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薛紅從桌子底下拿出一個器具盤子,上面裝着醫用鑷子,夾子,手術刀,繃帶……

我有點震驚了,問道:“你從那裏拿來的。”

“公司後面那個十字醫院順來的。”

她了看眼時間,說道:“十二點動手,很快,沈小姐你忍着點。”

沈茹蒼白臉色,顫抖道:“好。”

她把裙子往上撈起,露出大腿。

薛紅按住沈茹大腿,對我說道:“把陰陽乾坤袋拿出來,我把嬰靈逼出來,你打開袋口吸。”

天命賒刀人 我點頭道:“好。”

“好,開始……”

薛紅把沈茹腿蜷起來,手覆上她肚子,把嬰靈逼出來。

我打開陰陽袋的袋口。

瞬間沈茹尖叫道:“痛,肚子好痛!”

我看了眼沈茹,她面色蒼白,滿臉是汗,雙手死死的抓着牀沿喊道:“我肚子那東西上竄下跳,不肯出來,不行,太疼了。”

薛紅喊道:“你忍忍,他現在還小,不成大器,還傷不了你。”

我摸着陰陽乾坤袋,着急了:“袋子,把那嬰靈給我吸出來,大補之物,吃了就可以恢復了。”

乾坤袋膨脹了一倍,袋口對着沈茹肚子拼命的吸附。

我看見肚子裏那嬰靈在沈茹肚子裏面目猙獰,吱吱吱叫喚,死死吸着胎盤不肯出來。

他一吸胎盤,沈茹呼天搶地的喊:“痛,好痛,我不行了。”

薛紅勸道:“堅持一下,很快就出來了。”

看見沈茹這樣,我也急的狠了,對陰陽乾坤袋喊:“加油,把它吸出來,快……”

陰陽乾坤袋一下蹦起來,串到沈茹肚子上空,張開巨大袋口,朝她肚子吸。

這時,一道閃電從外面直接劈進來,房間裏所有的蠟燭全部給吹滅。

房內沒有燈光,黑漆漆的。

躺在手術檯上的沈茹任舊疼痛不止,她大叫道:“疼,好疼,我快受不住了。”

我對薛紅說:“怎麼停電了,看不見,要不然緩緩?”

薛紅喊道:“不能緩,沈茹你先堅持一會。”

沈茹咬牙道:“嗯,你們把燈給打開,太黑了,我害怕。”

薛紅小聲在我耳邊說:“附近有強大鬼魂在靠近,小心……”

嘭……67.356

關緊的窗戶猛的打開,砸出偌大的聲音。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我和薛紅猛地回頭。

一道陰風從外面吹進來,速度太快,讓人防備不及。

整個室內冷的就像零下幾度。

陰陽乾坤袋突然發出一陣悲鳴,我和薛紅轉過頭,躺在牀上的沈紅不見了。

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我把不大的房間全部看了一圈,沒人有,角落裏也沒有,

我頓時驚愕不已,這麼大個活人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溜了。

我一把接過陰陽乾坤袋,質問道:“人沒走是不是?藏起來了?藏到那?”

陰陽乾坤袋鳴了幾聲,朝窗戶飛去……

我和薛紅轉頭看外面,窗戶外傳來沈茹悲慘尖叫聲,很快,稍縱即逝。

我們兩個立即奔到窗戶前,見陰陽乾坤袋朝東南方向飛去。

“他嗎的,剛纔時間給定住,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把人給偷了,我去追回來。”

薛紅化成紅狐狸奔出窗外追去。

我朝她吶喊道:“喂,小心點,不行別勉強,回來。”

剛喊完,突然嘭的一聲,窗戶當着我的面關上了,差點把我砸到。

我突然覺得不對勁,室內陰冷,氣溫比剛纔還低。

我背後巨大鬼氣撲來,是陌生的氣息。

他動作很快,離我最多不過兩米距離。

我瞬間射出一張黃符……

嘭——

巨大火花炸開,火星子從半空中落下。

我立即轉身,藉着光線,看見一個頭發蓬鬆的男人神出漆黑的手朝我撲過來。

他眼睛凌厲陰狠,面上散發毀天滅地的怨氣,身上穿的和昨天在走廊看見的是一模一樣。

那個男鬼,讓沈茹懷上鬼胎的男鬼?

