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蕭衡的身上有不少的傷口,有的還在流著血,於是明裳便用蕭衡的血和自己的血滴在項鏈上,很快二人便進入了空間躺在了那張柔軟的大床上。

明裳打來靈泉將蕭衡的身上擦了一遍,蕭衡身上的傷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在癒合,明裳暗喜。

因為自己還有些發燒,明裳又找了一些退燒藥吃過後,又調了些藕粉餵給蕭衡吃下,做好一切后明裳已經精疲力盡了,她便躺在蕭衡的身邊睡了下來。 這是第一次讓明裳深刻地認識到了自己對蕭衡的感情,本來她還覺得她對蕭衡只是有些好感而已,只是沒想到的是,她對蕭衡的感情竟然這麼深了。

明裳看著蕭衡眼裡溫柔掩不住。

明裳輕輕的都撫摸著蕭衡的俊顏,嘴角的笑意掩不住。

她在想要不要把自己是異世界的人告訴蕭衡呢?萬一她告訴了他以後,他會不會不理她了呢?

明裳糾結了許久,為了讓自己的良心稍稍的安心一些,便在蕭衡的耳畔低語:

「有一件事情一直埋在我的心底,我不敢告訴你,怕你生氣。今天我可是鼓足了勇氣跟你說的。

我叫明裳,我不是這裡的人,我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我們那裡和這裡完全不一樣,我們不坐馬車也不坐牛車。

我們出行,一般坐的是汽車和飛機,它們的速度比馬車快多了。要是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帶你去看看的。

我們那裡可比這裡好玩多了,沒事兒的時候可以看電視玩電腦,即便不出門都能上街買東西,付了錢以後,就有人專人把東西送到家裡了,是不是很方便啊?

我呢,是一名醫生,在山區義診的時候遇到幾個流氓,不小心掉落山崖摔死了,所以就到這裡來了。

說來,這裡的明裳也怪可憐的,竟被姜氏和明瑤欺負,若不是我,我估計啊,她現在還過著慘無人道的日子呢!

以前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你,雖然是以這種方式,但是還是告訴你了是不是?

以前我還想過要回去的,現在因為心裡有了你,也沒有那個打算了。若是哪一天我真的回去了,我一定會帶上你的,也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

明裳撇了撇嘴又道:「我本來都一大把年紀了,遇到你以後就跟十幾歲的小姑娘一樣,唉,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過,遇到你我很幸運!希望你也這麼覺得。」

明裳漸漸地有了睡意,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許久聽不到明裳的聲音,蕭衡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眼前熟悉的情景讓蕭衡想到明裳方才說的話,原來明裳的不同就在於此。

蕭衡看了看周圍的情景和上次的一模一樣,這是哪裡?

蕭衡收回的目光落在了明裳的臉上,他俯身親了一口明裳:「裳兒,不管你的身世如何,我喜歡的是你的人,你莫要想太多了。」

因為明裳的事情,明白一夜沒睡,若不是劉氏在門外看著,他早就出去找明裳了,明裳現在不知所蹤,他卻無能為力,明白覺得自己很沒有用。

他很羨慕蕭衡能陪著明裳一起。

夜已經深了,劉氏披著衣服靠在明白的門口打著盹兒,姜氏走了過來,喊了一聲「娘」,對劉氏說:「娘,夜都這麼深了,您趕緊去歇著吧!要不然這身子是受不了的。我看小叔子也不鬧騰了,您就放心吧!」

劉氏抬起惺忪的睡眼看著姜氏,小聲地說:「你沒看著他那屋子還亮著嗎?我是他娘,他心裡想什麼我清楚著呢!真不知道那二丫頭哪裡好了,值得他這樣?

不過,二丫頭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也不枉三兒念她一場。

這件事情過了以後啊,得趕緊給三兒定下一門親事,這樣才能安了他的心。」 姜氏附和道:「娘說的是,天色已經很晚了,您趕緊去休息吧!」

「也好,我這身老骨頭經不住這樣折騰,今晚啊,你就替我在這裡看著三兒,三兒會念著你的好的。」

劉氏一邊說著一邊起身,由於蹲著時間長了,她差一點就跌倒了,索性被姜氏及時扶住了,她才穩住了身子。

「娘,您小心些,要不兒媳扶你去屋裡吧!」

「不用了,你在這兒看著三兒吧!」

劉氏自己去了屋子裡,姜氏很是不甘心地看著劉氏遠去的背影,她明明是好心,卻不成想把自己給搭了進去,她這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牛二三人找了一夜都沒有找到人,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垂頭喪氣的回來了,對於明裳和蕭衡的事情,村子里的人都認為他們遇難了,就連牛二三人也不例外。

