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晨昀少有被忤逆,眸色突然由冷轉為凌厲,顧芊夕再是心理素質好,也不免被他這一要命的犀利給震懾得咯噔一下。

好,你讓我坐進去的,不關我的事!

顧芊夕磨了磨牙,懷揣著不怕死的勇氣「擠」上車。

坐穩之後,某女也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的直視前方,看誰嫌棄擠。

對她這種硬加塞的方式,蘇晨昀微微蹙眉之後,不聲不響的往旁邊挪了挪。

高冷戰將的命格女孩 副駕駛上的栗澍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吩咐司機開車。

許久,蘇大佬終於坐不住了,冰冷的問道:「你還想怎麼鬧?」

一副質問女朋友的口吻。

顧芊夕蹙眉望他一眼:「大家連朋友也不是,這話從何說起?」

一副堅定要分手的口吻。

栗澍心中默念:滿天神佛保佑這兩位別打起來!

蘇晨昀眉心皺得更緊:「你拿著我的照片到處走,人家都以為我歸西了。」

顧芊夕呵笑一聲,帶著淡淡的藐視和不削:「我做了什麼和你有關係?不怪別人反而來質問我,虧我還以為你是真心實意來接機的,白高興了。」

這丫頭從小目中無人,蘇晨昀不跟她計較了:「以後不許帶我的照片出現在任何公眾場合。」

顧芊夕對這次蘇晨昀的損失是心知肚明的,但嘴巴上還是倔:「照片是我拍的,又沒用作商業用途,我和這張照片過,礙著你了?」

蘇晨昀:……

要是回到她九歲時候,他會毫不猶豫的拍她屁股!

女兒也不能嬌養啊。

想到三弟家的三個小千金,蘇晨昀不禁搖了搖頭。

而顧芊夕認為他這一搖頭,顯然是對自己的失望。不過……她都已經不在乎蘇晨昀了,還在乎他的反應幹什麼?