他猩紅眼眸中,面目猙獰驚悚,朝我怒吼:“去死把,我的妻妾被打進十八層地獄,永世受着折磨。你別想活着,我會把她們所受到痛苦,千百倍的報復在你身上。你逃不掉的,龍小幽……”

他雙手化爲利爪,伸着猩紅舌頭,眼眸閃爍詭異紅光,直直朝我撲來。

我想從兜裏掏出靈符,他速度太快,我根本不及他快。

我剛剛把靈符捏到手裏,他距離我不過半米遠,雙手就快伸到我面前。

甩出去已經來不及了,怎麼辦?

在他手指離我五釐米距離時,我狠狠的踹出一腳,妄想把他踢飛。

一道巨大氣息朝他衝去,他整個人捲起,狠狠的往牆上甩去。

白牆上被砸的凹陷下去,他滾了幾個圈,把牆角一圈拉住給壓碎了。

我看了眼自己的腳,啥時候邊變得這麼厲害了。

“娘子,如何?爲夫帥嗎?”在我身旁,傳來某人高傲得瑟的聲音。

我轉頭看過去,君無邪雙手抱胸,背抵着牆,眼角微眯,紅脣邪笑看着我。

我擦,這廝什麼時候上來了。

剛纔是他出的手?

我斜了他一眼,悶悶道:“你怎麼上來了,難不成你一直在樓下沒離開過?”

“當然,本尊要讓你知道,靠那隻死殭屍,還不如靠本尊。”

一看他那得瑟勁兒,我翻了個白眼。

我突然發現地上那隻男鬼不動了,指着問道:“他怎麼不動了,不會這麼不經打把。”

君無邪手袖朝他一揮,嘭……一聲巨響,躺在地上那男鬼幻化成一堆黑色霧氣,四處散開。

我驚愕道:“分身?元神在下面?完了,着了他的道,薛紅和沈茹怎麼辦?”

君無邪風輕雲淡道:“落影和無雙在下面守着,他出不去這棟樓。”

“你不是說那個男鬼厲害嗎? https://tw.95zongcai.com/zc/49566/ 那兩個手下能逮住?”

君無邪冷哼一聲:“鬼魔雙修是很罕見,但區區魂丹境界的鬼都抓不到,二人以後不用跟着本尊了,有這樣的屬下,本尊嫌丟人現眼。” 我給他丟了一個大白眼,沒吭聲。

“啊……”

突地從樓下傳來一陣淒厲的叫聲,劃破夜空。

是沈茹的聲音。

我立即推開窗戶,伸長脖子往外望去,樓下的路燈幻滅,黯淡光線。

公司和宿舍相隔的小花園的涼亭裏,沈茹被薛紅鉗制住,把她按在涼亭正中的石板上。

她淒厲尖叫,身體抽搐,像發羊癲瘋一樣。

她肚子上,陰陽乾坤袋還在拼命的吸,那鬼胎如何也不出來,在沈茹肚子裏鬧騰。

我的女友是偶像 薛紅也很着急,忙安慰道:“忍一下,你在忍耐下。”

我對君無邪說:“小產不能吹風,得把她帶上來。”

君無邪眼眸望下,扯過一塊蓋沙發的被單塞進我手,摟着我的抱着我,從房間往下墜。

落地後,我並沒看見無雙和落影。

君無邪冷冷道:“他跑不遠,附近本尊布上了結界。”

我把手裏的被單蓋在沈茹身上,見她肚子裏的鬼嬰臉被扯的變形,剛剛長出來的小手卻拼命扯着沈茹的子宮,如何都不肯出來。

陰陽乾坤袋牟足勁的想把他吸附出來。

沈茹滿臉是汗,手腳亂抓亂蹬。

見她如此痛苦,我問君無邪:“有沒有辦法把她肚子裏鬼胎弄出來。”

君無邪點頭,單手幻化出黑色鬼氣,撲向沈茹肚子。

“出來……”

鬼氣隔着她肚皮的撕扯下,鬼胎一縷縷的被撕扯出來,整個小身子顯現,就在鬼胎即將被吞進陰陽袋時。

一縷陰風朝涼亭飛捲起,陰風捲起花園裏的綠葉和花朵,絮亂紛飛,吹的到處都是。

我聽見一聲吶喊聲:“住手……”

君無邪怒道:“給本尊出來!”