子山兄弟二人回了明裳家,兄弟二人的心情非常的低落,尤其是子川眼睛都哭紅腫了。

「哥,你說東家那麼好的人怎麼說沒就沒了呢!」

子山看了一眼子川沒有說話,他怕他一開口,便會忍不住哭出聲來。

良久,子山開口問子川:「川兒,你餓嗎?」

子川搖了搖頭:「哥,我不餓。」

「唉,二丫頭怎麼這麼命苦呢?這麼大的院子才住幾天啊,就這樣走了,真是可惜了!」

突然院子里傳來姜氏的聲音,子山兄弟二人面面相覷了一會兒,起身便去了院子里。

姜氏看到他們兄弟二人愣了一下,很快便反應過來,問道:「你們怎麼還在這兒?」

子川冷眼瞧著她:「我還要問你呢,這院子是我們東家的,你來做什麼?」

「哎呦,真是好笑,明裳死了,這裡就是我的了。我是她娘,是我把她從小撫養成人的。倒是你們,她人都不在了,你們還留下做什麼?

你們這是存心想讓二丫頭難看是不是?」

「東家現在生死未明,你現在就要她的房子,你這麼做合適嗎?」子山冷聲地問。

「哎呦,我只是先替她保管著房子,等她活過來,我就還給她便是,你們都激動什麼啊?我呢,怎麼說也是她的娘,是她的親人,你們不過是濟世堂的學徒罷了,說句不好聽的就是跑腿的,你覺得你們現在住在這裡合適嗎?」

子山兄弟怒目瞪著姜氏,好半天子山才開口說話:「東家上輩子是遭了什麼孽,才有你這樣的娘?!」

「哎呦,你怎麼說話呢?當初要不是我,那丫頭能活到現在?要不是我可憐她啊,她那個時候早就被野狼叼走了,你現在還能站在這裡指責我的不是?

話說,那丫頭是怎麼調教你們的?怎麼沒大沒小的?竟然這樣跟我說話?

我告訴你,是我可憐你們,現在才來收房子。

本來我是不打算跟你們紅臉的,但是你們實在是太不知好歹了,敢在這兒跟我叫囂!

我告訴你們,明裳是我明家養大的,如今她下落不明,現在這房子就由我替她保管了。」

姜氏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來,不耐煩道:「趕緊把鑰匙給我,你們也識相點趕緊離開這裡。還有,那個濟世堂我也要去收的,你們若是耍賴的話,我會報官的,到時候別說我翻臉不認人!」 子川本來就是一肚子的火氣,聽姜氏這麼一說更是火冒三丈:「我說姓姜的,你還要臉不?當初我們東家在你家的時候你是怎麼對她的,你忘了?

還有你們已經和東家斷絕關係了,當時東家可是給了你們一百兩銀子,你現在這麼做這臉怎麼都不紅呢?」

姜氏插著腰一副要和子川干架的樣子。

「說起一百兩銀子我就來氣,明裳那丫頭可是我從小將她養大的,怎麼說那一百兩銀子都應該給我。

現在倒好,我把她養那麼大一點功勞沒有不說,就連一點苦勞都沒有。現在我收了她的房子做一點辛苦費那不是應該的嗎?」

「你……你這個臭婆娘,這種話你怎麼說的出口?!」

「臭小子,你怎麼說話的?我告訴你,她這房子怎麼輪都輪不到你們,這裡最終還是歸我的,你若是識相的話,快點吧鑰匙交出來。

你們想想,你們一個外鄉人想要這裡的房子可能嗎?

穿越空間:農門沖喜小娘子 除非啊,這天上會掉餡餅下來!」

「我們若是不給呢?」子山冷眼看著她。

「不給?很好——」

姜氏的話一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拍著大腿做一副傷心狀:「哎呦喂,二丫頭認識的都是些什麼人啊?這孩子現在生死不明,他們就要霸佔著二丫頭的房子,這會兒還要給我個教訓!

嗚嗚,二丫頭真是識人不明啊!

二丫頭,你若是在天有靈的話,給這兩個不知好歹的東西一個教訓吧!」

姜氏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就跟真的似的,子山兄弟冷眼看著她表演。

很快姜氏的『哭』聲驚動了大家,牛二也在其中。

牛二皺著眉頭看著姜氏,姜氏的為人他是最了解的,所以他也沒有問子山兄弟二人便指責姜氏:「我說你是怎麼回事?明裳出了這樣的事情你沒有去找也就罷了,現在倒好,你還鬧上了。

我告訴你,子山兄弟二人是明裳看中的,你可不要在這兒胡亂的造謠!

