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楓心中叫苦不迭,覺得這次十有八-九要死在這裡了,這一年多來他數次出生入死,卻從未有過像今天這次讓人感覺無比的絕望,無力抗爭。

所幸的是,那黑龍元神似乎對於他這麼一個小小武王根本不感興趣,猩紅的血色龍眸只是掃了他一眼,便不再理會,吞噬了許多三大聖地的武聖和武尊。

「嘭,」

葉楓的身體狠狠的砸落在地面上,以他強橫的肉身,這點衝撞力並不算什麼。

他以最快的速度爬起來,然後便甩動雙腿,飛一般的向著遠處逃竄而去。

那些個被神通宮鎮壓了修為和元神的武尊以及半仙,面對兇殘暴虐的黑龍元神根本無力反抗,短短片刻,就都被吞噬的一乾二淨。

葉楓趁著這個機會,如飛一般已經逃出去了十多里。

「轟,」

突然間,一股磅礴如山嶽的壓力陡然降臨,赫然是那黑龍追了上來,探出一隻龍爪,將他摁在了地上。

「一隻弱小到可憐的螞蟻,還想要逃到哪裡去,」黑龍口吐人言,流露出一絲嘲笑的表情。

葉楓奮力掙動,卻無法掙脫龍爪的壓制,面對這頭半仙級的存在,他的確如同一隻螞蟻一般。

就在葉楓絕望之時,天空中突然落下一隻乾枯的大手,一把便將這頭百丈長的黑龍元神抓了起來。

「吼,」

黑龍仰頭嘶吼,四周的空間不斷的碎裂,威勢駭人。

「奶奶的,你這小泥鰍真不聽話,」天空中傳來一道笑聲,隨後那隻乾枯大手便抓著黑龍元神縮回了天際,消失不見。

劫後餘生的葉楓目瞪口呆,因為剛才的那個聲音很熟悉,正是坑了他斬仙葫蘆的斷臂糟蹋老頭, 轟!轟!轟!……

仙道之火噴涌爆發,一座座古老的宮殿化成了齏粉,唯有神通宮,陣法宮,還有煉器宮完好無損,其他的幾座宮殿俱都煙消雲散。

葉楓絲毫不敢在原地有所停留,奔逃出去數十里后,神通宮氣息的鎮壓徹底消失,他連忙施展大虛空遁術,逃到了五百多裡外。

這邊的動靜也驚動了不少人,五百多裡外算是相對安全的區域,所有人都仰頭望向高天,並沒有人注意到葉楓算的上是唯一從古殿那邊逃出生天的人。

遙遠的天空中,通體火焰繚繞的仙爐懸挂如太陽,仙道之火匯聚如龍,神通宮中不時飛出一道道光束,宛如絕世強者打出的神通,煉器宮中則是飛出無數的道寶虛影,陣法宮瀰漫波紋漣漪布下大陣,讓三位武仙強者疲於應付。

