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藥丸入口即化,清香陣陣,吞入喉嚨之後,只感覺一股清涼的感覺襲遍全身,非常舒適,非常愜意。

「不愧為靈藥,剛剛服下,就有種像是要進入空靈狀態的感覺。」

古風也不耽擱,立刻盤腿坐下,閉上雙眼進入了冥想狀態。

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間,幾個小時已過。

而此刻的古風,依舊緊閉著雙眼。

然而在這種平靜的外表下,古風靈識海里,卻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因為,他冥想的這幾個小時,總算是進入了每次晉陞前,才會出現的空靈狀態。

無我、無物、無一切,只有靈魂,在漫無邊際的空間里遊盪,沒有目的、沒有終點,似乎與整個天地已經融合成了一體。

某一刻,他終於睜開了雙眼。

「靈心丸果然不負盛名,總算是晉陞了!」

因為剛剛從空靈狀態恢復過來,他的語氣聽起來絲毫沒有激動之色。

然而晉陞到了大魔法師第八階,卻是鐵錚錚的事實。

感受了一下自己此刻的變化,古風沒有遲疑,又繼續拿出了姜萬里給自己的那塊荒古碎玉。

「別晉陞了一階,還是沒看出寶藏的具體位置的話,我就真的把你給摔爛算了。」

盯著荒古碎玉看了許久,一陣頭痛欲裂的感覺猛然襲來。

不過痛苦的代價也很豐厚。

至少他現在在荒古碎玉里看到的地圖,又比之前清晰了許久,甚至細化了很多,就比如,之前在地圖上是沒有具體建築的,現在居然能看出來。

仔細看了片刻,當看到寶藏的具體地點時,古風頓時激動得渾身顫抖。

「原來真的在聖法學院里,也不枉我受了這麼多罪!」

地圖裡寶藏所指的地點,正是聖法學院的火系分院,而且上面還有一段小文字註釋,「能進入火系分院墓冢,就能得到另一塊荒古碎玉,只要合二為一,便能有大機緣。」


看完這段文字,古風是真的醉了。

而且是無酒自醉。

「找了這麼久,荒古碎玉的寶藏,果然是要落入我這個絕世天才手中了。」

興奮歸興奮,當想到另一塊荒古碎玉居然在火系分院里時,古風的臉色又難看了起來。

「又是火系分院?」

在龍翔魔法學院時,他就與火系分院勢成水火,沒想到現在來到聖法學院,還是要跟火系分院對上。

「難道冥冥之中,我生來就是火系魔法的剋星?」

嘴上說著剋星,古風的臉上卻寫滿了灰敗。

畢竟聖法學院不比同龍翔魔法學院,這裡隨便一個學員出來,就擁有與自己旗鼓相當的實力,而龍翔魔法學院,不過是一個偏遠地區的小學院罷了。

「空入寶山空手歸,這可不是我古風的行事風格!」

想來想去,古風還是立下了這樣的宏偉大志。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裡,古風幾乎都在想著怎麼混入火系分院內,又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火系分院的墓冢之中。

只是想了許久,古風只是得出了一個無比悲涼的結果。

強闖!

因為那個墓冢不止是火系分院歷代導師的墳墓,還是整個學院各系導師的墳墓,裡面也不知道埋藏著多少歷史上的偉人,可想而知,守衛會有多森嚴,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潛行進去,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只是要強闖的話,古風就更加絕望了。

聖法學院強者無數,憑自己現在的實力,強闖豈不是找死么?

「怎麼辦?難道真的要在這裡受盡了磨難,才有可能得到另一塊荒古碎玉?可是那時候,我可能已經毒發身亡了啊!」

這一刻,古風的心,碎了!

明知道寶藏的位置,卻又不能去拿出來,還有比這更鬱悶的事情嗎?

「好吧,不成功、便成仁,苦等下去不是辦法,今晚我就冒險潛入火系分院試試。」

決心一下,古風沒有繼續在修鍊,立刻出了萬魂塔。

「咻……」

一聲輕響,古風再次出現在了破爛的柴房內。

「等我拿到另一塊荒古碎玉,非人的待遇也就到頭了,到時候你們所有人,我都會一一上門拜訪。」

一想到得到荒古碎玉中的大機緣,古風就激動得無以復加。

自己現在都已經達到大魔法師第八階,如果還能得到荒古碎玉中的寶藏,豈不是能一舉邁入魔導師境界?

