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薛震並未說話,深深的看了紅衣一眼,便走下擂臺。紅衣盯着薛震的背影,若有所思。

“紅衣,勝!”裁判大聲說道。臺下人都歡呼起來,紅衣的這場是選拔賽最後一場,這就意味着前十強已經出來,接下來就要進行,更爲激烈的“新人王” 的爭奪!


(逆天噬魂貼吧已經建立,各位的讀者都去水吧) 翌日,清晨,一縷晨揮灑落而下,一道古老的鐘吟聲,悄然的從學院深處響起,旋即擴散至整個學院之中。

終聲響起的剎那,一位位熱情高漲的學員向中央廣場奔去,新生大賽前十已經選拔而出,接下來便是更爲激烈的“新人王”爭奪戰!

“新人王”新生之王,代表着新生中的第一人。不僅能夠獲得無盡的好處,修煉條件,更是一種榮譽的象徵,每屆新人王,在以後無一不是大陸中赫赫有名的強者。最不濟者,也是魂爵一階,掌控一方。

一處房間中,盤腿坐於牀踏之上的琉新也是逐漸睜開漆黑的眸子,嘴角微微揚起,胸膛裏升騰起濃濃的戰意,“新人王”的稱號,我琉新要定了。

來到中央廣場,此處早已人滿爲患,吵雜聲,喧譁聲,震耳欲聾!這種程度的比賽,較之選拔更爲激烈、火爆。

揉了揉被震的有些嗡鳴的耳朵,琉新向一處高臺走去,作爲前十的學員這點特權還是有的。一路走來,琉新感應到與前幾天相比,今天多了不少強悍的氣息,想來今天的比賽,將好多平時都在苦修,都見不到面的老生都是吸引而來。

走過通道,莉吉爾已經來到這裏,她手臂撐着欄杆,嬌軀在黑裙的包裹下,延伸出誘人的曲線,偏過頭來,對着琉新道:“加油!”

琉新呵呵一笑,輕點點頭,“新人王”他勢在必得。

“咚…”

喧譁無比的場地中,再度響起古老的鐘吟,在這鐘吟下,場下的喧譁之聲迅速消退,直至消失。

在鍾吟結束後,一道道破風聲從空中傳來,衆人擡頭,僅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身影一閃而過,旋即目光低移,幾道蒼老的人影已經不知何時,出現在主席臺上。

琉新目光掃過這些人影,大多都是學院的長老,他來的時間較短也認不完全,而位於中間的正是副院長,藤翼!

藤翼緩步走向前,雙手虛壓,頓時一道道目光便是匯聚到他的身上。

“經過幾天的選拔,新生前十強已經產生,他們都是這屆新生的最強者,”藤翼微微停頓。“不過屬於他們的比賽纔剛剛開始!下面就由我來念出他們的名字!”

“尼克斯”

“蘇月”

“狼娃”

“連城”

………

“琉新”

“紅衣”

一個個名字從藤翼口中吐出,每念一個,下方學員都在歡呼。藤翼目光環顧全場,眼中溢出淡淡的笑意,低沉蒼老的聲音,響徹在場所有學院的耳邊。


“新生前十強者!進場!”


隨着藤翼聲音的落下,一道道人影從各處閃掠在專門開僻的比賽場地中。

“嘭…”

半空中,一道人影猶如鐵塔般,帶着兇悍的氣勢,重重落下,雙腳重重跺在地面之上,頓時間,落腳之處,那由特殊材料製成的地板,悄然裂開一道道細縫。

落地後,狼娃帶着肆無忌憚的目光打量着已在場的學員,那般目光就好似飢餓很久的野獸,發現了獵物了般。

看着那場中被所有學員圍觀的幾道人影,琉新的胸膛也是涌上一股豪氣。

“嘭!”

從腳底傳來一聲爆裂之響,身形已向場中閃掠而去。

“嘭!嘭!”

