背著一個陌生男人了,就算是跟男人拉拉手都是從不曾有的事,此時心中倒是有些懊惱,不過心中又略微有些貪婪,果然錢字當頭一把刀,不是因為錢的話,幹嘛管這個不認識的臭男人。

在這種尷尬的時候,莫默自然是要主動一點,他再笨,也看得出這位姑娘的內心在不停的掙扎。

莫默自己儘力的翻了個身,嘴中不停的發出痛苦的shenyin。

少女恍惚間發現這個男人竟然在努力的站起身來,但是看樣子是怎麼也站不起來的。

「看來這個男人也不是很想麻煩我,或許他真的遇到什麼不測了吧?」少女對莫默增加了幾分同情。

少女想著,便快步的走到了莫默面前,牙一咬,心一橫,便上去搭了一把手。

莫默怎可放過這麼好的機會,藉機就趴在了少女的背上,少女悶哼一聲,顯然這個男人對她來說還是有點重,不過她自幼吃了不少靈丹妙藥,身上也有星魂之力,便勉強的把莫默背了起來。

莫默趴在少女的背上,別提有多舒服了,艷色本就傾城,體香更有情致。莫默的口水都快流了出來,心中漸漸的都滋生了一股暖暖的舒適感。

「請問姑娘芳名?」莫默幾乎脫口而出。

少女背著莫默,累的有點上氣不接下氣,這會正沉浸在咒罵莫默的女人情懷中,此時被莫默這麼一問,她倒是愣了一下。

「張夢。」少女簡單的回答,邊背著莫默,邊喘息了一會,「你叫什麼?」

莫默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叫什麼名字,但是腦海中那個呼喚過自己名字的人,好像喊自己莫默,這個名字聽起來還不錯,不如就叫莫默吧。

心中定好了名字,便笑道:「我叫莫默。」

少女不屑的哼了一聲,說:「那麼多屁,竟然還能叫出這麼一個安靜的名字。」

莫默心中暗暗叫苦,他也不想有這麼多屁,這一會的功夫,他已經憋回去好幾個屁了,以這種狀態下去,自己非得被屁憋死不可。

莫默不好意思的乾笑了兩聲,他發現自己不能多說話,有時候一不留神,屁便呼之欲出,為了不把自己立於一個屁精的尷尬地步,只能少說話,多憋屁了。

張夢也不好受,一邊飽受著臭屁的無縫隙摧殘,一邊身負著一百幾十斤的臭男人的壓迫,心中糾結的猶如一團麻線。

「老大?」

一個聲音在莫默的腦海中響起。

「啊?」莫默脫口而出。

張夢莫名其妙的回了個頭,說:「你啊什麼呀,別故意跟我搭訕好不好,你以為老娘救了你,我就是什麼善與之人?切!」

莫默左右看了看,好像除了張夢也沒有別人,心中也是有點疑惑。

「老大,是我,我是萬載玄參。」

一個聲音又在莫默的腦海里響起。

莫默有點驚訝,在腦海里問道:「什麼萬載玄參,幹什麼的?」

「老大,你把我吃了,你忘記啦?」

「我把你吃了,我什麼時候吃你了,你可別血口噴人。」莫默在腦海中說。

「老大,你在瑤光之海的海邊撿走了我,然後又把我吃了,你忘記啦?」

莫默心中一驚,說:「你是那根臭蘿蔔,你怎麼還會說話?」

萬載玄參的聲音有點得意,說:「老大,我不僅會說話,我還會唱歌,要不要我給你來一首民間歌曲?」

莫默連忙在腦海里說:「不要不要,我喜歡安靜,你別唱歌,我最討厭唱歌。」

「哦,那我就不唱了,老大,像您這種大人物,竟然還看得上我這樣的玄參,我真是極其榮幸啊。」萬載玄參恭維的說。

「大人物?我是什麼大人物?」莫默有點奇怪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這一個臭蘿蔔倒是好像知道很多的樣子。

「啊?老大,你喪失記憶了么?」


記憶?莫默現在完全都不知道什麼是記憶,過去的事情他幾乎一無所知。

「好像是。」莫默說。

「您可是在這次大戰中唯一活下來的動物啊!」萬載玄參大叫道。


「你才是動物,你們全家都是動物!」莫默有點不爽,雖然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但是還知道自己是人,怎麼能被叫做動物呢。

「我是植物,我是萬載玄參,瑤光之海里已經沒有動物了。」萬載玄參說。


「動物都哪去了?」莫默順嘴問了一句。

萬載玄參說:「第一次穹宇大戰的時候,瑤光之海里的動物就死了不少了,據說最後只剩下了安耶天泰大神和犀羽大神,安耶天泰創造了宇宙空間,犀羽大神創造了羽凡大陸,現在這個地方叫落漠,謠傳是沒有人創造的,這片大漠只是瑤光之海的海灘,後來衍生了一些人類和妖獸。還有一片空間是穹天大陸,在瑤光之海的南邊,那邊沒有什麼傳說,我就不清楚了。」

「你扯這麼多,跟我有什麼關係?」莫默有點莫名其妙。

「哦哦,第二次穹宇大戰就是因你而起的,你來自宇宙空間,接替了安耶天泰的統治地位,後來幾乎所有動物都戰死在瑤光之海,只剩你自己了。」萬載玄參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好像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因為我而起?接替了安耶天泰的統治地位?」莫默對安耶天泰這個名字非常陌生,感覺從來沒有聽說過。

萬載玄參見莫默渾然不知過去都發生了些什麼,便也不再說這件事情。

「老大,我在瑤光之海生活了萬年,孕育了無限的屁之精髓,現在我被你吃掉了,只留下了這完整的靈魂跟你交流。」

「靈魂?」對莫默來說,靈魂兩個字他倒是不算陌生。

「是啊是啊,我現在就是用靈魂跟您交流的,您可以潛入靈魂之門中跟我交流聊天。」萬載玄參耐心的說。

說話間,莫默好像感受到自己的腦海里呈現出一扇大門,他輕輕的推開門,走了進去,一根翠綠翠綠的大蘿蔔呈現在自己眼前,如果沒人介紹,這萬載玄參就跟一根蘿蔔無異啊。

大蘿蔔輕輕一躍,跳入莫默的懷裡,說:「老大,這就是我的靈魂了。」

莫默哭笑不得的說:「那你孕育的屁之精髓又是什麼東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