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媚見自己的情郎冒死爲自己引起強敵,心亂如麻,見到殭屍頭領主動攻了上來,頓時大怒,上前與殭屍頭領鬥在一處。雖然她的修爲超過了殭屍頭領,但是終歸還是沒有豐富的作戰經驗,一時之間,竟然只和這殭屍頭領戰個平平。

這時陰三已經快速追上洪武了,他以爲洪武身上穿着具有反震功能的護身法器,因此每一下攻擊,都以遠程攻擊,而洪武身上的靈氣不斷增加,眼看就要炸開了,他只好停了下來,轉過身上,與陰三對上了。

陰三嘿嘿冷笑道:“小子,想不到你倒挺滑溜的,讓老子廢了不少功夫。”

洪武道:“陰三,你有本事就來抓我,你若不怕我身後的勢力報復你們陰屍宗,你只管來抓我。”

他也知道這話嚇不住陰三。

卻聽陰三冷笑道:“陰屍宗?你看見我那個殭屍頭領了嗎?他便是陰屍宗的一個天才,因爲得罪了我,便被我煉成了殭屍,可是陰屍宗連個屁都不敢放,爲什麼?這個世界,還是看實力的世界啊,死了的天才,不如活着的蠢才。”

“說得好。”洪武道,“看你這麼明白,小爺就賞你一個天才之名吧。”

洪武說罷,竟然將身子直撞向陰三,陰三一愣之間,被洪武撲到身前,洪武抓住陰三的身子,將體內的真氣不停地往陰三身上輸。陰三頓時被灌得像個氣球似的,從瘦子變成了一個胖子,陰三大驚,馬上調動靈力往腳下運行,他猛一跺腳,便見一股靈力頓時往地下流去。

這陰三果然是天才,他立刻能想到將這股靈氣傳給自己帶領的屍羣,讓屍羣來分擔這股靈氣,可是他也小看了洪武身中的靈藕了,那股靈氣似乎永無止盡,終於找到了一個宣泄口,竟然不停往陰三身上傳來,陰三此時變成了一個變壓器,將洪武身上的靈力不停往自己養的殭屍身上輸。這些殭屍身上沒有丹田,提升實力都需要靠陰三的煉屍,因此身上存不了靈力,彭一聲,一隻殭屍身上灌滿了靈力,竟然炸開了,緊接着第二隻殭屍也炸開了。

那一邊,與蘇媚對戰的殭屍頭領突然頓了一頓,蘇媚藉機跳開,只見這殭屍頭領身形如同陀螺一般轉動起來,轉着轉着,頓時炸成一團屍塊,蘇媚避開屍塊,衝出洞外,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要活下去,照顧好洪師弟的家人。 陰三被洪武抱住,動彈不得,只感覺自己快要被靈氣給充爆了。一開始他以爲洪武是拼了命想阻止自己,好讓同伴離開,但是通過這源源不斷的靈氣,他現在算是明白過來了,這個只有煉氣期五層的小子,體內一定有着一種天地靈物,這個小子以身體作爲容器,裝載了這種靈物,但是無奈容器太小,造成了靈力外溢。此時他抱着自己,正是想通過自己來釋放靈力,雖然自己已經步入了築基期高層,在這靈力的衝擊之下,竟然一舉升到了築基圓滿,這還不算完,那股磅礴的能量還在源源不斷往自己身體裏涌來。

得想個辦法擺脫這小子才行,陰三奮力將洪武往外推,但是洪武的煉體基礎十分紮實,骨骼也經過特別鍛鍊過,力氣竟然與築基期的陰三不相上下,加上他死命抱住陰三,正好自己身體裏的靈氣不斷往外涌,身體裏的壓力得到了緩解,他哪會放手。

陰三見推不開洪武,而眼看自己便要被這股靈力給充爆了,不由將心一橫,一咬牙,只見他將手一擡,從地底下升起一口硃紅的棺材,這口硃紅的棺材是他得到的法寶,名叫九陰懸棺,原本是一代屍魔慕天風煉出來的寶貝,級別已經達到了極品靈器級別,只不過後來慕天風被自己養的一具天屍反噬,不幸殞落,連帶這口棺材也被打破,級別下降了一個層次,但也達到了頂級法寶的層次。這口棺材之中,關着陰三煉出來的一具屍體,雖然這具屍體並沒有煉完,但具有築期高級的水平,這原本是陰三打算練出來作爲自己的第二肉身的,可現在情況危急,陰三不得不施展靈魂轉移術,將自己的靈魂移到那具屍體上去。