又是兩聲輕微之響,在半空中傳來,琉新就如在空中踩了三下借力,三響結束,琉新已落入場中。這一手無疑是引得全場驚呼,衆所周知,不成魂爵,,就無法飛行,並在空中停留,而琉新卻在空中,連頓三下。

這一幕,就連主席臺上的長老都微微點頭,以他們的眼光自然看的清楚,後者只是魂力在腳底爆發,借反衝力才做到的。原理雖然簡單,但需要對魂力精準的控制,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落地後,琉新猛然翻頭,視線透向高臺某處,視線中充斥着熊熊戰意。

人們順着琉新目光看去,那裏有着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面容俊逸和煦,這道人影正是連城。

面對着琉新那熊熊戰意,連城也不甘示弱,感受到兩人那針鋒相對的氣勢,人們都議論紛紛,連城是公認的新生第一人,而琉新卻在**裸的挑戰,一匹黑馬,對上無可爭議的第一人,會有怎樣激烈的對戰!

在衆人的目光下,連城微微一笑,抓起手中的劍向場中投射而去,而他的身形已經消失,下一秒,便已經出現在劍身之上,劍身帶着連城從空中滑過,在到達場中時,霍然跳下,身形已經穩穩落於場中,劍也回到後者的手中。

利用劍身滑翔,宛如御劍飛行,這般華麗的出場,在配有英俊的面容,在此刻已經有不少女學員眼冒星星了!

接下來,又有幾名十強學員展現出奇特手段,來到場中,片刻人數已經到齊。

“咳”淡淡的咳嗽聲再度響起,人們便迅速安靜下來,目光望向主席臺上的副院長藤翼。

“既然人數已經到齊,那麼比賽也就開始,”藤翼淡淡笑道:雖說拳腳無眼,但是希望各位在比賽中,能夠儘量控制自己,不要出現人員死亡。

對於藤翼的話,人們都不可置否,在爭奪“新人王”上人們肯定會出盡全力,出現損傷也是難免。


好似明白衆人所想,藤翼也只能無奈的笑笑,下面我說一下規則,這時裁判抱着一個箱子走過。

“箱子裏共有十個球,上面的編號分別是一到五,五個數字,分成兩組,也就是說,有兩人抽到對應的號碼,那麼他們就是對手,”藤翼繼續說道。

這種方法本就簡單,人們都是能夠理解,明白後便依次上前,手伸入箱中,抽取號碼!

“三號?”琉新看着手中的號碼球,目光掃向其餘人,不知道另一個三號球,在誰手中。

這時連城揚起手中的號碼球,帶着挑釁的目光看着他,琉新也同樣拿起。

“五號。”

“三號”

兩人同時念出,號碼並不一樣,所以這局他們並不在一起對戰,而在他倆念出後,其餘人也都看向手中的號碼球。

“我的是三號!”琉新突然聽到一道聲音,回過頭來,只見一個少年揚起手中的號碼球,這個少年他也認識,好像是叫做尼克斯,奇怪的名字,此刻這個少年眼中帶着濃濃的不屑,看向他,在尼克斯看來,琉新只是運氣好而已。

對於尼克斯的不屑的眼神,琉新並未體會,熟強熟若,一比便知,何必現在計較,而連城的對手,現在表情好似快哭一般,畢竟連城的名氣實在太過響亮。

見得所有人都抽好號碼球,定下對手,主席臺上的藤翼手隔空壓下,淡淡的聲音傳來““新人王”爭奪大賽,現在開始!” 隨着藤翼的話音落下,廣場上的火爆之聲,也是達到頂峯,直衝雲宵。

“一號留下,其餘人退去!”裁判出來大聲喊到。

在裁判喊完後,場中衆人頓時閃掠而出,而後在場中留下兩人。

場中遺留的兩人也是頗爲規矩,在下一刻,便是迅速凝神,淡淡的魂力發出,各自取出武器,冷厲的望着對方。

琉新再度回到高臺,莉吉爾仍在此處,兩人都未說話,靜靜的看着臺下的比賽。

臺上的兩人,一男一女,男的他不認識,女的叫做蘇月,是個文靜的女孩,只是他的攻擊卻並不文靜。

就在一霎那,兩人已經在臺下一片譁然聲中猛然對碰,強橫的魂力彼此接觸,爆發出陣陣炸響之聲,人影閃掠間,一陣金鐵交鋒,兩人直接是省去熱身階段,直接進入火熱的對拼!

