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萬象秘境常年都是開啟的狀態。

只要你想去的話,隨時都是可以的。

每天都有許多天驕,進入萬象秘境當中。

中土聖域的天驕數量,實在太多了。

如恆河沙數一般。

武聖境界的天驕,就有很多。

凌天劍派、化聖門、武聖殿,這些龐然大物之中,武聖境界的天驕,至少都有一百位了。

其他一些二流的宗門當中,也是有武聖境界的強者存在了。

去萬象秘境歷練的人,自然不在少數。

萬象秘境之中,有一尊強大的瑞獸。

黃金聖麒麟。

據說,黃金聖麒麟存在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五千年。

他一直就在萬象秘境之中。

沒有被人收服。

曾經,有很多武聖境界的強者,進入到了萬象秘境當中。

試圖收服黃金聖麒麟。

黃金聖麒麟的存在,就代表着氣運之力。

任何一個宗門,若是能得到黃金聖麒麟,作為護宗聖獸的話,宗門的氣運之力,都會快速上升的。

氣運之說,虛無縹緲,但確實是存在的。

一個宗門的氣運,對宗門的發展而言,極為重要。

如果一個宗門的氣運徹底沒了,那就代表,宗門距離滅亡不遠了。

而宗門氣運旺盛的話,必定中興。

可見,黃金聖麒麟的重要性了。

中土聖域的各大宗門,當然都想搶奪黃金聖麒麟。

只不過,一直以來,就沒有人成功過。

關於黃金聖麒麟的具體修為境界,一直以來,就是一個謎團。

因為,很多見過黃金聖麒麟的人,都已經死了。

哪怕他們是武聖境界的超級大佬,都未必能戰得過黃金聖麒麟。

倒不是說,所有看過黃金聖麒麟的人都死了。

當然有一些幸運的人,活了下來。

但,他們未必就知道黃金聖麒麟的真正實力。

他們跟黃金聖麒麟交手,往往就是一招之內,就已經落敗了。

還如何得知黃金聖麒麟的真正實力?

各大宗門當中,不乏一些武聖九重境的超級巨擘。

不過,他們是不會隨便去萬象秘境的。

萬一他們死在了萬象秘境當中,那對宗門而言,必然是巨大的損失,可能影響到宗門的根基了。

中土聖域的頂尖宗門當中,武聖九重境的強者,絕對就是宗門的頂樑柱,不容有失。

葉青看到的這一項任務,在天級任務手冊之上,排名最後。

卻是最難的一項任務

準確說,其難度,超越了天級的級別。

是目前整個化聖門任務堂當中,最難的一項任務了。

如果葉青能完成的話,直接就可以得到一百萬的宗門貢獻點。

還能得到修鍊一門皇階武學的資格。

以及一件皇階靈器!

皇階靈器,在中土聖域之中,絕對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別說皇階靈器了,就連聖階極品靈器,都是珍貴無比的。

不得不說,這一項超越了天級的任務,獎勵不是一般的豐厚。

「長老,我就接這項任務了。」

葉青微笑道,拿起了任務手冊,指了指最後的那一項任務。

長老哦了一聲。

「葉聖徒,果然天賦妖孽,有一顆堅定的道心,這麼難的任務,隨便就接下了。」

任務堂的長老微笑道。

其實,他還沒看葉青接取的任務到底是什麼。

不過,在他想來,葉青應該是要去武聖殿誅殺一位聖徒。

或者去降服百花門的一位聖女之類的。

任務的難度,當然是很高的。

不過,就算無法完成任務的話,都不會有什麼懲罰。

頂多就是拿不到獎勵罷了。

「咦,葉聖徒,你竟然……」

突然之間,任務堂的長老似是意識到了什麼,臉色大變。

他看到了葉青指向的那一條任務。

赫然就是整個任務堂當中,唯一的一條超越了天級難度的任務。

去萬象秘境當中,收服強大的瑞獸,黃金聖麒麟!

這個任務的難度,可以說,不是一般的大了。

別說葉青只是剛剛成為化聖門的聖徒而已。

在一百名聖徒當中,排名應該不算高。

就算排名前十位的化聖門聖徒來了,恐怕都不敢接這樣的任務。

中土聖域之中有傳聞,曾經,有幾個武聖七重境的超級大佬。

去了萬象秘境當中。

想捕捉瑞獸黃金聖麒麟。

結果,他們的下場,無疑是非常悲慘的。

活着回來的人很少很少。

就算有幸活着回來的,基本上都是遭到了不可治癒的重創。

不久以後,就死了。

「葉聖徒,你沒有開玩笑吧?這是超越了天級的任務,我勸你,還是不要接的好!」

任務堂的長老大驚失色。

眼眸當中,寫滿了震驚之色。

他在任務堂任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曾經看過許多狂妄的天之驕子,他們接取的任務,往往難度系數都是非常高的。

可是,從來就沒有任何一位天驕,敢去接那個超越了天級的任務。

反正無法完成,接了幹什麼?