洪武正死命抱着陰三,一開始陰三還掙扎着,但是突然間陰三頭一歪,便不再動彈。洪武心下一驚,他知道陰三的靈魂已經轉移了,這時自己若再往這具身體裏輸入靈力,便相當於自己抱了一個大炮仗,然後自己點了焾兒卻不扔出去一般。

他急忙撒手,就在自己撒手的一瞬間,他感覺到一股陰冷的靈氣輸入到自己的身體之中,這陰冷的靈氣將自己的丹田鎖住了,自己的丹田還在不停地吸收靈氣,被這股靈氣一鎖,頓時鼓脹了起來。丹田壁被真氣給擠得層層開裂。

卻聽陰三冷冷地道:“小子,你吞了天材地寶,卻是無福消受,不如成全了我。”

洪武嘲笑道:“剛纔不就成全你了,你還不知足麼?”

陰三手上加了一把勁兒,將一股陰冷靈力直接灌入了洪武的丹田之中,丹田之中原本充滿了玄水靈藕的靈氣,此時陰三的陰冷靈氣一往裏輸,便如同往一桶油裏扔了一個火星,頓時洪武的丹田裏的能量便被引爆了,只感覺丹田頓裏炸開,裏面的靈力散逸出來。

不等這些靈力散逸,陰三將洪武往棺中一推,洪武只感覺身子被這具棺材緊緊吸住,再也不能動彈半分,陰三將棺材蓋上,笑道:“你害我丟了一具肉身,那就用你的來補償我。放心吧,我會將你煉得比我還要強大,誰叫你吞了天地靈物呢?”

在無盡的黑暗之中,洪武只覺得自己被死亡給鎖住了,他雖然並不害怕死,但死得這樣窩囊,又是在自己還沒完全成長起來的時候死去,他不服。

他調動身體上其他丹田裏存着的靈力,想破開這口棺材,可是這口棺材卻將他身上的靈力全都吸收進去,這難道是口靈器棺材?

靈器一般可以承受住化神期的攻擊,而自己吞下的這節玄水靈藕,被自己一頓釋放,又被陰三吸收了那麼多,剩下的所含能量也就和化神期差不太多,同時又洪武又不能將這股靈力完全爲自己所用,因此想在破開這口棺材已經是不可能了。

但是洪武也感覺到了這口棺材的神妙之處,似乎它能夠將那磅礴的天地靈氣吸收進去,然後化成溫和的能量,補充到洪武身體之中,雖然洪武的丹田已經破碎了,但是身體當中其他二百零六個丹田卻還可以吸收一部分能量。

這股能量將洪武的骨骼再度煉製,讓洪武的骨骼強度大大提升,洪武只感覺骨骼的強度已經提升到了鐵骨的程度了,卻還在不停地提升着。

洪武嘆一口氣,既然丹田已經破碎了,那便隨它去吧,現在我要做的便是利用這股靈氣強大我自己,估計陰三根本想不到,我曾經練過《白骨真經》,身上的骨骼正好可以用這些靈氣來鍛鍊一番。

可是他這麼想的時候,陰三去將這口棺材打開了,將洪武從棺材之中拎了出來,轉而召喚出一隻巨大的丹爐。


這隻丹爐洪武見過,之前他在潛龍商會賭石的時候,便得到了一個符寶丹爐,這丹爐用來煉丹實在太大,卻不知道是用來煉什麼的,此時,洪武纔看明白,原來這麼大的丹爐,是用來煉屍的。

陰三嘿嘿陰笑,那聲音比哭難聽百倍,他一裂嘴,露出一口血紅的牙道:“小子,我看好你哦,以你的身體強度,加上這天地靈物,我可以將你煉成一具銀屍也未可知,以後還可以不斷以靈藥來煉你,將你一直煉成屍尊,到時候整個朱雀大陸便都是我說了算,哈哈。”

洪武此時意識清醒,卻反抗不得,眼看自己再度要被靈氣充滿了,就在這時候,陰三將他往爐子裏一扔,又將各種藥材,礦石等等不停地往丹爐裏扔來。洪武被各種藥材給淹沒了,他動彈不得,只感覺這爐子之中,越來越熱,各式的藥材也開始融化,化成藥液,這藥液不斷往身上滴,燙得洪武皮開肉綻,但洪武卻發現,每一滴藥材入體之後,都會將體內的靈氣消耗掉一些,這倒讓洪武不用再考慮靈氣充爆自己的危機了。

