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蕭神醫,你別攔我!這氣我消不了!我怎麼會有這種兒子!”

就在這時,王曉突然起身了,咬着牙撲向龍飛羽。

全場寂靜!

這一瞬間的轉變讓他們摸不着頭腦。

蕭凡卻是淡淡一笑。

他早就看出來這王曉是故意裝的,前一秒他還在爲了傳家寶和黑子抗衡,現在有蕭凡幾人幫忙了他又怎麼會突然臨陣倒戈將地皮拱手讓人呢?況且還是自己討厭的人!

只是王曉一個普通人,他的速度又怎麼會快過龍飛羽。

龍飛羽只是身子輕輕一側,就躲開了他。

王曉開始一愣,隨即又咬牙衝向龍飛羽,看樣子是想同歸於盡一般。

龍飛羽目露兇光,眼中閃過一絲殺意:“我看你是活膩了!”

這時,蕭凡靠近王大爺低語一句:“別怪他,他是想救我們!”

王大爺顯然不明白,蕭凡只是微微一笑,就使出凌凌微步迅速上前,眨眼間就把王曉帶過來了,還順便把龍飛羽腰間的手槍搶了過來!

“王大爺,你兒子是看到他有槍,所以擔心威脅到我們,所以剛纔故意演的,只是想把龍飛羽的槍搶過來。”蕭凡把玩着手中的銀色小手槍。

王大爺恍然大悟,看着王曉又氣又沒話說。

王曉只好低着頭不說話。

他早就看見龍飛羽帶槍了,而且他真的不太相信蕭凡幾人,蕭凡看着身材瘦削,身後又是幾名弱女子,熊霸看起來挺能打,可是龍飛羽可是有槍啊,再說光龍飛羽的保鏢就十幾個,任熊霸再能打也幹不過對方十幾個人吧?

所以他就暗自決定把龍飛羽的手槍搶過來,或許還能佔點主導地位。

只是沒想到,龍飛羽的速度太快了,他根本靠近不了。

如果不是蕭凡出手救他,可能龍飛羽真的會殺了他,對於他這個目無法紀的人來說,死一個王曉根本不算什麼!

龍飛羽目光一沉,很顯然對蕭凡不爽至極。

“蕭凡你確定要多管閒事嗎,你這樣是跟我們整個飛龍武館作對,沒有好下場!”

蕭凡淡淡瞥了他一眼,不屑道:“你能咋的?”

重生九零暖婚甜妻 :“好好!很好!我記住你們了!”

說完,他就大手一揮,準備帶着十幾個保鏢離去。

他不是蕭凡的對手不可否認,所以也不會再做吃虧的事。

“站住,我有說讓你走了嗎?”

忽然,熊霸不帶感情的聲音冷冷響起。

“混蛋,你這是得寸進尺,不知死活!”

龍飛羽真的怒了,猛地回過頭,死死的盯着熊霸,眼中帶着殺意。

今天若不是蕭凡在場,他早就把熊霸廢了,現在好不容易沒計較了,沒想到這個熊霸還咋咋呼呼的。

“小熊熊,我看好你哦!”陸卿卿拍了拍手,微笑看向熊霸。

她們都知道,蕭凡帶熊霸來就是好好教訓龍飛羽的,又怎麼會輕易放他離去。

而且她們都相信熊霸肯定打得過龍飛羽,畢竟熊霸經過蕭凡的指導,現在的形意拳更上一層樓了。

不過此刻,龍飛羽的手下卻是不屑的看向熊霸。

真要逼得飛龍武館怒火,即使蕭凡根本保不住在場的人!

黑子等人見到這一幕也都冷笑不已。

還真是不作不死。

龍少剛剛明顯都已經打算走了,結果這個熊霸還要去招惹龍少,分明是活膩歪了!

熊霸很囂張的開口:“滾過來跪下,向王大爺道歉,再賠償五百萬,不然你就躺着出這裏……”

“好,好的很,熊霸,你很奈斯!”

龍飛羽怒極而笑:“本少真是第一次遇見這麼牛逼的人。”

接着龍飛羽看向蕭凡,說道:“蕭凡,這是我跟熊霸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否則就是與我們飛龍武館爲敵!”

