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藤翼聲音滾滾如雷,“新人王代表的不只是一種稱號!更是一種榮譽,新人王有資格不經過試煉塔十層而入住中級住宿區,還能得到不少數量的積分,更是能得到重力室凝鍊魂力的機會。”

“重力室凝鍊魂力?”琉新眼神一凝,又是一種好處,能夠凝鍊魂力這種機會更是難得,加上前五強能夠進入魂術閣,“新人王”能夠享受的好處就有四種!這更是增加他要爭奪“新人王”的決心。只要能夠有機會提升實力,他都會努力去爭奪。

從藤翼口中說出的一條條“新人王”的好處,令得所有學員都是眼紅不已,這些好處福利都夠幫助提高實力,但是他們也明白,好的資源只有經過爭奪,需要通過自己的實力去證明,有這個資格享受這些資源。

而眼下能夠享用這些資源的人,只落在比賽場中的兩人身上。

“咳!”藤翼輕咳一聲,將衆多的目光再度吸引,他環顧全場,最終將目光投向比賽場中,那一黑一紅兩道身影上,郎聲道:“爭奪新人王!決賽開始!”

“轟…”

在藤翼語落後,場上的氣氛達到最爲火爆,幾天的新生大賽經過這最後比賽將會落下帷幕,最大的黑馬琉新在昨日以出乎意料的方式,擊敗奪冠呼聲最高的連城,人們更加期待他今天會有怎樣的表現。

相對於臺下的喧譁吶喊之聲,比賽場中倒顯得異常平靜,兩人都一副平淡模樣。只有紅衣美眸流轉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着琉新。

“琉新,來自帝國東部偏遠小鎮,約克鎮。有幸得到一名血狐血祭而覺醒,並因此受到遠古天狐最高賜福從而領悟蜃幻結界…”一條條關於他的情報從紅衣秀口中吐出。

琉新並未驚訝,這些事情在約克鎮衆目睽睽下發生,以後者的勢力知道這些並不奇怪,或許古劍、連城等人現在也知道的很清楚,不過他們知道也就這麼多了,比如他修煉一紋聖體他們就不知道。

“其實自從你與古劍發生衝突後,我就調查了你,只是我很好奇,你覺醒僅僅數月,爲何就達到如此程度,你昨日擊敗連城的招術,就是隱身術吧!層出不窮的底牌,我對你倒是越發感興趣。”紅衣奕採連連。

面對紅衣表現出的好奇心,琉新不爲所動。

“你不準備動手了麼?”琉新問道。

“你可真是無趣,”紅衣撅着嘴,模樣甚是可愛。“雖然你打敗了連我也沒把握勝過的連城,可我還是想試試,你到底有多厲害。”

聞言,琉新呵呵一笑,“是嗎?那就讓你試試!”

(逆天噬魂書友羣240417230無小說、不兄弟) 琉新突如其來的笑聲,令紅衣有些不安。

“你是要用蜃幻結界麼?”紅衣弱弱的問道,

琉新有些奇怪,“怎麼,不可以麼?”

“你這是欺負人,你這麼多稀奇古怪的底牌,讓我怎麼跟你打,你要是男人,就別用蜃幻結界!”

琉新聞言啞然失笑道:“我爲什麼要放棄自己的優勢跟你打呢?”

“咱們打個賭,只要你不用蜃幻結界,如果還能打過我,我就答應你個條件!”紅衣道。

琉新目光上下掃着紅衣玲瓏嬌軀,玩味的道:“什麼條件都可以?”

紅衣面色微紅,“還有你不可以用隱身術!我就答應你,無論什麼條件!”

“有意思的賭約,”琉新沉思片刻, 點點頭,“我怎麼才能夠相信你?要是你然後不認帳怎麼辦?”

“我們擊掌爲誓!如何?”紅衣道。

琉新一頓,擊掌爲誓是大陸通用的一種方法,雖然形式簡單但是隻要擊過掌,就代表着兩人建立起一種最高契約,誰要違背,必然會招至所有人唾罵。

“好,可以!”琉新答道。走至紅衣身前相對而立。

“慢着!”紅衣又突然說道,“爲什麼我輸了就有條件,你就沒有,這不公平?”

“那你想怎樣?”琉新問道。

“如果你輸了,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紅衣美眸中透漏着狡黠。

“好,我答應!”蜃幻結界、隱身術都屬於底牌,在對戰中有着很大的侷限性,不能過分依賴。所以他想試試不用這些,他能發揮出多少戰力!

啪!啪!啪!