只不過那個危機倒是沒有了,但是新的危機卻產生了,在這高溫之中,洪武沒有真氣可以護體,只能硬扛這些藥液,每一液藥液帶來的痛苦,讓洪武這個擁有強大精神力的人也感覺到精神恍惚起來,而且這丹爐之中,若有若無的一股屍氣,會直接影響洪武的神智,漸漸的,洪武感覺自己的意識快要渙散了。 丹爐之中的溫度越來越高,將其他藥材全都融化,化成點點藥汁,只有洪武還沒被融化,這麼高的溫度,洪武之所以還沒有被融化的原因只有一個,那便是他被爐中的一個法陣保護着,這個法陣顯然十分高明,洪武有些不明白,爲何看上去這隻爐只是一般的爐,但卻擁有這麼高深的法陣,這有些說不過去。不過此時他也沒心情去分析這些,而是在這爐子裏盡力保持清醒。

每一滴藥液入體,都讓洪武感覺到痛,這一世他的身體還沒有能夠承受這種痛苦的能力,不過痛這種東西,只不過是一開始能感覺到,越是到後來,就越是麻木了。人其實是適應力最強的動物,因此才能以短短几十年的生命,卻在修真界佔領着主導地位。洪武聽說,曾經的人類俱是妖獸的食糧,是被妖獸養起來殺的肉,後來人類之中,有人學會了順應天道修行,因此得到了天道的力量,人類開始以這種力量去增強自己,反抗妖獸,在這以後許多年裏,人類終於爭取到了自由,在妖獸叢生的修真界裏佔了一席之地,實力也得到了妖獸們的認可,至少可以與妖獸們平起平坐了,然而人類並不肯滿足,他們接着參悟,接着修行,終於達到了妖獸無法達到的高度,由此人們開始反擊,開始獵殺妖獸,將妖獸趕出大陸趕入了山林和大海,如果不是天道的阻擋,說不定此時妖獸都要滅絕了。

習慣了疼痛,便不怕疼痛,習慣了吃苦,便不怕苦,這便是人類。

不過這吃苦與疼痛,都得需要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若是一上來便讓你感受到無比的疼痛,痛到昏過去,或者一開始便把你從天子的位上打落下來,讓你去當乞丐,這樣的事情,換誰也接受不了。

前一世洪武也是因爲實在走投無路,才願意修練《白骨真經》,但凡他有任何其他辦法,都不會去遭那種罪。

不過一想到今生丹田再次被毀,洪武不由苦笑,估計自己命中註定有此劫,無論再轉世多少回,也不能避開這丹田被毀的經歷。當然,這也有可能是因爲《白骨真經》認定了自己便是那個最適合的人,因此必須讓自己受這般痛苦。

此時疼痛漸漸達到了洪武所能承受的極限,這股屍氣也終於趁着洪武疼痛吸氣之時,一下子鑽進了洪武的身體,開始讓洪武的意識變得模糊。

洪武開始產生幻覺了,他看見了一座由白骨堆成的大山,這大山直入雲霄,遠比大業山還要高,這白骨大山的頂上,有一具巨大的骷髏,這具骷髏坐在一個白骨鑄成的王座之上,手裏的大劍插在腳邊,他的腳邊,有一頭巨龍,卻彷彿寵物一般依偎着。

他又看見一座由層層屍體砌成的大城,每塊磚頭都是一具屍體,這些屍體散發着一股惡臭,而這種惡臭飄出幾萬裏,卻還難以消散。在這大城的中央,有一座高塔,這高塔有如大業山一般高,一直頂到天空,穿破雲層。在高塔之上,有一具殭屍,遍體閃着七彩光華,那殭屍張嘴對着天空,竟然在吞吐日月。

你還看到一條長長的河流,之前的大山,大城,與這河流相比,卻又有如星星之與銀河一般。閃着光華的殭屍,與白骨大山上的骷髏在河流之中,相互融合,最後變一體,然後不停地縮小,越是縮小,越是光亮。那光亮刺眼,洪武不得不閉上眼睛。

剛閉上眼睛,心頭便響起一個聲音:“少年人,莫睡,快照我說的口訣修煉。”

