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蓋倫大叫“糟糕”。

他終於明白,卡特琳娜在幻境裏一心求死,除非她重獲生存的希望,纔有可能活過來。 「嘭!」

當林朗朗兩人進入到谷內中心處,便看到一個身穿湛藍鎧甲的中年人倒飛而出,極速的身子撞擊到巨樹之上,使得巨樹都是瞬間斷裂,而這時身形才堪堪止住,隨後滑落到了地面上。

「團長!」

這時,一個身穿白色戰袍的美麗女子驚呼一聲,繼而快速的跑了過去,隨後雙手揚起手中那顆極為光亮的水晶球,一道生命力極為旺盛的力量瞬間灌注到雷薩的身體之中,這時,臉色慘白的雷薩才好了許多,但傷勢似乎很重,依然處於昏迷狀態。

「美嬌,團長怎麼樣了?若是沒事,快過來幫我一把,這傢伙狂暴了,我一人對付不了。」雲霆也很想過去看看雷薩的傷勢,但火猿王攻勢太猛了,根本不給他機會。

「雲霆,團長沒有生命危險,但現在也失去戰鬥力了,不行我們就撤退吧,沒想到我們雷薩獵獸團準備的這麼充分,不僅沒擊殺這火猿王,反而損失慘重。」美嬌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心情很不好。

雲霆聞言,眼神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而就是那麼一瞬間的眼神,正巧讓一直觀察雲霆的林朗朗看到了,見狀,林朗朗心裡一喜,尼瑪,難道這小子要做哥要做的事嗎?這可太好了哇……

正想著,只見雲霆迅速的後退,隨後手中的法杖一揚,一道晦暗的氣息猛然出現,而後突然化作一條黑色的鎖鏈,直接朝著美嬌鎖去。

美嬌正在全力為雷薩治療,哪會想到同生共死多年的好兄弟會突然出手對付她,所以根本沒有防備的美嬌頓時著了道,而這時,雲霆的身體亦是來到了美嬌的身邊,法杖一抬,猛然敲擊在了她的腦袋上,頓時,美嬌暈過去了。

而後,雲霆身形不停,迅速繞到右側,看著那追擊而來的火猿王,大吼道:「火猿王,今日多謝了,為了答謝你,老子給你個痛快!」說著,一邊快速移動的雲霆口中念念有詞,只是幾個呼吸間,手中的法杖便冒出濃濃的黑煙,不大一會便凝聚成了一道衝天的黑色氣柱,而後,雲霆猛然一聲大喝。


「黑靈噬魂!」

霎時,那道衝天的黑色氣柱便形成了一個碩大的黑色鬼頭,狠狠的朝著迎來的火猿王撞擊了上去。

「嘭!」

一聲悶響傳來,只見火猿王瞬間被擊飛出去,身後的巨樹紛紛被撞斷,直到飛射出幾十米,那巨大的身軀才堪堪停了下來,而方才還在怒吼連連的火猿王,此刻身前焦黑一片,鮮血涓涓的流出,看那樣子,已經進氣多出氣少了,估計離死不遠了。

而此時的雲霆情況也不太妙,身上本來就有幾道被火猿王抓傷的口子,鮮血正在流淌,而且方才似乎是極為消耗力量的終極大招,使得雲霆臉色煞白,渾身都有點顫抖,不過他卻是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邁著有些顫抖的步伐,走到了美嬌那裡。

伸出顫顫巍巍的雙手,撫摸著美嬌那潔白的臉頰,本來柔和的雲霆突然厲聲道:「美嬌,雷薩那個混蛋哪裡好?我雲霆貴為王級術士,難道就比不上他嘛?我追求了你這麼多年,為什麼就不能給點好臉色呢?」說著,竟是抬起右手,狠狠的扇在了雷薩的臉龐上。

「你看看雷薩現在這副慘樣,哪裡還有團長的那份高貴,還不是要在老子的計謀下躺在此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薩呀雷薩,你沒想到老子已經暗中跟王敏賢合作了吧?而且那個老小子給的藥物還真管用,關鍵時刻就會讓人用不上力,哇哈哈……老子計劃了這麼久,終於讓你著了道……你平常不總是高高在上嘛?不總是以命令的口吻讓老子去為你效力嘛……現在怎麼樣?躺了吧? 長生十萬年 ,這就是你的下場!」說著,一個嘴巴接著一個嘴巴的扇過去,而雲霆似乎還不過癮,只見他猛然抬起法杖,狠狠的朝著雷薩的丹田處扎去,看其樣子,應該是要廢了雷薩的修為。