紅衣伸出白嫩的手掌,與琉新的手碰在一起,擊掌三下,代表正式約定。

臺上兩人發生的情況,令得臺下衆人都是有些摸不着頭腦,不過他們也看得出,兩人似乎立下什麼約定。

擊掌過後,紅衣滿意的點點頭,旋即她便向琉新露出一抹淺笑,看得琉新有些疑惑。

“轟…”

磅礴的魂力,攜帶着寒冰之氣,自紅衣嬌軀之內突然席捲而開,玉手舒展一掌便向琉新胸前拍去。

紅衣突如其來的攻擊,令得琉新有些反應不及,前者前一秒還對他淺笑,下一秒便出手攻擊,莫非那笑容只是起迷惑之用。

寒氣撲面而來,將周邊的氣溫都是降低不少,來不及多想,琉新腳跺地,體表下絲絲紅光流轉,向其胸前匯聚,紅光大盛,一道血色紋路,在胸前成形,與此同時,一股強橫的氣息也從那紋路中,緩緩甦醒!

“轟!”

紅衣蘊含寒冰之力的一掌,結實的拍上琉新胸脯,寒冰之力交織,狂暴的勁風肆虐而開。地板上都是結出一層薄薄冰層。

琉新低喝一聲,反而上前踏出一步,紅衣的攻勢應聲而碎。

琉新微笑道:“這樣的攻擊,可還不行!”

紅衣俏臉色變,慌忙後退幾步,玉手反握,一條長鞭便是出現在其手中,魂力猶如長虹般鼓盪,一鞭便向琉新抽打而去。

“啪!”

長鞭在空中甩出一道刺耳響動,琉新冷哼一聲,幽黑的魂力在手上升騰,將那來之鞭準確的抓在手中。

紅衣武器被抓,並未動容,一股股寒氣順着長鞭延伸,片刻琉新握鞭的手,便感到徹骨之寒,將他的手都是凍的有些發麻!

“好精純的寒氣!”琉新心裏感嘆,據說紅衣爲淬鍊寒氣,每日在特製的冰窟中修煉,忍受冰凍之苦,方纔有如此效果。

一念閃過,琉新抓着長鞭的胳膊猛的向後拉去,由此帶動紅衣的身體也向前撲來。手緊緊握拳,向着紅衣一拳轟出。

洶涌的氣勁狂泄,堅硬的地板裂開道道裂縫,這是純粹一紋聖體的力量。不過他並沒有使出全力,畢竟只是擂臺切磋,而且紅衣又不是連城。

狂暴的勁氣將原本向前的紅衣,衝擊的立馬停止,她也是色變,若是被這拳勁擊中,恐怕會受到不小的傷。可能這場比賽也會由此結束。

明白厲害關係,紅衣便鬆開長鞭,腳尖點地,身形高高躍起,狂暴勁風堪堪自其身下打過,不過仍有一絲沾住她身,將其裙下一角,撕扯而開,一截花白玉腿,便是展現在衆人眼中。

玉腿光滑柔嫩,讓人看去忍不住起把玩之意,這一幕,令得琉新都是出現片刻停頓,臺下也瞬間響起一片譁然之聲,如此香豔的比賽還是首次看到。

紅衣輕飄落下,暗自慶幸躲過一擊,以她的眼見自然能夠看出琉新使用的正是純肉體力量,她難以相信,爲何那略微消瘦的身軀,會蘊含如此大力。

突然她感到腿部傳來一絲涼意,低頭看去,裙襬不知何時已經不在,至膝蓋處無任何阻擋,一截白嫩的小腿,突兀的顯露而出。

“琉新!”紅衣一陣羞怒,咬牙切齒喝道。這般難堪還是她首次經歷,“你叫什麼琉新,我看你叫流氓還差不多!”


“我…是無意的。”琉新支支吾吾,衆目睽睽下露出小腿,確實會令紅衣難堪,他知道他惹怒紅衣了!

果然!紅衣俏臉通紅,美目中,怒火幾乎要猶如實質一般的噴涌出來,要將某人燒成灰燼。

“我真是無意的,這只是一個誤會!”琉新瞧得紅衣暴怒的樣子,無奈的辯解道,目光下意識的掃向那白嫩雙腿。

“你還看!”紅衣嬌喝一聲,玉手將長鞭抓起,魂力涌動,瘋狂的向琉新抽去。

啪!啪!啪!

刺耳的聲音不斷響起,擂臺上鞭影橫生,將空間都是甩出一道道漆黑軌跡。

琉新也是被紅衣這近乎瘋狂般的打法下了一跳,即使以他的肉體強度,被抽上一鞭,仍感到火辣辣的生疼,緊接着便有一股寒冷之意,如經歷冰火兩重天,便急忙退避,喝道。

“不就是露了截小腿,又不是露出了大腿!”

“你還敢說!”紅衣幾乎要將一口銀牙咬碎了,她恨恨盯着琉新,手中的長鞭甩的愈發生猛。


琉新無奈,紅光至胸前的血紋涌出,將身體覆蓋,磅礴魂力鼓盪間,魂力護罩也是成形,布起兩道防護。也是將那來自紅衣的狂暴攻勢盡數接下!

轟!轟!

