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蕭進也會失去那個信心,他頹廢在酒吧裡面,或者是在他外面的公寓裡面…身邊所環繞著的。

都是大量的酒瓶子,空的。

對於蕭進這樣,江黎川不說勸慰,只是在旁邊陪著他,最後才朝著蕭進出聲一句:

「但凡不失去那個信心,就總會找到的。」

當初他讓人找蘇棉的時候,不也是這樣的狀態嗎?江黎川今日所說的那句話,是蕭進的原話… 用蕭進的話,來安慰著蕭進,蕭進聽了之後,卻是想要發笑,有些事情,勸的了別人,卻永遠都勸慰不了自己蠹。

哪怕心中心知肚明,也還是那般的難過啊。

蕭進聽后,卻是輕輕的笑了起來,然後笑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嘲諷,最終……卻是演變了眼眶猩紅一片。

他很想知曉李暖的下落,哪怕是這輩子不能在一起,他也只是想要知曉李暖的下落,她在這個世界上就她一個人了。

她還能去哪裡呢?

還能去哪兒呢?

蕭昀婷也勸說過蕭進,是過來幫他收拾東西的,他不回去,蕭家也不找,原舒也還在氣頭上。

秉持著不回來就不回來的心,而蕭進自己呢?

也壓根就沒有想過要回去,他現在都還記著原舒的態度,原舒所說的那些話呢,怎麼可能輕易的回去呢?

不太現實,而蕭昀婷也從來都不勸說著蕭進。

該說的,曾經也都說了,而且她這人屬於那種逗比類型的,平時就會說一些損人的話,哪裡會那麼擅長安慰人呢髹?

更何況,難過一段時間也是好了,也可以趁著這個時間,好好的想想,興許原舒不見蕭進就能改變態度了呢?

可是有些人,

態度一旦是決定下來,就是沒法改變的事情,就好比是原舒,後來很久后,蕭進方便明白原舒這樣做的原因。

可是聽到了,那卻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

而後,江黎川顧著蘇棉,蕭昀婷被一個叫厲南臣的病患給弄的烏煙瘴氣,也牛沒有過來看過蕭進了。

蕭進也頹廢了一段時間,後來也是慢慢的把自己給調整好了,重新的回到醫院上班,可是就不回蕭家。

對於他來說,他寧願是相信李暖會回來的。

而且……

那些尋找著李暖的人還在繼續。

……

厲南爵的行程,也是因為李暖的事情而落下了,蘇棉對此倒是很抱歉,主動電話邀約,請他吃飯,但厲南爵卻不想要在外面的酒店,酒店那裡的那些菜色,固然是好,但在厲南爵的眼中看來。

那都是一個樣子,卻是不想要。

於是便和蘇棉說了,要請的話,就親自動手,如若不然的話,還是算了。

做飯對於蘇棉來說,那並不是一件難事,尤其是在厲南爵這樣的話語之下,當即也就同意了。

原本是打算出去購買食材的,可是厲南爵卻說,那些東西他會讓小周買好,帶過來,如此。

蘇棉還能說些什麼呢?

也只能是順從了他的話,然而就在厲南爵準備出去的時候,卻是和沐輕語打了一個照面,沐輕語直接的攔在了他的面前。

仰起頭,質問著厲南爵:「她都不喜歡你,你為什麼還要朝著她靠過去,不是說了要回香港的嗎?為什麼,為什麼一拖再拖?」

沐家和厲家,不但是生意場上有來往,更主要的是兩家的關係,沐輕語在這邊,無論如何。

都要好生的顧著她的安危,但是他賣了幾分薄面,卻是不允許沐輕語能夠在他的面前繼續的放肆下去。

「我的事情和你沒有絲毫的關係,這句話,我也不想再繼續的重複下去。」厲南爵的表情十分的不耐。

也是在警告著沐輕語,可是沐輕語卻沒有把厲南爵的這話給放在心上,而是用力的抱緊了他,似是哽咽,也像是在哭泣:「為什麼,你寧願喜歡一個別人用過的女人,寧願靠近一個不喜歡你的,為什麼你就看不到我呢?為什麼……」

