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蒙梭到底是一個六級高手,開始主動出擊,一步一步朝武科逼了過去,氣勢在腳步移動之間瘋狂滋長,領域的力量在形成,整個空間就像有一堵一堵無形的牆壁,又像是一種透明的膠狀物質充斥在這巨大的空間,人們有一種深陷其中的感覺……

不過,就在蒙梭的領域力量形成之後,他立刻感覺到了一絲不安,因為,那個白髮老人和面前這個如同鐵塔一般的男人居然不在他的束縛之中。

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對方雖然在他的領域之內,卻給他一種無法把握的感覺,就好像他們兩人隨時都能夠輕輕鬆鬆離開一般……

蒙梭不喜歡這種感覺,他更喜歡掌控一切。

可惜,現在他找不到那種掌控一切的領域力量!

當然,武科的感覺也並不好,他雖然先天力大無窮,但是,他終歸是沒有突破六級,這本身就是一種差距,蒙梭給他的壓力還是非常明顯,現在,他明顯就感覺到了自己的四肢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糾纏一般……

空間一陣波動,兩把巨錘握在了武科的手中,他需要巨錘的重量來突破領域的束縛力量,畢竟,人的體重有限,而天生神力也是需要外界物體。

武科的力量和鄒子川不一樣,武科更多的是一種蠻力,而鄒子川雖然也是天生神力,但是,鄒子川更注重對速度的追求,用速度來產生力量,這種力量可以不利用外界的物質就能夠體現,對於鄒子川來說,他的四肢就是最佳的攻擊性武器。

速度可以變成力量,但是,力量不一定能夠變成速度。

「蓬!」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武科做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動作,他居然舉起一把巨錘朝地面砸出,地動山搖,在這巨大的力量之下,整個建築物都在晃動,天花板上面嘩啦啦的掉下一些雜物……

用聲勢驚人已經無法形容武科的力量了。

只是這一錘,蒙梭的領域力量不攻自破,身體赫然連連後退,喉嚨裡面差點噴出一口鮮血,一臉也變得慘白無比。

「哈哈,我武某人在百萬軍中也能夠來去自如,就憑你一個六級精神力強者也能夠束縛於我,那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武科話還沒有落音,身體大步朝蒙梭逼了過去,每走一步,手中的巨錘就砸在地面……

「蓬!」


「蓬!」

「蓬!」

……

山崩地裂的轟擊讓大廳裡面的人感覺都是頭昏腦脹心驚肉跳,硬化的地面被砸得是千瘡百孔,龜裂的紋路一直延伸到牆角下,幾乎是所有的人都在擔心這棟建築物是否能夠經得起這瘋狂的打擊,而那坐在沙發上面的人也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驚駭之色。

這個時候,屠一萬才依稀看清楚這年輕人,年輕人身材修長,但是,並不結實,五官還是有點模糊,不過,可以看得出,很俊美,還是無法分辨出男女。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王毅的身影漸漸清晰,四周的煙霧如輕紗一般,正漸漸向四面散去,就在這時兩抹紅光穿透薄霧,爆射而出,好像是赤炎之火降臨於是一般,熾熱、滾燙、沸騰,種種感覺混淆在一起,讓人感到極為的不適。

這兩抹紅光一閃即逝,便又有兩抹明黃色的光芒透視而出,閃耀之極,好像是天上的星星一般,積萬丈光芒與一身,當要照射天下,普及萬物,與此同時一股極為混芒、兇惡的妖氣便是衝天而起,瀰漫四方。

方耀此刻神情凝重之極,這光芒讓他內心升起了無窮的危機,好像是死亡的氣息已經在向他招手,他感到自己處在無窮無盡的威壓之中。

四面八方皆是兇惡、暴戾、慘厲、混沌的種種氣息,稍有不慎沾染一點,都有可能使自己心神不穩,被這種種氣息所感染。


「哼,修要裝神弄鬼!你到底是誰,竟敢偷襲我方家金礦靈脈?」

方耀大聲喝道,歸一境二重天的修為隨著他的聲音一同爆喝而出,使周圍的空氣震蕩出了道道氣浪,層層聲波,薄如輕紗的煙霧,頓時一掃而空,露出了王毅那猙獰的面孔。

「呵呵,我是誰你還沒有資格知曉,不過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是如何將我滅殺於此的!」

