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薛通從未把他當自己人,相互利用、各取所需而已。

蔣中舟眼珠一轉,「道長想法極妙,我師弟師妹衝擊先天的靈藥尚未籌齊,道長聲震芝悅,靈物交易會的名氣必很快響亮起來。」

「交易會三年一次,也別太頻繁了。」薛通說道。

……

蕭玉兒、樊如花搬至玄乾山,薛通布置警戒及防護,將玄乾山護得嚴嚴實實。

半年內無盟會武者駕臨,看來確實無人願招惹玄凌山。

真言門人則分了家當,鳥獸散去,即便薛通不上宇清峰,漭山宗也會要了他們的命。

廉生桐開始張羅,散播兩年後首屆玄交易會的消息。

薛通四人丹藥再得補充,又無需為靈石發愁,深居簡出,玄乾山外的事任由蔣中舟做主。

煉功要緊,交易會慢慢發展。

很快再過數月,溫廣茂赤陽功小成,徹底止住了法海的退化。

薛通每洞內修鍊搗鼓,這,他擺弄起公孫馗的那法寶煉材,有了新的主意。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夥伴!找不到書請留言! 看到這一幕,江山不免有些發矇。

前世今生,他和傑克馬就沒見過面啊,按理來講,傑克馬應該是不認識他的。

莫非,這傑克馬有天眼?

或者說,他和自己一樣,也是重生者?