「放開。」

厲南爵咬住了牙關,表情十分的冷厲。

「不放,不放,我就不放……」

厲南爵聽著她那煩人的聲音,卻是直接的就失去了那份耐心,她不放,他有的是那個辦法。

到底男女力度有別,沐輕語的手直接的就被厲南爵給扳開。

推開她,力度大的駭人,卻是險些跌倒,然而厲南爵卻並沒有把這些給放在眼中,他好話說夠了。

是沐輕語還要主動過來招惹的,既然被她給弄出那個不耐煩了,所有的後果都該是沐輕語自己去承擔。

沐輕語抿著唇。

跟厲南爵比的話,厲南爵永遠都是那個最狠心的人,而她,卻是最心軟,卻又最不想放棄的那個。

……


蘇棉的家中,厲南爵靠著蘇棉客廳里的小沙發,倒也是一身的悠閑,而蘇棉呢?現在正置身於廚房中。

忙碌的身影倒是讓厲南爵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眸光卻是無比的冗長著。

蘇棉並不是最為漂亮,可是她的那張臉乾淨,溫和,尤其是她的皮膚還很白,厲南爵喜歡這樣的蘇棉。

簡直比那些搔.首.弄.姿的女人不知道要強了多少倍。

關乎那些別人最尋常問他的問題,哪裡有那麼多的為什麼,喜歡了就是喜歡了,看上了就是看上了。

哪裡有那麼多的為什麼?

看著看著,厲南爵的心裏面就是一陣的不平和,乾脆,直接的點上了一支香煙,他是想要上去和蘇棉說的。

可不是那種正經的話,按照厲南爵的脾性來的話,尤其是之前,估計他會直接的上去,和蘇棉說:

【蘇棉,小棉花,我看上你了,想.上.你,行不行?】

大多女人可是沒能經過這樣的撩.撥,要不然之前的厲南爵也不可能花名在外,也不可能在蘇棉出現后。

那麼多的人都驚奇。

想到之前自己的性格,厲南爵自己都笑出聲來,想了,的確是很想了,直接的就丟了手中的煙頭。

朝著蘇棉走了過去,愛情啊,這東西本來就貴在那個爭取。

走的緩慢,蘇棉都沒察覺,一雙有力的雙手,就那樣的環住了蘇棉的腰身,蘇棉動作一頓。

可緊接著,厲南爵的下巴就放在了蘇棉的肩膀,那冗長緩慢的聲音,就在她的耳邊響起:「小棉花啊,要去香港了,很捨不得你,讓我抱抱你。」

那溫熱的呼吸聲環繞在她的耳邊,蹭的蘇棉痒痒的,如此動作,蘇棉是想要推開他的,可是聽著他那般的語氣。

還是沒有出聲,也算是默認了,只不過是一個擁抱罷了。

但……

下一刻,厲南爵就已經咬.上了蘇棉的耳垂……

「如果喜歡的話,我早就已經喜歡上了,不會現在都還沒有喜歡上,厲南爵,你真的很優秀。該說的話我都已經說過了,你心裏面也是明白的,我……今天算是最後一頓飯吧,李暖不用找了,去了香港后,你在那邊要好好的。」

蘇棉的喉嚨很疼,但還是極力的把那些話給說完,對於厲南爵的觸碰,蘇棉有的,都是慌張。

厲南爵的心情,早就已經變的那麼的不可耐煩,沒聽蘇棉的這些話,卻是直接的把蘇棉的身體給扳過來。

大力的吻住了她的唇角……

蘇棉沒回應,一直都是厲南爵的強勢,他的手,甚至是到了不該到的地方……而蘇棉呢?卻一直都沒動。


靜靜的,就好像是一具沒有靈魂的木偶,是厲南爵最先放開的蘇棉,放開的那瞬間,蘇棉的話,就出聲了。

她說:「如果我真的跟了你的話,那你所看到的我就會是這個樣子,我不會為了報恩,而奉獻自己。可是厲南爵,我真的很感激著你,但我的熱情早就沒了,不可能……」

「就因為江黎川?如果江黎川愛你的話,你和他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蘇棉,我告訴你,不願意走也必須要跟我走。」

厲南爵咬牙切齒的朝著蘇棉說出了口,情緒倒是變的有些激動起來。

對,

他這是瘋了,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再者說,他原本就是這樣的人,得不到的東西,就一定要想辦法奪走,而蘇棉……給了這麼長時間的機會。

厲南爵不想再繼續的耗下去了,蘇棉他要得到,一定要得到…

而在接下來的動作里,厲南爵的動作都是那般的急切,似是要把蘇棉給吞入腹中,蘇棉以為他會放手。

可是沒有想到卻會牽扯出來他這樣的情緒。

蘇棉也是慌亂了,「我……我才流產完,你……」

「你說什麼?」

蘇棉的話語剛落,就對上了厲南爵那雙兇狠的眼睛。

流產?

