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蕭情惱羞成怒,推開了門,原本那老者臉上的愁容淡淡散開,對着聶天明和蕭情一笑,和氣的說道:“蕭情,天明,你們來啦,過來,坐到爸爸這邊來。”

蕭情走了過去,體貼的靠在老者的肩膀上,聶天明則坐在了蕭情的旁邊。

“蕭老,這位是?”葛多華的父親打量了一眼聶天明,問道。

“哦,這位是我的女婿。”老者回答,平靜如水。聶天明神色一凝,臉色難看。

就知道這次來沒什麼好事情!

“哦,原來是二小姐的女婿。恭喜恭喜啊!”葛父哈哈大笑,拱手祝賀。

“不好意思,這是蕭情的未婚夫。”老者咳嗽了一聲,說道。

葛多華一聽臉色鉅變,搖了搖自己父親,使了一個眼色。葛父搞不清什麼情況,愣愣問道:“老蕭,你不是答應要和我家聯盟婚姻的?怎麼突然就變卦了?”

“沒什麼,婚姻自由嘛,我的女兒喜歡的不是你兒子,我自然就不會斷送我女兒的幸福。”老者笑着答道。

“可是這婚姻是我們事先訂下的,再說了,你的市場有一半以上是我們買去的。”葛父不愧是商界高手,一挑事情厲害關係。

“那就去掉你那一部分的支持好了!”老者抽出一根雪茄,慢慢點燃,說道。

“姓蕭的,你不要太過分了!”葛父生氣的一拍桌板,一邊的葛多華更是恨得咬牙切齒。

“我過分?我心裏清楚的很,你們葛家接近我們蕭家的目的,不是爲了達成聯盟而已,而是想要竊取我們的信息。”老者淡然的抽了口煙,繼續說道,“本來我以爲你們會有所收斂,誰知道你們不知好歹,竟然公然賣掉公司一部分的股份,這些你都當我不清楚嗎?”

“你。”葛父暴跳如雷,一個拳頭掃出。拳頭被一隻龐大的手臂握住,聶天明死死的盯着那隻手,之後狠狠的將手甩了回去。

葛多華和葛父一同難堪之色,葛父氣憤的瞪着老者,“你最好不要後悔,總有一天,我要你求着我兒子娶你女兒。”

老者頭也不擡的抽着煙,沒好氣的喊道:“送客!”

“你等着!”葛父咬牙道,憤然離開,葛多華哭喪着臉,追上了葛父,兩人灰頭土臉的消失在聶天明等人視線之中。

老者舒了口氣,對聶天明沉重道:“天明,我有件事想和你說。” “有事要跟我說?”聶天明奇異道,不信的指了指自己。

“是的。”蕭父點點頭,神情凝重的說道,“既然你是蕭情選中的人,那我也就把你當做女婿了,難得蕭情有看中的人,這也是我老爺子的福氣。天明啊,雖然老爺子我明理,可也不代表你就被全界的人認可。要讓全商界的人認可你,那就必須做出一番作爲。所以,我打算交給你一件重任。”說完,蕭父賣了一個關子,反問道:“你願意幫我這個老爺子去完成嗎?”

“既然是老爺子開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聶天明本想拒絕,可看到老者那蒼翠的面容,於心不忍,只好硬着頭皮答應下來。


“很好,不愧是我的女婿。今天老爺子開心,你就在老爺子的家裏吃飯吧!”蕭父笑着誇好,吩咐管家下去做菜,對聶天明道,“是這樣的,幾天以後各界的商界人士,將要聚在一起交流經驗,談論聯盟合作事宜,地點就是這個城市,而我們正好成爲了這個城市的東道主,我打算把整個會場安排給你負責,並且暫時授予你董事長職務,擔任一切事務。”

“老爸,你瘋啦?讓天明擔任董事長,那些老頭子們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況且還有交流大會,那些人找茬怎麼辦?”聶天明還沒有發表意見,蕭情就先提出了疑問,驚訝的叫着。

“呵呵,這個會議可以給天明很好的鍛鍊,這可是三年一次纔有的,要是錯過了就沒有了啊。”蕭父說道,一臉未變臉色。


“可是老爸,天明真的可以嗎?”蕭情點着頭,雙眼一動不動的看着聶天明,她知道,蕭父這麼做也是爲了自己好,可是聶天明畢竟不是商界的人,一點經驗都沒有。這次他可是代表整個蕭氏集團的啊!

