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詩瑜還以爲他是因爲幫他振作起來而感激她。

她先前剛剛到達這裏的時候,看見陳志凡愣在原地,臉色很是痛苦不堪,廖漢他們又不敢上去勸,只在原地像無頭蒼蠅般亂轉。

問了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知道他是壓力太大,已經有些承受不住了。

果斷上去雙手捧住了他的手,廖漢他們臉色頓時有些古怪,可那又看起來有點像領導親切的慰問,如果是男領導的話,是很親熱的舉動,其實沒問題,可女領導的話,而且是這麼漂亮的女領導,葉詩瑜的舉動,看起來就有些曖昧了。

不過他們可不敢亂想亂看,全都眼觀鼻鼻觀心,嚴肅的表情下,神遊物外。

葉詩瑜纔不管這些人怎麼想,她心裏只有陳志凡一人,在她看來,自己握住他手掌的做法,起作用了,葉詩瑜也是如釋重負。

她看到陳志凡痛苦的樣子,她的心猛然一揪,竟比自己難過傷心還難受百倍。

而現在,陳志凡也因爲她的關係恢復正常,這不是在證明自己在他心目中也有着舉重若輕的地位嗎?

想到這一點,葉詩瑜很是開心,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凝脂般的完美容顏,更是容光煥發。

“志凡,這案子我全權交給你處置,你放心大膽的幹,後面有我。”葉詩瑜搖了搖陳志凡的手,說道。

說完話,然後不動聲色的把手分開,主要周圍人太多,她一直握着陳志凡的手也太不成樣子了。

而她說這話,也不是她任性,把人命關天的事情視爲兒戲,而是她對自己的男人有信心,她相信,陳志凡能處理好,而且是最後的結果比她自己上陣還要好!

大隊長、而且是身爲大美女的大隊長的無條件信任,這可是很多隊員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而此時,陳志凡就享受帶了這份信任。

同事們的都很眼熱,嫉妒羨慕不一而足。

而陳志凡眼睛也是精光一閃,只覺自己不但恢復了力量,信心也呈幾何倍增長。

有什麼比自己喜愛的女人看重還令人倍受鼓舞的?

他又雙手握住葉詩瑜的手,此刻倆人的樣子,特別像井岡山會師時的景象。

“放心吧,葉隊,一切交給我,保證漂漂亮亮的完成任務,不然爲我是問。”陳志凡直接立了軍令狀。

“好,一切看你了,我正式把指揮權交給你,在場的兄弟你可以自由調配,還需要什麼資源,我會幫你搞定。”葉詩瑜也是用人不疑,直接把指揮權全部交給了陳志凡。

陳志凡向葉詩瑜敬了一個禮,直接就開始指揮此次行動了。

這次不但要抓住犯罪嫌疑人,更主要的目的是救下兩個人質,如果兩個人質死了,即使抓住了李大紅,他們整個行動,都是大大的失敗。

他先安排幾個刑警上去看一下五樓的情況,能不能破門而入是他關注的重點。

他接着從被兇犯問得啞口無言的老闆手裏奪過電話,他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沒錯,他就是我們叫來帶路的,像你這種人人得而誅之的人渣,你老闆想都不想就會配合我們人民警察逮捕你!”

在他看來,現在一切行動都爲時過早,先搞清楚兇犯的意圖,多收集點信息,再作決斷也不遲。

所以能套出點兇犯的話,是很有必要的。

這番話說得義正詞嚴,在場看熱鬧的人紛紛叫好,老闆的胸膛也不由挺了挺。

他在旁邊繼續勸道:“大紅狗啊,別幹傻事,你可是我看着長大的,偷點東西,最多坐幾年牢,出來又是一條好漢,可你這抓着人家不放,雖然我不懂,但也知道罪不輕。”

他雖然不相信李大紅只是偷竊,可又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麼事,只能把陳志凡的話當真了說。

“偷東西,哈哈哈哈哈哈……”李大紅的聲音傳過來,看樣子笑得不輕,貌似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笑了好久,就在衆人以爲他瘋了的時候,他語氣一整,說道:“張叔,你回去吧,回去給我那倆‘爸’、‘媽’說,我走到今天這一步,他們的功勞不小,謝謝你給我一口飯吃,但我已經回不去了,也不可能回去了……”

李大紅的爸媽二字咬得挺重,反諷意味很濃。

他貌似和他父母的關係不好?