王毅張開嘴巴露出了長長的獠牙,其上還摻雜著明黃色的毒液,那又細又長並且分叉的舌頭不停的吐露著,感應這周圍一切事物的動靜,雙目內的瞳孔則是有豎又尖,呈明黃色,這一幕顯得異怪而又詭異。

王毅話語說完便如一隻飛箭一般,一閃即逝,其速快如鬼魅,難以想象。

「錚錚???」

與此同時,王毅儲物戒內寒光乍起,一閃而過,一股凜冽的殺機如山如海、如獄如煉,向著方耀橫衝而去,更是帶起了一陣飆風。

狂風呼嘯、劍光閃耀、寒光逼人、氣勢恢宏、狂暴無比。

「什麼?」

方耀震驚了一聲,立馬運轉起了靈力,向著後方暴退而去,身上凝聚出了一層靈力,浮於表面,右手一伸,頓時一把銀色寶劍顯現而出。

這銀色寶劍剛剛現出就散發出了無盡的寒光,利劍中央鑲嵌了一個藍色寶珠,這寶珠如大海一般湛藍,如大海一般一望無際,看之一眼有一種看不到底的感覺,好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有一種旋繞而又深陷其中之感。

但卻散發著一股滔天的汪水之氣,好像面對著長江,大河一般,那種一瀉千里、滔滔不絕的感覺。

「這是偽造的五行之珠中的水靈珠!雖然威力比不上真正的水靈珠,但也能使戰鬥力大增!你剛好開啟了水行性質,奪了它,自我吸收,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就在這時,王毅體內的魔蛇突然開口,緩緩而道,他這一句話讓王毅神情大振,王毅本就想找個機會修鍊一下這水行性質,但是卻沒有任何功法,但是現在要是能吸收這水靈珠,定能讓自己達到飽滿的狀態。

王毅看見這藍色寶石頓時斜嘴一笑,露出了一絲貪婪之色,隔空對著這爆退而去的方耀伸出了左手,只見靈力湧現,猛地一抓,瞬時虛空咔咔之響,裂出了數道裂痕。

方耀感覺無形之中好像有一隻大手將自己緊緊的抓住了,運轉全身的靈力也難以掙脫,一股強而有力的吸扯之力,頓時爆發而出,方耀身軀劇烈的一顫,便向著王毅飄浮而去。

「錚錚???」

那掩藏在風中的殺劍,此刻猶如一顆隕石一般極速降落,向著方耀突刺而去,那凜冽的殺機使人感到心顫。

方耀雙目瞳孔急劇縮小,張嘴快速的念起了複雜難懂的口訣,瞬間他手上的利劍便凌空飛起,在空中左右搖晃了一下,只見這利劍由一變二、由二變四、由四變化成了無數把亮閃閃、明晃晃的利劍。

「唰???」

就在王毅的殺劍降臨與方耀的身上時,那藍色的寶珠卻是爆射出了一抹耀眼的光芒,肉眼可見,幽幽藍光折透而出,像是墨染水中,自由飄散,又猶如飄動的紐帶一般,旋轉、扭動之時,將這突刺而來的殺劍給緊緊的纏繞住了。

王毅的殺劍停留在空中,發出錚錚悲鳴,好像是在嘶喊,在咆哮自己的不甘一樣,左右晃動,掙扎了片刻便像是斷了線的木偶一般,失去了動靜。

這變化而出的無數利劍,這時卻齊齊的向王毅飛射而出,好像萬箭齊發、滿天暴雨梨花一般,鋪天蓋地,飛攢而來,勢如破竹,難以阻擋。

王毅看到這一幕,微微的皺起了雙眉,左臂金光閃爍,那金色巨盾瞬間便幻化而出,擋在了王毅的面前,這金色巨盾閃耀出了一抹金光,好像在告訴王毅,這些飛箭不值一提,能輕鬆阻擋一般。

