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蒼無惑微微的點頭,有人這麼一說,他還是挺開心的。

(是個屁呀,那屍體怎麼說話了?)

要不是現在虛弱得動彈不了,怎麼的也會汗如雨下。

“喂喂,你剛纔說話了?”蒼無惑雖然面露害怕,但無可奈何,硬着頭皮問道了句,老實遇到這等怪異之事,他那不怎麼強壯的內心也變得厚實了起來。

許久,那聲音都不再發出。蒼無惑一直昂着頭,脖子痠痛難忍。

這時候,那女屍突然朱脣微啓,露出那亮白小巧的貝齒,十分誘人。不過在那嘴脣下卻是有一黑色的物體,散發着幽芒。

“不行了!忍不住了!對不起!”

蒼無惑直挺挺的砸了下去,這距離就像剛好爲他準備的一樣,脣對脣,齒對齒。

一股十分清新的芳香從她的嘴裏冒了出來,深入蒼無惑的咽喉,冰冰涼涼,很是舒服,剎那間蒼無惑就全身都放鬆了下來。

這時候,水晶棺材中突然就冒出了無數的煙霧,充滿後包裹住了這一人一屍。

(好溫暖,好舒服……)

……

“哈哈哈!這東西就是我的了!”

蒼無惑在裏面,外面什麼聲音都聽不見,又被那紅色的怪霧給籠罩,什麼都看不見。

“咦?”葛如龍奇怪的看着那棺材,沒有任何的反應。

“不可能!我都是按照古籍上面說的而做,沒有任何差錯!”他的精神有些崩潰,一路計劃了這麼多,要是什麼都沒得到,他肯定會瘋掉。

“哈哈,天意,你還不把解藥拿來,或許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把,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蘇瑩高興了,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只要葛如龍不能得到那東西那對她而言都是好事。

“不,不可能!”葛如龍有些崩潰,面色落寞,向着蘇瑩走了過來。

“對,給我解藥。”蘇瑩開心的笑了,只要想辦法把這棺材帶走,那東西不還是她的嗎?

預想中的的解藥沒有到來,卻是被葛如龍重重的踹了一腳,差點滾到水裏。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葛如龍!你想生不如死?”蘇瑩氣憤的道,眼中滿是怒火。

葛如龍提起了他的大刀,瘋狂的對那被紅霧充斥着的水晶棺材發動攻擊,空曠的洞穴頓時傳來叮噹的聲向。

“他瘋了嗎?”

“不會吧,氣量這麼低?”

“你看那樣子,那裏面估計真的有什麼了不得的寶貝!”

“你們誰有兩千驚魂點啊,趕快的,買解藥!”

“2000,媽的,你去搶啊,老子就200了!”

“……”

那邊傳來陣陣吵鬧的聲音,本就氣炸了葛如龍砍了半天,那棺材一點白痕也沒出現過,他頓時就吼道:“別吵!我殺了你們!”

說完這傢伙還真提着刀就過去了,走向了一個人,一刀就抹掉他的脖子。

“吵呀!繼續呀!哈哈哈哈!”葛如龍狀若瘋癲,已經不分好壞了。

地上的人頓時鴉雀無聲,不敢正眼去看,他,誰也不想當下一個。

這時候,後面出來一個人,他有一雙發黃的旅遊鞋,雖然這樣,但也掩蓋不住那外表的陽光帥氣。

張牧!

蘇瑩等人迷惑了,不知道這突然跑出來的人是誰,看他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似乎不怎麼具有威脅力。

“咦,你們看着我幹嘛?”

看着這裏有劇烈的煞氣升騰,他追尋着就過來了,看到這裏一地的屍體,還有這麼多人躺在地上,一臉的不解。

“那個,要不我先出去?嘿嘿……”那個拿着大刀的男人給他強烈的危機感。 “站住!”葛如龍喝道,跟着就快速的跑了過來,那速度帶起了一陣風,在張牧驚訝的眼神中他已經來到了跟前。

“我讓你走了嗎?”

“沒啊?”

“我說我讓你走了嗎?”

“沒,沒呀?”