洪武一怔,但還是按照那個聲音說的口訣修煉起來,剛一修煉,洪武頓時感覺到這功法的神奇,這功法隱隱有些熟悉,似乎和白骨真經有些相似,洪武練起來倒是駕輕就熟,只練了一個周天,只感覺爐內的高溫便不復存在了,身體之中的那節靈藕,也開始變小,變得可以讓自己吸收了。

洪武心下大喜,又照着口訣運行了幾個周天,那天地靈物的龐大能量,竟然全都被洪武吸收了個乾淨,洪武只覺得這爐內清涼無比,十分舒服,而自己竟然能夠內視了,他能看見自己身體之中的每根骨骼,此時都變得如同鐵一般,散發出幽幽的寒光。

這是幻覺,還是真的?

洪武不由心生懷疑,他知道若是在高溫環境之中呆得太久,人便會產生幻覺,前一世他曾經去過極炎沙漠獵取一塊三轉蛤蚧的舌骨,便在極炎沙漠中因爲高溫差點死去,看見過各種幻覺,那時候他已經是築基圓滿,卻無法抵禦極炎沙漠的高溫。此時爐中的溫度似乎更加高,會不會自己也受了高溫的影響,開始有幻覺了呢?

洪武一念至此,便想停下運功,卻被那個聲音喝道:“笨蛋,別停下,此時若停下,你便前功盡棄了。”

洪武心下一驚,又開始不停運轉真氣,照着那聲音傳給自己的功法口訣,一遍一遍的運轉着,終於,那個聲音開口道:“可以了,停下來吧。”

洪武這才停下來,剛一停下來,爐內的溫度又開始上升了,但是洪武卻神清氣爽,絲毫感覺不到溫度帶給自己的威脅。

“你是誰?”洪武在心中問道。

“小子,這問題得我先問你,你是誰,爲何身上有我身體的氣息,不僅如此,你還會半部功法,真是奇怪。”

“你身體?”

“哦對了,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這個爐蓋的器靈,你可以叫我爐主。”

“器靈?這個破爛爐子,怎麼可能有器靈?”洪武心中不由疑問頓生。

“喂喂,小子,放尊重點,這個爐子的爐身是破了點,但爐蓋卻是了不得,這可是爐主大人附身的爐蓋,說出來它的品階足夠把你嚇尿了褲。”

“我沒穿褲子,來吧,嚇尿我吧。”

“這個……你無賴的樣子頗有那個人當年的作風,好吧,不是我不想說,是我不能說,反正你記住,這個爐蓋是很牛逼的東西,現在說說你吧,你爲何有我身體的氣息。”

“你身體?”洪武再問了一遍。


“你笨死了,我說的是這個爐蓋配套的爐身。”

洪武頓時想到了:“我是得到過一隻這樣的爐子,卻原來是用來煉屍體的啊。”

“我呸,什麼叫煉屍體。”器靈爐主大叫道,“你小子可氣死本大人了,若不是看在你修練了功法的上半部,打死我也不幫你這個忙。”

“上半部?什麼東西,難道你說的是《白骨真經》?” 洪武問那自稱爐主的器靈,它指的半部功法是不是《白骨真經》。

不想卻換來爐主的鄙視,爐主冷哼一聲道:“什麼白骨真經,真是無知者無畏,將這麼好的一部功法,生生分成上下兩部,還給起了這麼俗氣的名字,我呸。”

洪武見它危言聳聽的樣子,誠懇地問道:“那麼前輩,你管那功法叫什麼啊?”

爐主道:“你豎起耳朵聽清楚嘍,這門功法名叫《九天十地唯我獨尊神佛怕得屁滾尿流煉體神功》,很牛逼有沒有,一口氣說出來都能嚇死人有沒有?”

