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萬太聞聲趕來,一把攙扶起早已哭成淚人的萬錦。

「哎呦,哎呦。」

其實萬錦的腳扭得不嚴重,只是鞋跟實在太高,以至於稍一用力,便會牽扯到受傷的腳踝。

「快,快坐下。李嬸,快去請宋醫生來家裡,就說小姐病了。」

萬太緊張的扶起萬錦,小心翼翼的落座在沙發上。

「媽……」

從小錦衣玉食的萬錦,此刻眼淚像開閘的洪水,泄了出來。

「寶貝兒,別哭。你今天不是和華宇一起出去的嗎?怎麼會搞得如此狼狽?」

「媽,我以後再不要和華宇在一起了。今天他說有個重要的會,竟然丟下我,讓我一個人打車回來。」

萬錦抹了抹眼淚,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只是不敢實話實說,自己是被華宇扔出來的。

「媽,你知道嗎?那地方根本就打不到車,我又穿成這樣……走了好遠才有車……」

萬錦哭得梨花帶雨,還不時的低頭看向自己腫脹的腳踝,巴巴得可憐極了。

「這個華宇!」

萬太心疼的捧起萬錦受傷的腳踝,輕輕的吹著,焦急的等待著家庭醫生的到來。

「胡鬧!」

隨著一聲中氣十足的呵斥,萬氏銀行的行長萬有廷,一臉怒氣的負手走下樓梯。

顯然,剛才母女倆的對話,他聽到了。

「爸,你看我的腳。」

萬錦撒嬌的將自己的傷腳指給萬有廷看。

「男人成大事者,豈能在乎細枝末節!你自己打車回來委屈你了?那華宇分分鐘可是幾百萬上下。」

萬有廷壓根就沒關注萬錦的腳。

不容置疑的語氣,加上冷漠的眼神,萬錦更想哭了。

「爸,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

「啪!」

一個響亮的巴掌甩了過去,萬有廷仰起的手掌在半空中如一把鋒利的刀。

「有廷,你這是幹什麼?」

萬太於心不忍,緊緊將萬錦護於懷中。

「我萬有廷的女兒,那是要頂起千萬家產的!區區一個自己打車回來就哭成這樣!我還怎麼指望你嫁入hiq!」萬有廷呵斥。

「爸,京都那麼多商號、財團,你但凡和誰聯盟了,都會對萬氏有用,為什麼偏偏讓我去接近一個冷冰冰的華宇!」

萬錦單手捂著火辣辣的右臉,有淚在眼神中,折射出凜凜寒光。

「我萬有廷要做就要做京都的第一!我的女兒,要嫁也只能嫁給hiq的華宇!」

萬有廷不解釋,只一轉身,大步流星的出門去洽談業務去了。

hiq,京都最耀眼的財團;

華宇,峰頂浪尖上的男人!

