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蕭塵說著,一招打爆了狼火叼的腦袋,狼火叼當場魂飛魄散而亡。隨即,一個雞蛋大小的七彩珠子滾落下來。

蕭塵撤掉聲音奧義,伸手拾起那個七彩珠子,拿到眼前仔細看了看:「哇,這就是傳說中的下品仙器啊,比上品靈器還牛比的存在。」

蕭塵立馬滴血認主。名叫影球的七彩珠子,很快就跟蕭塵心靈相通了。

蕭塵手掌一翻,影球進入了蕭塵體內,與它的新一任主人融為一體。

「哈哈哈,哈哈哈!」蕭塵張狂的大笑兩聲。有了這件下品仙器,即便九重強者來了,蕭塵也沒必要懼怕什麼了。

隨後,蕭塵便去了密室,繼續領悟真龍大陣,以及時間奧義。

蕭塵發現,時間奧義的領悟,是完全不能強求的事情。反而有點像它自動在領悟。所以,在時間奧義上,蕭塵談不上領悟不領悟,最多就意識進入一個虛無空間,然後感受那無盡的虛無,以及那無數的聲波。除此之外,再不能做點別的。

反而,真龍大陣的領悟,卻是需要蕭塵不斷的深度推演來完成。

然而,這推演,卻是漫長的一個過程,一旦進入推演,蕭塵都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真龍大陣的奧妙實在太深。

第二天一早,蕭塵還在密室推演真龍大陣,心底卻突然一陣荒涼。

「怎麼回事?」蕭塵忙睜開雙眼,卻聽到外面轟隆隆的巨響,甚至密室都搖動了。

這時,黃倩急忙跑來密室:「蕭塵,糟糕了,不知道誰要渡劫,城主府上空,雷電突然大作。」


「不急,先出去看看。」蕭塵拉著黃倩飛出去密室。

剛出密室,另外幾個老婆也湊了上來。

蕭塵忙問道:「難道是你們其中哪個要渡劫了?你們有感應嗎?」

「沒有啊。」大家都搖頭。

蕭塵頓時緊張起來:「那就奇怪了,我才剛剛度過雷劫一重,不可能這麼快又來吧。我聽說,有的人,幾百年也沒有迎來第二次雷劫。」

可是,說時遲那時快,一道天雷突然從蕭塵他們上空劈下來。

「啊,快閃!」

蕭塵驚恐的大吼一聲,同時一掌把老婆們推出百米。隨即,一個大陣甩出,將老婆們籠罩。

緊接著,一道巨大天雷,直接對著蕭塵頭頂狂劈而下,蕭塵整個被劈進了地底一千多米的地方。

「啊啊啊!」蕭塵痛苦的嘶吼著,身形往上飛竄。

蕭塵很快飛出地底,然後立刻飛離城主府,剛剛那道天雷就把密室門口轟爛了,再轟幾下,整個城主宮殿都得變成廢墟。

幾分鐘后,蕭塵飛到了老地方,上次在這裡渡人生中第一次雷劫,很成功。所以蕭塵還來這裡,曾經雨南宗的所在之處。

白宇城裡,所有人都震驚了,剛剛那道天雷,直接劈進了城主府,說不定是城主又渡劫了。白宇城一百多個座上賓,立刻奔向城主大殿。

天山龜王則是剛剛從蕭塵閉關的密室回來,他已經確定,的確是蕭塵在渡劫。

「龜王大人,發生什麼事了,誰在渡劫?」座上賓們忙問道。

天山龜王道:「是我蕭塵老弟,他此刻肯定飛去老地方了,大家還是老樣子,各就各位,給蕭塵老弟護陣,避免他人打擾。」

「是。」

大夥立刻各就各位,在雨南宗方圓千里範圍之內,給蕭塵護陣。蕭塵渡劫其間,任何人不得闖入其中。因為,就算稍微被人打攪一下,都有可能導致渡劫失敗。

當然,遇到別人渡劫的時候,一般人避而不及,怎麼可能前去打擾,就怕那些很強的雷劫強者前去打擾。

轟隆隆……

只見天山上空,一道接著一道天雷狂劈而下,整整劈了二十多分鐘。

直到半個小時后,天空才徹底安靜下來。

「他嗎的,竟然被劈了二十七下。」蕭塵狼狽不堪的從一個深坑爬出來,渾身焦黑,身上沒一塊好肉。

這時,天山龜王飛了過來,看見蕭塵,眼中一驚:「蕭塵老弟,天吶,你竟然是雷劫四重的境界了。剛才上天給你連續下降了三次雷劫。」

蕭塵淡淡一笑,道:「好像是吧,整整被劈了二十七下,一次雷劫九下,三次雷劫就是二十七下。只是,沒想到竟然有這種事情。連續三次雷劫,聽都沒聽說過。」

「哈哈哈,蕭塵老弟,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你沒聽說過不奇怪,因為你年紀太輕。我就經常聽說這種事情。而且幾乎幾百年就聽說一兩次。曾經有人連續下降五次雷劫的都有,只不過幾乎沒抗住,當場被劈死了。恭喜你連續抗住了三次雷劫。」天山龜王激動的說。