怎麼回事? 87_87355天南大陸,神武帝國。

驕陽似火,炙烤著大地,曬得人毛孔里發癢,恨不得笑出聲來,幾隻野鳥撲騰著翅膀,萎靡不振。

天羅城轄下三合鎮木家的演武場上,一如往常一般,聚集了數百名族人,這些人除了站在高台之上的中年男子外,其他人皆是清一色的少年。

這些少年之中,有男有女,有高有矮,有稚氣未脫,也有少年老成,但無一例外的,他們的臉上充斥著無與倫比的朝氣,那朝氣里透著一股股興奮與激動。

「強者之路,需要永恆的奮鬥!」

高台之上的中年男子,手舞足蹈,唾沫橫飛:「再過三個月,就是一年一度的家族大比!在這次大比上,只要努力過,奮鬥過的人,相信都會有屬於自己勝利果實!」

木家存在數百年來,這些話木師早已記不清自己說過多少次了,從他師傅的師傅,再到他的師傅,再到他自己,每一年大比前,都會給木家的少年們做一次類似的動員。

木家第九代子孫們正襟危坐,聆聽著木師的最後一次教導,正如木師所說,十幾年的努力,等待的便是這麼一次大比。

木家大比,是木家選拔優秀子弟的一種方式,優秀子弟會進入家族重要甚至核心部分,成為家族的頂樑柱,當然了,一旦在這次家族大比上脫穎而出,他們修鍊的資源也會愈加的充裕起來。

與其他同學一樣,木家第九代嫡系子孫木同站在最後一排,瞪大了眼睛,豎起了耳朵,一副聚精會神的模樣。

由於是嫡系的緣故,這樣的動員每年族長父親都會破例帶他過來聆聽,目的當然是為了激發他的鬥志,不過遺憾的是,木同對這些似乎完全提不起興趣。

「你們當中,已經有不少人,蘊脈小成,即將打通自身靈竅成為一名合格的武者。」


木師話音剛落,人群當中十多名木家經營子弟腰板挺直,傲然挺胸。

那氣宇軒昂的模樣,招惹周遭木家子弟好一陣羨慕,美女們眼汪汪差點沒有上前搭訕。

十六歲蘊脈境界的三級武者,不但能夠成為木家未來的棟樑,更是一些高等武道學院招生對象,是未來的武道強者,帝國棟樑。

「武者只是武道一途的開端,我希望你們能夠一路走下去,成為木家未來的棟樑之才。可不要學習某些人每天吃一大桶飯,武道修為卻無半點進境,浪費我木家資源。」

說著,木師突然加重語氣,目光惡狠狠地瞪著人群最後的一個人,恨不得這殺千刀早死。

唰!

整一個木家廣場,上百雙眼睛望向了木師眼裡的那個人,緊跟著一陣嘲笑聲響起。

木同雙眸依舊瞪成牛眼般大,自然的笑容,渾然不知再一次成為整個廣場的焦點。

睜眼睡大覺的人,哪裡知道四周發生的事情,木同不但睡著了,更是在做夢。

夢裡,他覺醒天品武脈,絕武武脈,手掌絕世好劍,修鍊逆天強者武技,一路披荊斬棘,殺戮滿地,劍挑天才,成為三合鎮木家家主,踏上青檀山,一報父親受傷之仇,而後考核上神武學院,一步步登頂世界之巔,成為傲然於世的絕世武者。

木師驟然握緊拳頭,青筋暴露,怒不可竭。

這廢物,居然又一次在廣場睡著,還是睜著眼睛睡,簡直不將他放在眼裡。

十六歲,依舊停留在聚元一級武者境界,連武脈都還沒有覺醒。

簡直就是廢物,一坨爛泥,一個只吃飯不修武的飯桶,根本就不會有任何前途可言。

木桶,那傢伙就是一個廢木桶。

不。

一隻爛木桶才是。

木師惡狠狠地盯著木同,滿臉冰霜,恨不得將其掃地出門。

這廢物簡直就是木家的恥辱!

深深呼了一口氣,沉下心,木師臉上重露笑容,眼裡閃過一行不著痕迹的精光。

哼,很快了,這廢物就要被發配荒漠,不會再回來了。

隨後,廣場上,再次響起木師那慷慨激昂的家族大比動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