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凡現在的形象一點都不好,身體上被一層厚厚的黑痂覆蓋,看上去實在是太糟糕了,要不是非常熟悉還真認不出來。

葉凡可不會管自己現在叫什麼,在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中,他最需要的就是融入其中,其它的都可以慢慢做打算。

「當然,難道你還認為我是別人。」

精壯獸皮武士立時興奮的道:「天!難道你已經覺醒了?」

葉凡有些愣神,顯然他不明白覺醒是什麼意思,他有些呆愣的搔頭道:「我不知道。」

「沒錯,你絕對是覺醒了!」

一名中年武士一臉興奮的來到葉凡身前,他猛地拍著他的肩膀,心中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顯示出覺醒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哈哈!真是太好了,我們蠻靈部落也用了覺醒武士了,今後看那些傢伙還敢不敢小視我們!」

一群倖存者開始興奮起來,雖然死掉了很多人,但這對於兇險異常的原始叢林來說司空見慣,哪怕是最至親的人,他們也會很快從打擊中恢復過來,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一群人治傷的開始治傷,完好的武者就開始瓜分這頭巨型蜘蛛型怪獸,一切都顯得很是自然,彷彿上演過無數回一般。葉凡這時反而空閑下來,看著這些獸皮武士將巨型蜘蛛型怪獸屍體分割,心中開始思考接下來該做什麼了。無疑了解這個世界狀況就是首要任務,他只希望蠻靈部落的人不要太封閉,不然這會讓他多費很多功夫。

蠻靈部落並不是那種大型部落,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中小型部落,人口數量只有一萬多人,在這片區域算是能夠自力更生,所有族人依靠打獵為生。一行人進入危險的區域自然不是為了這頭巨型蜘蛛型怪獸,這是意外撞到的,要不是碰到葉凡覺醒,怕是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這次死了十多人,大家將死掉武士就地掩埋,對於葬禮蠻靈部落的人看得很淡,人死如燈滅,回歸原始叢林就是最好的歸宿。

別看巨型蜘蛛型怪獸一身甲殼,它的肉質還是非常鮮美的,在這座原始森林中實力越是強大的獸類肉質就越為鮮美。葉凡找了一個水源開始清洗自己身上的污垢,厚厚的黑痂他一陣身體就將之完全震落,露出內里白嫩得過分的肌膚。

葉凡將水當做鏡子,想要看看自己是否大變模樣,看著自己那熟悉的面容他鬆了口氣,雖然他不是那種帥得掉渣的人,但這張臉已經看了十多年,他可不想重新適應。失去傳承之塔,葉凡以前保留的東西全都不能用了,可以說他現在真正算是身無分文,就連一套像樣的換洗衣物都沒有,這能結果同伴遞來的首批衣物穿上,哪怕這東西是從死去同伴身體扒下來的,他也不在意了。

煥然一新,葉凡心情還是很不錯的,不管未來如何艱辛,能夠活著來到血仙大世界就是最大的收穫。

一群人終於開始啟程回部落,一頭蜘蛛型怪獸讓他們收穫非常豐富,算是完成這次的狩獵任務。歸程所有人變得沉默起來,雖然收穫不小,但畢竟死了十多個人,這樣的傷亡率可不多見,一個個熟悉的朋友逝去要是人沒有傷感反而會有問題。

一個時辰的路程很快就過,原始森林內突然傳來人聲,顯然他們終於回到部落了,所有人的臉上再度浮現笑容。 「今天收穫如何?」

一名大漢攔住了葉凡一行,隨著而來的是是一群中年男子,這些人的目光很快看向幾個扛著包裹的年輕武士。

陳厚嘆道:「這次收穫還可以,只不過我們死掉的人太多了點,足有十多個。」

大漢掃了一眼所有人沉聲道:「看來這次你們遇到大傢伙了,不然不會死掉這麼多人。」

「一頭怪蛛,就算是實力達到凝血境的武士也奈何不了分毫,它來得太突然了,讓我們逃跑都做不到。」

陳厚笑得很是苦澀,死亡總是令人傷感的,哪怕見慣生死,看著身邊親人逝去,那種滋味絕對不會好受。

「怪蛛嘛,這東西的確難纏,就算修為最低都有涅槃程度,遠不是人類武者可以匹敵的,你們能夠逃離虎口,絕對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成神風暴 大漢拍了拍陳厚的肩膀,大家都是同姓族人,沒死一個人族群實力就會受到削弱,沒有人會好過的。