蘇月是下位師爵,而與他對戰的卻是上位士爵,能以士爵階位進入前十,想來還有點本事,不過恐怕也只能織布此了,畢竟士爵與師爵是兩個不同的層次,師爵有魂力護罩,這是士爵所不能比的。

果然,兩人交手約莫十幾回合,那名上位士爵就已露出敗勢。蘇月的攻擊如火,連棉不絕,上位士爵連連敗退。

眼看已經被逼至擂臺邊緣,那位士爵突然爆發,淡青色的魂力洶涌而出,看的出來他已處於突破的邊緣。

藉着風系屬性的敏捷,腳底生風,轉向一邊,掌中魂力涌動,一道風刃發出向蘇月襲去。而他襲去的部位正是蘇月的胸部。

突如其來的風刃令的蘇月有些羞紅,哪有攻擊胸部的,如果被風刃不小心切下,那後果實在不敢想象,蘇月也似乎忘了反抗,只是一味的躲避,

看出了效果,那名上位士爵更是來勁,一道道風刃發出,攻擊的部位都是對方高聳的胸部,甚至還有下身部位,這樣一來,蘇月就不能像剛開始那樣忽略防禦,全力進攻了!

這戲曲般的一幕引發現場一片譁然,看臺底下的一干女學員幾乎個個都在心裏暗罵“禽獸!”而男性學員卻都大呼過癮,原來還有這樣的破解方法。尤其那些在選拔賽中,被蘇月強力擊敗的學員更是叫好!

看到這幕的琉新,也是啞然失笑,這名學員真是一個妙人,不管招術如何,但效果確是非常管用,琉新下意識的瞥向莉吉爾的胸部,若是莉吉爾面對這種情況她會怎麼辦呢?他心裏很是好奇。

“你在看什麼呢?”莉吉爾突然有些臉紅的道,被發現了,琉新有些尷尬的撓撓頭。有些語無倫次的道,“我在看比賽、看比賽。”

莉吉爾冷哼一聲,不在說話,而擂臺上此刻有起了變化,只見得蘇月直接跳下臺去,對着裁判道:“我認輸,這比賽沒法打了!”蘇月臉色緋紅,她實在是有些忍受不了,顧裏的攻擊實在太過猥瑣,他相信只要是個女人就受不了。

裁判有些無語的宣佈了結果,顧裏慌忙跑下臺來到蘇月身邊,蘇月面色還是有些微紅,怒氣衝衝,“顧裏,我記住你了,你是世界上最不要臉的男人!”

臺下的觀衆圍了過來,一陣陣調笑,兩人都是有些尷尬,這時顧里拉過蘇月,不知道對她說了什麼?蘇月才平息下來,悄然走開!

過了會顧裏也來到看臺處,“你對蘇月說了什麼?蘇月才放過你的。”琉新好奇的問道。

“我說我在魂術閣不管拿到什麼魂術都於她共享”顧裏輕鬆的道。

“魂術閣?是什麼?”琉新疑惑。

“你不知道?”顧裏很驚訝,“我們學院有一塔一殿一閣一場。分別是試煉塔、兌換殿、魂術閣、競技場,而魂術殿就是存放魂術的地方,而新生大賽前五人就有機會,進入魂術閣得到一種魂術。”

“進入魂術閣的機會很重要麼?”琉新挑着眉問道。

“真不知道你是從哪來的!”顧裏顯得有些無語,“這機會當然重要,魂術閣是學院存放魂術的地方,裏面都是非常厲害的魂術,有的人可能從進院到離去,都沒有機會進去!”