“天明,你覺得你可以嗎?”蕭父不正面回答蕭情的問題,把問題拋給了聶天明。

“謝謝伯父的厚愛。既然伯父那麼相信我,那我就一定不會讓伯父失望。”聶天明微微一扯嘴角,他的自信並非是與生俱來,而是裝13而來。心中早就苦不堪言了。

尼瑪啊,你讓我一個打工的來做董事長,真想老子把你的公司弄垮啊!反正公司是蕭老頭子的,不是自己的,聶天明裝13一下也不會有什麼損失,所以這件事情聶天明並不怎麼擔心。

“那好吧,這幾天就由蕭情來輔導你吧。”老者說道。

“由蕭情來服侍我?可我後天就要上學啦!”聶天明故意假裝聽錯,斜斜的壞笑聲,蕭情又氣又羞,輕輕打了一下他的肩膀,聶天明裝疼的叫了一下,蕭情立馬打得更歡樂。。

聶天明答應過葉門清那個老頭子,要以學生的身份保護他那個寶貝女兒,而後天正是開學的日子,要是不去報名的話,那個葉老頭子非得把自己扒了層皮不可,搞不好再玩一次綁架。

“讀書?你這年紀少說也有二十六了吧?還上學?”蕭父滿是疑問的問道,而後眼珠子稍微一轉,大聲叫道,“原來如此!我的好女婿肯定是怕配不上我的寶貝女兒,所以想要提高文化程度對吧?”

“額。是的。”聶天明毫不否認的承認道。心裏卻是暗暗竊喜,這老頭子怎麼和葉老頭子這麼好忽悠呢?要是蕭老爺子知道自己讀書是爲了保護別家的妹子,進而泡到更多的妹子,蕭父非翻了白眼不可。

“天明,我就知道沒有看錯你!”蕭情呵呵一笑,鼓起掌誇道,小嘴一抿,就跟打仗勝利的少將一樣自豪。

不知不覺,管家已經把酒菜全部端上了,聶天明早就餓了不行了,肚子打起鼓來。蕭父慈祥的笑笑,喊着衆人上桌。一家人圍坐一桌,聶天明坐在上方位置。

“天明,別太拘束,你就把這裏當做自己的家,盡情的吃吧!”蕭母慈善的對着聶天明溫爾一笑,聶天明毫不客氣的動起了筷子,狼吞虎嚥了起來。

相比聶天明,其他幾人就要文雅了很多,一小口一小口的磨蹭起來。晚宴結束,大廳上只留下了聶天明,蕭情,蕭父。

“對了,老爺子,我想跟你借點錢。”等人所有的人都下去休息了,聶天明纔好意思開口。

“要多少?”蕭父並不驚訝聶天明的話,一點錢對他來說其實不算什麼。

“十萬。”聶天明答道,這個數字應該足以滿足貪心的黎虎。而且,這個數字應該是蕭老頭子可以接受的數字。

“可以,但是我錢不是白給人的,要這錢你得告訴我是做什麼用的。”蕭父慷慨的答應道。

“我不能說。”聶天明答道,像這種低層人士所遇到的事情,是不會引起有錢人的共鳴的,說了只會更加顯出黎叔的卑微身份。

“老爸,你就幫幫天明吧,他要錢,肯定是用在正當用途上的,爸,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給聶天明錢吧!”蕭情苦苦哀求,極力討好自己的老爸,一會捶背,一會按摩的,將蕭父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那好吧,十萬就十萬,但是這十萬必須在一個月還給我!”蕭父面上是答應,實際上卻是給聶天明出了一個難題,憑聶天明目前的情況看來,一個月是還不了的。