陳厚臉上突然露出難言笑容道:「誰說我們是逃回來的,那頭怪蛛已被我們幹掉,這些都是它的血肉,絕對的美味。」

「你們將怪蛛幹掉了?」

大漢立時一愣,驚愕的看向陳厚身後一群扛著包裹的武士。

「陳小子看什麼玩笑,別說就是你們這些剛剛過完成年禮的武士,就算是我們部族最強的大武士怕是也難以幹掉一頭成年的怪蛛。」

一個穿著粗布麻衣的中年男子冷哼一聲,他渾身上下充滿一種上位者的威儀,冷冽目光一掃陳厚諸人,那種質問讓這些武士不由心頭一緊。

「族叔啊,我們豈會胡說八道,這一切完全要歸功於志俊血脈覺醒,這才將這頭怪蛛幹掉。」

陳厚受不了中年男子目光的壓迫,不由將葉凡給賣了。

「血脈覺醒?」

一群中年男子幾乎同時找到處於人群中的葉凡,他們臉上儘是震驚跟質疑,顯然對於陳厚的說法很不以為然。

「族叔啊,我哪敢欺瞞,要不是志俊最後爆發,將怪蛛幹掉,我們所有人都要死在森林中。」

陳厚將葉凡叫過來,拍著他的肩膀道:「族叔別不信,志俊絕不是普通覺醒,他的力量大得不可思議,一拳就將怪蛛甲殼打穿,這可是連涅槃境的武士都做不到的,他竟然徒手就辦到了,要不是覺醒了血脈,打死我也不信。」

「你真的覺醒了血脈?」

一群中年男子根本沒有理會陳厚,他們將葉凡團團圍住,臉上儘是興奮之色,他們很清楚,如果自己族群中誕生一位覺醒武士,地位跟實力都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葉凡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叫做覺醒,他不由搔頭道:「這個……這個我也不知道是否覺醒,當時就是感覺那頭怪蛛很弱,結果一拳就將它打飛了。」

穿著粗布麻衣的中年男子將葉凡上下打量,他的目光亮得有些刺目,他清晰感應到葉凡身體中傳來澎湃的血脈氣息,實在是太濃郁了,就算已經達到涅槃境的他都要感到一陣窒息,這要不是覺醒了血脈,打死他都不信。

「走,咱們去神廟,只要鑒定一定會有結果的!」

葉凡被一群中年男子圍著朝著神廟進發,大夥都異常振奮,他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證他的覺醒。

「李巒,你不要亂來,陳盈可是陳大哥妻子!」

一聲怒吼吸引住了葉凡,圍著他的人幾乎同時停下了腳步,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陳河早就死了,根據我們部落的規矩,女人都必須改嫁,我現在就要成為她的男人,這是完全符合規矩的。」

李巒的得意笑聲傳來,非常刺耳,只引來周邊無數人義憤填膺。

葉凡眉頭皺起來,他發現周邊的人都看向自己,這讓他心中很是疑惑,難道這個女人同自己有關係?

「李巒,你不要太過分,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陳盈的聲音很快傳來,雖然透著憤怒,但卻非常好聽。

「嘿嘿!這算什麼過分,我只不過是提出最正當的理由罷了,這是我們部落的傳統,女人嘛最大的職責就是傳宗接代,你死了男人雖然傷心,但做人總要往前看不是,這幾個月來你沒男人慰藉應當別的很辛苦吧,正好讓我來滿足你。」

李巒笑得很是淫.盪,那聲音引來他身後不少武士的起鬨,紛紛表示李大哥傢伙大乃是部落聞名的,但凡跟他好過的女人都戀戀不捨。原始部落中這種露骨調笑可是非常正常的,就算是更露骨的都不是什麼大驚小鬼的事情。