這什麼人,幹嘛攔着自己,張牧在考慮要不要出手教訓他一下了。

“老子今天心情不爽!要殺人!”

“別啊,我什麼都不知道。”張牧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剛進這裏就被一堆人給看着,着實有些讓他“受寵若驚”了。

葛如龍鐵定了要殺人來泄泄憤,那怎麼也弄不開的棺材板搞得他頭都大了,生出強烈的無力感。

說時遲那時快,葛如龍對着張牧就一刀砍了下去,張牧早有準備,一下跳開了,地面頓時出現一道兩尺子深的刀痕。

“別啊……”

不再理會他,葛如龍帶刀就向前揮了過來,場面居然颳起了一陣迴旋的狂風,吹的沙石頭飛揚。

一股濃烈的戾氣在他身上升騰,眼圈居然發黑了。

“極兇之人,眉間煞氣外露,已經滲透雙眼,此人妖魔輕易不敢靠近。”

張牧拿出了一把槍,雖然他可以使用符文,但目前爲止這槍的殺傷力對新手區的人威脅還是巨大的。

張牧且戰且退,不敢接觸他那狂亂的刀影。

“小子,你不要躲!”

張牧皺起了眉頭,連開幾槍,那刀影都能擋開他的子彈,這葛如龍手臂揮動速度真的這麼快?

看來子彈對他是無效的了,張牧又趕緊拿出三顆手雷,這東西花費的驚魂點太多,他也消耗不起。

“你別過來,我都說我要走了。”

“小子,老子就是要殺你泄恨,他們都動彈不了,要怪就怪你走錯了地方。”

看來事情是不能善了,用那符文之力會消耗太多的體力,張牧不敢亂用,他覺得這個洞穴裏面大有問題,一股驚人的煞氣從那棺材上方升起,想必在外面看到的就是如此,相比之下那葛如龍的煞氣根本不值一提。

看了看地面,張牧陽光一笑,手雷就被他輕輕的拋了出去,葛如龍趕緊就要避開,卻是發現掉到地面的手雷拉環都沒有拉。

“這個白癡,手雷都不知道怎麼用嗎?”蘇瑩有些無奈,本以爲有個人來了,他們會有救了,而且看他剛剛靈巧的身法,好像希望之光一樣照亮了他們。

衆人都感到惋惜,覺得這個陽光帥氣的小夥運氣壞到了極點,葛如龍手下又要多出一個亡魂。

“哈?”張牧愣了下,那手雷沒有爆炸,臉上滿是疑問。

“哈哈哈,蠢貨!”葛如龍大笑着像帶着電風扇一樣,就要對着張牧絞過去。卻是沒想到又一顆手雷扔了過來,這一次拉環可開了的。

“媽的,小子你玩陰的!居然還騙我!”

葛如龍大叫着,居然藉助那風向之力一個跳躍瞬間躍出去五六米遠,屁股已經出現兩個血洞,鮮血潺潺流出。

“老子殺了你!”本以爲張牧是個小白,可沒想到他居然假裝不會用手雷,一臉清純的外表下居然如此心機。

這一次葛如龍可就小心了,對面那傢伙手裏還有一顆手雷,只要躲過這一顆手雷,那麼他將生不如死。

葛如龍相信自己的實力,剛纔是沒有防備,要是他認真點,別說一顆,就是三顆他也能躲過去,覺醒後速度的大幅度提升那可不是擺設。

想要用現代化威力和範圍較小的武器對付一個覺醒異能之人,那簡直太難了。

“看來這小子也是沒有覺醒了,待會看我怎麼虐殺他!”他的臉上浮現出了一股陰狠,眼睛睜得大大的,充滿了血絲。

張牧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似乎沒想到這傢伙居然能這樣躲過去。

葛如龍再一次衝了上來,這一次他不再攪動大刀,速度卻是極快,不過張牧再一次開了一槍,被他側身躲開了。

“看來用槍真不好使。”

“蠢貨,槍對我沒用!這一次看你往哪逃!”