這是一個很有用的信息,他趕忙安排兩個警察去找他的父母,然後把二老請到這裏來。

然後李大紅語氣裏有很深感懷,眷戀,惆悵,但唯獨沒有後悔。

這傢伙已經喪心病狂了!

可還得穩住他呀,他被逮了板上釘釘的是死刑,可現在話不能這樣說,不能把他的生的希望斷絕掉,免得他做出一些過激的事,傷害到可憐的母女。

“李大紅是吧?我是中原區公安分局行政大隊的警察陳志凡,你張叔說的沒錯,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別幹傻事,放過她們母女,你的要求,我們會盡量滿足你的。”陳志凡一板一眼的宣講他們公安的政策。

李大紅冷笑一聲:“要求?我特麼要求你放過我你會放了我嗎?”

“不可能,等待你的,必將是法律的嚴懲!”陳志凡眉頭一挑,直接了當的否定。

事實就是事實,陳志凡不屑於去騙他。

“看到沒有,你們就是這麼的僞善,所以,我的要求,就是有人來給我陪葬!”李大紅的聲音有些歇斯底里了。

他揮舞着雙手,喊道:“看到沒有,我手裏這是個打火機,而廚房的煤氣,已經被我打開了,現在整個房間裏都是煤氣!”說完手一揚,有個東西確實被他拿在手上,樓下隔五樓歲遠,但也不至於看不見他手上把玩的那個東西,看樣子是打火機沒錯。

陳志凡心一沉,還沒等他說話,李大紅繼續說道:

“而我爲什麼關着窗戶和你們說話,想必你們都知道了,沒錯,就是需要密封!”

落地窗爲什麼關着的原因竟是這樣。

“等到煤氣濃郁到一定程度,我打火機一打燃,就會……”

“boom!一切都會化爲烏有!”雖然兩隻手勒着母女,可他還是盡力手掌打開向外張開,作了一個爆炸的手勢。

他的表情更是癲狂到極點,本來就猙獰的五官更顯扭曲!

可憐的母女倆竟被一下子嚇得哆哆嗦嗦,不敢亂動了。

陳志凡眉頭緊皺,情勢居然惡化到這種地步,本來是抓一個殺人犯,現在卻鬧得如同和恐怖份子對峙。

他捂住電話,看向旁邊的葉詩瑜,說道:“我看必須得打電話給特警方面了,請他們的猛虎特戰隊前來,還有,市局裏的爆破專家也要一併請過來。”

“好的,我這就去安排。”葉詩瑜應了一聲,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就打了過去。 「原來這就是你弟妹那個女徒弟,難怪會這麼性格潑辣,跟她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我就說,她剛才的脾氣有點像誰,怪不得啊……」

玉寒夕在一旁說著風涼話,搖頭嘲諷道。

「什麼?你居然敢說我脾氣潑辣,還損我,更過分的連帶著我師父!」

慕容清清頓時不願意了,說她也就算了,還說她師父,這是當她師父沒徒弟嗎?

她頓時擼了擼袖子,便準備和帝玄御與玉寒夕兩人干架。

「來吧!今天我要跟你挑戰,揍得你們倆哭爹喊娘!你們竟然說我脾氣潑辣,哼!那我還跟你們客氣什麼?!」

慕容清清上來便想要跟兩人動手。

小丫鬟一聽,立即急眼了,趕緊上前伸手環抱住慕容清清的腿,大喊大叫:「不行啊小姐,你給我冷靜一點。

小姐你忘記你是來幹什麼了嗎?