陳盈怒道:「說道規矩我現在應當是志俊的女人,就算是傳宗接代,那也是給他傳宗接代,關你什麼事情。」

李巒不屑道:「你是說陳志俊那小子嘛,毛都沒長齊了怎配做你男人。」

陳盈哼道:「不管配不配,根據傳統我早就是志俊的妻子,如果你膽敢強行做什麼,就是破壞部落規矩,是要被燒死的。」

李巒獰笑道:「如果我強來的確是壞規矩的,但只要讓那小子主動跟你脫離關係,你就是我的人了。」

「不可能!」

陳盈怒道:「志俊絕不會放棄我的!」

李巒嘿嘿冷笑道:「那我就打得他同意為止。」

悶騷總裁霸道愛 李巒很是囂張跋扈,毫不避諱的將強搶他人老婆的事情說出來,顯然他根本就將陳志俊當做一盤菜了。

葉凡臉色陰沉起來,雖然第一次見到陳盈,但她既然已經是自己名義上的女人,這個叫做李巒的傢伙就是在找死。

陳厚看著葉凡道:「志俊,這小子膽敢動你的女人,讓他常常厲害!」

葉凡朝著李巒走去,周遭人完全被李巒吸引住了,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

「今天你就是我的女人了,看誰敢來阻擋老子!」

李巒淫.笑一聲,瞬息間他朝著陳盈逼去。

「你幹什麼!」

陳盈駭然失色,立馬朝屋中退去。

在原始部落中武力就是一切,李巒很清楚,雖然陳盈是陳志俊的女人,但他乃是部落最頂尖的武士,就算將陳盈強暴了,自己也不會有什麼事情,頂多就是收到一定處分罷了,相對於能夠享用到動人的陳盈,他認為一點點無關痛癢的懲罰根本不算什麼。 李巒作為蠻靈部落頂級武者,一身實力達到早就達到肉身境第三重涅槃的程度,這讓他異常自負,認為在蠻靈部落難逢敵手。對陳盈下手,李巒毫不在意,在他看來一個沒有男人的寡婦直接搶回家都不成問題。

陳盈根本不是李巒的對手,退絕對是第一選擇,她驚怒交加,向著自己屋子跑去。

「李巒,你欺人太甚!」

一個年輕武士擋住李巒,他怒目而視,魁梧的體型讓他看上去顯得孔武有力。

李巒臉上露出輕蔑之色,譏嘲道:「陳讓,你小子滾一邊去。」

李巒嘴角綻起不懷好意之笑,話音未落他猛地出現在陳讓身前,二話不說直接一拳轟出。作為肉身圓滿的存在,李巒這一拳勢大力沉,可怕拳風讓陳讓瞬間就變了臉色,他強行抵擋,封架這一拳,他做到了,只不過強橫的力道直接將他一拳打飛出去。

武者可不是看體型是否魁梧,肉身有三境,李巒是第三重涅槃高手,而陳讓只是一個剛剛踏入涅槃的武者,一招落敗正常得很。

李巒一拳只讓陳讓感覺自己的手臂都斷了,強烈的痛楚讓他一張臉慘白若紙,他試圖站起身來,但當他手撐地時境像失去知覺一般,整個人瞬間癱軟在地。

李巒根本沒有再去看陳讓一眼,他直朝陳盈緊逼過去,他的速度不疾不徐,臉上掛著獵物即將落網的得意之笑。

突然間!

李巒感到一陣心驚肉跳,那感覺就像似突然間有一頭強大的怪獸出現,那狂野的氣息讓他喘不過氣來。李巒逼向陳盈住處的腳步不得不停下來,他艱難的扭轉脖子,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存在竟讓自己感到了恐懼。

陳志俊!

