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落天驕也得瑟的迴應到。

“如此甚好!看來我們兄弟大展身手的日子就快要到了,哈哈!”

聞言,那葉千鋒再一次得瑟的大笑了起來。

“少得瑟,快拿出一塊肉來!”

落天驕將手中的那烤好的鮮肉遞給葉千鋒,卻伸出手討厭葉千鋒納戒之中的乾肉。

“你也太不道德了吧!”

雖然抗議着,不過葉千鋒還是拿出了幾大塊,貌似有幾十斤的乾肉遞給了落天驕。

“夠你吃幾天了吧吃貨!”

葉千鋒鄙視的說道。

“少廢話,我的食量大不行嗎?”落天驕根本無視葉千鋒的鄙視繼續說道,“我發現了一夥人,渡雲霄和幾個紈絝弟子,兩個一品玄武境,還有幾個修爲都比我們低,估計他們的手中有不少的好東西,你看我們是不是幹一票?”

“幹?爲什麼不幹?不幹的話,簡直是天理不容啊!”

葉千鋒一邊吞下一大塊鮮美的妖獸肉,一邊氣勢洶洶的說道。

“那就幹吧,反正我們落家和渡家一直都是不對付,如今沒了神君的禁令,我也終於能夠讓那些傢伙知道點厲害了!”

落天驕的好戰個性又被點燃了。

“不過我先說好,他們的錢財我全要了,我可是一顆普通的玉都沒了!”

知道了靈玉帶來的好處之後,葉千鋒雙眼發光的說道。

“放心吧,都給你,不過要是有其他好東西的話,可是見者有份的,畢竟親兄弟也是明算賬的是吧,嘿嘿!”

跟着葉千鋒久了,落天驕也的脾性居然也慢慢的變了。

“沒問題,咱們誰跟誰啊?”

於是乎,作爲天之驕子的渡雲霄的命運就在兩個吃貨微不足道的討論聲中被決定了……. 渡雲霄,渡雲飛,乃是堂兄弟,兩個都是一品玄武境,雖然他們和落天驕一樣不屬於各自家族最頂尖的少年英傑,卻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們的修煉天賦都受到了家族的極其重視,要是這樣的人掛了兩個的話,恐怕渡家就會肉疼好一陣了。

當葉千鋒和落天驕喊着“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別說是渡雲霄,渡雲飛了,就算是身邊那四個修爲只有六七品黃武境的渡家子弟都笑了。

“想不到居然有人敢在天外迴廊之中打我們的主意!”

渡雲霄不屑的望着葉千鋒兩人說道。

“是啊,雖然十大家族明面上有着不成文的規定,不能殺死對方的天才級人物,不過貌似那個落家的傢伙已經被他父親逐出了落家!”

看着落天驕,渡雲飛的臉上帶着一絲笑意。

“兩位少爺的意思是說,我們可以將這兩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殺死了?”

渡家的一個少年諂媚的對他們的兩位少爺說道。

“那是自然,不過現在問題來了,雲飛,你說是我出手對付落天驕還是你出手?”

渡雲霄根本沒有將修爲比他們低了一個等級的葉千鋒放在眼裏,雖然葉千鋒先前擊敗了落剛,不過那剛剛突破到一品玄武境的落剛同樣入不了渡雲霄的眼睛,他已經進入一品玄武境好幾個月了,可別小看幾個月的時間,對於他們這樣的算得上是天才的人物來說,那足夠他們的修爲更進一步了。

“老規矩,猜拳!”

渡雲飛漠視的看了葉千鋒一眼之後說道。

“我猜你妹哦!”

葉千鋒一聲爆喝,隨即和落天驕兩人各自拿着手中的兵器就朝着那四個嬉笑的跟班揮去。


轟!

撲哧!

瞬間的時間中,就有兩個跟班掛了,一個被重錘砸成了肉餅,一個被血龍牙刺了個對穿對過。

“好膽!”