玄門武仙頭頂六層寶塔,遍體光芒萬丈,一道道光束從黃金寶塔中飛出,粗大如山嶽,將仙道之火匯聚成的龍形火焰擊潰。

方圓數百里的地域猛烈震動,天搖地晃,無盡恐怖的威壓瀰漫開來,讓人忍不住想要跪伏在地,頂禮膜拜。

五百多裡外的觀戰人群神色惶恐的連連後退,在七百多裡外停下,一雙雙眼睛,目瞪口呆的遙望高天。


葉楓的心頭無比駭然,武仙境強者的實力如深似海,根本望不到盡頭,不是他這種武王境界的武者所能夠想象的,甚至於連揣測都不能。

這些武仙境強者舉手投足間逸散出來的一縷餘波,若是波及到他的身上,只怕瞬間也會讓他化成灰燼。

凡與仙,天壤之別。

高天中的仙級大戰讓人吃驚,只見那六層黃金寶塔射出的一道道光束在仙爐的附近化作青煙消散。

在仙爐噴出的火焰焚燒之下,六層寶塔竟是逐漸被燒的融化,猶如黃金般的液體不斷滴落。

「有人以仙力在操縱這隻仙爐,除非將聖地中的仙器帶出來,否則無法與之抗衡。」玄門武仙快速後退,抬手將黃金寶塔召喚回來,這尊道寶兵器被融化了一大塊,讓他心疼無比。

九陽大陸中的仙器屈指可數,每一件的煉製都無比的困難,不僅僅需要數之不盡的珍貴材料,還要配合高明的陣法紋路才有一定幾率煉製成功。

荒古至今三千多萬年來,煉製失敗的仙器有很多,但是成功的卻只有那麼幾件而已。

他們三人雖然都是武仙境界,手頭上卻也沒有對應修為身份的仙器級寶物。

譬如玄門武仙手上的這件六層黃金寶塔便是煉製失敗的仙器,也被稱之為半仙器。

「五大聖地之中,唯有神宗擁有兩件仙器,怎麼沒帶來一件?」玄門和道門的兩位武仙皆都望向神宗的那位武仙。

神宗的這位九玄武仙不再猶豫,張口一吐,一隻巴掌大小的舟船飛出,通體綻放碧綠色的光芒,造型精緻,晶瑩剔透如綠玉打造。

這艘綠色小船被九玄武仙祭出之後,順便化作兩百多丈,轟隆隆的碾壓虛空,朝著懸挂在高天不斷噴涌無盡烈焰的仙爐撞擊過去。

火光與綠光交織,幾乎將整片天羅山的天空都給淹沒了。

恐怖浩瀚的能量餘波瀰漫開來,神通宮最先支撐不住,巍峨的宮殿寸寸龜裂,化成了飛灰。

天地在搖晃顫慄,綠玉船與仙爐在高天中僵持了足足有半個時辰,最終綠光逐漸的被仙道之火壓制,猶如飄動的螢火,隨時都要熄滅。

觀戰的人群一退再退,從原來的五百多里,退到了千里之外,所有人都仰頭望著高天中難得一見的神仙打架,並沒有人注意到葉楓在人群中快速的穿梭著。

一道金光飛射而來,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葉楓伸手摸了摸小龍的腦袋,這條擁有戰龍血脈的龍蛇在天羅山中磨礪了一段時間,似乎又成長了不少。

片刻后,葉楓發現了在人群後方的青衣子。

青衣子是一個生性謹慎小心的人,當初在亂古塔的時候便可看出一二,自從第一次敗在葉楓的手上之後,他每一次來找葉楓的麻煩,都是在身邊聚集了一大群幫手,很少會做沒有一定把握的勾當。

然而葉楓卻好像是他命中的剋星,每一次他都認為自己已經謀划妥當的時候,葉楓的身上卻偏偏出現一些他原本所預料不到的變故,以至於讓他回回都輸的一敗塗地。

身處於人群的後方,看著高天中的神仙打架,他的嘴角噙著一抹笑意。

九座古殿那邊的動靜之大出人意料,好像除了那三位不可以常理來揣度的武仙級大人物,其他的人都毫無半點的動靜,十有八-九估計是凶多吉少。

三大聖地此次前去的人中,不乏半仙和武尊級的存在,連那些個強者都逃不出來,他幾乎可以確定葉楓必然是死定了。

至於他的師父俞峰也在死去的那些人中,他卻根本連念想都懶得去想,他是道門年輕小輩中出類拔萃的弟子,死了一個師父,宗門還會安排給他其他的師父。

不知道為什麼,一股子讓人心悸而又壓抑的感覺湧上心頭,讓青衣子沒由來的心中一陣的恐慌和焦慮,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眼角的餘光發現了一道以極快速度向著他這邊靠近過來的身影,心頭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居然活著回來了?這怎麼可能!?」

青衣子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拔腿便跑,但不等他有什麼動作,葉楓的身形已經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他的面前。