你是來找你師父的呀,他們兩人一個是你師父的朋友,一個是你師父的大哥,你揍他們,你師父肯定會不高興的。」

「對呀對呀,你敢對我們這些長輩動手,你看我弟妹她還要不要你。

哈哈哈,你這拜師不到一天就會被逐出師門了,這將會成為一段千古情話,一個天大的笑話,哈哈!」帝玄御很上道的彷彿抓住了慕容清清的把柄,得意的哈哈大笑。

「沒錯,沒錯,她一向尊老愛幼,我們一個是她朋友,一個可是她的大哥,所以你師父都不敢對我們怎麼樣,你還想打我們,你難道想被逐出師門啊。」玉寒夕也得意洋洋道。

他們兩個人無恥的聯合在一起,差點將慕容清清給氣的喘不過氣來。

不過,一想到自己是要來拜師學藝,慕容清清深呼了口氣,再深呼了口氣,隨後指著他們兩個,「你們、你們倆給我等著,出來混,遲早要還的!」她總有一天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其實當他們三人開始爭吵的時候,夜冰依就知道了。

她忍不住苦惱的搖了搖頭。

她這都已經夠亂的了,他們還在那裡嘰嘰喳喳過來煩她,她真想一巴掌把他們全部都給拍飛。

……

「你們難道都是吃飽了沒事幹,撐的了,吵什麼吵?」夜冰依走了出來,看向三人道。

「師父!你終於來了!」慕容清清看到夜冰依眼睛一亮,隨即抱怨道:「師父,這兩個男人好沒有風度啊,居然不要臉的欺負我一個小丫頭!」

慕容清清指著玉寒夕和帝玄御他們兩個人便先告狀。

「喲,也不知道剛才是哪個潑辣的丫頭,要打我們兩個呢,還囂張的不得了呢。」

「對呀對呀,依依你千萬不要相信她一個外人的話,還想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真是小小的年紀不學好呀!」

玉寒夕和帝玄御兩個人聯合起來告慕容清清的狀。

「那要不是你們先看不起我……」慕容清清氣得瞪大眼睛,正想要接著和他們理論一番,夜冰依擺了擺手,打斷她們幾個。

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扶了扶額道:「別吵了,你們要是閑的話,就去上大街上去買點好吃的吧,堵住你們的嘴。」 「你們看看我現在愁的,吃飯都吃不下去,你們還有心情吵?你們這些沒良心的年輕人,真是沒心沒肺。」

夜冰依一邊說著,一邊從懷裡掏出了一疊銀票,塞給他們幾人。

「去去去,你們看到什麼喜歡的隨便買,隨便花,不要再來煩我就行了。」

玉寒夕和帝玄御兩人頓時像見鬼一樣,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著她。

「這……夜大小姐,依依,你難道吃錯藥了?」

天啊,她這隻鐵公雞一毛不拔,居然會捨得掏錢讓他們買東西?

玉寒夕驚訝極了。

「依依,你可是有哪裡不舒服么?」帝玄御也不放心的看向夜冰依。

「依依,你是不是最近壓力太大了,精神有些不正常了,要是這樣的話,得趕緊去瞧瞧啊!」

「師父,你真的不舒服嗎?那我帶你去找大夫吧,我知道哪家的大夫最強大!」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氣得夜冰依額角的青筋直跳,她好不容易掏錢願意給他們花,他們卻幹了什麼?

還在懷疑她毛病!!!

尼瑪真是欠收拾!!

「呵呵!我讓你們花錢,可不是白花的!你們現在,立刻便出去,把你們的嘴都給我堵上,如果回來你們還像現在這樣嘰嘰喳喳,那就證明我給你們花的錢不夠,你們還不滿意,這樣就算你們違約金!就得反賠給我更多的錢!」

幾人頓時鬆了一口氣,夜冰依還是那個夜冰依。

看來精神是沒問題了。

……不過什麼?

違約金?!

這也太狠了吧!如果回來她不滿意,他們還要賠錢給她?

他們不花她的錢不行嗎?