張牧奔跑了起來,不過不是向外,轉向了一個奇異的角度。

張牧又連開幾槍,確認他躲避方向無誤後,掏出了手雷,這是最後一顆。

“都說了,沒用!”葛如龍瘋狂,不再顧及屁股上的疼痛,攪動着大刀就跑了過去。

張牧卻是突然笑了,手雷被他再一次輕輕的拋了出去。

“蠢貨!”葛如龍大笑着,看着他扔手雷就趕緊的跳開了,這一次依舊五六米。

又一聲巨響響起,洞穴驚起了一片灰塵。

“我看你還怎麼辦!”

張牧又開一槍。

“你說你怎麼那麼笨?……”

一種不妙的感覺突然升起,他的刀上面沒有出現撞擊帶來的震動,地面卻是有一股金屬交接的聲音。

砰!

靈魂契約:惡魔的復仇天使 洞穴中再一次巨響,伴隨着無數的灰塵,還有血肉!

說起來慢,其實就那麼幾秒鐘的時間,連續扔了兩顆手雷,又開出了幾槍,在周圍的人看來接下來該死的是張牧,可爲什麼被葛如龍卻是突然爆炸了?

周圍一片驚呼,他們不解,眼中寫滿了震驚。覺得覺醒了異能的葛如龍應該會完勝這個陽光帥氣的人,可他卻是沒受一絲一毫的傷,葛如龍卻死得不能再死了。

“哈哈哈……幹得漂亮!雙重心機,準確的習慣觀察,精妙的行動控制,厲害!”落羽拍了拍手,卻是突然從地面站了起來,對着張牧豎了根大拇指。

其餘的人都懵了,不知道張牧如何幹掉的葛如龍的,現在落羽又莫名其妙的站起來了。

“喂喂,也救救我們唄,你怎麼起來的?”

“是呀,哥們兒,大家都是同難人。”

“……我找了半天才找到那東西的名字,解藥也不是配對的,只能用其他東西來解。用這個就可以解開了,不貴,名字是……”落羽苦笑着解釋了下,剛纔一邊看着事情的演變,一邊在找着解藥呢,商店的東西太多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數不勝數,他費了好多的時間。

“你們有看到一個極其自戀,無時無刻都在欣賞自己,而且極度浮誇喜歡和各種東西說話的人嗎?哦,對了,他喜歡露出那種奇怪大叔叔式的變態微笑。”張牧突然詢問道。

他們對這陽光帥氣之人還有點恐懼,不知道怎麼就把一個強大的覺醒者幹掉的,特別是蘇瑩,她可是對葛如龍最有了解的。

“你,你是說大變態?”biliA妹試探的問道。

剛一說,這裏池塘中央突然傳來一陣強烈的震動,砰的一聲巨響,那水晶棺材板飛到了上方插進了岩石中。

與此同時,那邊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

“啊!” 那黑色的東西發着光,熾熱的氣息傳遍了蒼無惑的喉嚨。他瞪大了眼,眼前的女人屍體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和他四目相對。

蒼無惑從來沒有看到過一個女人有如此動情的眼神,那柔弱的像是流水,更像是輕雲。

暖化寒冷一片冬,輕風扶柳映倒荷。

彷彿間他似乎看到了一個女子穿一襲白衣,坐岸邊對着遠方的男子翹首以待,微風拂起她的髮絲,漸漸的卻蒼了容顏。

(想必也是一癡情的女子,不知道她具體經歷了什麼。)

畫面一閃而逝,蒼無惑感覺嘴脣一下就被頂開了,一個堅硬的物體送到了他嘴裏。

這東西無比的滾燙,嘴裏承受不住,頓時就流出了無數的鮮血,順着那嘴脣就被她吞下無數。

蒼無惑沒有注意到,她那喉嚨貪婪的吞嚥着那些血液,很快她的肌膚就起了血色,眼神漸漸的就要煥起神采。

疼,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痛從他的嘴裏傳來,他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被疼得麻痹了。那東西不停的閃耀着,也吸收了他的血液,漸漸的開始變紅,然後又變黑了,成了液體狀,混着蒼無惑的血液就流進了他的肚子。