“沒問題。”聶天明答應,絲毫沒有難爲之色。

和蕭父聊了幾句,又和蕭情曖昧了幾句,聶天明起身要離開。

“天明,我送你回去吧?”蕭情從沙發上站起來,晃動着手中的鑰匙,說道。

“別啊,我還想多活幾年呢,可不想葬送在QQ飛車上。”聶天明連忙搖手,蕭情的飛車做一次,就可以知道死亡的味道了。要是做兩次呢?那不是得去見閻羅王啊。

告別了蕭情,聶天明合計着明天有空就把錢,先回自己的宿舍休息一下再說。隔壁宿舍隱約傳來了美妙的鋼琴聲,聶天明陶醉與其中,聽着聽着就睡着了。

午夜的月光微微射入,聶天明忽然覺得全身發熱,翻來覆去的睡不着,於是起牀,卻看見一個身影做在窗戶上喝酒。

是一個老者,老者的背上扛着一柄巨大的刀,那刀由一層白布包裹着,看起來異常巨大,耀眼,老者的蒼涼背影令聶天明想起了幾天前的事情。

“你是誰?爲什麼要跟着我?”聶天明站在窗戶旁,問那老者。 “小娃子,你真的不記得我了?我還救過你的命。”那老者發出低沉的聲音,問道。

“你是那天在M國救我的人嗎?”聶天明問道,悄悄的靠近窗戶。

那老者爽朗大笑起來,問道:“年輕人,記憶力不錯嘛。既然你都知道我是誰了,那我就不和你墨跡了。年輕人,最近是不是覺得自己的身體比以前健朗許多,甚至還有些不適應啊?”

被老者這麼一說,聶天明倒真的想起來了,上次帶着M國的警察官,逃離火海之時,自己的速度的確快如火箭,就像全身都有一張無形的力量在拉着自己。

不僅如此,自己的精神狀態也更加好了,好像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老爺爺,的確如你所說,我的全身一直都充滿了力量。”聶天明坦誠,斜着臉去看那老者,然而由於光線太暗,根本就看不清老者的長相。

老者忽然點起腳,盤坐的雙腿一蹬,僅以一直腳尖,就讓整個身體穩穩的站在了窗戶上,“呵呵,小子,你是萬中無一的高手,你的潛能無限,但卻不可濫用,因爲你的潛力不是現在的身體所能忍受的。不過你也的確有點能耐,兩個日本國的忍者竟然被你搶先殺了。”

“老爺爺,那我要怎麼應用自己的潛能呢?”聶天明問道,眼神迷茫。這要的潛能真是無限,那自己不就是萬中無一的絕世高手了?看那老者吹得,要不是自己被這位老者救過,自己早就把他從窗戶上幹下去了。還能容他在那裏耍帥?

“咳咳。你的潛能原本要在一百年以後之後纔會爆發。但是那次我爲了救你,已經將內力授予你二成,再加上那‘氣聖’丹的激活作用,你的潛能徹底被激發,隱藏在你身體裏的力量將會相繼涌出,不出三年,你可以成爲高手中的高手。”老者咳嗽一聲,回答道。

聶天明微微一笑,越發覺得眼前這位老者說的話離譜,什麼高手中的高手,全是扯淡!

“小子,你試着將你捏緊拳頭,衝着桌子上甩出一拳,看看會有什麼變化。”老者指了指聶天明身後的桌子,問道。

聶天明心懷疑慮,慢慢的靠着桌子,將全身的力氣凝在身上,“刷”的一聲,拳頭距離桌面上只有一毫米的距離,居然停住了。整個人就像是機器一樣,動也動不了。

“怎麼樣,相信老夫說的話了吧?現在的你如果不控制好力量,那就很可能引發身體不適,甚至是全身暴斃身亡。不過你不用擔心,這次你的用力不深,兩個小時自然會解開。只要你好好修煉,將來必定是個絕世高手。”老者面露悅色,神采飛揚的說道。

一道寒風閃過,老者忽然消失,房間內迴響起來者的話:“記得,你的功夫只能用在適合的地方,否則,老夫就算是搭上這條老命,也要將你殺死!”

……

清晨,一道陽光撒入房間,聶天明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地上,昨天晚上自己疲倦的睡着了,只是隱約記得一位老者點化自己來着。難道只是一個夢?聶天明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身體仍然還是有些疲倦,他難以確定這是夢還是現實。嘴角微微一揚,聶天明想到了驗證夢與真實的辦法。

“咻!”聶天明很小心的打了桌子一拳,桌子上還是什麼變化都沒有。

“我去,果然是騙子。”聶天明有些失望,只當那是一個簡單的夢。

從冰箱抓過一瓶過期的牛奶,聶天明吸了起來。

十二點之後,聶天明去了一個神祕的地方。

信息事務所,這個地方是給需要打聽信息的人提供信息的,這個地方清靜自然,沒有喧鬧,沒有賭博,也不提供任何休閒設施,這裏就像一個營業廳,來這裏的人也只有一個目的,打聽情報。

不管是大的情報,還是極度隱私的,除了國家機密之外,這些情報人員總能給你想要的答案。當然,只要你付了足夠的錢。因各種情況的不同,價格都有不同的差別。

聶天明也成了這裏的客人,一個客服小姐走了過來,問道:“先生,請問打聽什麼情報?”