然而就在這時,雲霆身後不遠處的一個『屍體』突然抬起頭,嘴上帶著殘忍得逞的笑容,拿著旁邊的長劍便朝著雲霆的背後刺了過去。

「啊!」

雷霆被刺中要害,頓時發出一聲慘叫,而本來就重傷的他,頃刻間就丟掉了小命。

「呵呵,還是我家團長神機妙算,今日一舉除掉雷薩獵獸團四大首腦,以後我血玫瑰就是萬獸鎮最大的獵獸團!」趴在地上的男子突然站起身,冷冷的笑道,隨後一步一步的走向昏迷的雷薩和美嬌。

然而就在這時,林朗朗本來認為已經死掉的雷炎突然抬起了頭,而後手中抓著的巨劍猛然朝前一仍,頓時,那個沒有防備的冷笑男子直接被貫穿了胸部,而渾身是血的雷炎似乎在剛才也用盡了渾身的力氣,不過那扭曲憤怒的臉龐就能看得出,他現在已經完全暴怒了,但傷勢太重,只是低吼了一句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過王敏賢后,就氣盡身亡了。

這戲劇性的一幕幕自從開始,林朗朗和林婉婷就一直處於震驚的狀態,他們二人都沒想到事情會演變到這種程度。不過現在的境況對他們二人來說,無疑是最有利的。

林朗朗雖然不知道血玫瑰的具體計劃,但現在這副場景,猜也猜到了,不過不管怎麼樣,這巨大的好處就算是他們的了。

「姐,這次我們可發了,火猿王的妖核啊,哇哈哈。而且這幾人身上的裝備都不錯,咱們都收了,哇哈哈哈哈……」林朗朗現在可是興奮的不得了,因為這次撿來的收穫實在是太大了,保守估計,最起碼有著一萬金幣。

林婉婷聞言,嘴角掛笑,手中動作亦是不停。

半刻鐘之後,兩人終於把幾人的裝備、芥子袋、火猿王的妖核還有火猿王的皮毛、爪子等材料收拾完畢。

看著巨大的收穫,林朗朗二人都是大笑不已,這種便宜事,估計放在誰身上都會大笑吧。

「姐,咱走吧。」林朗朗大笑一聲,看了一眼仍在昏迷的雷薩和美嬌,並沒有動手宰殺那兩人,而是陰笑的在其旁邊寫下了血玫瑰三個字。

「好,此處地方血腥味太過濃重,很容易引來其他的妖獸,雖說很隱蔽,但也要防止意外發生,我知道一處好地方,咱們先去那裡清點一下戰利品,而後在出去歷練。」林婉婷對林朗朗的借刀殺人不置可否,呵呵一笑,便前頭帶路,一路朝著谷外而去。

途中,林朗朗看著那些人類的屍體,發現他們的裝備也不錯,順手全部收掉,這才大笑一聲,離開了這個讓他得到第一桶巨大收穫的地方。

…………

矮崖谷一處極為隱秘的地方。


林朗朗二人對視而坐,在二人中間,是一堆小山般的物品。

「姐,這些東西你應該熟悉吧?給弟弟介紹介紹唄。」林朗朗看著面前那一堆的東西,心情極佳,急忙催到道,這可都是黃啦啦的金幣吖。

林婉婷聞言,嫣然一笑,從旁邊拿過一柄闊劍,笑道:「這柄闊劍名為雷煞!是雷薩的成名武器,據說此劍之中蘊含著六十級巔峰雷煞獸的妖核,可以發揮出雷煞之力,若是配合雷系將印使用,攻擊力十分強大,據傳這柄劍已經到達了三級高階靈器的階段,而且曾經有人開價十萬金幣收購此劍,但雷薩對雷煞闊劍非常喜歡,並沒有出售,沒想到卻到了咱們手中。」

林朗朗聞言,頓時驚呼一聲,尼瑪,這麼一柄劍就價值十萬,而且人家還沒賣,我滴那個天天吶,咱只要把這柄劍賣了,不僅能還上債務,反而還有極多的剩餘啊,而當林朗朗把目光挪向其他的武器時,心中更是火熱。

