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飛見館長傻眼了,便是又叫了一句。

「哦,不用,不用,怎麼能讓你賠錢呢,這機器太便宜了,呵呵呵……」

館長對着葉飛傻笑着,感覺自己簡直是個傻子。

「那我們決戰吧。」

葉飛擺起架勢,那館長嚇得直接癱軟在地,臉上帶着驚恐,葉飛一拳可能會把他打的轉世投胎。

「哦,不,我現在給你拿證書去,馬上,稍等。」

那館長連滾帶爬的給葉飛現買證書去。

十分鐘后,葉飛走出了龍鳳武館,手中多了一個紅本,上面寫着葉飛踢館成功的證明。對於林采蘿的請求,梵傾天不會拒絕,微微頜首道,「說。」

「既然林萍一直說是我殺了林蘭蘭,那麼王上證明了我沒有殺林蘭蘭的時間,可是還是有不少人會懷疑王上保庇我,既然這樣,林采蘿…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五百五十五章、午門斬首 可結局卻是這般的恐怖。

林凡依舊是摧枯拉朽,哪怕是同樣走上這一條路的妖孽也不行,殺之如屠狗!

「怎麼可能?」

胥不可置信的看著釘穿了自己胸膛的重戟。

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有什麼不可能?莫非你真以為自己無敵了?」

林凡話語平靜。

若是沒有經歷這場蛻變,也許與這胥真的會發生一場苦戰,可今日不同往日。

此時,林凡甚至有一種自信,哪怕是臨帝之聖,他也能一戰,錯非臨帝之聖中的絕頂強者外,他都可以無懼。

「同樣是這個層次的人物,為何……」

胥眼神開始渙散。

林凡笑道:「因為,我比你強啊。」

這個理由,何等之強。

「你比我強。」

「你比我強!」

「你比我強!」

胥連著說了三聲,最後爆吼道:「你比我強!」

那麼,他萬里迢迢趕來此處,是為何?

是來送死嗎?

可笑啊。

當時他出山時,自己的師尊曾給他說過,走上大聖之路,同樣亦有強弱之分,也許能夠橫行聖境,可若是遇上同樣是這一條路上的妖孽,不見得他依舊能夠一笑絕塵。

可當時,他何等的傲氣臨雲。

怎會相信,依舊堅信有我無敵。

他從第七界跨界而來,只有一個目的,殺林凡。

哪怕是與無劍一戰,最終目的,也不過是逼迫林凡出來。

不然,他豈會那般的血虐無劍?

最終,他的確成功了,林凡的確被他逼得現身。

可結局,卻是這般的殘酷啊。

只是三個回合,自己就被斬殺於重戟之下。

他死定了,他心中自然知曉。

看向林凡,嘆息:「你走得比我更遠,想來,整個聖境,唯有臨帝,才能與你一戰了吧。」

林凡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手伸出,重戟從胥的軀體內拔出,重握在手,漫不經心道:「好走。」

重戟消失,林凡步入城頭之上。

寂靜。

死寂。

只因,當林凡將重戟抽出后,這胥,竟然在慢慢變淡,就像是一滴墨水,滴落於江湖,只是瞬息,便消失不見,徹底的身死道消。

他們在想,聖這個層次,真的還有人能夠與林凡一戰嗎?

就連同樣走上那一條路的胥都死了。

誰還堪一戰?

也許,只有有望走上那一條路的通天,以及龍族的小龍王了吧?

可對於諸人的猜測等,林凡根本不在乎,他來到鳳凰族陣營,瞪了一眼小諾,隨後又冷冷的瞥了一眼小武,道:「你們是覺得什麼場合,都能去摻和?」

小武不敢說話。

小諾同樣垂首。

可陳玄東卻是道:「他二人當可橫行王者境的。」

林凡皺眉。

對於自己的親子與徒弟,他當然是知曉,這兩人都極為強悍,可傲笑同境。

可,若此時他們大放光彩,會被通天惦記,這可不是好事。

「林兄,不經歷風雨,哪裡來的彩虹?」無劍此時開口,他的外傷已經被止住,此時笑著看向林凡。

林凡眉頭皺得更深。

卻聽陳玄東道:「不在風雨中搏殺,如何能磨礪鯤鵬翅,扶搖直上九萬里?」

林凡眉角舒展開,嘆息道:「好吧,也許我不該插手他們的人生。」

「謝父親、師父。」

小諾與小武都喜上眉梢。

「當心些,第七界素以好戰為名,同境中,遠超此界。」林凡告誡。

「師尊放心,定不會墮了師尊威名。」小武開口。

小諾卻是沒有說話。

只不過,那眼中的崢嶸,卻是證明了一切。

他在下屆,被稱少神,打遍天下無敵手。

來到此界,自然也要如此,如他父親一般,橫行每一個境界,每一個境界,都走上極巔。

通天此時,滿目陰沉!

本來必勝的賭局啊。

竟然出現如此驚天大變故。

此時,胥死了。

無劍還活著。

那麼,這賭局的勝負,怎麼算?

怎麼去算?

大抵,也只有平局收場。

可他很不想啊。

那是穩贏的天文數字!

深吸口氣,跨前,看向旱魃,道:「此戰,便算是平局,帝者覺得如何?」

旱魃瞥了一眼通天:「我方之人死絕,可你方的人依舊活生生,是吾界敗了。」

通天臉色一變!

這旱魃,什麼意思?

要一個平局都不行?

還直接承認自己一方輸了。

這是在坑爹?

不對,是在坑他通天?

有旱魃這句話,還不知道那群賭徒會怎麼生事呢。

冷笑,道:「此戰,是吾方破壞了規則,索要一個平局,已經是我厚顏,又豈會那般不知好歹?」

旱魃亦冷笑:「胥他本身想要尋的對手,正是林凡,以哪個小子一戰,本身便不公,當然不作數。」

林凡眉頭皺起。

為何,一個輸贏,通天都會與人家爭?

莫非,他這一界贏了不好?

可很快,他就明白了一切。

只因,鳳主三言兩語,就將所有一切事,說了個清楚明白。

林凡眼神古怪的笑著,看向無劍:「怪不得,這通天這般狠你,巴不得你死呢。」

無劍苦笑,沒有說話。

林凡又看向鳳主,道:「不知岳父大人從中謀利了多少?」

鳳主緩緩道:「不足二十億。」

林凡心中猛然就是一緊!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