蕭塵一笑:「這麼說來,我算是幸運的了,竟然沒被當場劈死。」 —

–>

蕭塵大喜過望,竟然連續下降三次雷劫,瞬間從雷劫一重,攀升到雷劫四重。

天山龜王難平激動的笑道:「老弟啊,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追上我了。我還以為你至少需要千年才追上我。現在,你我都是雷劫四重,而我卻完全不可能是你的對手了,畢竟你還有另外一個嚇人的身份,九級陣法師。」

「哈哈哈,爽!」蕭塵大笑一聲。

蕭塵回去休整了兩天,兩天都泡在溫泉里。

「境界的提升,雙龍十二拳的威力,也隨之提升了不少。聲音奧義,聲波數量已經接近千萬,釋放出去,覆蓋面積超過萬米。可是,真龍大陣,卻沒有什麼進展,還是老樣子。」蕭塵心中有喜有憂。

境界提升,聲音奧義提升,可是,真龍大陣卻有些頭疼。

這個溫泉就在後宮內部,蕭塵出了溫泉,此刻天色也晚了,於是蕭塵回到房間,跟老婆們就寢了。

第二天一早,蕭塵還摟著楊小薇呼呼大睡,只聽外面有人大喊了一聲什麼。

「何事?」睡在最外面的司馬芸兒對著外面一喝。

外面一個丫鬟惶恐的說道:「城主大人,城主夫人,不好了,聽一個侍衛來報,大殿里來了五個強者。」

「嗯?」蕭塵也睜開了眼睛。難道是嵐府那邊又有人來了?

幾分鐘后,蕭塵來到了城主大殿。

一看,蕭塵都嚇了一跳,竟然是五個雷劫九重的強者。不過,這其中,卻是有一位貌若天仙的美女強者。

蕭塵鎮定道:「五位前輩,請坐。」

一個最年老的強者說道:「蕭塵,老夫是狼族族長狼火刀,也是狼火叼的父親。我身邊這四位,分別是王夢前輩,美今夕前輩,司徒景前輩,以及白玉前輩。他們四位以及府主大人,並稱嵐府五大頂級強者。」

蕭塵一聽,不由得一陣寒意襲來,嵐府五大頂級強者,什麼概念?

狼火刀上前一步,看他臉色,有些怒火。果然,他一伸手,一把抓住蕭塵衣服,怒道:「蕭塵,快把我兒交出來,否則我殺了你。」

狼火刀這麼一問,四周一百多個白宇城座上賓都是渾身顫抖,尤其天山龜王,狼火叼居然是狼族族長的兒子。

蕭塵自然也是感到有點棘手,四個頂級強者,狼火刀也是雷劫九重,即便蕭塵使出一切實力,恐怕都未必是他們的對手。畢竟蕭塵還不清楚什麼叫做嵐府頂級強者。

「說,你把我兒藏哪了?」狼火刀大吼。

其餘四人只是靜靜看著,沒有說什麼,面色都很平靜。

蕭塵回過神來,狡辯道:「前輩,什麼你兒,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狼火刀怒道:「你還給我狡辯,我兒狼火叼,數天前來白宇城取你狗頭,卻中了你的奸計。你最好老老實實把我兒交出來,至於另外那十萬雷劫強者,我可以不跟你計較。否則的話,我滅掉你整個白宇城,然後讓你生不如死的活著。你要知道,我狼火刀有一萬種方法,讓生不如死。」

「哈哈哈,狼火刀前輩,你無憑無據說我抓了你兒狼火叼,你未免也太欺負人了吧?」蕭塵笑道。

狼火叼飛起一腳,一腳把蕭塵踢飛在地上:「蕭塵,你真的要這麼嘴硬嗎?」

蕭塵忍不住吐了口血出來,心中一萬隻草泥馬跑過。要不是五個雷劫九重強者,蕭塵早對這個狼火刀動手了。可是,五個的話,蕭塵完全沒把握。

狼火刀一抓提起蕭塵,大聲道:「蕭塵,只要你把我兒交出來,我可以不殺你。」

「哼,想殺我,有那麼容易嗎?」蕭塵心中暗道。

當然,蕭塵心中還是很惶恐的,雖然自己逃跑應該沒問題,但家裡這麼多老婆,蕭塵一旦逃跑了,老婆們就遭殃了。

所以,蕭塵只能一口咬定不認識狼火叼。

「前輩,冷靜,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蕭塵鎮定道。

「他嗎的!」狼火刀徹底怒了,「既然你這麼嘴硬,那好,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狼火刀的厲害。」

狼火刀說著,準備要對蕭塵下毒手。

這時,白玉突然開口阻止道:「狼火刀,別亂來。」

狼火刀回頭道:「白前輩,我確定,我兒就在他手中,可他打死不承認,我必須給他點顏色看看才行。」

「哼,你敢。」白玉一哼。

蕭塵心中莫名其妙,這美女怎麼會幫著自己呢?難道他們不是一夥的?