蕭凡無所謂的聳聳肩。

倒不是他害怕,而是他想看看熊霸的實力到底如何了,剛好這個龍飛羽和他實力差不多,正是最好的對戰對象。

見蕭凡打算看戲,龍飛羽一聲令下:“都給我上,廢了他!”

十幾名保鏢從後面走出,全部衝向熊霸。

“嗖嗖嗖——”

只是熊霸絲毫不懼,拳風猶如刮骨刀,迅速遊走在保鏢羣中。

熊霸直接上步劈拳 ,進步崩拳,退步崩拳!

“砰砰砰!”

我的全能預男友

接着熊霸一個白鶴亮翅,拗步炮拳 ,又兩名保鏢倒下。

下一秒五個保鏢惡狠狠的拿出匕首,直擊熊霸心臟,看來是要把熊霸置於死地!

熊霸冷笑一聲,不慌不忙併步蓋掌,輕飄飄一掌將最前方的保鏢擊飛五米遠!

接着熊霸腳尖一轉,退步鑽拳,隨後使出一招狸貓上樹,其餘的保鏢就這樣癱軟在地上嚎叫!

不可思議的看着熊霸!

就連龍飛羽也是震驚不已! 按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雲靈學院無疑又會在這一屆的三院爭霸賽上墊底了。

成旬清了清嗓子,回頭看向靈師公會的青衣使者時,對方的臉上已經有了很不爽快的神色,這讓成旬更是倍感壓力。

“今天,三院爭霸賽就要進行第二輪的比試了,這一次共有五場比試,爲期兩天,兩天之後便會決出六強選手。”


聽到成旬的話,所有廣場上的學員都像打了雞血一般歡呼起來,好像勝利的曙光已經在向他們招手似的。

成旬沒好氣的瞥了底下一眼,這幫兔崽子哪裏知道雲靈學院就要大禍臨頭了,在東方大陸,靈師公會纔是掌握着最多優秀靈師的地方,雲靈學院可以說只是一個初步培訓之地。

如果因爲這一次的失利,靈師公會放棄了對雲靈學院的支持,恐怕這東方大陸第一學院的稱號很快就要易主了,憑着靈師公會的強大實力,他們完全可以扶持一所其它地方的靈脩學府,而不是雲靈城的雲靈學院。

要知道,在廣闊的東方大陸上,光是比雲靈城規模更大的靈脩城池就有近百座,其他一些小型的靈脩之地,更是數不勝數。地處不大不小云靈城的雲靈學院,能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是靠着靈師公會的提攜。

所以,一旦失去了靈師公會的支持,不僅很多雲靈學院的教授會出走,連雲靈學院的招生都會出現困難,到時候就不是一千名新生選五十名了,能夠做到一百選五十就不錯了。

等到廣場上的歡呼漸漸落下之後,成旬才接着說道,“今天第二輪的比試,規則依舊不變,是按照抽籤來進行,跟第一輪一樣,這一次還是有一個輪空的名額。”

成旬眼神略帶深意地掃過面前衆人,尤其是三名雲靈學院勢力的代表,接着,看臺之上十一強選手便逐個走到成旬的面前,抽出了竹筒之中的一根竹籤。

有了上次經歷之後,夏凱已經對輪空的名額不報期待了,按照概率來計算,兩次的輪空名額都落到自己頭上,可能性實在是太小。這第二輪比賽,他已經準備好硬着頭皮上了,雖然夏宗四人的實力和第一輪相比沒有什麼提升,但至少卡卡在最後時刻,晉升到了五階靈獸,這好歹也是一個優勢。

既然不抱期待,夏凱便乾脆讓其他人決定自己的命運,等到十人全部抽完竹籤後,他才晃晃悠悠地走到了成旬的面前,拿出了最後一根竹籤。

只是,在他抽出竹籤之時,成旬的臉色很是微妙,慶幸之中又帶着點怒意,讓夏凱一點也摸不着頭腦。

難道是怪我表現的不夠積極?拿起竹籤後,夏凱歪着頭想了一陣,仍舊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也就只好作罷了。

在看臺的一角,夏凱利索地抽出了竹籤之中夾着的紙條,攤開來一看,竟是白花花的一片,沒有任何數字。

背面,又是背面!夏凱心中剛剛掠過一絲欣喜,便想起了上次的尷尬之事,只好把紙條翻轉過來,再次查看。

就在夏凱等待着上面寫着一個大大的阿拉伯數字的時候,卻猛然發現,紙條的另外一面仍然是白花花的!


