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華宇的語氣不容置喙,雖然他此刻的身份是急診的義工,可人家著實是仁德的大東家!

海風!我要不是為了你!我才不會受這份氣!

容小榕,你給我等著!這筆賬,我一定會討回來!

龍倩倩的心裡咒罵著。

不知是真沒經驗,還是一不留神拔得早了些,機器的功率和病人口中的痰起了共鳴。

拔開管道的瞬間,病人的一大口濃痰,全都噴洒在了她的身上!

艾瑪……

龍倩倩的臉瞬間比濃痰還綠!

…………………………

(一大早就讓大家看到龍大小姐這些不雅的東西,嘿嘿,我的錯。不過醫院的事情嘛,這也是在所難免的。別打我,求個訂閱和支持吧~今天依舊是三更(^_^)~看我多勤奮~)(未完待續。。)

… 之後的整整半天,直到下班,龍倩倩都待在淋浴室里。

洗啊洗啊……

彷彿那乾淨的水,怎麼都洗不凈滿頭滿臉的濃痰……

甚至一想起來,就噁心得想吐。

容小榕!你這個……!!!!

所有的一切,龍倩倩都算在了容小榕的頭上。

「容醫生下班了,慢走啊。」路過盛堯山床位的時候,盛堯山彬彬有禮的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華宇跟著容小榕忙了一天,即便是累一些,心情卻是出奇的好。

沒想到盛堯山這一聲照顧,卻是著實惹得他滿臉冰川!

只冷冷的瞥了一眼盛堯山。

「26床看來恢復得真是不錯,明後天就可以出院了吧。」

「嗯,差不多。」容小榕點頭。

盛堯山那個臉啊……

趕緊躺下,自己仔細的蓋好被子,再不說一句話了。

「回家吧。」一起出了急診的大門,華宇說。

等等,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這麼ai昧。

怎麼說得感覺像老夫老妻一起下班回家似的……

容小榕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華總裁沒有應酬嗎?」

下了班,義工的身份也就自然解除,他還是hiq的總裁華宇!

「誰規定總裁就必須有應酬!」

「哦。」

此刻,華宇的手機響了起來。

「華總裁,您在哪?」曼莉的聲音。

「我在仁德醫院。這就出大門了。」

「我在醫院門口等您。」

我家娘子猛于虎 ,曼莉幹練的身姿,快步走了過來。

「華總裁。這是幾份今天緊急的文件,需要您簽署,其他的我都整理好發您郵箱了,晚上您慢慢過目吧。」

曼莉說著,遞過三個不同顏色的文件夾,同時遞過一直擰開了筆帽的簽字筆。

華宇面色略顯嚴肅,只飛速的打開。掃過那些文件,刷刷簽了前兩份。

在看第三份時,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似乎在仔細研究著什麼。

認真的男人最好看!

容小榕站在一邊。片刻有了一絲神色恍惚。

「走,回公司。」華宇抬頭。

「好!」曼莉快步上前,幫華宇打開了早已停下等候那輛車的後門。

「你自己先回家,早點休息。今天累壞了。」就在上車的那一刻。 龍王之我是至尊 ,對容小榕說。

「唰!」

車速飛一般的提起,轉眼看不見了蹤影。

「他真是忙啊!做了一天的義工,晚上還要回去加班嗎?難怪成了hiq的總裁……真是日理萬機……」容小榕望著車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語。

白天一整天,身邊跟著個大冰山總裁。

起初是覺得有些不適應,後來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


還記得自己在手術休息室里醒來后。

看著自己手臂上的輸液針頭,還有身邊放著的那套乾淨的衣物。

「毛賽。這針……」

「華總裁打的。」

「這衣服……」

「華總裁送過來的。」

「他人呢?」

「出去繼續做義工啦!對了,華總裁臨走時特別交代。讓我看著你吃東西,然後帶你去洗澡!」

容小榕下意識的望了一眼身旁的牛奶和巧克力。

「浪費,海醫生不是幫著買過早餐了嘛!」

「海醫生買的是海醫生買的,華總裁買的自然是華總裁買的!兩個都要!」張毛賽調皮的笑笑,絲毫沒有意識到這兩份早餐早已暗自發出了強大的氣場,在相互放電、廝打o(n_n)o~~

「毛賽,今天的手術……你表現得不錯,器械使用很及時,拉鉤也很到位!特別是麻醉,效果很好!」

「容容,那不是我!」

「不是你站在我身邊的嗎?」

「我一直在做你的器械助手,其他的都是華總裁做的!」

「華宇?!」容小榕聽聞,一臉驚異。

hiq的總裁,會醫術?!