白玉看向了蕭塵,說道:「蕭塵,你就承認了吧,你放心,我可以保你一命。」

蕭塵頓了一下,問道:「前輩,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不重要,不想死的話,就聽我的話。」白玉淡淡的說。

蕭塵仔細看了看白玉臉色,覺得這個美女值得信賴。雖然只是憑直覺,以及她的口頭承諾,但蕭塵沒有選擇了,只好賭一把了。也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

蕭塵對狼火刀道:「前輩,不好意思,你兒狼火叼已經死了。」

「什麼,我的小叼,他竟然死了?」狼火叼頓時呆住。

蕭塵道:「是的,已經死在了我手中,節哀吧。」

「不,不可能,我兒怎麼可能死在你這個垃圾弱者手中?我不相信,你肯定在騙我,對不對?」

蕭塵無奈道:「抱歉,我沒必要騙你。」

狼火刀眼睛大睜,頓時怒火滔天。

「拿命來!」狼火刀撲向蕭塵。

突然,一個白色身影一閃,擋在了蕭塵前面,一揮手,狼火刀摔倒在地。

白玉哼道:「狼火刀,蕭塵已經是我門下弟子了,識相的,趕緊滾。否則別怪我不給你面子!」

「不!」狼火刀憤怒的站起來,再次沖了過來,他已經瘋了。

「哼!」白玉一哼,一掌劈在狼火刀腦門上。

狼火刀整個人瞬間靜止不動,眼睛大睜。

白玉緩緩收回白皙的手掌,狼火刀這才往後仰倒而去,狼火刀砸到地上的瞬間,身體化為肉泥。

「靠,好強,同樣是雷劫九重,卻半招就殺死了對方,不愧是嵐府五大頂級強者之一。」蕭塵心中震驚。總算是見識到什麼叫做嵐府頂級強者了,果然好強的樣子。就她那出手的速度和力量,毫無花哨可言,簡簡單單的一擊,但想要避讓,卻是沒那麼容易。

蕭塵心中猜測,如果剛剛是他面對白玉的攻擊,他也肯定是來不及反應就中招了。

白玉轉身道:「蕭塵,你已經安全了,有我在,你,以及你的白宇城,都會安然無事。府主什麼的,絕對不敢找你麻煩。對了,我叫白玉,求仙宗宗主。」



「求仙宗?嵐府第一宗門?」蕭塵再次震驚。蕭塵在這裡混這麼久了,自然知道嵐府第一宗門的名字。

只是完全沒想到,眼前這個外表看上去有點柔弱的美女,居然是嵐府第一宗門的宗主。難怪她是嵐府五大頂級強者之一。 —

–>

「前輩,你沒跟我開玩笑吧?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白玉道:「蕭塵,我沒開玩笑,我求仙宗,的確是嵐府第一宗門。從此刻起,你已經是我門子弟子了。還不快拜見師父?」

「啊?」蕭塵一愣。

蕭塵似乎明白了一點了,原來她想收自己為徒弟。

白玉見蕭塵愣著不說話,問道:「怎麼,莫非你不願意拜在我門下?」

蕭塵忙道:「白前輩,你說對了,我真的不喜歡拜在別人門下。剛才前輩的搭救之恩,蕭塵永生難忘,將來定當報答。實在抱歉。」

這時,王夢微笑著走上前來,道:「白玉啊白玉,看到了吧,我就說這小子傲氣足的很呢,你偏不信,現在相信了吧。」

「這位前輩怎麼稱呼?」蕭塵看著王夢問道。

王夢自我介紹道:「哦,我叫王夢,另外兩個,左邊的是司徒景,右邊的是美今夕。」

「哦哦,各位前輩,你們好,請坐請坐。」蕭塵忙招呼大家坐下。

隨即,蕭塵吩咐道:「來人,把大殿清潔一下,另外,馬上準備一桌好酒好菜,準備招待遠道而來的客人。」

「是,城主大人。」幾個手下應聲行動。

大殿很快清潔乾淨了。

白玉爬到城主龍椅寶座上坐下,高高在上的感覺。

人家是嵐府五大頂尖強者之一,蕭塵哪敢對她發飆,只能乖乖站在下面。

白玉淡淡道:「蕭塵,你要好酒好肉招待我等,我並不反對。不過,你入我門下一事,沒得商量,已經板上釘釘了。」

「啊,白前輩,我蕭塵何德何能,你為何執意要收我為徒?」蕭塵哭笑不得,這個白玉,似乎好蠻不講理。自己就把事情敲定了。

白玉撇了蕭塵一眼,輕輕一哼:「你蕭塵能耐還不小嗎?一人之力殺死十萬雷劫強者,雷劫八重的狼火叼都不是你的對手,就憑你這些事迹,已經完全有資格投入我門下了。除非你有師父,那可以另說。」


蕭塵道:「白前輩,我並沒有師父。還有,我能夠殺死狼族十萬強者,那純粹是僥倖而已,其實我天賦弱成渣了。還請白前輩放過在下,咱們還是朋友。」

「呵呵,好一個還是朋友,可惜我不需要朋友,我只需要弟子。」白玉不屑中帶點怒氣,蕭塵果然有點不識抬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