渡雲霄一陣猛喝,手中長劍如同帶着眼睛一般朝着落天驕的心臟刺去,生生打斷了落天驕攻擊下一個跟班的打算。

而那渡雲飛也是怒火中燒,雖然他很想和號稱戰狂的落天驕一戰,不過現在他也只得揮動手中長劍刺向了葉千鋒。

面對渡雲飛的攻擊,那葉千鋒居然沒有硬接,而是快速的移動步伐朝着一個跟班刺出血龍牙。

“在我面前居然還敢殺我手下!”

那渡雲飛暴怒不已,長劍帶動朵朵珣麗的劍花,死死的鎖住葉千鋒的背部。

“殺了又怎麼樣?”

葉千鋒根本不理會那後背之後傳來的激盪劍氣,因爲一面戰盾已然凝聚在後背之上,而他的血龍牙距離那驚呆了的跟班也不過一尺而已。

咔嚓!

撲哧!

戰盾在渡雲飛憤怒的一劍之下居然只是出現了細小的裂痕,而他手中的血龍牙卻深深的刺進了那跟班的心臟之中。

“我殺了你!”

眼見又一個跟班被殺,那渡雲飛怒火燎原,腳踏玄步,劍氣縱橫四周,卻是勁道十足,然而現在的葉千鋒和他的差距不過只有一品而已,雖然那一品算是一大品,不過他有《邪魔吞天法》吸收一部分攻擊的元力,更有戰盾護體,他有何懼栽?

砰!

砰!

渡雲飛憤怒之下的連續的數劍都被戰皇神盾給結實的阻擋了下來,現在的戰皇神盾,就算只是一面被展開,以渡雲霄的實力,居然也需要數劍才能崩潰。

“還殺不死你?”

眼見一直護着葉千鋒的戰盾碎裂,那渡雲飛的臉上就露出猙獰的冷笑,元力猛然爆發間,身體更是快如閃電,那一劍之威,居然讓周圍的空氣發出了嗤嗤的破空之聲。

“輕視我的人,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面對渡雲飛極致兇猛的一劍,葉千鋒卻巍然不動,血龍牙橫在胸前,那臉上也笑了,只是那笑容端的無情。

兩面戰盾,於那電光火石之間凝聚在了葉千鋒的身前,恰時恰到好處的擋住了那兇猛的一劍,就在渡雲飛錯愕之際,葉千鋒動了,身體輕輕往旁邊移動的同時,血龍牙夾帶着死神的召喚聲的刺出…….

嗤!

血龍牙成功的進入了渡雲飛的身體,雖然那位置不是心臟,卻也是渡雲飛的兩條肋骨之間。

痛楚,巨大的痛楚第一次被渡雲飛感覺到了,雖然他先前已經發現到了不對勁,奈何還是在輕視葉千鋒的狀態之下受到了重創,因爲他發現自己的元力,甚至是生命力都順着血龍牙進入到了對手的身體之中。

“想退?可能嗎?”

感覺到異常的渡雲飛想要往後速退,讓血龍牙離開自己的身體,可是那葉千鋒和血龍牙卻如同鬼魅一般對他如影隨形,他退一步,葉千鋒和血龍牙就進一步,讓他毫無辦法。

“滾開!”

關鍵時刻,渡雲飛終於使出了自己的殺手鐗,他終於利用了被自己煉化的中級妖獸的獸魂——血狼王。

狼王者,其速快如閃電,其性暴戾兇殘,更能在必要的時候以透支自己的體力在那短暫的時間之中發揮出超越正常狀態時候的力量。

吼!

伴隨着血狼王獸魂的天賦技能被渡雲飛使出來 ,一聲撼天的巨響從他的空中傳出,一陣巨大的元力從他的身體之中傳出,生生將葉千鋒和血龍牙給震得退了數步。

“呵呵,別以爲只有你有獸魂!”

面對那力量暴增的渡雲飛,葉千鋒並沒有露出懼怕之色,反而冷笑了起來,以爲在血龍牙抽離渡雲飛身體的那一刻,他已經將來自花豹的熾熱火系力量輸入到了那兩根肋骨之間。

“想不到你居然有如此的實力,看來我真的是小看你了,不過接下來我要你知道傷了我的嚴重後果!”