只要達到魔導師境界,就算是呂俊才,也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

無所事事的苦等了幾個小時,從白天到夜幕漸漸降臨,再到深夜子時,古風終於從柴房中走了出來。

「月黑風高,真是做賊的好天氣啊!」

在心裡感嘆了一聲,古風立刻向著火系分院的方向掠去。 此刻四周一片安靜,所有人似乎都已經陷入了睡眠之中,要麼就是進入了修鍊狀態,偌大一個聖法學院,卻安靜得有些可怕。

至少,對於現在做賊心虛的古風來說,確實顯得有些可怕。

「別剛剛進入火系分院內,就被人逮個正著,到時候就真的有理也說不清了。」

古風心裡暗暗祈禱著。

不久后,他終於來到了一道高牆下。

這道牆足有十米高,是火系分院與亡靈分院的分界線,只要越過這道高牆,就能真正進入火系分院內了。

「荒古碎玉是我的了!」

賊頭賊腦的四下張望了一眼,見沒什麼異常后,古風終於一揮手。

「砰……」

一聲輕響過後,一具骷髏獅鷲頓時出現在了面前。

他之所以召喚出體型較小的骷髏獅鷲,當然是為了遮掩自己行蹤,要是弄個鵬雕這種大怪物出來,不當場引來眾人的關注才怪。

「唰……」

翻身騎到獅鷲背上,古風立刻驅使著它往牆頭上飛去。

剛剛攀上牆頭,古風又隨手一揮,將骷髏獅鷲送回了黑暗世界。

畢竟自己是來做賊的,隱藏自己的身形就已經很困難了,再帶著這麼一具龐大的死靈生物進去,不被當場發現才怪。

攀附在牆頭上觀看了片刻,古風頓時激動了起來。

「連老天都在忙我啊。」

因為平日里熱鬧無比的火系分院,此刻雖然燈火通明,四周卻一片靜謚,似乎所有人都已經入睡。

「咻……」

一聲物體落地的聲音響起,古風已經從高達十米的牆頭上給身躍下。

以他強悍的體質,就算從這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也絕對不可能摔死,大不了……重傷。

「砰……」

是腳步落地的聲音。

下一刻,古風已經成功來到了火系分院內。

結果讓他很欣慰的是,自己確實沒有摔死,也沒有身受重傷。


「墓冢應該就在那個方向。」

仔細與腦海中的地圖對照了片刻,古風立刻順著一個方向潛行而去。

他的動物矯健而輕靈,就像夜貓,所過之處,悄無聲息。

「看來我天生就有做賊的天賦啊!」

繞了很多庭院都沒被人發現后,古風暗暗自豪不已,連他都有些佩服自己這方面的才能了。

在龍翔魔法學院時,就曾多次潛入亡靈分院,盜取了無數書籍;

後來更是潛入火系分院,趁所有人去滅火之際,偷取了炎陽地下密室中的五枚火靈果;

現在又是這裡,看來這次也應該能夠成功。

想象很美好,但現實卻很殘酷。

就在古風漸漸接近墓冢之際,一個只差沒將他嚇得魂飛魄散的聲音突然傳來。

「誰在那裡?」

聲音是從面前的房屋裡傳來的。

古風的心當場提到了嗓子眼,剛才的自豪感也瞬間蕩然無存。

畢竟自己現在見不得光,如果讓人發現,不但會被當成竊賊處理,恐怕會被逐出聖法學院。

「鬼鬼祟祟的,給我滾出來!」

就在古風一動不動的貼著木牆躲藏時,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要命的,怎麼會在這種關鍵時刻出問題?」

古風恨得牙齒都快咬碎了。

剛才一路走來,都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偏偏在快要接近墓冢的時候,又被人發現,這個玩笑開大了吧?

然而當辨認出那人的聲音時,古風又愣住了。

「咦?這個聲音怎麼有些耳熟?」

在心裡回想了片刻,當想到這個聲音的主人時,古風的心只差沒從胸腔內跳出來。

如果猜得不錯,這個聲音的主人,應該是天荒城吳家的少主吳東。

雖然跟吳東交涉的時間很少,但對於吳家這個大敵,他想不熟悉也不行了,尤其對於吳東這個少主,無論長相,還是聲音,都可謂銘記於心。

「再不出來,我可就不客氣了。」

聽著吳東催命般的聲音,古風頓時在心裡將吳家上下問候了個遍。

只是心裡再恨,他還是緊緊貼著木牆一動不動,任憑吳東叫囂,他自然是打死也不可能出來。

笑話,現在可是深夜,就算自己說是來觀光,說出來誰會相信?

再者,吳東與自己仇深似海,一旦被他發現,這樂子可就大了,就算自己的理由再充分,人都站在火系分院里,他隨便找些借口,都能把自己給徹底抹黑。

事實上,不用抹,自己原本就是黑的。

「吳東啊吳東,怎麼說我也是你的妹夫,你可千萬別做出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來啊!」


越是害怕什麼,卻偏偏發生什麼。

古風的動作雖然很隱蔽,吳東的腳步聲,還是一步步向這裡走了過來。

「嗒、嗒、嗒……」

聽著清脆悅耳的腳步聲,古風的心也在一點點的往下沉。

「完了!」

這是古風此刻腦海里唯一剩下的聲音。

不過任憑他再擔心,吳東似乎已經確認了他的位置,腳步非但沒有發生偏移,反而越走越近。

「吳東,上次我們都能聯手對敵,我想你應該是個好說話的人,對吧?」

在心裡安慰了自己一句,古風立刻一步走了出來。

事到如今,他幾乎是避無可避。

逃吧,吳東隨便一聲大喊,恐怕會有無數強者將自己包圍,甚至當場打得形神俱滅。

所以最明智的選擇,自然是主動站出來。

「古風,是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