「姐,既然雷薩的武器是三級靈器,而且價值不菲,想必雲霆、雷炎、美嬌的武器也不能太差吧?」

「不錯。」林婉婷看著林朗朗雙目中噴出的金幣火焰,不禁莞爾一笑。

「那快說說吧。」


「嗯。」林婉婷再次伸手拿過一面巨盾,可惜道:「這面巨盾名為黃龍盾,二級頂峰靈器,內有黃龍獸妖核,是一面極好的盾牌,可惜妖核爆碎,盾牌亦是失去了靈性,不過就算是殘破的,也能賣出一千金幣的樣子。」

「這是美嬌的聚靈球,三級低階靈器,由天樟木等精貴材料精緻而成,內有天羽獸妖核,是一柄治癒能力十分強悍的水晶球,價值六萬以上!」

「這是雲霆的黑靈木法杖,三級中階靈器,由黑靈木精緻而成,內有噬靈獸妖核,是一柄黑暗屬性非常強大的法杖,價值八萬以上!」

「火猿王妖核,有價無市,一般無人會以金幣出售,都會換取自身需要的東西,價值不可估量!」

「這是……」

足足半個時辰,林婉婷如數家珍的報著所有武器、鎧甲、戰靴等等裝備的屬性和大概價格,聽得林朗朗心情那個激動啊。

破損裝備數十件,價值三千金幣左右;完好裝備百多件,價值三十萬金幣左右;各種療傷、狀態等丹藥數十顆,價值四萬金幣左右,火猿妖核、其他各種妖獸的妖核以及妖獸自身的皮毛、牙齒、利爪等等,價值三萬金幣左右,還有一些其他雜碎的東西,大概價值幾百金幣。

看著那些價值三十多萬金幣的東西,林朗朗笑咧了嘴,心中大呼發了發了!

不過還有其他幾件東西就連林婉婷都不清楚是什麼,而林朗朗亦是沒有見過,所以紛紛放入芥子袋之中,留待回到葯仙谷給師尊看去。

「姐,雖說這些東西非常值錢,但我們怎麼處理啊,畢竟有些東西都是非常有名的,我們這麼明目張胆的拿出去販賣,麻煩肯定不小啊?」林朗朗興奮過後,不禁想起處理這些東西貌似很棘手。

「呵呵,不打緊,在雲海城有著一個地下交易所,那裡可以販賣所有東西,而且保證交易人的信息,不過就是價格壓的很低。」林婉婷出言解釋了一句。

「哦?原來還有這種地方?那感情好,走,咱們也不歷練了,抓緊回去把東西處理掉了,這樣葯仙谷那邊就能放下心了。」林朗朗哈哈一笑道:「姐,你也跟我回葯仙谷吧,師尊和師姐人都可好了,相信你們一定會相處的十分愉快。」

林婉婷聞言,點了點頭,笑道:「好。」

「行,咱走著……」 “卡特……卡特……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蓋倫湊近她的耳朵,大聲吼出來。卡特琳娜平靜地臉上沒有一絲波動。

“卡特,你聽着。你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是幻覺、是噩夢,你快醒過來。”

⊙тт κan⊙c o

卡特琳娜依然毫無反應。

蓋倫開始拍她的臉頰,一開始輕輕的拍,到後來加重了力道,卡特琳娜的臉頰上多了幾道粗壯的指印。蓋倫又是心疼不忍,又是焦灼難耐。

“卡特,你以爲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嗎?你死了,你妹妹卡莎怎麼辦?你捨得留她一個人在世上任人欺凌嗎?”

卡特琳娜慘白如紙的平靜面容終於有一絲波動,她的眉毛蹙了起來,顯得極爲痛苦。

蓋倫終於看到希望,湊到她的耳邊,如連珠炮般大聲喊起來。

“卡特,你聽得見嗎?卡特,我知道你聽得見!”

“我知道你很內疚,我知道你覺得是自己的過失才導致父親失蹤。可是,也許他那日並不是爲找卡莎而出門,他或許有別的什麼重要的事情去做!他只是失蹤了,他並沒有死,不是嗎?你還有可能找到他,向他問清楚,他爲什麼會離開你,離開你和卡莎……”

“還有卡莎,她怎麼可能責怪你。你不記得她爲你吸出毒血,揹着你逃命嗎?她那麼愛你,敬你,依賴你,你怎麼能丟下她不管?”

“卡特,你是我見過的最堅強勇敢的女孩。你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憑自己的努力得來的。你忘了訓練營裏的那些不眠之夜嗎?你忘了你是怎麼獲得一枚枚勳章的嗎?你忘了你是怎麼懲罰覬覦你家族財富的蠢貨們的嗎?”