「噹噹噹噹當???」

無數聲轟鳴連綿不絕的傳出,王毅能感應的到凡是碰在這巨盾上的利劍皆是碎裂而來,化作了無數銀光小點,消失在了這虛無之中。

王毅剛想收去這巨盾,卻發現這漫天的利劍竟不是一味的向自己橫衝而來,自己的左側、右側、後方此刻已是劍滿為患,看之一眼,就有一種頭皮發麻之感。

「土行之術!」

王毅鬆開了左手,散去了隔空取物的招數,遁入了地中,不想與這漫天的利劍橫衝直撞,一同消失的還有這厚如城牆一般的巨盾。

方耀感到王毅的束搏一消而散,頓時覺得全身輕鬆無比,扭動了一下身軀,只聽見全身上下的骨頭咯咯作響,好像是在舒展身軀一般,剛剛只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

方耀環顧四周發現空無一人,頓時揚起了一抹微笑,雙目之中充滿了濃濃的戰意,右手一伸,這漫天的利劍便又九九歸一,變成了原初之樣。

其上的水靈珠還散出了幽幽藍光,伸向了四周,像是在感應王毅的行蹤一般,顯得極為神奇。

?????????????

「第二十三個!」

秦剛面露殺機的輕聲喝道,他們一行七人此刻已是殺紅了眼,全身上下血跡斑斑,那冰冷的雙眼看之一眼,便覺得毛骨悚然,能感應到絲絲寒意,不禁心神一顫,就真的好像是殺神降臨了一般。

擋路者皆死! 「呯!」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空氣都在震動,大地彷彿撕裂了一般,

就在屠一萬觀察那年輕人的時候,六級精神力高手蒙梭已經和武科對轟了一招,當然,說是對轟,實際上上武科那巨錘砸過去,蒙梭被動迎戰。

兩人相距已經有了五十米,氣氛變得凝重起來。

武科低估了蒙梭,而同樣,蒙梭也低估了武科。

沒有大馬的武科戰鬥力打了一個折扣,而面對武科那數百斤的巨錘,蒙梭也感覺到了一種巨大的壓力。

無論是六級格鬥高手還是六級精神力高手,要想控制一個手持數百斤重物,。力大無窮的猛男都是有著相當大難度的。

在人類聯盟,關於六級高手的傳說數不勝數,在普通人的心理,六級高手可以在自己的領域裡面為所欲為,實際上,這只是一種謠言,六級高手控制的只是人體本身,比如在領域裡面,六級高手是無法控制一架重達十噸的機甲,機甲強勁的引擎產生的動力根本不是六級高手能夠控制得住的。

一個六級高手戰勝機甲並不真的是戰勝機甲,而是戰勝操縱格鬥機甲的格鬥師,因為,六級高手控制的領域可以參透到格鬥機甲的駕駛艙裡面。

與機甲格鬥師不同的是,武科並不是操縱機甲,他的身體產生的力量就足以和普通的微型機甲相抗衡,甚至於爆發力更大,這也是蒙梭的領域無法控制武科的原因。

如果兩人在野外作戰,而武科擁有他的巨馬,那麼,一個六級高手面對武科也要退避三舍,對於普通人來說,武科就是一輛殺傷力驚人人形坦克……

其實,道理很簡單,如果一個六級高手就能夠輕易的殺死武科這種衝鋒陷陣的將才,那麼,武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要知道,在加侖星,六級高手雖然不是多如牛毛,卻也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目,在軍中也不乏六級高手的存在。

熊熊的戰意在燃燒著。

凝重的氣氛讓人窒息,除了屠一萬,幾乎是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了震驚之色,人們震驚的是他們居然從來沒有發現武科這樣的高手,武科就像突然冒出來一般,在人類聯盟,武科這樣的高手可以說是異常罕見,這個威猛無匹的人物居然沒有絲毫的名氣,真箇是匪夷所思。

很多人對武科產生了興趣,而那年輕人的興趣最為明顯,他的身體雖然又陷到了鬆軟的沙發之中,但是,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身體前傾,很專註的觀察著武科和蒙梭的戰鬥……

山雨欲來風滿樓!