此刻的他除了道門弟子這一層身份外,身邊並沒有任何道門的強者能夠給予他庇護。

這一刻,青衣子心如死灰,他發現葉楓只是面無表情冷漠的望著自己,並沒有任何的得意,也沒有大獲全勝后對敵人的嘲諷,這反而讓向來驕傲的青衣子更有挫敗感,因為在葉楓的眼裡,他或許根本就算不上是一個所謂的對手。

小龍與葉楓心神相通,在他對青衣子動了殺機時,小龍便腦袋一晃,頭顱瞬間變大,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將一個大活人給活吞了。

葉楓的心境並沒有絲毫的波動,猶如一塊磐石。

正如青衣子臨死前那一刻心中所想的一樣,他從始至終都沒有將這個道門弟子當成對手。


比喻的形象一些,青衣子就像是一隻蚊子,逮著機會就來叮你一口,不痛不癢但卻非常的煩人,倘若這隻蚊子突然有一次攜帶了可怕的病毒,說不定足以致命。

這一次葉楓就差一點因為這隻蚊子而險些陰溝裡翻船,在煉丹宮前發狠跟一棒子武聖武尊拚命不說,最後要不是那神秘兮兮的糟蹋老頭突然出手,說不定就死在那頭黑龍元神的爪子下面了。

所以他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人群中找到這隻該死的蚊子狠狠拍死!

高天中,三位武仙憑藉東州神宗的那件綠玉船與仙爐大的依舊是昏天暗地,各種神通妙法信手拈來,讓人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葉楓一刻都沒耽擱,在人群中找到了慕容雲雪,陸妙雙,靈兒三人。

除了靈兒之外,慕容雲雪和陸妙雙都是一臉的擔憂,古殿那邊鬧出來的動靜越大,說明葉楓的處境就越是危險。

「少爺!」

「葉楓!」

「葉大哥!」

當他出現在三個女人的面前時,慕容雲雪喜極而泣,陸妙雙拍了拍並不算壯觀的胸脯,靈兒則是鬆了一口氣,表現不一。

「葉大哥,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陸妙雙問道。

「先不說這些,我們離開這裡。」葉楓沒有多說什麼,拉起慕容雲雪的手。

一行人快速離去,冥老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凝望著葉楓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葉楓這邊剛剛回到齊州城,無盡仙道之火陡然間洶湧開來,將廣袤無邊的天羅山焚燒出了接近千里方圓的死寂之地。

所有人都死了,包括那三位武仙,連同在千里之外觀戰的上萬人。

如此堪稱是慘絕人寰的大手筆,不只是震驚了南荒,而是九陽五域!

因為距離太遠而沒有來得及參加這場仙爐爭奪戰的北寒武聖山和西原佛門的強者得到消息后,一個個心有餘悸,連三位武仙都死了,他們這批人去了,估計也是被仙爐之火燒成灰燼的下場。