一陣動感的手機鈴聲響過。

萬錦本以為是華宇打來關切自己的,沒想到來電顯上卻是閨蜜龍倩倩的名字。

龍倩倩,京都龍氏集團的千金。

和其他財團千金不同的是,龍小姐不是在學習如何經營龍氏企業的運營,而是「一門心思」的成為了一名白衣天使。

每個女生心中都有她的白馬王子,即便是財團千金。

「倩倩,你這個大忙人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你的海大男神呢?」

萬錦吸了吸鼻涕,換了副酸酸的口吻。

「呦,哭了?該不會是華宇又惹你生氣了吧?」

電話那端,龍倩倩放肆的笑著。

「去去去,我們好著呢,我就是有點感冒。」萬錦撒了個謊。

「呦,這天都能感冒,是不是冷氣開得太足,你又穿得太少了?」

龍倩倩故意壞壞的問。

「那當然!我這身材,天生就是拿來秀的!」萬錦驕傲的說。

「得了吧,當心你著暴露裝被狗仔隊拍到,再上個八卦頭條,到時候當心你家華宇的臉……哈哈哈!」龍倩倩放聲大笑。

名媛間的私人電話,並不是像她們的妝容那樣優雅,除了男人和錢,她們似乎並沒有什麼可以炫耀。

「我呸!快說,給我打電話有什麼好事?」

「晚上清心湖的雅風會所,有個卡地亞珠寶展,我正好沒事,你有興趣嗎?一起去看看,我聽說這次展出的還有世界大師級的作品,天使之淚。」龍倩倩說。

「幹嘛不叫你的海大男神陪你去?我去了,只能買給自己,又不能買給你。」萬錦戲謔道。

「他晚上準備明天的手術,他這人,你也知道,醫痴!」

「那好,晚上六點,翡翠齋門口見,你先請我吃飯,我再陪你看珠寶展。」

「成交!」

京都的夜色是迷人的,也是醉人的。

海風豪華的別墅里,書房的燈一直亮到深夜。

這位學霸級的傳奇人物,對自己的手術從來都是精益求精的完美要求。

「曼莉,我今晚上有安排嗎?」

hiq的總裁辦公室里,華宇輕鬆的結束了一堆文件,輕輕點擊了電話快捷鍵。

曼莉,華宇的首席秘書。

畢業於斯坦福大學,業務精英。

齊耳的幹練短髮,標準骨感美人,且前凸后翹。

「華總裁,今晚您沒安排。」

「有什麼好的推薦沒有?比如人多的地方?」

華宇雙手交叉,深沉的輕舒了口氣。

作為總裁的首席秘書,儘管曼莉不知道華宇的真實身份,可對華宇的喜好她還是深知的。


華宇閑時喜歡去人多的地方,當然,華宇也最喜歡和人打交道。

每天見形形色色的人,然後記住他們的名字、搜集他們的信息。

也許,hiq的成功,就是得益於華宇對人有獨特的洞悉度吧。

曼莉有時在想:能記住那麼多,除了華宇,試問天下還能有誰?!

「今晚清心湖會所有個卡地亞珠寶展,世界頂級大師的天使之淚將會展出。」曼莉推薦。

「不錯嘛。」華宇的語氣聽起來很輕鬆。

於是……

「錢寶,家裡的醫藥箱呢?」清新出浴的容小榕,一邊咧著嘴艱難的呼喚著,一邊一跳一跳的向卧室走來。

早上出門時被華宇的車驚倒在地,雖是奇迹般的復原了腳踝,可畢竟破碎的皮膚猶在。

晚上洗澡沒在意,竟然忘記了。

待到熱水沾在傷口上,又混入了清涼的浴液,這才感到疼。

「媽咪,你怎麼了?!」

錢寶緊張兮兮的飛速拎來醫藥箱。


「沒事,早上騎車自己摔倒了,擦破了點皮。」


即便是看起來像姐姐般清純的容小榕,骨子裡也有為人母不願讓孩子擔心的偉大。

「媽咪,我來幫你。」

錢寶什麼話都沒問,麻利的取出雙氧水,先清洗了傷口,再用碘伏輕輕塗抹。

動作雖輕,可畢竟還是觸碰了傷口。

容小榕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腳。

「媽咪,我給你吹吹就不疼了。」錢寶肉嘟嘟的小嘴輕輕吹著。

不知為何,容小榕突然不疼了。

(打劫票票和收藏~)


… 「媽咪,還疼嗎?」

每次錢寶用這種萌萌的語氣說話,容小榕就覺得像吃了大白兔奶糖一樣甜。

真是後悔,當初為什麼要給他起名叫錢寶,而不叫糖寶。

不過,上學的時候沒有錢,又多了這麼個小傢伙,錢才是第一位的!

若是按著容小榕的本意,錢寶應該叫錢包。

可確定名字的那一瞬間,容小榕又改變主意了。

那個肉嘟嘟、粉嫩嫩的小傢伙,活脫就是一個心肝寶貝。

於是——家有錢寶,萬事不愁。

「錢寶,你這吹工還真是有一套,等我們沒錢的時候,你可以去給別人吹傷口賺錢。」容小榕很是享受的向後一倒,柔軟的床上,攤出一個慵懶的「大」字。

「媽咪……」錢寶憋著小嘴,一臉的無奈。

大概他的腦子裡,正在腦補哭笑不得的畫面。

自己鼓著腮幫子在吹,容小榕在一旁揮舞著小紅旗加油,口袋裡露出滿滿的錢。

略帶哀傷的手機鈴響起。

容小榕抬手一指,錢寶雙手恭恭敬敬的奉上手機,隨即輕輕出去把門關上。

「容容,睡了嗎?」海風的聲音。

「還沒,馬上睡。」

「有個好消息告訴你。」

海風的聲音雖然疲憊,可明顯有了一絲興奮。

「哦?你要結婚了嗎?」

容小榕懶懶的躺在床上,遲鈍的神經和海風略帶興奮的語氣很不搭。

「胡說什麼。」海風有些好笑。

「明天下午仁德醫院有個招聘會,本想一早告訴你的,我準備手術忘了。」

海風頓了一下,似乎是在自責。

「哦。」容小榕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

她的思緒目前依舊停留在剛才那個搭錯的話題上。

海風,上學時的學霸,如今仁德醫院的男神。

凡他所到之處,必能掀起一番驚嘆的混亂。

前世自己的室友龍倩倩,即便是龍氏集團的千金,也對海風痴迷不已。

曾有麻醉系的系花向海風表白,被龍倩倩得知。

「就憑你,也想得到海風的垂青?你是被麻藥扎了腦袋吧!竟然不知道海風是誰的人!聽好了,我,龍倩倩,喜歡,海風!」

京都醫大的廣播室里,麻醉系的系花正在收拾當天的播音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