所有人都是擡頭望着擂臺上那爆發開來的激烈打鬥,人們對琉新的實力又有了全新的認識,比如那神祕的護體紅光,就是他們首次所見。

伴隨着激斗的進行,琉新的面色也是愈發凝重,紅衣的攻擊看似生猛似乎雜亂無章,其實並非如此,記得在之前的選拔賽中,紅衣就曾示敵以弱,其實是在凝聚魂術,莫非這次還是如此,琉新暗暗緊惕。

果然,在紅衣又是一鞭抽下後,擂臺之上的溫度,陡然降低許多,寒冰之氣蔓延,那一道道鞭影瞬間凝實成一條條冰線,如組成一個囚籠將琉新包裹其中。


“冰絲網!”

紅衣嬌喝一聲,身形向後退出幾步,她的俏臉依舊羞紅,但並沒有太多的怒容,顯然她剛纔只是裝出的樣子,是爲麻痹琉新。

琉新暗暗砸舌,這個女子似乎就善於迷惑人,不過也容不得他多想,冰絲網這招他曾見過,是陰陽宗墨老的絕招,只是紅衣或許實力不夠,目前還只是通過長鞭才能施展出。

紅衣俏臉上顯出一絲得意之色,櫻脣微啓,吐出一字:“束!”

在她話音落下,那包裹琉新的冰絲網急劇收縮,網內寒氣涌動,若不是琉新有兩層防護,恐怕早已支撐不住。

冰絲網收縮愈發緊密,將琉新緊緊包裹,冰絲貼着琉新的魂力護罩冒出道道白煙。琉新左右掙扎,卻仍無濟於事,反而被那冰絲網束縛的更緊。

“你若是現在認輸,我就放開你,如何?”看着琉新如被大繭包裹,紅衣微笑道。

琉新並未有焦急的神色,反而露出一副古怪的笑容,“你的腿倒是蠻白的麼!”

“你…流氓!”聽得這話,紅衣滿臉羞怒道:“看我不給你點教訓!”

她的長鞭甩動,將那冰絲網掛住,猛的後拉,將琉新帶動飛起,後恨恨甩至臺上。

“嘭…”

琉新的身體被結實的摔到擂臺上,一道道裂縫至琉新摔落處,向四周蔓延。

“這個女人可真夠恨的。”琉新咧咧嘴,即使身體再結實,也經不起這麼折騰。

“怎麼?還敢不敢了?”紅衣雙手叉着柳腰,美眸瞪圓,一隻手中託着長鞭,就如女王。


而琉新的面色終於是恢復正經,淡淡的聲音傳出,“如果,你以爲這樣就能讓我認輸,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逆天噬魂書友羣已經建立,240417230) 琉新淡淡的話語傳來,令紅衣心中很是不安,面前的這個少年實在太過神祕,“莫非他還有着什麼不爲人知的底牌?”紅衣暗暗猜測。

甩掉心中的不安,紅衣柳眉微皺,淡藍色的魂力猛的自其體內爆發而出,在那魂力之上霧氣升騰,一股寒冷之意也是瀰漫全場。

“冰封指,一指封天地!”

紅衣玉指輕點,指向琉新,那繚繞其身的寒氣,順着她的手指衝向琉新,原本被冰絲網所困的琉新,被這寒氣瀰漫。寒氣剛接觸到他身,便迅速冰凍起來。

僅僅片刻,琉新便被徹底冰凍,如是形成一個人形冰雕一般,做完這些,紅衣的臉色也是有些蒼白,顯然凝聚這樣的攻擊並不容易。

望着臺上被凍成冰雕的琉新,所有人都是愕然,自新生大賽以來,琉新還是第一次如此狼狽。

紅衣長噓一口氣,“讓你在放大話!”她呢喃着,一步步走向琉新,要將凍成冰雕般的琉新一腳踹下擂臺。

“喀嚓…”

突然一道細微的響聲傳來,紅衣俏臉立馬色變, 聽聲凝望而去,只見那冰凍琉新的冰層,不知何時裂開一道細縫。

隨着這道細縫的開裂,接下來猶如是起了連鎖反應,喀嚓之聲不覺於耳,僅片刻那冰層之上就如蜘蛛網般支離破碎,看到這一幕,紅衣的臉色一片蒼白。

嘭!嘭!嘭!

冰層內的琉新身上爆發出一道刺眼紅光,那包裹其的冰層應光而碎,化爲無數冰屑四濺開來。與此同時,一道黑影至那冰屑閃現而出,人影站定,衆人才是看到,琉新的手已經覆蓋在紅衣那白皙的玉頸上,只要他手上稍微用力,恐怕紅衣便會香消玉損。

“你…”感受着從脖頸處傳來的冰冷力道,紅衣面色蒼白,櫻脣微張驚訝不已,她相信這一幕,她永遠也難以忘記。

“怎麼?還有什麼想說的?”琉新玩味的問道。

紅衣眼神暗淡,失落的道:“我輸了!只是你能不能告訴我,爲什麼你能破開我的冰凍,還有那恐怖的紅光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