洪武不由啞然。這爐主說的話可真不靠譜。

爐主又呸了一口道:“你小子一點也不懂幽默,實話告訴你吧,這是一門由一個絕世天才創出來練體的功法,名字叫《無上煉體經》,發明這種功法的人,也就是將我創造出來的人,是個器道,丹道,陣道三道億萬年不出的天才,當年他被人所害,丹田被廢,不能修爲,但是一身煉器本事還在,於是他便想出了一個辦法,造出一個丹爐來,將自己的肉身放在丹爐之中以煉丹的方法去煉自己,雖然十分痛苦,但卻可以將自己的身體煉得強悍無比,越級挑戰完全不是事兒,上半部是鍛骨之法,下半部是煉皮之術。一般人煉體,都是以內氣洗刷身體,強化身體,而煉體的步驟也是先煉皮,再煉筋,再煉膜,再煉五臟六腑,最後才練骨,但是這《無上煉體經》卻偏偏反其道而行,先煉骨,再煉五臟,再練膜,再練筋,再練皮肉。這門功法之所以先練骨,是將全身二百零六塊骨骼全都煉成丹田,與人對戰,便如兩百零六人對一人,豈有不勝之理?唯一的麻煩便是需要提升境界之時,便需要脫胎換骨,我看你纔剛練這門功法不久吧,要提醒你一句,這脫胎換骨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你現在是寒光鐵骨,相對應的便是煉氣期,這一層跨到青芒銅屍之時,便需要先斂到一塊可以作爲你築基期丹田的異骨,這異骨的品階越高,你在成爲銅屍的戰鬥力便越強。”

這些洪武都知道,但他卻並沒有打斷爐主的話。

“雖然這個功法的各個境界都以屍來劃分,但其實卻並不是爲了煉屍而創造的,是爲了煉你自己而創造的。人,只有自身強大了,纔是真的強大,不然,縱使你有百萬大軍,縱使你有神兵利器,縱使你有強大的護法,都不是你自身的實力,人所能依仗的,只有你自己的身體與靈魂。”

“前輩所言極是,小子受教了,只不過爲何你會落在這陰屍宗的惡人手中呢?”洪武問道。

“唉,別提了,都是本大人當初立下的誓言,”爐主道,“我第一個主人,名叫洪非,原本是個讀書人,他雖然是個讀書人,卻不參加科舉,而是愛看各種雜書,到十四歲時,才決定修煉,但錯過了修煉最好時機,但他卻是個修練天才,同時對於丹道,陣道,器道也有着極高的天賦,不久之後,在門派內比鬥中一展拳腳,結果卻被一個叫洪易的奸人妒忌,洪易是洪非的堂兄,之前一直瞧不起洪非,結果被洪非反超,他就下決心暗害洪非,可憐洪非雖然是個修煉天才,卻不懂人情,對人沒有戒心,被洪易廢了丹田,拋屍荒野,洪易以爲洪非已經死了,其實洪非卻留了一口氣在,憑着一口氣,活了下來,自命活屍,開始將自身視爲丹藥,以爐火煉自己的肉身,最後創下這本《無上煉體經》,後來殺上洪易所建的洪天派,將已經是大成期的洪易封鎮。之後洪非飛昇而去,留下遺言,讓我另尋主人,條件是掌握《無上煉體經》 畫骨女仵作 ,但是這麼多年,我一直未尋到有人願意以身爲丹,以爐煉體的人,直到不久之前,我才遇到了一個陰屍宗的弟子,我也是寂寞多年,又與本體爐身分開太久,想借他的力量去尋找本體爐身,因此便與他訂了一個合約,讓他帶我出來,我傳練《無上煉體經》,結果這小子一聽說我報上來的上半部,竟然笑我,說這上半部經書根本是垃圾,我不服,又報了下半部經書,不想他卻如獲至寶,我以爲他要以此煉自身,卻不想他竟然拿來煉屍,真是讓本大人很生氣,可是又無可奈何,畢竟我和他簽了合約的。”

洪武不由暗笑,別看這器靈能說會道,但其實本性卻是純良,不會使詐,於是說道:“若是簽訂合約之人死了,前輩豈不是不用再受他牽制了?”

“他活得很好,還很年輕啊,我怎麼辦?”

“若是他被人殺了呢?您是不是就可以解脫了。”

“那是自然,可是我身爲器靈,卻無半點修爲。”爐主道。

“可是我可以啊。”洪武道,“你若將下半部功法傳我,我便可以修煉完整的《無上煉體經》了,正好這丹爐是現成的,我借這丹爐借煉,一旦他打開蓋子時,我突然襲擊,必定能將其擊殺。到時候我再帶着你出去,你的爐身就在我家,我收藏着呢。”

“真的?”爐主大喜道,“好,那我現在就傳你《無上煉體經》,只不過修煉此功的人,還需有一條件, 全球無限戰場 。”