「還瞎磨蹭什麼?還不趕緊滾?!」夜冰依實在忍無可忍,直接爆出了一道河東獅吼。

三個人立即四處逃竄,承受不住她這暴力,害怕被打,紛紛溜了出去。

突然,夜冰依在桌子上看到一張帖子。

她打開一看,便立即挑了挑眉,這個慕容姑娘的邀請函。

這個慕容姑娘自然不是慕容清清,她乃是龍王學院院長的女兒。

剛才,夜冰依雖然也收到了這樣一張來自慕容家學院,也就是龍王學院給的帖子。

但是,那卻不是這位慕容姑娘親自給她的。

而是其他學院的學生,將這位慕容姑娘的帖子轉手給她的。

說也要她一起去月靈湖畔聚一下。

而這一份上面,是清楚的寫著慕容小姐的。

藍天雲他們幾人一直正在院子里坐著吃瓜,看著他們打打鬧鬧,此刻見夜冰依疑惑,便開口解釋道。

「那是龍王學院慕容小姐的,說今天要邀請你們一起去玩的。

依依,我可是聽說啊,那位慕容小姐,可是這些全部學院當中的第一大美女,那什麼夜幽雨,水碧碧,白茫茫,都不能與之相提並論。

並且這位慕容小姐的才藝頗高,那簡直就是一個神女。

就你手上拿的這張請帖,不知道有多少人,他就是做夢,花萬金也難買,然而你卻有幸得到一個。」

藍天雲嘖嘖稱嘆道。

「可是,我們跟這慕容小姐又不熟悉,她為什麼會邀請我們呢?」夜冰依疑惑道。 今天那些帖子,她知道是某些人找她或者去一比高下,或者是不安好心,不過她也不在意。

呵呵,她夜冰依還會害怕她們?

可是,這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她和這個慕容小姐又不熟悉。

這時,藍天雲又道,「除了你,她們還邀請了上官大哥,好像上官大哥他們之間似乎有點什麼關係。」

「上官哥哥?」夜冰依聞言點了點頭。

上官雲燁為人真誠厚重,在哪裡都認識的朋友都有很多,認識這位慕容小姐也不奇怪。

很快,夜冰依就將這件事情給拋到腦後。

「既然這樣,今天晚上我和上官哥哥倆剛好一起去。」

……

彼時。

龍王城,熱鬧的大街上。

賣的各式各樣的小吃和玩物都有。

玉寒夕和帝玄御還有慕容清清三個人一起遊盪在大街上,把那個小丫鬟給拋在了後面。

不過今天和平時不同的是,他們走過路過,都有人向他們打招呼。

那便是因為慕容清清的原因。

誰讓人家是慕容城主大人的女兒呢。

這些人還想在這裡混下去,自然要對慕容大人的家人客氣一些,更何況,誰不知道慕容大人最疼愛他這個寶貝女兒。

所以巴結好慕容大人的家人,比什麼都重要。

看到這一幕,跟在後面的玉寒夕和帝玄御兩人唏噓不已。

玉寒夕在一旁打趣道,「你這位大小姐駕到,他們都如此的歡迎你,那麼是不是我們到哪裡去吃一頓好吃的,他們都不敢收銀子啊?」

慕容清清回頭斜睨了他一眼,笑嘻嘻道:「我去有倒是有可能,可是歡迎你們就難說了,誰認識你們呀?」

看著這兩個欠揍的男人,慕容清清忍不住邪惡的勾唇一笑。

「還有,你們去的話,我不但不會讓他們伺候你,並且還要他們把你們倆給掃地出門,收雙倍的錢!」

慕容清清得意洋洋了起來,她終於找到了報復的機會!

他玉寒夕和帝玄御兩個人的臉色頓時一黑,這死丫頭,也太記仇了吧。

「哼,好男不跟女斗!」玉寒夕哼了哼道。

「你斗得過我嗎?」慕容清清得意的道。

「小姐!呼呼……」

在幾人吵架的時候,小丫鬟終於從後面跑了上來。

聽到幾人的對話,小丫鬟也只能站在她家小姐的這一邊,幫自家小姐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