而且,化聖門當中的那些天驕,未必就會願意去萬象秘境。

萬象秘境,不是鬧着玩的。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徹底死在那裏。

「我哪裏有時間跟你開玩笑,當然是真的。」葉青不咸不淡的說道。

「這……這不行,我要去通知一下掌門師兄!」

任務堂的長老遲疑了一下。

沒有立刻把任務交給葉青。

「接任務而已,還要驚動飛雲掌門?你在開玩笑嗎?快點把任務給我,別磨磨唧唧的!」

葉青板起了臉。

很嚴肅的樣子。

。 余秀麗也挺難得,恨盛鎮霆家兄妹幾人的牙疼,可又拿他們沒有辦法,老頭子還在的時候,也是一直在給她和江東平爭取最大的利益,可是,江東平一直是一個硬骨頭,死活不接那些純股份的贈予,所以,老頭一死,他們母子等於是人財兩空,什麼也沒有。

雖說,他們母子倒也不稀罕盛世的股份,可余秀麗總覺得憋屈,總覺得還是讓盛鎮霆和他的姐妹在偷偷看她的笑話,覺得她活該人財兩空。

可她並不是為了錢啊!她余秀麗若是真為了錢,當年就可以挺著大肚子逼盛老爺子娶她了,最差也得給他們安排個好去處,或者,那個時候,她挺著大肚子要錢豈不是要的更多?

可她卻沒有那麼做,而是提出辭職后悄無聲息消失了的。

余秀麗覺著她可能是小三群體里最慘小三了,當年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經打錯了愛上了一個比自己大了二十多歲的有婦之夫,最後的結局卻是懷著孕,灰溜溜消失。

一個人生孩子,而孩子剛出月子就丟了。

半生荒唐,半生凄涼!

余秀麗知覺著就這麼放過了盛家兄妹實在心有不甘,可,她也不想和唯一的兒子因此而不和。

左右都挺為難的,也就會產生出後悔當年的選擇了,若是,別質三當三,她的一聲應該很幸福吧!

也許未必!

再或者,當年發現懷孕后,自己去醫院偷偷打掉,豈不是,也不會半輩子都在尋找兒子。

「唉……」余秀麗看著窗外倒退的風景,一聲嘆息,道:「我也就是一種直覺吧!不過,我也只是生了你,沒有養你一天,所以,我也沒有資格指點你的生活,你的愛情,你的婚姻。」

余秀麗語畢,閉上眼睛說:「送我去酒店吧!」

江東平說:「我在這邊有房子,您想住多久都行。何必住酒店?」

余秀麗搖頭,「不了……我想一個人靜靜。」

江東平總覺得余秀麗最近不大對經,但,又說不上來她哪裡不對勁,只好按照她的要求,送她去了她指定的酒店。

江東平替余秀麗辦理好房間入住后,送她去了房間,自己也在她隔壁開了一間房。

余秀麗剛入住一會兒,門鈴就響了,來人是好友華敏給她介紹的醫生,唐沁。

余秀麗打開門迎接唐沁的時候,隔壁的房門開了一道縫隙,江東平認識唐沁,見過幾次,知道她是個醫生,曾經和盛懷錦做過一段時間假情侶,因此,還被綁架過。

只是,余秀麗和唐沁也認識?

她見唐沁為什麼要背著他?

余秀麗找兒子的那些年精神出現過多次奔潰,每次都是華敏親自,或者華敏她介紹唐氏夫婦看的,她有嚴重精神抑鬱症。

這次,又有發病跡象了。

正好,華敏人不在國內,唐家夫妻倆也旅遊去了,唐沁在河內出差,余秀麗就來了。是的,她主要目的是來看病的。

唐沁離開后,江東平就追了出去,倆人在一樓大廳遇上。

唐沁有些意外,江東平卻直接上去就說:「唐小姐,請您喝杯咖啡,方便嗎?」

唐沁的性子就適合治江東平這種直男癌晚期症,「好的呀!不過呢,本小姐可不光喝咖啡,還要喝紅酒,吃牛排的哦!江先生想好了再請我的客哦!」

江東平一臉嚴肅,「我像是請不起唐小姐的樣子?」

唐沁晃著一根蔥白手指,道:「不不不,當然不是啦!江先生當然請得起,不過,我可是有言在先的哦!作為醫生,我絕對不會把我的患者隱私透露給別人的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