洪武心中苦笑,自己就是洪天派的後代,如何消滅乾淨,但是他身爲老魔,騙人說謊話對他來說也只是小兒科,於是他鄭重地道:“若有機會,必定消滅洪天派。”

其實這也不算完全撒謊,洪天派早就滅了,現在只有洪門而已。


爐主開始傳功,他傳給洪武的功法,除了之前的口訣之外,還有許多經文,洪武一一熟記在心,畢竟有上半部的基礎,修煉下半部也是輕鬆上手,短短的時間之內,他便修成了這下半部功法。 修練完下半部,洪武頓時感覺到這部《無上煉體經》的神妙之處,這個洪非實在是位了不起的人物,難怪最後能飛昇而去。

將人視爲丹藥,以爐來煉,這本身就是很了不得的想法,正合了,天地爲爐,陰陽爲炭,萬物爲銅的天道。

人生在世,無不在世上修行,無不在世上煎熬。

古人有云,天欲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空乏其身。

只有經過了這世事打磨的人,才能擔得起大任,成爲真正的精英。修真界亦是如此,普通的功法,能達到的成就便是普通的,越是讓人痛苦的功法,其威力也就越大。

修煉完了功法,洪武便將身子團成一團,按照爐主的指點,爐中煉屍最後都呈現這種姿態,他接下來要裝屍體。

爐外,陰三已經收了靈氣運火,這次由於洪武的體內有天材地寶,他特意多煉了一個時辰。

一想到一會便能煉出一具連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屍體,陰三充滿期待。

想他陰三,曾經也只不過是陰屍宗里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被陰屍宗的各種人欺負,卻因爲實力不濟,只好忍着。

就在一次外出歷練任務之中,陰三被派去收拾戰場,原本這是最痛苦的差事,而且這些差事都是由殭屍們完成,但是陰三卻被指定去打掃清理。陰三強忍着心中的不快,還是老老實實去打掃,結果撿到了一個爐蓋兒,遇到了爐主。

爐主已經有上萬年不曾遇見活人了,終於遇到了陰三,也不管陰三願意不願意,便粘上了陰三,非要傳給他功法。

於是陰三學會了丹爐練體的辦法,但是他卻不敢完全信任爐主,因而選擇將丹爐煉體改成了丹爐練屍體,結果一下子煉出了一具了不得的屍體。


陰三正是憑着這具屍體,一點點走上了霸主的地位,將曾經欺負過他的人,統統煉成了殭屍。也是憑着丹爐煉屍的獨門功法,在修真界留下了赫赫威名。

陰屍宗的功法有個特點,殭屍獲得的靈氣可以反哺主人,因而控制的殭屍越強,主人的修爲就升得越快。

此時的陰三已經是築基期圓滿的修爲了,只要再進一步,便可以凝結金丹,四十多歲便成爲金丹,這在朱雀大陸便是絕頂天才了。

原本這天才兩個字,和陰三一點也不沾邊,然而此時,誰也不能否認陰三不是天才。就連陰屍宗的宗主,也只不過是金丹期修爲,一旦陰三晉升到金丹,便可以成爲陰屍宗的長老。

陰三打開了爐蓋。

一道華光沖天而起,這華光飛到爐的上空,形成一朵旋轉的蓮花。

“竟然是七彩蓮花,竟然是七彩蓮花。”陰三不由激動起來。

煉屍爐中放出的華光,代表着每次煉屍的強弱,單色,只不過是普通的鐵屍,雙色到三彩,代表着這具殭屍能成長到銅屍,四色到五彩,代表着這具殭屍可以晉升到銀屍,若是六色到七彩,這具殭屍便能到達金屍的地步,金屍,那可是元嬰期的殭屍啊。

殭屍到了元嬰期,其殺傷力便會遠超過一般元嬰修士,特別是七彩華光,它代表殭屍最終可以達到元嬰圓滿的層次。這也是殭屍能夠達到的最強層次了,因爲殭屍沒有神識,不可能晉升到化神級。

陰三興奮得大笑起來,他的長相醜陋,笑起來十分猙獰恐怖。

接下來,便是要在屍體之上打上自己的控屍烙印。由於殭屍沒有神智,打上控屍烙印是最簡單的一步,只要一打上烙印,便完成了對一具殭屍的控制。

雖然也有例外,有些殭屍還會有殘存的神智,但是對於本體只不過是區區煉氣期的殭屍,陰三根本不覺得自己應付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