一小會兒,蘇晨昀而哼笑了一聲,引得顧芊夕又一次望向他。

蘇晨昀真的是一個很難讓人懂的人。

「芊夕,你都是負責TZQ帝都分公司的人,怎麼還這麼幼稚呢?」

好吧,顧芊夕承認,蘇晨昀也不了解她,所以她會覺得看照片上的蘇晨昀比看實物……更有感覺。

「我也說過了,這是我的個人愛好,和我怎樣管理公司無關。蘇總也有不少愛好,這些也要和你的工作沾上邊嗎?」 「但我的愛好不會影響別人!」蘇晨昀冷言飄給一句自我的話。

顧芊夕本是光亮的眸子有些暗淡。

所以他心裡住不進任何人,包括她。

想到這裡,她悵然的笑了笑,不和他倔了,因為……沒意思。

到了霏園,傭人把她領去客房。

霏園客房不少,一樓二樓都有。

蘇晨昀在安排上顯然是為了避嫌,把她安排在離他最遠的一間。

她的卧室在一樓,盡頭。

顧芊夕露出嘲諷的笑容,說了一句幼稚。走進去后發現,整個房間的採光極好,黃綠色的裝飾很有女性風格,很溫馨,她不經上揚了唇角。

短暫的修整之後,她還是要先去公司。

去到客廳,霏園的管家端著小托盤站在那裡,望著她笑。

似乎已經等她很久了。

「小姐,您的代步工具。」

托盤裡是一把車鑰匙。

顧芊夕沒有伸手拿,只看了看說道:「這是表姑媽的禮物還是借給我的?」

管家只佩服顧小姐的精明,應道:「昀少爺說你再怎麼樣也是對手公司的運營總監,並且分管帝都業務,這麼大的官兒不能走路去上班,所以給你準備輛車。」

「準備?那就是借了?」

管家不知道怎麼回答,以昀少爺的性子,給人準備的東西,其實也和送差不多。

顧芊夕拿起了鑰匙放在手裡掂了掂,對記憶力不錯的管家說道:「那你告訴他,我有分寸。」

管家頷首送顧小姐出門。

給蘇晨昀造成困擾非她所願,儘管她不喜歡他這個人了,但也沒必要對他做不好的事,以後她會在這方面小心謹慎。

管家也許不太懂她的意思,但是蘇晨昀一定會明白。

不謹慎小心也不行,她那點喜歡蘇晨昀照片的小愛好,長輩們肯定接受不了。

顧芊夕到分公司后,第一時間理解了其重點業務,並在當天約見了莓紫旅遊的負責人,趁著他們對YOR實力出現質疑的時候,在他們腦海中牢固TZQ的形象。

果然沒幾天,莓紫宣布需要招標選擇5D實景旅遊城的合作方。

也就是說,一開始就被排斥的TZQ公司,突然和YOR一樣有了50%的機會。

顧芊夕一回國就給了黎箬一個下馬威。YOR高層沒有什麼反應,但是顧芊夕的名字已悄悄享譽業內。

而顧芊夕自己並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有了競標機會只是意味著人家給她開了一扇門而已。

接到父親電話,讓周末去堒港市給表姑媽過生日。

現在吃住都在人家的霏園,不去當然是不行的,她爽快的定了機票。

堒港市YOR集團總裁室。

黎箬出具了一份和莓紫集團的合作計劃書後,又詳細的訴說了自己的策略。

蘇晨昀面無表情的看著屏幕,直到她說完,他才提了幾點疑問。

而黎箬也認真的做了解答。

蘇晨昀並沒有對她的方案作出評價,只是給了她一些建議。

黎箬每次和蘇晨昀說話都很興奮,都很想把最優秀的一面展示在他面前,而蘇晨昀對誰都是一張矜貴漠然的冷臉。 她不懂蘇晨昀,一點也不懂。

栗澍看看時間,提醒走神的黎箬:「你還有別的事要彙報?」

黎箬回神,不想走的動作太明顯,她站了起來,對蘇晨昀笑了笑,才轉身離開

栗澍撇了撇嘴,對主子說道:「蘇總,您給慕夫人訂的生日禮物到了。」

蘇晨昀站了起來:「讓他們不用送來了,我自己去拿。今天我提前下班。」

栗澍知道今天的日子,道了一聲:「是。」

站在門口的黎箬微微一笑,快速跑開。

安蘇晗每年的生日慕景沛都會給她辦,也不是多講排場,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也是很有氛圍的一件事。

慕邇凡出國訪問去了,莘妤帶著兩個小孫子各自拿著自己做的禮物回了松宸郡。

慕晨翊很早就把庄珞然從學校接了回來,把他們家三個小公舉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至於兒子嘛,天生麗質,只需一身定製的小西裝,妥妥的小正太一枚。