還是位高手?!

就今天這台複雜的手術,又是在人手極其不夠的情況下。

能做到如此有條不紊,精準麻利,又臨危不懼的。

沒個十年的臨床實踐,是完成不了!

而今天,自己也是藉助著雙眼的透視系統,以及在哈佛學到的真材實料,一邊探測,一邊取出的鋼筋……

若是沒了這透視的異能,想必以自己的七年哈佛水平,也是不可能做得如此迅速完美!

一瞬間,容小榕的眼前又浮現出華宇在噴涌的血液中,穩穩的鉗住了動脈的出血點的場面。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這樣的高手,居然是hiq的總裁!

神思又一次的被拉回來時,已是進了自家的房門。

「媽咪!你回來啦!」錢寶萌萌的跑了過來,先是彎腰放拖鞋,又巴巴的趴在門口張望。

「在看什麼?」

「看華宇蜀黍呢!華宇蜀黍怎麼沒一起回來呢?」錢寶有些失望,嘟著小嘴。

「他去公司加班了。」容小榕換上了拖鞋,隨意的說道。

「媽咪,你們今天在一起的嗎?」

「嗯?」

「看來是在一起哦。」

「什麼亂七八糟的。」

「媽咪,你說起華宇蜀黍的語氣很習以為常哦~」

「他只不過是去我們醫院做義工!」

「我知道啊!網上都說了嘛。」錢寶故意將關子賣到了最後。

然後,嘚嘚的跑去了廚房。

「媽咪,明天是學校報名的日子,你請假帶我去報名考試吧。」

「明天?那麼快?」

「媽咪,我很早就和你說過了。」

「哦,忙忘了。」

「唉……沒有我在身邊,你可怎麼辦!不僅自己不會照顧自己,還健忘!」

「小壞蛋!我不會照顧自己,又是怎麼照顧的你!」

「媽咪,咱倆在一起到底是誰在照顧誰啊o(n_n)o~~,不過,我不在的時候,媽咪可以去求助華宇蜀黍~~~」


一整天都是和華宇待在一起,起初還是有些彆扭,後來就是配合得天衣無縫!

此刻,他去加班了,容小榕反倒覺得心裡和身邊都空落落的。

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他不過就是跟著自己做了一天的義工而已!

吃過晚飯,錢寶一個人回到房間去整理明天報名、考試要用的東西。


容小榕倒是有些失魂落魄的在客廳里亂走。

還時不時的趴在門的貓眼上看。

都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來!

不是有那麼多秘書和手下嗎?怎麼還要自己親歷親為!

終極保安

容小榕心中一遍遍的暗暗嘀咕。

此刻,hiq的大樓內,華宇正和曼莉在修改著文件的一些細節和關鍵。

他的嘴角不時的露出一絲異樣的笑容。

偶爾曼莉會覺得有些奇怪。

雖然相隔很遠,但是華宇還是聽到了容小榕心中的想法。

臭丫頭!像個管家婆一樣!

………………………………

(求訂閱~求一切支持哦o(n_n)o~~我們的重生小姐這是怎麼了?這是在關心著冰山大總裁嗎?)

ps:推薦心晴花開的完本作品《重生蘇暖》。殺手重生,報仇,談情說愛兩不誤,獲得暖暖幸福人生的故事!(未完待續。。)

… 漫漫長夜就在容小榕來回趴門縫的焦躁不安中流逝。

這娘倆,也真是絕了,趴門縫不是錢寶的專利嗎?什麼時候容小榕也學會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