“是你守護着卡莎,守護着你的家族。你怎會覺得自己配不上今日的身份和榮耀?”

“卡特,你今天擁有的一切都對得起你經歷的所有苦難。所以,活下去,爲了卡莎,更爲了自己,好好活下去!”

懷裏的卡特琳娜突然全身劇烈地痙攣起來,蓋倫知道她聽到了他的話,她一定有希望醒過來。可她掙扎痛苦的表情依然刺痛着他的心,蓋倫恨不能替她承擔那份痛苦。

“卡特……活下去,找到你的父親,問問他到底爲什麼失蹤,問問他到底愛不愛你!”

“我知道,這是你最想做的事情。”

“即使他不愛你,記住,你的妹妹卡莎是愛你的,還有其他人……還有很多人是愛你的。”

“你知道嗎?你真的很可愛,會有很多人愛你。”

蓋倫捧着她的臉龐,手不停地顫抖,他的聲音也跟着顫抖起來,甚至有些語無倫次。

“我是想說……你知道嗎?即使全世界都不愛你了,我……我……我來……”

恰在此時,卡特琳娜胸口猝然起伏,如溺水之人剛剛從窒息中走出來,猛地倒抽一口氣。

卡特琳娜粗重地**,徐徐睜開了雙眼。

蓋倫激動地凝視着她,竟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卡特琳娜黯淡的眸子愈來愈亮,與蓋倫的深藍色眼睛糾纏在一起。突然,她眸中寒光一閃,迅猛地拔出匕首,刀芒對準了蓋倫的心臟。

蓋倫驚得背心一涼,全身繃得緊緊的。他知道了她的所有祕密,洞悉了她內心最恐懼的東西。她要殺他滅口!

下一刻,卡特琳娜頹然無力地卸下匕首,也不知是身體狀況不佳,還是回心轉意。

她碧色的眸子流露出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蓋倫感覺心頭一塊石頭落地,僵笑了一下,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說:“我……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說!”說完,自己先愣住了,然後嘴角抽搐,露出了糾結的神情。

望着蓋倫尷尬的表情,卡特琳娜禁不住笑了出來,笑着笑着,眼角溢出的淚水愈來愈多,已然止不住。

蓋倫想伸手拭去她的淚水,怎料,卡特琳娜忽地撲進他的懷裏,放聲大哭出來。

胸口被卡特琳娜的淚水浸溼,蓋倫終於忍不住緊緊抱住了她,彷彿要把她揉進骨頭裏。

龍魔戰紀 別怕,有我!”

卡特琳娜感受着他劇烈的心跳,彷彿整個世界都安定了下來。

忽然,卡特琳娜感覺到蓋倫的心跳有些不正常,體溫也在極速下降,她起身朝他臉上望去,只見他面部有些扭曲,眼睛裏滿是驚恐。

卡特琳娜緊張地拍了拍他的臉,喚道:“喂……蓋倫……蓋倫……”

她凝望着他的雙眼,緊張地無以復加——難道他也要進入回憶和恐怖幻境了!

果然,卡特琳娜感覺周圍的黑暗漸漸發生變化,她的面前出現一個巨大的光罩,光罩內是一幅色澤明快、氣氛溫馨的畫面。

卡特琳娜心道:這便是蓋倫的童年記憶吧!居然如此清晰。他……也是這樣目睹着我的記憶,瞭解了我的祕密!

卡特琳娜不禁好奇:他會有什麼祕密呢?

她目不轉睛地朝光罩內觀看起來。

這個棕色頭髮的小男孩就是蓋倫,乍看上去壯壯的,兇兇的,細看起來憨憨的、傻傻的,和現在沒什麼區別呢。這個臭男人,小時候還挺可愛。

卡特琳娜臉上露出了難得的暢快笑容,極美。

小蓋倫家裏請了一個貴客,而貴客的椅子上,似乎有一道奇怪的光圈。小蓋倫的父母請客人入座,這時,小蓋倫馬不停蹄地衝了過去,坐在了貴客的椅子上。

小蓋倫的父母責罵他不懂事,他的整張臉都漲紅了,鼻子裏出着粗粗的氣,彷彿對父母的責罵不滿意。一個金髮小女孩,優哉遊哉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頑皮地朝他眨着眼,捂着嘴笑。小蓋倫惡狠狠地瞪她一眼,又換了一個無可奈何的眼神。

待客人入座,小蓋倫噌地一下跳了起來,捂着屁股奪路而逃。

直到小蓋倫逃到了洗浴間,才鬆開雙手,只見他褲子上破了兩個大洞,露出紅彤彤的屁股。小蓋倫摸了摸屁股,嗞地一聲叫出來,顯然被那魔法光圈燙得不輕。


小蓋倫露出屁股時,卡特琳娜不由自主地捂住了眼睛。忽然意識到,此時的蓋倫就是個毛頭小孩,有什麼不敢看的。

望着他紅彤彤的猴屁股,卡特琳娜簡直要笑出眼淚來。

那個金髮小女孩,一定是他的親妹妹拉克絲吧!看來他小時候常常背黑鍋呢,真可憐啊!