李巒瞬間就認出出現在自己身後的可怕存在,那一瞬間他鬆了口氣,陳志俊而已,在他心中這隻不過是一個不足為慮的小人物,一時間他對自己竟然感到害怕而惱羞成怒。

「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這小子,陳盈今後就是我李巒的女人,你小子識相一點馬上退出,不然那個後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李巒嘴角綻起譏嘲的弧度,戲謔的目光打量著葉凡,彷彿在期待他驚恐求饒的一幕。

葉凡瞬間出手了,對於一個膽敢窺視自己女人的傢伙,哪裡用得著跟他廢話,要不是初來乍到,不想惹來麻煩,他會一招將這自以為是的小子幹掉。

葉凡的招式很簡單,就是一手直接抓向李巒脖子,這一手看上去沒有一點威力,李巒的臉上瞬間就露出譏嘲之色,似乎在嘲諷他的不自量力。可當葉凡真正抓出來時,李巒卻傻愣愣的看著他的手,直到被捏住脖子才反應過來。

「你……」

李巒想說什麼,但他的話全都被葉凡捏沒了,整個人更是被一手提起來。

這一幕只讓周遭圍觀的人瞪大眼睛,一時間鴉雀無聲了,所有人都對自己看到的一幕感到極度的不可思議。

一個肉身圓滿的武者竟然被人這樣輕易的捏著脖子,眾人只覺這一幕太過誇張,他們難以接受事實。

李巒絕不是坐以待斃之人,被葉凡捏住脖子,他試圖反擊,只是那鎖住自己脖子的手陡然加力,似乎只要他稍動一下就會擰斷他的脖子。

葉凡臉上露出譏嘲之色道:「你不是很囂張嘛,這下子怎麼不說話了?」

李巒感覺脖子要碎了,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讓他只覺自己正處於溺水狀態,雙手拚命的想要將葉凡鎖住自己脖子的手弄開,但這一刻他發現自己宛若無助的女人,只能感覺呼吸一點點變得困難,死亡的恐懼讓他瞬間就崩潰了。

葉凡並沒有殺掉李巒,直接將這個差點暈死過去的傢伙扔地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道:「今後不要再來煩她,不然我會擰斷你的脖子。」

李巒大口喘著粗氣,剛剛那一瞬間他真的以為自己會死掉,稍稍回過一些神,聽到葉凡這命令式口吻,他勃然大怒道:「你小子找死!」

我又抱錯了大腿 力量瞬間回歸李巒的身體,他整個人如同獵豹一般竄起,一拳直接轟向葉凡的面門,這一拳他絕對是韓含憤怒手,先前他的狼狽試圖在這一拳中完全發泄出來。

李巒的舉動只讓驚呼響起,因為他這一拳實在是太快了,很多人都看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只是很快所有人都看清了,閃電間竄起的李巒被葉凡一腳踩在臉上,那一瞬間給人的感覺就是這傢伙拿自己的臉蛋去撞葉凡的腳底一般。

大婚向晚 李巒被葉凡直接一腳踩飛,這是真正的踩踏,那感覺就像似踩死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一般。

葉凡根本沒有將李巒放在眼中,一腳才踩飛李巒只是一個開始,他閃電間出現在這傢伙面前,一巴掌劈頭蓋臉的朝著這傢伙已經腫起來的臉掌摑過去。

「啪!」

耳光響起的聲音這一刻顯得很是清脆,眾目睽睽下李巒被葉凡一巴掌直接抽飛,整個人飛出數十米,然後徹底失去知覺。

「志俊!」

陳盈驚喜交加的聲音適時傳來,她瞬間出現在葉凡面前,一把將他抱在懷中,那驚醒的情緒布滿臉頰,對於原始部落的女人來說,一個強大的男人就是一切,他能夠給她遮風避雨,讓她享受到安寧的幸福。

葉凡自然是第一次見到陳盈,他有些驚訝,她真的很漂亮,再這樣的原始部落中竟能生出如此絕色人兒,難怪會引來那麼多人的窺視。原始部落一切都很原始,求偶是一種本能,這是他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為這是一種生命傳承,是部落延綿下去的動力所在。

「志俊,你怎麼突然間這麼強了?」

陳盈睜著一雙美麗的眼睛看著葉凡,強大的他雖然給她安心的感覺,但她還是非常好奇。

「志俊已經覺醒血脈,他今後就是我們蠻靈部落獨一無二的覺醒武士了。」

陳厚喜悅的笑聲適時傳來,他的話引來周遭無數部落族人的驚呼,覺醒武士在原始部落中享有非常高的地位,一個部落如果能夠誕生一位覺醒武士,實力將引來質的飛躍,讓周遭部落不敢輕易窺視。 「要去神廟測試一番嘛,只要證實成為覺醒武士,好處不可估量。」

