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蔡健是打算到了德國,再使用這張球員卡。

而蔡健不知道的是,第二天魯雲龍訓練期間,明顯實力有所提升。

這讓他的父親,非常的意外。

默念莫非是因為要留洋了,魯雲龍才展現出自己真正的實力。

他當然不會繼續留著魯雲龍,向上海幸運星提出了解約。

畢竟是上海幸運星的教練,最終魯雲龍成功解約了。

即將和蔡健一起遠赴德國,而魯父也會一起前往。

(求收藏!!!求推薦票!!!) 石晗玉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已經昏迷的紀夫人,把她放在床上。

回頭就見紀雲錚端著茶站在門口,那眼神兒像是要吃人似的。

「你先別着急。」石晗玉聳了聳肩:「她是癆病,肺癆,對吧?」

紀雲錚身上的氣勢猶如潮水褪去,緩緩地走進來把茶盞放在石晗玉面前:「你早就知道了?」

「是,在門外的時候就知道了,只不過這件事沒那麼簡單,紀公子看樣子也通曉醫理,那麼就該知道病有病因,治療也需要對症下藥,再者病人情志不安,若不安撫好的話,用藥效果很一般。」石晗玉說。

紀雲錚垂眸:「子不言父過。」

「確實如此。」石晗玉想了想:「我先給你開一個方子,暫時用三天,我這幾天都會過來跟她聊一聊。」

紀雲錚感激的抬起頭:「姑娘如此大義,紀某感激不盡。」

「那倒不用,你是因為容貌被毀才錯失平步青雲的機會,要是我沒猜錯的話,也是因為他吧?」石晗玉問。

紀雲錚點頭:「他恨透了我們母子。」

喲,知情人啊。

石晗玉並不想打探人家的私隱,只說:「要是夫人能放下心結,倒也不難醫治,但病去如抽絲,想要根治需要不短的時間。」

紀雲錚緩緩地吸了口氣,才問:「姑娘如何稱呼?」

「石,石晗玉。」石晗玉讓紀雲錚拿了紙筆記下來藥方,臨出門的時候看了眼紀夫人,輕聲對紀雲錚說:「如果你母親有交好的人,能訴訴苦也是好的。」

紀雲錚搖頭:「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太難了。」

得!

就這一句話,石晗玉就明白了個七七八八了。

紀夫人就算是再怎麼看重自己的兒子,也不會說一些私隱的事情,所以還要自己來。

到了門口,紀雲錚發現沈玲瓏幾個還沒走,不好意思的作揖:「對不住各位了。」

「沒事。」沈玲瓏過來拉着石晗玉到跟前:「留步。」

說完,急匆匆的往巷子外走去,外面再怎麼熱鬧也不看了,回到客棧立刻讓小夥計送熱水過來,看着石晗玉沐浴更衣,才鬆了口氣坐下來:「可真是的,你怎麼就進去了呢?還說過人,過人不過你?就你特殊?」

石晗玉坐下來解釋給沈玲瓏聽,這種病是有傳染期的,並且是通過飛沫傳染,只是人們不了解,所以才會以訛傳訛的嚇唬自己。

「那你不讓我們進去。」沈玲瓏可是很生氣的。

石晗玉聳了聳肩:「因為不確定病到什麼程度,不過進去之後才發現這人心病比肺病還重。」

「那你打算治?」沈玲瓏問。

石晗玉當然要治,而且已經猜出來紀雲錚破相是很大一個因素,除了鋪子想要之外,石晗玉對紀雲錚的印象很不錯,家裏有個讀書人,就想要讓石君澤組隊啊,只有一個冷鋒還不夠,再來一個紀雲錚,以後就算是石君澤走出去了,也有個照應,自己不會太擔心。

但這些都是自己的私心,不想說出來。

沈玲瓏就無奈了:「可說你什麼好,有時候精明的都嚇人,可一遇到了病人,你怎麼就不知道趨吉避凶呢。」

石晗玉剛要說話。

沈玲瓏立刻說:「好好好,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真是個趨吉避凶的性子,我啊,也早去見閻王了。」