人家兄弟跟我找明裳找了一天一夜,倒是你,又做了什麼?

還口口聲聲地說自己是明裳的娘,有你這麼當娘的嗎?」

姜氏被牛二說的啞口無言。

牛二繼續道:「當初在縣城的時候明裳已經和你們家斷了關係了,聽說你們家可是收了人家一百兩銀子呢?哼,你若是真心的當人家的娘的話怎麼會收銀子呢? 顧少的獨家摯愛 我看你就是訛錢的吧?」

姜氏聽牛二這麼一說,立即站了起來,大聲地喊道:「我說你說什麼屁話呢?我知道你和二丫頭的關係好,她也沒少在你的面前造謠吧?

說什麼一百兩,我可是一文錢都沒有見到過。那一百兩要是真的給我了,我現在還來收這破房子嗎?

我養育她這麼多年,要個房子不過份吧?」

「你的意思是你們明家還想要雙份了?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我看啊,你們明家就是靠賣女兒過活的吧?」

「牛二,你在放什麼屁呢?你這麼極力地護著這房子,難道你也想要?」

姜氏說著看了一眼大家,意味深長道:「這二丫頭就是男人緣好啊!這死了有人跟了下去,這陽間也有人護著,嘖,真沒白在這世上走一遭!」 姜氏的話剛說話,『啪』的一聲牛二的巴掌便落在了姜氏的臉上,頓時姜氏的臉上便出現了一個巴掌印。

姜氏捂著臉,紅著眼眶吼著牛二:「你是個什麼東西?敢對我動手!我看你是不想在這個村子住下去了。」

姜氏吼完牛二,對眾人說道:「他牛二居心不良,想要霸佔二丫頭的房子,動手打人,大家可要為我作證啊!」

都是村子里的,大家都了解姜氏的為人,大家平時沒事的時候就喜歡聚在一起講講張家長李家短的,對於明家的事情,她們也沒少議論過。

對於姜氏,她們更是清楚得很,而且現在明裳下落不明,他們明家沒有一個人出面去尋找明裳的,反倒是牛二和子山兄弟在尋找明裳的事情上倒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人家才回來還沒怎麼休息呢,這姜氏便打上門來要房子了,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再怎麼說,也要等明裳的事情有了結果再做打算吧!

這姜氏實在是太不會做事了。

「我說姜氏,你還是帶人把明裳找回來,不管是死是活,這人回來了就好。如果人活著還好,這人若是死了,你還得幫人家好好的安葬了,到時候你要這房子就有理由了是不是?」

「是啊,姜氏,現在這人還沒著落呢!你不找人也就罷了,怎麼還想起來要房子了?要房子也要要得名正言順是不是?」

「是啊,你趕緊去找人吧!明裳那孩子也怪可憐的,這好不容易賺了些銀子,這又掉了那河裡,這若是不知道的,大家還以為是有人想圖財害命呢!」

姜氏急了:「喂,你說什麼呢?誰圖財害命了?我看是你吧!真沒看出來啊,你竟然有了那樣的心思。」

那婦人見姜氏跟她吵,也不甘示弱:「你是什麼人你自己不清楚嗎?白撿了個女兒不說,還是個能幹的,就連跟人家斷了關係,你們明家還要人家一百兩銀子,我估計你把你自己親生的賣了,也賣不了那麼多的銀子吧?」

「你敢再說一聲試試?」姜氏氣紅了臉。

「怎麼著,我還怕你啊!你自己養的沒本事賺銀子,就想著攀高枝,這高枝倒是攀上了一半了,剩下的那一半還成不成還危險呢!

就她那樣的,估計啊,懸乎著呢!」

「哎呦喂,我看你是嫉妒了吧!你家的是不是想攀高枝攀不上啊?你看你這眼睛可比兔子還紅呢!