江山滿腔疑惑。

與此同時,傑克馬越走越近,已經來到了江山的面前,並友好的伸出了手。

江山正考慮要不要和他握手,黃建秋卻先行一步,和傑克馬握了握手。

「黃老闆!」

「馬老師!」

見狀,江山反應過來了,傑克馬並不是沖着他來的,人家是過來和黃建秋打招呼的。

很顯然,黃建秋和傑克馬是認識的。

首發網址et

看兩人的姿態,黃建秋明顯處於強勢方,而傑克馬是弱勢方。

「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來自雍城的江老闆!」

黃建秋給傑克馬引薦了江山。

二人握了握手。

「江老闆好!」

傑克馬姿態放得很低。

大概是前世傑克馬的身份地位太高太高了,江山下意識的,氣勢上就弱了三分。

「馬老師好!」

「江老闆年輕有為,還這麼謙和,讓我受寵若驚啊!」

傑克馬看着江山腰間的大哥大,姿態更低了。

江山自從聽說過傑克馬以來,就沒見他這麼謙和過,記憶中,他在任何場合都是侃侃而談的,不卑不亢,宛如一位高高在上的導師。

但很顯然,任何事物都是有個發展過程的,在還沒有闖出一番天地之前,傑克馬是很謙遜的。

「黃老闆,你們之前認識?」,江山問道。

黃建秋點點頭,「馬老師是在校的英語老師,英語很好,之前請他當過翻譯。」

江山對傑克馬的大致生平是有個大致了解的,他當上英語老師之後,因為口語好,經常被人請去當翻譯。

因為業務能力強,而信譽好,慢慢的就有了口碑,找他當翻譯的人越來越多。

從這裏面,傑克馬嗅到了商機,花錢聘請退休的英語老師,專職搞翻譯掙錢。

一開始賠了不少錢,後來慢慢扭虧為盈,賺到了五百萬的第一桶金。

後來,他去白頭鷹那邊見識到了互聯網,便開始搞網絡電商,並一步步坐上了互聯網大佬,國內首富的寶座。

「馬老師的英語水平很不錯的,江老闆以後要是有這方面的需求,可以留下馬老師的聯繫方式,方便日後聯繫。」

黃建秋話剛說完,傑克馬就打算給江山留BB機號了。

傑克馬是很有眼力勁的,黃建秋的身份,他是知道的,那可是江浙一帶有名的富商,江山能和黃建秋平起平坐,那不用說,定然也是一位財力雄厚的人物。

這麼一個大好的人脈,他當然不會放過,上趕着和江山結識。

江山擺擺手,笑着婉拒了。

「以後有需要再說吧!」

「馬老師,日後再會!」

說完,江山就邁步走開了。

和傑克馬道別了之後,黃建秋追了上來。

「江老闆這是何意?」

「我看得出來,江老闆明明是對馬老師很有興趣的,何不結交下來呢,沒準兒,馬老師以後還能在你手底下幫上忙。」

江山搖搖頭。

「他是個人才,而且是大才!」

「可惜啊,是那種不甘居於人下的大才,註定了不能為我所用。」

傑克馬是一個很有野心的商人。

江山清楚的記得,後世,他做大做強,已經是名副其實的互聯網大佬了。

名利雙收,風光無限,但即使這樣,他還不滿足,一度想染指國家的金融體系。

為此,被國家處罰了一筆巨款。

為了牟利,膽敢觸犯國家紅線,置國家的大局於不顧,這樣的人,野心何其之大。

江山要提前給了他機遇和平台,只會助他成長,一旦讓他成長起來,為了牟利,勢必會倒戈和江山兵戎相見。

江山可不會給自己培養敵人,而且還是一個極其強勁的敵人。

「江老闆貌似今天才和馬老師見過面吧,怎麼就篤定他是個大才?」

黃建秋好奇的問道。

「呃……」

江山趕忙岔開話題。

「黃老闆餓了嗎,我請你吃飯。」

……

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間,江山在江浙已經待了十天了。

在他的助力下,原材料的價格一直在保持在高位。

為了購買原材料用於生產,那些大家族都砸進去了不少錢。

與此同時,眾多的家庭作坊,已經加工生產出來了很多貨物,都沒地兒放了。

江山也收到了消息,那些大家族,為了倒賣,一直大搞生產,貨物越積越多,實在沒地兒隔了之後,近期也準備大批出貨了。

他們想一口氣撈把大的。

江山把龍文南幾人叫到了跟前來。

「你們去僱人,把那些家庭作坊生產出來的貨品,全部集中到一起裝車,叫上李瀟瀟,運送到毛熊老大哥那邊去候着。」

「到時候電話聯繫,聽我吩咐!」

龍文南幾人點點頭,「是!」

江山吩咐完之後,龍文南幾人就開始行動了。

有龍文南領頭,效率不用多說,僅花了一天時間,就把所有貨裝車,然後出發了。

他前腳剛走,後腳,那些大家族也陸續開始大批出貨了。

經歷了整整四天的車程,龍文南幾人終於帶着大量貨物抵達了毛熊老大哥那邊,並打電話給江山彙報了情況。

「雖然你之前砸進去不少錢,但聽說倒賣的利潤很可觀,把這一批貨出手,你就能回攏不少資金了,說不定還能賺上一筆。」

黃建秋為江山感到欣慰。

江山總算是開竅,開始運輸貨物倒賣賺錢了。

這才像是個正常商人嘛。

但江山接下來的話,直接讓他懷疑人生。

「所有貨物,全部按照成本價的十分之一,分批售賣!」

「砸價!」

江山在電話里對龍文南吩咐道。 曹主任叫了售貨員小李過來,裝模做樣吩咐了一番,本人又跟著去看蘇瀅付款,等會計從蘇瀅手裡接過錢數清放入抽屜,她才鬆了口氣離開。

「謝謝謝謝,謝謝你們兩位!」

售貨員小李高興極了,新華書店臨時工很多,因為每年轉正名額有限,她正愁怎樣才能轉正,機會就送上門來,她今天是遇到貴人了。

點過貨后,蘇瀅道:「東西我們先拿兩捲走,其他的得叫家裡人開拖拉機來拉,能不能在這裡放幾天?」

付了錢一切塵埃落地,小李笑道:「當然可以,你們什麼時候來拿,叫我一聲就是了。」

從新華書店出來已快到中午,蘇瀅提議:「鋥哥哥,我們去廢品收購站看看。」

秦鋥的嘴張成「啊」型,他果然沒猜錯,瀅瀅買了那些紙,轉手只能賣給廢品收購站。

唉,都怪他,如果不是他非要買書提前知道結局,瀅瀅就不會費那麼多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