這話惹得石晗玉笑出聲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石晗玉就直奔紀雲錚家裏去了,這次開門的是昨日遇到的那個老婦人,石晗玉還真沒猜錯,老婦人是這家的僕人,也是紀夫人的奶娘。

紀夫人見到石晗玉愣了一下,轉而別開臉:「姑娘,你走吧,我這病沒救了。」

「夫人這麼想的話,還真就用不着我了。」石晗玉轉身往外走,停在門口偏頭看着紀夫人低頭擦眼淚,收住腳步說:「再病下去夫人就要蒙住口鼻,也盡量不要與家裏人同桌吃飯,同用任何東西,親人不多,要是都病倒了,可就太不好了。」

說完,石晗玉就出門了。

紀夫人追到了門口,扶著門框:「姑娘留步!」

石晗玉回頭:「還有什麼要說嗎?」

紀夫人拿出來帕子遮住了口鼻,才說:「可會害了錚兒和奶娘?」

「跑不了,越是對你不離不棄的人,越危險。」石晗玉很認真的說。

紀夫人眼淚滾落,又問:「你可真的能讓錚兒的容貌恢復如常?」

「那很難,不過也有機會,就是比較痛苦一些罷了。」石晗玉說。

紀夫人整個人都顫抖起來,緩緩地跪坐在地上:「求姑娘救救我們三人吧。」

「不用夫人求,我就是來治病的。」石晗玉過來伸出手想要扶紀夫人起身。

紀夫人趕緊躲開,倒退了好幾步:「姑娘不要靠前,免得過了病氣。」

「那就進屋說。」石晗玉隨着紀夫人進了屋,紀夫人故意躲得好遠,石晗玉自然不往前湊乎,而是問:「紀夫人,醫病先醫心,想不想和我說說心裏話?」

紀夫人看着石晗玉,似乎想要從她的臉上找出任何破綻來,但並沒有。

「我與明坤的父親是青梅竹馬,也有過婚約。」紀夫人垂下頭,石晗玉看不到她的表情。

紀夫人頓住了片刻才有說:「當初本就等著大婚,卻不想表哥救了個落水的姑娘,竟被人詬病,不得不迎娶過門,那個姑娘就是明坤的母親。」

石晗玉隱隱的明白了。

果不其然,紀夫人接下來的話印證了石晗玉的猜測,紀明坤的父親並不愛自己的妻子,可奈何也沒有資格再迎娶心上人了,性情大變,酗酒賭錢,到最後竟殺妻,殺妻后就把明坤送給了紀夫人。

紀夫人壓了壓眼角:「夫君宅心仁厚,並不計較前塵往事,對我又疼愛有加,不忍我傷心難過,就收留了明坤,改了姓。」

石晗玉端著一杯水送到紀夫人手邊:「但他長大后,反而覺得一切都是你的錯,是吧?」

紀夫人哽咽出聲:「何止,他、他還害了我的錚兒,如今看來,夫君身邊那些女人也都是他的手段了。」

石晗玉磨了磨牙,好一個紀明坤,真是夠歹毒了,看來以後見到了得提防著點兒了。 張昊買的也不是啥正經女僕裝,呃,當然也不是純趣味用品,是那種cosplay里意思意思的類型。

既然是意思意思,布料顯然也就只是意思意思,不象正規的富國女僕裝那樣又長又嚴實,樣式類似,顏色類似,但布料就少了很多。

這cosplay類型的服裝,應該是搭配上裡面的各種貼身的襯衫或者T恤穿的,大夏也沒幾個人敢真空穿這個出門。

但小貓娘會明白這個道理么?