“啊!”他發出慘叫,一股更加強烈的疼痛感突然傳遍了全身,似乎血液也都要開始沸騰了。他痙攣着,臉色發白,流下來的汗水被飛速的蒸發。

身越發的熾熱了起來,像是要燃燒,不多時,他的頭頂就傳來一陣焦糊的味道,一下就真的那麼燃燒了起來。

接着就是他的身體,全身滲出了油脂,在這瘋狂的溫度下開始爆響。反觀女屍,絲毫沒有起任何的變化,她的眼睛微微的眯起,看着蒼無惑痛苦不堪的樣子帶着深意。

苦痛,撕裂般的痛,如同有無數的小刀在他身體的每一處地方不停的切割。

終於,這疼痛使他崩潰,身體爆發了前所未有力量頂飛棺材板,直插進樓上的岩石中。

“啊!”

“惑哥!”張牧見蒼無惑突然從那棺材中跑了出來,頓時一喜。

不過蘇瑩卻是震驚了,不明白蒼無惑爲什麼會從那棺材中出來。

“那巨龍怎麼可能會讓他如此做,這不可能!”蘇瑩癱軟在地上,一臉的無法相信。

“牛啊,這什麼人?”

“哈哈哈哈,葛如龍千方百計的想要進去,卻沒想到被人搶了先!哈哈,太解氣了。”落羽捂着肚子,笑得喘不過氣來。

“人才兄,我們佩服!”

蒼無惑可沒心思注意他們,此刻他感覺自己全身都在崩潰,那種撕裂的疼痛還在隨着時間而不停的加劇。

他的身體開始燃燒,發出一陣強烈都烤肉味。

“這就是傳說中的玩火自焚吧?”

“你造了什麼孽呀?”

周圍的人看得都是心一驚,蒼無惑那邊傳來的熱量驚心動魄,池塘的水也開始沸騰。蘇瑩慘叫一身,依靠僅有的力氣滾到了水裏,落羽沒有大聲說那解藥,因爲她和葛如龍的對話,所以她被刻意孤立了。

“救,救我!”她渴求的看着陳遠山他們,雖有後悔之意,但她的確是沒有害過他們,一路上厄運連連,巧合不斷。

“我們,救她嗎?”陳遠山這邊看着,說實話她還是騙了他們,雖然沒有受到實際的傷害,而且那解藥也是真的。

“救?救了一個騙我們的人?”餘杭冷笑着,拉走了準備出手的老爺子。

“biliA?你幹嘛!”

“我,我們不能放着她不管!”biliA妹挽起了袖子,直接就跳入了水中。

“笨蛋!” 在你心尖又何妨 餘杭不滿的嘀咕一句,也是無奈,其實他心裏也不願意就這樣看着蘇瑩去死。

這只是他們,最惹人注意的還是蒼無惑,他全身火焰升騰,叫聲越來越淒厲。

“惑哥!”

“哥哥!”

張牧等人不敢靠近,那氣息太過強烈,不知道蒼無惑身上到底起了如何變故,一個人居然能從內到外的開始自燃?

“我要死了!”太過難受,蒼無惑一下就跳進可池塘中。

“惑哥!”張牧焦急,可是卻沒有辦法,好好想跳進水裏救他,biliA妹剛帶着蘇瑩爬了上來,此時,池塘開始劇烈的沸騰!

引闕閣 無數的蒸汽飛到了空中,充斥着這片空間,若不是頭頂幾個大洞,他們都會感覺被蒸成包子。

“啊!”

水裏冒出了一個火人,快速的跳了上來,火焰依舊雄雄的燃燒着,他已經變成了一個黑人,無比的淒厲,看得衆人眼睛一縮,不忍直視。

“惑哥!”

“不要啊,哥哥!”

張牧和香兒想要靠近,卻是被蒼無惑揮手製止了。

“對不起,看來我就要死了,張牧,你照顧好香兒。如果,如果有機會,一……一定要找到她!”空中被扔過來了一本殘破的筆記,那是蒼無惑在懸崖上找到的。

“不要,一定有辦法的!你不會死的!我們說好要一直永遠在一起的,和她一起!”張牧流下了淚水,怎麼也沒想到蒼無惑會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他的面前,下一刻或許就是生離死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