九座古殿消失了,有人看到那隻滅絕了三大聖地無數強者的仙爐衝天飛起,如一道火紅色的流星長虹,消失在遙遠的天際。

有老一輩的強者說,那隻仙爐煉化了仙人以及上萬強者的生命精元,爐中的仙丹只怕將要問世了。

回到齊州城中,葉楓選擇了一家客棧,直接就閉關了,與他同行的三個女人也都沒有外出,整個齊州城的大街小巷都在議論著那震撼世人的大事件。

葉楓只是後來加入隊伍中的無名小卒,因此也沒有人會注意到他這個唯一從那場死劫中逃出生天的人。

房間中,葉楓盤膝坐在床榻上,雙膝橫陳一柄古樸的長刀,是他此次九座古殿之行從道門一位武聖強者手中搶奪過來的道寶兵器。

他所修鍊的無上道,不修氣,也不以元神與天道共鳴,即便是以後的修為層次達到了帝境,這些按照正統修鍊體系煉製而成的道寶兵器,也無法在他的手中發揮出應該具有的威能。

不過這柄長刀勝在材質好,品質高,在他祭煉出適合於自己的道寶兵器之前,倒是可以當做一柄趁手的近戰兵器來用。

除了這件道寶兵器之外,葉楓覺得自己最大的收穫,還是眼界和見識的開拓,尤其是神秘兮兮的糟蹋老頭不咸不淡的幾句話,讓他得以認知到一些以前不曾注意過的更深層次的東西。

以前的時候,他覺得武皇修為便可以行走江湖,武帝境界就能像只螃蟹一般橫著走,武聖級別更是氣吞萬里,走到哪裡都是風雲際會的大人物。

但是三大聖地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的行徑,徹底的改變了他這一認知。

前前後後,三大聖地損失的武帝,武聖,武尊級強者足有接近兩千左右,其中更有幾位半仙,乃至三位武仙。

這些強者若是匯聚在一起,絕對能夠開創一個稱雄一方的霸主級勢力,三位武仙坐鎮則更是會被世人吹捧為可與聖地比肩的超級勢力。

但是聖地的底蘊卻遠遠不止如此,而今所展露的也僅僅是冰山一角,或許會讓聖地的高層肉疼,但絕對稱不上傷筋動骨。

荒古至今三千多萬年的傳承悠久,並非是一句空談和鰲頭,當初斷臂的糟蹋老頭雖然沒有明說,但他最後提點的那句話里,葉楓卻聽出了一些深層次的意思。

五大聖地的底蘊強大的可怕,葉楓很慶幸當初從亂古塔中走出來的自己並沒有落入那些聖地高層大人物的視線。

這讓他不禁想起了那個在亂古塔中得到仙鐘的胖子韓飛,那小子被五大聖地的強者四處搜尋追殺,不知道那一身肥肉如今掉了幾斤? 道門,神宗,玄門,三大聖地為了得到仙爐損失了這麼多強者,到頭來卻只是一場空。

仙爐揚長而去,不知所蹤,齊州城中流傳著很多個版本的猜測。

除卻這三大聖地之外,北寒武聖山和西原佛門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各方宗門世家也都派遣人手,在五域中搜尋那口仙爐的下落。

有人說,那在荒古時代中傳說已經飛升的九陽人主留下的這口仙爐已經生出了靈性,爐中蘊養一枚仙丹,煉化了三位武仙以及上萬強者后,將會有一枚無上仙丹將要出世。

也有人說,九陽人主遺留下來的這隻仙爐,實際上早就被某位強者所得,蓄意謀劃了這場陰謀,目的是要借三大聖地那些強者的精氣,來煉製一枚仙丹自己服用。

整個天下眾所紛紜,那片赤野千里的死寂之地,最近一段時間也吸引了許多來自天南地北的武者前來瞻仰,空氣中似乎還瀰漫著仙級強者殘留下來浩瀚莫測的氣息波動,讓人無法想象當時的大戰是如何的慘烈。

葉楓很慶幸當初毫不猶豫的帶著慕容雲雪她們離開了那片是非之地,否則估計也要成為仙道之火中的一縷灰燼。

神秘的糟蹋老頭說過,九陽人主要煉一枚仙丹,倒是與傳言中的第一個版本相差不多。

九陽人主的傳說止步於荒古時代,自荒古后的太古和上古兩千多萬年,這位曾經輝煌一時的人族共主傳說已經飛升,從未出現在世人的眼前。

但葉楓一個不過武王境界的小子,卻知道這位荒古傳說中的人族共主三千多萬年來一直都存在著。

不只是他知道,那神秘的糟蹋老頭也知道,或許五大聖地以及一些其他的隱世強者也知道,但天底下大多數人還都被蒙在鼓裡。

但是這一切對於葉楓來說層次太高,也太過於遙遠,不管房間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風起雲湧,洪水滔天,他這幾天一直都在修行,心如磐石,穩紮穩打的一步步提升著自己的實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