現在的情況看啦,她顯然不明白,所以她幾乎是光溜溜地就開始穿那女僕裝了。

而且她還穿不好,整個身體幾乎有一大半都暴露在空氣中,背面大半暴露在張昊的眼前。

張昊第一次看見了小貓娘到底和人類有什麼區別。

對,這是一個很嚴肅很純潔的問題。

她的背部是一片細密的淺金色毛髮,但也就靠近背脊骨最明顯,然後往兩側延伸過去的就逐漸稀疏了下來。

這時,她聽見了張昊推門的聲音,剛好扭過身來看向張昊,一片白晃晃的肌膚就出現在他面前。

嗯,前面就和人類幾乎一致了,背上的細密絨毛到了側面就已消失,前面是完全正常的人類形態。

張昊覺得自己突然就升華了。

泥煤!這又不是霓虹區的福利番,腫么會有這種強行送福利的畫面呢?

張昊呵呵,嗓子眼有點發乾,緩緩關門:「那啥,喵喵,裡面要先穿上貼身衣物的,不能直接光著穿。」

雖然門已經關上,張昊還是覺得眼睛有點花。

對了,那歌怎麼唱的來著?大白兔…嗯,應該是小白兔,白又白,兩隻眼睛瞪起來,又紅又亮真可愛!

呃,自己是不是記錯了什麼歌詞?張昊胡思亂想著。

一直以來,被他忽略掉的某件事突然就浮現了出來:他……是不是真該找個女朋友了?

裡面又是一陣嘻嘻哈哈的聲音,還有小蘿莉不時地笑喵喵姐好笨的話語聲,幾分鐘后,小貓娘又再次開口:「好了,主人快來看,這到底怎麼穿啊?」

張昊咳了咳:「嗯嗯,你穿好貼身衣物了?」

小貓娘:「好了好了,主人你快來!」

張昊打開門,呃,難道是他打開的方式不對?

但這次小貓娘顯然有備而來,直接就站在門口,一把將他拉了進去:「快告訴我,這些東西是怎麼回事?怎麼到處都是繩子?」

張昊:那是扣帶,不是繩子好么?

這次小貓娘果然穿上了貼身衣物,嗯,上面B型護胸,下面平角運動貼身小褲褲,果然和他吩咐的一樣穿了貼身衣物,沒毛病。

可這和張昊想的完全不是一碼事好么!他說的是T恤或者運動背心啥的。

小貓娘一邊不停地扯著各種帶子和布條,一邊不滿地嘀咕著:「這什麼衣服嘛?為什麼有這麼多莫名其妙的東西?」那樣子就如同一隻被各種帶子布條煩惱地亂撓的小貓。

張昊只是在那裡走了下神,因為他突然想到,這個小貓娘還能離開自己么?或者說,自己還會讓她離開自己去獨自生活么?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他不可能讓一個知道他很多秘密的小貓娘獨自離開,小貓娘在這個家裡受到的教育和成長都註定她不可能再回到蠻族去,所以她註定是屬於張昊的人…呃,是喵。

想通了這一點,張昊思維中的枷鎖也隨之打開,不再有剛才那種束手束腳的彆扭感,因為他是這個小貓娘唯一的主人。

小貓娘沒等到張昊的幫忙,有些奇怪地瞅過來:「主人,你幹嘛呢?穿衣服呢!」說著又煩惱地在胸前巴拉了兩下,嘟囔道:「這護胸最近穿上總覺得有點緊,不舒服!主人,我能不能不戴這個?」

張昊呵呵:「不舒服就暫時不戴,等我再去給你買件更合身的。」

小貓娘滿臉高興:「那我脫了啊!可憋死我了。」說著就要動手去解開背後的卡扣。

張昊連忙按住她抬起來的雙手:「等等,先穿完衣服,穿完了你再來脫。」

小貓娘不滿地放下手:「可是真的很難受啊!」

張昊安慰性質地拍拍她的腦袋:「等下就好,嗯,我給你找件新衣服穿裡面。」

但說著他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起來。

他雖然不是隔著羽絨服都能一眼判斷出護胸型號的絕世奇人,可也不是一無所知的菜鳥選手,剛才的驚鴻一瞥里,似乎這傢伙沒誇張到B型護胸都無法容納的地步吧?

他買這些護胸的時候,都是一律選擇B型號的,至於A型號的…呃,那型號的選手還有胸可護么?所以小貓娘說太緊肯定有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