天山烏雲蔽月,狂風呼呼卷着,幾道閃電直劈到涼亭頂上。

我聽見那男鬼淒厲吶喊:“君無邪,今日之恥,我定要千百倍的報復回來,定會取你妻兒的狗命。”

“哼,小小陰魂也敢威脅本尊,不知天高地厚。”

他手袖朝狂飛的陰風劈去,飛絮的花瓣綠葉落下鋪滿地。

天上烏雲散開,小勾殘月漸漸漸顯出來。

陰風四散去,四周氣溫瞬間恢復。

聞不到任何陰氣,我緊張的問君無邪:“那隻鬼跑了嗎?好像不在附近了。”

君無邪朝某處喊道:“去把他抓回來,抓不回來你們就別跟本尊了。”

落影和無雙答道:“是……”67.356

陰陽乾坤袋飛到我面前,打了個飽嗝後自主掛在我身上。

薛紅擡起下身全是血的沈茹,她已昏迷過去了:“我先送她去醫院。你自己小心點。”

我點頭:“好。”

待人全部消失後,君無邪拉着我的手走到倉絕公司大樓前。

他問道:“還有沒有人加班?”

我搖頭:“沒有,接二連三的出事,倉絕好像不讓人加班了。”

他拉着我從大門進去,走到電梯口,還是上次那部電梯。

進了電梯後,我直直盯着電梯門,電梯門沒有立即合上,以正常速度關上。

想起之前兩次的電梯驚魂,不自覺死死拉着君無邪的手。

他朱脣展笑,一個轉身,把我壓在電梯角落,雙手撐起在我身體兩側,鳳眸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瞪了他一眼,故作兇悍道:“你想幹嘛,我警告你君無邪,這在電梯裏。”

他紅脣邪笑,手指着我的心道:“龍小幽,就算你說恨本尊,埋怨本尊……但你心裏還是很實誠,什麼時候你的嘴和心一樣實誠就好了。”

我把他的手拍開:“那男鬼的事情解決了,是不是倉絕公司在也不會有人失蹤了。”

他收起戲謔的表情,認真嚴肅道:“所以我們下第三層停車場檢查一翻,看看有什麼古怪。畢竟那男鬼在公司隔壁水庫徘徊,地下停車場有什麼貓膩,只有爲夫看過一次才知道。”

“地下面挖出來的屍體,和倉絕公司失蹤人數吻合。可是我偷聽老狐狸和程老鬼的交談,他們說第三層還有隻更厲害的。爲什麼會尋不到呢?”

而且鳳子煜檢查了這麼多次,都沒見什麼異常,他心思縝密,不可能有遺漏。

君無邪蕭寒道:“本尊去看看便知,還有,本尊告訴你,鳳子煜的話不可信。”

他按下往負三層的電梯,電梯幾秒鐘後就到了負三層,哐噹一聲,電梯門打開了。

我和君無邪踏進負三層。

三層停車場很大,沒有任何聲音,安靜的詭異。

我有一個庇護所 車整整齊齊的。大部分停車位是空的,柱子上和牆壁上都裝着監控和燈。

晚上十二點過後,沒保安值班。

我屏息凝神,閉上眼睛一聞,負三層的氣息很正常,全部是人氣,沒有任何妖氣和鬼氣。

君無邪拉着我的手。走到停車場正中,停下。

我孤凝看他:“有什麼不對嗎?”

幾秒後,他問我:“有沒有帶靈符來。”

我從包裏掏出之前畫好的符錄,遞給他:“給!”

“用追魂術把靈符放出。”

他看出這裏有陰魂?

我有點疑惑,但還是如實照做,念追魂咒,把靈符給放出去。

靈符射出後並沒自燃或朝某處飄去,而是搖搖欲墜,快落地時,突然風馳電擎的往一方向飛去,西北面……

君無邪對我說道:“跟上去。”

我跑着跟上靈符速度。

它貼到西北面牆上,接着自燃。

我在西北面牆上站定,牆壁沒什麼異常啊。

我指着牆對君無邪道:“這牆後面有什麼?”

君無邪看了牆壁一眼,伸手摸着牆壁邊緣,從邊緣處撕下一張紙,嘩啦啦,整個牆紙被他撕下來。

我睜大眼睛,這牆不是水泥牆,而是紙糊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