渡雲飛生生的壓制下那熾熱的侵入了他身體的元力之後神色凌厲的說道。

“得了吧,就算你的力量暴增又怎麼樣?你已經受了傷,現在能發出的實力最多也不過是你巔峯狀態時候的實力而已,莫非你覺得我會怕你不成?”

葉千鋒根本無視渡雲飛的威脅,反而非常淡然的說道。 “你速速去告之長老這裏所發生的一切,並讓他帶人過來!”

不管是渡雲飛還是渡雲霄,都是極端自負之人,不過此刻的渡雲飛卻再也不敢小視葉千鋒,故而對唯一還活了下來,並且在一邊發愣的跟班說道。

“是!”

那跟班巴不得兩個少爺如此說,應了一聲之後基本上是用上了光速的速度逃走的。

“壞蛋,速戰速決!”

一旁和渡雲霄戰得難分難解的落天驕喝道。

“放心,我很快就解決掉這個自以爲是的傢伙!”

血龍牙遙指渡雲飛,葉千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因爲他之前還有一個殺手鐗沒用,那就是《邪魔吞天法》,而渡雲飛根本不知道那可是能化解其部分攻擊力的……

“再來!”

一直只是輕視別人,而今天反被一個修爲比自己低的葉千鋒輕視了渡雲飛怒吼道……

“戰就戰,誰怕誰?”

葉千鋒舉起血龍牙也同樣爆喝道。

生死之際,四個人各自施展出了全部的力量,只見那山林間元力充斥,罡氣激盪,破空之聲絡繹不絕,更是驚起烏鴉無數。

噹噹!

血龍牙一次次和渡雲飛的長劍撞擊在了一起,在那一次次的撞擊之後,渡雲飛居然發現自己本來比葉千鋒雄厚的元力卻根本不能震開血龍牙,反而不斷的被消耗,如果不是他的速度比葉千鋒快的話,恐怕他的身體之上就會再添一些傷口了,更不用說有幾劍還刺在了葉千鋒的身體之上,奈何葉千鋒的身體比起他的身體而言,那堅韌得不是一星半點,雖然被刺了幾劍也根本無傷大雅,傷口更難成氣候…….

“不對,這傢伙肯定有什麼地方不對勁,要不然我的元力之消耗不會如此的巨大,並且他的身體強度簡直是前所未聞!”

元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消耗的渡雲飛再一次感覺到了異樣,不過他卻沒有發現其中的奧妙,只有不斷的猛攻…….

“這一下,我要讓你和地獄來個親密的接觸!”


再一次的硬碰硬之後,葉千鋒就用血龍牙對準了渡雲飛的心臟位置陰冷的說道。

“我殺了你!”

渡雲飛氣到了極點,緊接着凝聚出全部的力量,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長劍也更是因爲元力的徹底佈滿而發出了嗡鳴之聲…..

咔嚓!

這一次,元力也被大量消耗之後而被葉千鋒凝聚出的一面戰皇神盾瞬間就被渡雲飛的攻擊粉碎了,而那長劍也生生的刺在了葉千鋒的身體之上,奈何,那強弩之末的長劍如何能夠徹底的破解葉千鋒的鋼筋鐵骨,劍尖不過只是沒入了葉千鋒身體一點點而已…….

撲哧!

渡雲飛怎麼也不願意去相信,一直被別人視爲天才的他,居然會敗在一個修爲比自己低的不知名的野小子的手中,並且那代價是相當的巨大:


他的心臟,已然被血龍牙刺穿,一股雄厚的元力帶着無比熾熱的氣息瞬間就摧毀了那前一秒還擁有勃勃生機的心臟……..

“別死不瞑目了,因爲死在我的手下,你不冤!”

看着那生機迅速流逝而雙眼圓睜的渡雲飛,葉千鋒緩慢抽離血龍牙的時候如是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