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蕭風心中大為安定,那紙張還有十幾頁,就算是全部喂下去,他也要讓紫妍醒過來!

「唔……嗯……」

一陣嚶嚀,蕭風察覺到懷裏的小女孩有了動靜,正準備鬆開嘴巴時,那雙黑亮的眸子已經睜了開來。

啵~

因為包裹的太嚴實,鬆開時,不由發出一聲讓蕭風想死的聲音。

「咳……你沒事了啊,太好了。」

蕭風扭著腦袋,並不看紫妍。不過因為嘴巴不好打開,聲音有些模糊不清。

嗅——

嗅——

「你在吃什麼好東西?」

紫妍當即瞪起了眼睛,伸著腦袋往蕭風臉上湊。

蕭風像鸚鵡一樣不斷扭著脖子,嘴裏還有些模糊不清,「沒什麼。」

當他將餘下紙頁全部咽下后,體內那朵快要熄滅的異火,就像添了柴薪的篝火,瞬間壯大了一圈。

從火柴焰火,狀大成為蠟燭苗兒。

儘管還是小的可憐,不過不用讓蕭風一直擔心會熄滅就是了。

甚至損耗過半的靈魂力都得到了補充,甚至有盈。

「你看,什麼都沒有的。」

蕭風眼睛望着高天,張大了嘴巴任由紫妍查看,反正裏面什麼都沒有了。

嗅——

「好香……」

紫妍眨了眨眼睛,像是想起來什麼,一把將地上的手冊抓了起來。

「你要做什麼!」

蕭風有點害怕她把餘下的都啃了,那兩人恐怕真的要躲這裏很遠了。

那把劍,肯定藏有什麼秘密,蕭風想去看一看。

眼見紫妍這幅生龍活虎的樣子,瞬間讓蕭風心頭大石落了地,他不由琢磨起那把劍的事情。

「鬆手!」

「我不吃!你鬆手!」

紫妍從蕭風手裏奪來無字手冊,一張一張地數了起來。

「一、二、三……十五。」

「十五?」

像是不確定一般,紫妍又數了一遍。

「十六頁呢!第十六頁呢!你是不是偷偷把十六頁吃掉了!」

紫妍一副氣洶洶的樣子,瞪大了眼睛盯着蕭風,想從他臉上看到答案。

真是太可惡了,居然偷偷吃了一頁。

「不行,我也要吃一頁!」

見紫妍真的沒有客氣,蕭風連忙把她攔下來。

「哎,你別來真的啊。」

「幹嘛?你自己偷偷吃了一頁,還不肯讓我也吃一頁么?」

「這一碼歸一碼啊。」蕭風揉着腦袋,「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們能站在這裏,不都是因為這個東西么。」

「你知道不也偷吃了一頁么!而且我又不是全吃完,留一頁不就好了。」

紫妍一臉無所謂,吃到自己肚子裏的好東西,才是屬於自己的好東西。

「哎,你別撕!」

蕭風連忙抓住紫妍的手,把那本書奪了回來,不顧紫妍的嚷嚷,高高舉了起來。

「總之,我們現在無論能不能離開,都要依靠它了,所以,誰都不許吃。」

「小氣鬼!」

紫妍兩手掐著腰,嘟囔著,「自己偷偷吃了一頁,被發現了,還這麼嘴硬!」

蕭風假裝沒有聽見,問道,「紫妍,你現在覺得自己的身體怎麼樣?」

紫妍歪了歪腦袋,「還好啊!」

然後扯了扯自己胸口的衣服,朝裏頭看了幾眼,繼而開心到,「看!我這裏傷口都長好了!」

「衣服穿好!誰要看你啊!」

蕭風把紫妍推開,不讓她靠過來。

「嘁,別人想看都沒得看呢。」紫妍伸著懶腰,「就是覺得有點累,想睡一會。」

「我們往後退一些吧。」

在這裏蕭風能夠撐得住,不過想要放鬆肯定是不行了。

兩人默默朝着更遠處走去,紫妍突然開口道,「你之前一直強撐著,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以為那裏有離開的方法。可惜我猜錯了。」

「那裏到底是什麼?」

「一把很大的劍,這兩天我們可以一起去看看。」

「這裏好安靜啊,會不會真的只有我們兩個人了?」

「嗯……可能吧。」

「如果出不去了,你打算怎麼辦?」

「我們能出去。」

「我說假如,假如真的出不去了,那你準備怎麼做?」

「既然我們能進的來,肯定可以出得去呀,只不過沒有找到方法罷了。」

「哎呀,我說如果呀!你回答我的問題嘛!」

「你是很想留在這裏啊?」

蕭風停下腳步,「好了,我們就在這裏歇會吧。」

他揮手將帳篷放出來,推著紫妍進了帳篷,「你好好睡吧,我在這裏守夜。」

「可是這裏都沒有別的東西。」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蕭風揉了揉紫妍的腦袋,把她塞進帳篷里,「快睡吧。」

「哦。」

紫妍縮進帳篷里,沒了聲音。

少了紫妍的嘰嘰喳喳聲,四周瞬間安靜了許多。

不過沒過多久,紫妍又探出來腦袋。

「蕭風,我怕黑。」

「你什麼時候開始怕黑了?」

「你進來嘛,我睡不着,想跟你說會話。」

「你說吧,我聽的見。」

「嗯……你昏倒前,說的她是誰啊?」

「古薰兒。」

「她是你妻子么?」

「算是吧,怎麼了?」

紫妍突然從帳篷里跳出來,撲到蕭風身上,嘿嘿笑着,「怎麼樣,感覺怎麼樣?」

「什麼感覺怎麼樣?你不是要睡覺么?」

「你親我的時候啊,什麼感覺啊?」

紫妍壞笑着,大大的眼睛裏閃著光。 聞霆北做事很絕對,既然劉宇鑫和蔣一凡想陷害他,那他索性就承認,他不想讓舒望晴背負一切,他們的目標既然是他,那他就承擔一切,這是屬於男人之間的鬥爭。

舒望晴知道也聞霆北的出發點是為她好,可為她好讓舒望晴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寧洛落和歐陽東再怎麼壞,在眾人眼裏也是兩條人命,這若是讓聞霆北一個人承擔,她無法邁出那個坎。

舒望晴看着蔣一凡留給她的紙條,恐怕當初蔣一凡猜到會發生今天的事,所以給了她一個「機會」。

可要怎麼利用這個「機會」,還是舒望晴說了算。

聞霆北現在分身乏術,舒望晴要去找蔣一凡很容易,不過在此之前,她找到了白景瑞。

白景瑞和蔣一凡相鬥多年,如果舒望晴能當魚餌把他引出來,也算是幫了白景瑞一個忙,不過她是有條件的。

「你我都知道這是蔣一凡做的,只要你幫我調查清楚,還霆北一個清白,我會幫你把蔣一凡擒住。」

白景瑞看舒望晴堅定的眼神,道,「舒小姐,抓蔣一凡本來就是我們的責任,你不必冒險,況且,聞總也不會讓你這麼做。」

「不一樣,」舒望晴道,「我想為霆北做一些事,他為了我的安全承擔一切,我也想為他付出。」

白景瑞暗嘆這夫妻倆真是一心,現在蔣一凡下落不明,也就只有舒望晴有辦法……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會去找蔣一凡,」舒望晴堅持,「如果你想儘快抓到他,只能和我配合。」

舒望晴鐵了心要做這件事,白景瑞無奈,只好同意。

「我會暗中保護你,但你若是出了什麼意外,我會放棄一些行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