“那…”看着琉新還似乎要問什麼?顧裏擺擺手,“你看比賽吧,那個野獸要上場了!”

“野獸?”

“就是狼娃,我們私下都叫他野獸,你不覺得很像麼!”顧裏笑答道。

就在兩人交談間,第二場比賽已經開始,一個鐵塔般的男子已經踏上擂臺,帶着兇悍的氣息看向對手,這個人正是狼娃!

他的對手同樣身材寬厚,只是在狼娃面前還是顯的有些小,這人正緊惕的看着狼娃,對於前者的兇殘,他早有耳聞,只能怪自己命不好,竟然抽中於這個傢伙一組,真是背到家了!

“怎麼?不認輸麼?”狼娃嗡鳴的聲音傳來。很難想象一個面容清秀,身材卻高大無比的男子,說出如此粗曠的聲音。

他的對手,猶豫了片刻,一咬牙,魂力升騰而起,一個黃色護罩在體表形成,將他的身體捂的嚴嚴實實。形成一個完美防禦,他是地屬性,本來就善於防禦,正是憑着過硬的防禦,他纔是走到現在,如果現在認輸,實在不甘心。

看到對方表現出來的動作,狼娃咧開嘴笑了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寬大的腳掌輕輕擡起,片刻後,猛然落下!

“嘭!”

腳掌落下,沉悶的爆炸聲轟然響起,旋即,一道足有半尺寬的裂縫在衆人驚鄂聲中,向對方腳底極速延伸而去,頃刻間,便是到達對方腳下,裂縫微張,一股無形的勁氣爆射而出,最後重重對着對手的護罩砸去!

在裂縫延伸至腳底時,男子便是有所察覺,雖然心中仍然異常不安,但這種時候也來不及多想,大喝一聲將心中的不安甩去。

魂力爆發到極致,盡數灌注於魂力護罩中,魂力護罩越發的凝實,宛如一個大黃球體,將他包裹在內,如此嚴實的防禦,令得看臺的人都是心驚,這種防禦可不是容易打破的。

無形勁氣透射而出,在剛剛接觸到魂力護罩的剎那。那看似強悍的防禦,幾乎是摧枯拉朽的速度破裂開來,將魂力護罩擊破,那股勁氣也是消退,而狼娃已經向他走來,並擡起手臂!

“我認輸!”男子看着準備出拳的狼娃,大聲喊道。自己最強的防禦都讓人家隨意一擊破開,不認輸難道等死麼?

狼娃停下腳步,對他笑笑,便走下臺去。這樣的比手對他還真是沒有挑戰性!

“這場比賽,狼娃勝!”裁判宣佈了結果,“下面三號入場!”

“終於輪到我了麼?”琉新轉頭,視線望向了一對不屑目光的投來之地,嘴角緩緩掀起一抹冷漠笑容。

(逆天噬魂百度貼吧已經建立,各位快去水吧) 五強之爭,已過兩場,而場中的火爆依然不減,在看得琉新上場後,這種氣氛反而更甚。

做爲新生大賽中,最黑的黑馬,人們對他的瞭解太少,事實也是如此,因爲琉新比正常新生遲到一個月。在之前的選拔賽中,他一直藉助着一紋聖體的肉體力量擊敗對手,甚至連魂力都未曾動用,這更加增加了他在衆多學員眼中的神祕。爲何那單薄的身體卻有着如狼娃般兇悍的力量。

寬敞的場地之中,兩道人影搖搖對立,一黑一白,在這淡灰色的場中,顯得格外耀眼。

“琉新遇到了尼古斯,看來他要輸了!據說尼古斯精通心咒術。我想他肯定擋不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