氣氛醞釀到了一定的程度,自然是要發泄,短暫的數秒,武科和蒙梭的氣勢都達到了巔峰,兩人猛然發了一聲喊,同時朝對方奔了過去,氣勢如虹,聲勢駭人!

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得人們的眼睛都有一種跟不上的感覺,但是,當兩人接觸的一瞬間,兩人的速度又彷彿突然變得遲緩,人們清晰的看到武科掄著兩把巨錘如同風車一般揮舞得水泄不通,空氣被巨錘撕裂得發出巨大的呼嘯聲。


嬌妃特工︰王爺請節制 蓬!」


「蓬!」

「蓬!」

……

蒙梭的速度非常之快,他用極快的頻率來抵消武科那天神的神力,但是,這種對抗對體力的消耗是巨大的,而武科則沒有這方面的擔心,在加侖星大型的戰場上,一場戰鬥下來短則數十分鐘,長達數個小時,而鄒子川追殺武科的更是刷新了記錄。

在人們的眼裡, 珠胎暗結 ,沒有絲毫疲倦的象徵。

實際上,蒙梭準備用拖延戰術消耗對方的體力,但是,他很快就發現,對方的體力沒有消耗多少,反而是他的體力嚴重的透支,那雙巨錘給他造成的壓力非常之大。

系統是我師傅 ,但是,目標也大,哪怕是巨錘颳起的狂風都如同刀刃一般,最讓蒙梭感覺吃力的是,他出不得絲毫的差錯,哪怕是一個動作失誤,帶來的後果就是以生命付出代價,因為,那巨錘實在是過於巨大,隨隨便便一揮,所產生的力道就足夠把一個人砸成肉泥……

其實可以想象,武科在百萬軍中能夠所向披靡,也正是這雙巨錘的功勞,這巨錘殺人,就如同蒼蠅拍拍蒼蠅一般容易,根本不是普通士兵能夠抵擋得了的。

在眾人眼裡,蒙梭就如同一頁小舟一般在驚濤駭浪之中航行,驚險萬分。

隨著戰鬥的膠著狀態,讓人詭異的是,武科那雙巨錘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小,而且,給人一種越來越飄忽的感覺,彷彿那數百斤的大鎚已經變得輕若無物。

這是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很多人不明白,但是,一些真正的高手卻知道,這是一種找到感覺的表現,就如同打球找到球感一般的那種感覺。

武科的雙錘揮舞得越來越密不透風,巨錘運行的軌跡也越來越捉摸不定了。

直到這個時候,蒙梭已經完全放棄了自己的領域力量,領域是一種空間的控制之術,面對弱者的時候,領域就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但是,面對強者,領域的弱點也就畢露無疑了,說穿了,領域就是一種以面對點的遊戲,控制空間讓敵人產生各種各樣的幻覺。

蒙梭越來越有一種無力的感覺,武科除了力大無窮,意志力簡直是無懈可擊,如同鋼鐵城牆一般。

當一個精神力高手無法通過領域打擊敵人,又不能用精神力打擊對手的時候,精神力高手等於就失去了勝利的可能。

蒙梭是越戰越灰心,而武科則是越戰越勇。

看著那一對巨錘在空中上下飛舞,人們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人們無法理解一個人居然會有如此強大的肉體。

每一個人都看出了蒙梭的危機。

而同樣,武科也感覺到了蒙梭對自己失去了信心,也感覺到了蒙梭收回了領域而正面對抗。

作為一個高手,收回領域力量其實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就像現在,蒙梭雖然無法用領域的力量戰勝武科,但是,他卻可以用領域的力量抓捕到武科的每一個動作,他可以提前預知到武科那兩把巨錘的運行軌跡,如果收回了領域力量,以點對點,雖然對抗的強度增加了,卻喪失了作為六級精神力高手的領域優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