夏凱睜大的眼睛撲閃了幾下,在一次次刷新的視野中,紙條仍舊是沒有任何字跡顯示出來。

夏凱越來越加快的心跳之中,他把手裏的紙條翻轉了好幾次,可結果仍舊是一樣,一個巨大的驚喜突然在夏凱的心裏升起,輪空!第二輪比賽,竟然又輪空了!

夏凱在看臺之上興奮的一躍而起,拿着手裏的紙條朝禹青三人的方向晃盪了幾下,臉上的神情讓人一眼就明白,他就是那個中獎的人。

看臺中央,夏凱的舉動讓成旬嫌棄的皺了皺眉頭,不是因爲他的得意忘形,而是因爲,這個輪空的名額其實早就在他的掌握之中!

當拿出竹筒的成旬意識到,第二輪的比試輪空名額,對於雲靈學院來說非常珍貴的時候,他做了一個比賽主持不應該有的小動作。

成旬把那根夾着輪空名額的竹籤,用一股靈力綁定在了自己托住的手掌之上,然後每當其它雲靈學院的代表抽籤之時,他就會在搖動竹筒當中,用那股靈力控制竹籤不被抽走,而每當抽籤的是雲靈學院的勢力之時,成旬就會放鬆這股力道,讓輪空竹籤可以順利的被抽走。

但成旬只能單方面決定,竹籤不會被其他對手抽走,卻不能決定竹籤要被誰抽走。直到來自雲靈學院的兩個一流勢力,都錯過了輪空竹籤之時,成旬才發現,自己只能把這個珍貴的名額留給夏宗了。

所以,當夏凱最後一個,拿起那根輪空竹籤之時,成旬的表情纔會那樣的複雜。他哪裏想得到,自己苦苦費了半天的心思,竟是保住了一個二流勢力而已…

此時歡欣鼓舞的夏凱還以爲自己又走了狗屎運,事實上不是他的運氣太好,而是其他兩個雲靈學院的勢力運氣實在太差了。

夏凱拿着白花花的紙條雀躍地走到了看臺登記處,“夏宗,輪空!”的聲音,引起了一羣人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這一場的輪空意義非凡,那是直接進入六強的入場券,相當於半隻腳都踏入三強了,這無疑是天上砸餡餅的好事啊。

但對夏凱來說,還不止進入六強這麼簡單,第二場的輪空更加意味着夏宗有七天的時間可以用來修煉,對於這來之不易的七天,他心裏已經有了一個完美的計劃。

在看臺上登記完畢之後,看到六強之中,第一個出現的夏宗的名字,夏凱便放心的走下了看臺,朝着禹青三人一揮手,急衝衝地從廣場上消失了。

夏凱的舉動其實是讓其他三人很不解的,按理說有了輪空的名額,夏宗便可以趁着這兩天的時間,觀摩對手的實力,也好在將來的對戰中心裏有數。

雖然這樣會犧牲一些修煉時間,但俗話說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夏凱如此着急的把他們帶走是有什麼要事? 十幾名黑西裝保鏢瞬間被熊霸一人單挑。


場面看起來無比壯觀!

龍飛羽沉着臉,上前一步說道:“我說你怎麼有這麼大的口氣叫板我們飛龍武館!原來你也是黃階高手,不過…你太弱了!”

熊霸第一次聽到飛龍武館時,就想到了龍傲天,現在看來龍飛羽說不定就是龍傲天兒子,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囂張?

武道界都知道,金陵有兩大武館,飛龍武館和滄海武館!


他們的地位自不必說,光是人脈就已經很讓人敬畏了!

更主要的是他們都和武盟有着密切關係。

如果龍飛羽真的是飛龍武館的人,那他熊霸還真的惹不起,即使整個熊氏集團也不能和它背後的武盟相抗衡啊!

不過熊霸已經暗自決定追隨蕭凡,他相信蕭凡總有一天會站在金陵的巔峯!甚至是世界也有可能!

蕭凡不僅武道高深莫測,醫術更是精湛!

而且都說神醫就是行走的人脈!

此刻熊霸痞着臉說道:“嘴強王者?有種你自己上啊!”

龍飛羽臉色一變:“既然你想死,我就送你一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