陳厚顯然對葉凡是否覺醒武士非常上心。

「沒這個必要。」

葉凡掃了陳厚一眼,他對於是否能夠成為覺醒武士並不感興趣。

「怎麼叫做沒這個必要。」

中年男子對葉凡的決定很是不滿道:「你小子知道一個覺醒者有多重要嘛,只要我們部落誕生一個,實力將獲得質的飛躍,同時我們陳氏一脈也將完全掌控蠻靈部落,你作為我們陳氏一脈一份子就有義務讓陳氏一脈問鼎蠻靈部落。」

中年男子在陳氏一脈中威信非常的高,他只要露出自己的威嚴,沒有人敢違背他,只是他今天明顯挑錯了人。葉凡不是以前那個陳志俊,他壓根就不知道中年男子到底是誰,自然也不會將這傢伙當一回事兒。

葉凡搖頭道:「只要有實力足夠了,沒必要弄得人盡皆知,我還是比較喜歡低調。」

「你竟然敢反對我!」

中年男子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從輩分上來說他是葉凡的長輩,從部落地位上來說更是遠在葉凡之上,葉凡兩次直接決絕讓他感覺很沒面子。

葉凡淡淡的看著中年男子道:「族叔說的太嚴重了。」

中年男子的臉色瞬間陰沉到極點,他想要給葉凡顏色看一看,讓這小子知道自己的威嚴不容違抗,但是顯然他很清楚一點如今的葉凡不是他能夠戰勝的,他或許要比先前的李巒厲害,但絕不會是這小子的對手。

葉凡沒有理會中年男子,他能夠感覺出來,這傢伙是一個控制欲非常強的人,他從其眼中看到了野心,這傢伙絕對想要藉助他控制整個蠻靈部落。葉凡對於控制蠻靈部落並不感興趣,他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搞清自己的狀況,至於中年男子想要幹什麼跟他無關。

葉凡雖然剛剛接觸蠻靈部落的人,但他基本上已經明白整個蠻靈部落最強的也就是血之境的武者。血仙大世界雖然同天邪大世界不同,但是武者九境基本上還是一樣的,武仙境就相當於血之境的武者,他已經看出來,中年男子是血之三鏡第一境凝血境的武者,而他現在絕對是血之境第三境,雖然都是同一境界,但兩者間的修為相差很大,只讓他一招就能將這傢伙給爆掉。

葉凡知道所謂血脈覺醒應當就是血之三鏡的第三境血蛻,武者一旦達到這種境界就會發生最不可思議的變化,這種變化被稱為覺醒。

當然,既然是同一境界,血蛻境雖然能夠傲視群雄,但要做到無敵還是有困難的。血仙大世界的武者依仗的就是自己的肉身,力量的強弱會決定一切,但人的肉身畢竟是有極限的。

「志俊,你真的覺醒了?」

葉凡發現自己住的地方乃是一件簡陋之極的木屋,他以前似乎跟陳盈一同生活在這裡,一切都很原始,跟他以前生活完全不同。

葉凡笑道:「應該吧,我現在的肉身強強度似乎已經超越血之境了,有沒有達到骨之境還不清楚,不過血蛻境是絕對的。」

按照血仙大世界的修為境界,葉凡在來這裡前就已經達到,不過他經歷了一場十分糟糕的重生,讓一切都偏離軌跡,他現在還不知道傳承之塔最後到底都幹了些什麼,竟然能夠讓他保存來之前的一切。

「太好了!」

陳盈異常的開心,葉凡如果真的覺醒了,那講給她提供一個穩定的家。

陳盈一身粗布麻衣,雖然簡單得很,但卻難以掩藏她那驚人的美麗。葉凡看著陳盈感到很是好奇,他在她的身上完全感覺不到蠻靈部落這些原始部落之人的習性,她似乎同這樣的環境格格不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