卡特琳娜心裏又涌出一絲羨慕:他的童年,父母雙全,兄妹和睦,好幸福!

【明天就是歐陽鋒組常規賽第一場了,隊友《爭唐》《教練我要打職業》《攝政大清》將上場,讀者朋友們若是有空閒的團張票,請多多支持。】

【爲表誠意,特在論壇爆照,爆原創音樂。歡迎前往“欣賞”照片和音樂。bbs.17k.com/thread-3251812-1-1.html 記得頂貼支持哦,麼麼噠O(∩_∩)O】

【這本書已經寫了近80天了,能獲得大家的肯定,取得還不錯的成績全賴讀者們的支持和鼓勵。真的非常感謝大家。寫了這麼久,更新的字數卻不是很多,偶爾會在評論區看到催更,我又是感激又是抱歉。因爲我碼字比較慢,平時學習工作壓力也不小,所以只能維持日更一章,希望讀者朋友們體諒原諒。您的支持是我創作的動力和源泉,我一定保證質量,貢獻出讀得愉快、開心的作品。】

【聯賽我會在20號,下週五上場,正在攢存稿,等待那一天的爆發。(會比較肥哦)請大家 一定要來支持,求團戰票、求蓋章。】

【偶然在一個手機app裏面發現了我的作品,居然還有不少讀者留言,有提意見的,還有覺得更新太慢的。我同樣感到很開心。謝謝大家!大家不妨來官方網頁上看17k.com/book/1072364.html。數字站的頁面乾淨,閱讀體驗也是不錯滴。】

【我的羣號328464259,目前人不多,不過我相信這隻隊伍一定會壯大,讀這部作品的讀者大多是LOL玩家,說不定咱們可以找到可以一起愉快的開黑的小夥伴!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醉風琴愛你們,麼麼~】 正當林朗朗二人飛速往雲海城賓士的時候,在那樹木枝葉茂密的幽暗森林中,數百道人影,正呈半圓形搜索這一片森林,一個個神情凝重。

王語嫣寒著臉,嬌喝道:「給我搜!一發現他們那混蛋小子的蹤跡,立即發出藍煙彈,不要和他們糾纏!」

今日是王語嫣最悲痛的一天,因為他親眼看到自己的父親被林朗朗無情的擊殺,她的心很痛很痛,但那時卻是毫無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混蛋從自己的眼前消失。

王語嫣雖然實力不濟,但血玫瑰獵獸團還是有著很多好手的,所以恢復冷靜的她立刻跑回血玫瑰獵獸團向自己的爺爺稟報了此事。

王敏賢聽聞自己的兒子居然被林朗朗那個混蛋無情擊殺,暴怒不已,說什麼都要親自前往把林朗朗給揪出來,但副團長魂殺卻說要以大事為重,公子的身死由張山副團長去解決就行了。

王敏賢聞言,想想正在籌謀的大事,無奈的點了點頭,隨後立刻召集百十個好手由副團長張山帶領,便進入了萬獸森林。

「語嫣,萬獸森林這麼大,咱們這麼聚堆的找可不是個辦法,我看咱們找幾個團員去三個出口守著,想必那混蛋小子不可能一直待在萬獸森林裡面吧,而我們分成幾隊擴大範圍的找,怎麼樣?」張山一臉殷勤的說道。

張山,二十三歲,王語嫣頭號追求者,年紀輕輕便達到了四十三級地將的修為,貴為血玫瑰獵獸團副團長,而他加入血玫瑰就是在看到王語嫣的那一眼之後,他也是王敏賢十分看重的精幹高層。

王語嫣自然知道這個帥氣的男人追求自己,但這個男人並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可這個男人本事不錯,值得利用一番。

「張大哥說的不錯,就聽張大哥的,所有人聽著,分散開來,以這裡為中心,給我狠狠地搜!只要見著人,立即發出藍煙彈,我們會馬上趕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