你家是人長得丑就連攀高枝都沒有那個機會!」

婦人聽姜氏這麼一說火冒三丈:「姓姜的,我跟你拼了!」

婦人說著便上前去拽著姜氏的頭髮。

姜氏頭皮一疼「哎呦喂」地叫喚著,手下也不甘示弱,拽著婦人的頭髮。

二人扭打了起來,大家都忙著拉架。

「都給我住手!!!」

劉氏嚴厲地聲音傳入耳朵,姜氏立即住了手,她披頭散髮地看著劉氏,問:「娘,您怎麼來了?」

劉氏瞪著姜氏:「你看看你現在什麼樣子?真是丟人丟到家了!三兒不見了,趕緊給我去找,找不到人你給我不要回來了!」 「小……小叔子不見了?他去哪裡了?」

「你問我去哪裡了?我還要問你呢!昨晚上我讓你看著的,你倒好,正事不做,跑來這兒鬧事來了,你看看你這個樣子,真是給我們明家丟臉!」

「娘,這房子……」

「房子什麼房子?難道它還跑了不成?三兒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我唯你是問!」

「娘,您別急,我這就去找!」

姜氏理了理衣服連忙出了院子,劉氏深深地看了一眼子山兄弟便跟了出去。

姜氏走了,眾人如鳥獸狀皆散了。

就連方才與姜氏大家的那個婦人也是罵罵咧咧地離開了。

「牛二哥,謝謝你。」

「客氣什麼,大家都是朋友。再說了,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將明裳和蕭衡找到,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姜氏現在這個時候來鬧事實在是太氣人了!

平時我就看不慣她的那副做派,緊要關頭她來鬧事,不給她一個教訓,我就不叫牛二。」

不用說,姜氏也知道,明白肯定是去找明裳去了,也是她大意了,今早來的時候還看到明白在床上睡著覺呢,本想著自己來收個鑰匙就回去了,沒想到明白是裝睡的,她這一走正好給明白鑽了空子。

「這小叔子也真是的,人都死了還去找做什麼?萬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命搭上去,那就得不償失嘍!」姜氏小聲地說了一句。

「說什麼,還不快去找!」

劉氏聽姜氏小聲的嘀咕,不由得皺著眉頭吼道。

「娘,那座山野獸多著哩,萬一真被我遇上了,那肯定是逃不了的,要不然我進趟縣城把大哥他們都叫回來?」

「等他們回來,黃花菜都涼了。你趕緊去,你大嫂一會兒也就到了。」

「那娘,您年紀大了,還是好好地在家歇著吧!我和大嫂一定會把小叔子給找回來的。」

姜氏見推脫不掉,只得硬著頭皮去了。

劉氏冷著臉:「你先去找,我去村子里找人,都是一個村子的,他們應該會幫忙的。」

姜氏看著劉氏走遠,這才收回了目光:「你不是心疼明白的嗎?怎麼不自己去呢?哼,我看啊,也是假疼。」

姜氏一邊說著一邊心不甘情不願地去找明白去了。

在蕭衡醒來之前,明裳和蕭衡便出了空間,當蕭衡醒來的時候,他們依舊在那個山洞裡。

明裳見蕭衡醒了面上一喜:「你醒啦?肚子餓了是不是?我方才出去摘了些果子,也洗乾淨了,你將就著吃吧!」

明裳說著便將手中的水果遞給了蕭衡,蕭衡看了一眼明裳,接過明裳手中的果子吃了一口,味道非常的不錯。

「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明裳搖了搖頭:「剛才去摘果子的時候,特意看了看地形,我也不知道這是哪裡。」

蕭衡吃過果子后,便和明裳出了山洞尋找回去的路,本來蕭衡想著用輕功帶明裳回去的,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一身的輕功竟然用不上了。

明裳看著一臉鬱悶的蕭衡,安慰他道:「沒事的,大不了我們走回去,再說了,我們兩個人單獨在一起沒人打擾也是挺浪漫的。」

蕭衡溫柔地看了一眼明裳,然後摸了摸明裳的腦袋,聲音清潤道:「讓你受苦了。」 這邊明白來到這座山上,在那河邊順著河流往下找,找了好久都沒有見到明裳的影子,這期間明白跌倒了好幾次,這腳也扭了。

嗓子也啞得快要說不出話來了。

「裳兒,你在哪兒啊?裳兒,我知道你喜歡蕭衡,只要你還活著,我同意你們兩個在一起,我再也不會說要你和我成親了。

裳兒,你聽到我的話了嗎?」

明白這邊喊著明裳,那邊的姜氏和趙氏喊著明白的名字,由於明白身子本來就弱,不到半天的功夫,姜氏和趙氏便找到了明白。

「我說小叔子,你這樣子可是急死人了,尤其是娘,她現在都氣病了呢!」趙氏說道。

明白抬頭看了一眼趙氏和姜氏聲音沙啞:「大嫂、二嫂,你們來得正好,幫我一起找找裳兒。」

「哎呦,小叔子,你的聲音怎麼這麼啞啊?這要是被娘知道了,不是要心疼死啊!你趕緊跟我們回去吧!找明裳的事情,我們已經讓人來找了。」

為了讓明白回去,趙氏撒了一個慌。

「他們不知道裳兒在什麼地方,他們不一定找得到。」

「肯定能找到的,你就放心吧!你看你這腳也走不了多遠了,還是趕緊跟我們回去吧!」

「我要找到裳兒,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明白的態度很堅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