聶天明不客套,乾脆道:“叫你們的老闆出來下,我找他。”

那服務小姐面上有些不高興,什麼情報非得動用到自己老闆呢?但客戶就是上帝,也不好說什麼,轉身上了樓。

幾分鐘以後,從樓上下來了一個少年,那少年一副男子臉蛋,卻比女孩子還要白皙,那男子身穿一身的白色西服,慢悠悠的樓上下來。

“瘋子,我有急事求你,想跟你打聽個人。”聶天明不墨跡,開門見山,毫不拖泥帶水。


那瘋子哈哈樂了,慨言道:“天明哥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說吧,在這裏,還沒有我瘋子找不到的人呢。”

“很好。”聶天明頗爲讚許的笑道,將一張照片遞給了對方。

瘋子接過那張照片,很簡單的掠了一眼,面色微沉,“黎虎?”

聶天明點點頭,說道:“今天我就要知道結果,明天你哥哥就上學了。”

“上學,天明哥我沒聽錯吧,你上學?幾時覺得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突然想到要上學啦?”那瘋子將鄙夷的目光拋去,滿臉質疑。

“靠,你哥哥突然想多學點知識,有意見啊!”聶天**了一下瘋子的胳膊,罵道。

“嘖嘖,學點知識?我看不是吧?八成又是去沾花惹草,禍害人間了吧?”瘋子瀟灑的甩着頭,一副我很懂你的樣子。

“老子這是替天下女性維護和平去,你懂個屁啊!”聶天明知道自己瞞不過瘋子,叫罵道。

“你維護和平我不管,但你在維護之前,能不能先告訴我你打聽黎虎的消息要做什麼呢?”瘋子眼神睿智,冷冷的問道。

“我想讓黎虎從這個城市消失!”聶天明狠狠的咬着牙,雙拳緊緊捏住。

他不能再看黎叔受傷了,即使不惜一切代價,聶天明也要將黎虎從這裏趕出!

“那好吧。下午等我的消息。”瘋子不動聲色的上了樓,聶天明搖搖頭苦笑,這小子要耍帥的習慣還是沒有改掉。在信息事務所休息了片刻,聶天明便逛街去了。

下午兩點,聶天明收到了一條手機短信,短信的主人備註名爲瘋子。 短信內容只有短短的幾個字,上面寫着:“黎虎他們就在‘新青年’舞廳,記住事後給錢,不要鬧得太大。”

聶天明收起手機,嘴角上鉤四十五度,這次他要黎虎爲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一點代價,居然他黎虎連自己的親爹都不認,那麼也就沒有必要對黎虎手下留情。

新青年很熱鬧,僅僅利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聶天明就趕往了新青年舞廳,詢問了舞廳的服務員關於黎虎的下落,那舞廳的服務員拿着本子一查,不冷不熱的回答道:“305房間。”

“謝謝。”聶天明報了一聲謝謝,撒下三張百元紅鈔,在舞廳就得慷慨一點,這位是爲了省下不必要的麻煩,那女服務員呆呆的看着聶天明眼去的身影,手中的三張紅鈔票拿着備感分量。她隱隱感覺到聶天明的身上是帶着殺氣的。

舞廳喧鬧,幾乎所有人跟着音樂亂搖,一陣狂嗨,305房間裏有五個,他們閒情的坐在舞廳的沙發上,三男兩女,學着電視上那曖昧的動作,三個男子正對着兩個女子圍攻。

“轟!”忽然,鐵門發出一聲巨大的響聲,一個身影站在那門前,右邊的拳頭滲着紅色鮮血。三個男子驚呆的看着門口那人,兩個女子尖叫了一聲,不顧的往外跑。

“黎虎,你果然在這裏!”聶天明雙眼憤怒的擴張的,瞳孔的每一處都佈滿了血絲。黎虎果然沒有被綁架,這全是他們想出來的主意,目的是爲了像黎叔索得更多的錢。

“大哥?”一個染着黃色頭髮,身形有些瘦肉,臉色發黃的男子忍不住叫了起來,嘴角打了一下寒戰。

相比黎虎,另外兩個人則是一副囂張氣勢,其中一個光頭青年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傲聲問道:“你是哪裏來的,不知道你大爺正在享受嗎,敢在這裏胡鬧?”

聶天明沒有回答,冷哼一聲,這些雜碎在他的眼裏簡直連一隻螞蟻都不如。

那光頭男子怒了,將酒瓶往桌上一砸,拿着敲碎的酒瓶子,大叫道:“嗎的,在老子面前裝什麼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