蘇晨昀最後一個到家,送上了自己的禮物。一款手藝老奶奶親手編織的披肩。

這份禮物安蘇晗是喜歡的,但是拿在手裡卻不由得嘆氣。

外面傳言老二和某職場紅人蜜戀中,但連她過生日,他都不帶對方出現……果然傳聞不可信。

蘇晨昀明白母親所想,但裝作不知,調皮的慕寒已經爬到了他腿上。

蘇晨昀抱著小侄子試了試重量:「小傢伙,重了三斤。」

慕寒眨眨眼:「二叔,你怎麼知道是三斤?」

蘇晨昀不屑:「輕重我一試便知。」

此話一出,大哥家的兩個小屁孩沉不住氣了,紛紛要跳到蘇晨昀身上,讓二叔試重量。

閃婚後大佬人設崩了 一時間,松宸郡熱鬧非凡。

顧芊夕有提前告訴表姑媽自己幾點到,於是松宸郡派了車去機場接她。

車緩緩使進大門的時候,顧芊夕看到門衛室那邊,一抹眼熟的麗影站在那裡和安保人員說話。

「我是蘇總的朋友,聽說慕夫人生日,特地來表達心意的。」

安保人員訓練有素,松宸郡大小事宜皆不會對外人道,何況是個不認識的人:「不好意思,女士,你說的事我們不清楚,也沒有得到有人會送來禮物的吩咐,所以請你回去吧。」

不管黎箬的公關能力有多好,門口的安保員就是不放行。

顧芊夕乘坐的車,駛近大門。

黎箬聽到汽車聲,回頭想看看車裡的人是否認識,如果認識就使出渾身解數跟著進去。

顧芊夕不避諱黎箬,而是搖下車窗,大大方方看她被安保人員拒絕。

車在大門口停了停,做安檢。

黎箬看著顧芊夕有些發獃。

值守的安保人員見狀,問道:「顧小姐,她是來給夫人送禮物的,您認識她嗎?」

顧芊夕把目光轉到黎箬手上的東西,怔愣幾秒后,回神應道:「不認識。」

黎箬:……

車緩緩開進,顧芊夕沒再看黎箬一眼,頗有暗示她,不是一個世界別硬擠的味道。

下車后,沒走進客廳,就聽到此起彼伏的「二叔」聲。

豪門灰姑娘:惡魔奶爸找上門 蘇晨昀要當孩子王嗎?

幼稚! 再往裡走,果然看到某人被孩子圍扯著。

安蘇晗見到顧芊夕,把她拉到身邊坐下。

顧芊夕拿出禮物,一枚別緻的胸針。

她很不好意思的遞給安蘇晗:「姑媽別嫌棄,我手笨,只能做簡單的。」

安蘇晗把胸針拿出來欣賞了一番:「簡單大方,很好看。」

庄珞然看看胸針,又看看那條引得婆婆嘆氣的披肩,說道:「喲,夕夕,你和二哥商量好的嗎?有點配哦。」

安蘇晗因兒媳的話也留意到這兩件禮物的關聯。

莘妤把披肩放到婆婆身上,又把胸針往上一別,嘖嘖兩聲:「婆婆真好看,還真配。」

蘇晨昀聽力極好,但此時只能裝作聽不到。

而顧芊夕凝視兩件禮物后扭頭看向蘇晨昀:「二表哥,我給姑媽送胸針,你配合我買條披肩幹什麼?」

蘇晨昀本想裝沒聽見讓此是翻篇,沒想到這丫頭把話題丟給了自己。

慕晨翊也看向了二哥,最近YOR和TZQ爭奪莓紫集團項目的事鬧得沸沸揚揚,YOR唾手可得的項目生生被TZQ新上任的運營總監給變成了兩個家公司的競標。

所以,此時蘇晨昀的回答,似乎事關重要。

蘇晨昀也感到了三弟質疑的目光,不過他淡定得很,看了看身邊圍了圈的孩兒們,連老第三家的庄鈺庄籽兩小姐妹也來湊熱鬧了。

蘇晨昀最終抱起了庄籽,對她問道:「知不知道二叔現在最需要什麼?」

庄籽睜著大大的葡萄般清亮的眼睛想了想,她的籽式小擁抱非常受歡迎,所以此時二叔需要的是……

庄籽一把抱住二叔的脖子,小腦袋還在二叔的耳朵邊蹭呀蹭,快樂得小腳丫也撲騰起來。

一屋子的人都被庄籽萌翻了,也就不再去管蘇晨昀的答案。

安蘇晗笑道:「任何事都是有因果的。」

顧芊夕聰明,捏著安蘇晗身上的披肩,不出聲了。

不管她和蘇晨昀在公事上是種怎樣的對立,松宸郡是個只論親情的地方。

顧芊夕在松宸郡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飛去帝都了,她不是一個懈怠工作的人。

安蘇晗給兒子的忠告是:「這丫頭事業心重,而且有那份潛力,關鍵是也很獨立,如果蘇晨昀不想將來有個強勁的對手,可以通過獵頭公司把她收為集團所用。」

蘇晨昀沒有說話,悶悶的思考一陣后才去了公司。

一周之後,TZQ打敗YOR,奪得莓紫集團旗下旅遊公司開發項目的合作機會。

黎箬所向披靡的人生正式卡在了顧芊夕這裡。

而顧芊夕也用時間這證明了,曾被TZQ全體員工奉之為神的黎箬,其實也是個有缺點的凡人。

而當年說她串通YOR的那些指責,純屬無稽之談。

顧芊夕當年背的鍋,徹底給甩開了。

林哲特意飛來帝都為她舉辦慶功宴,顧芊夕也不打算給他省錢,她在六星級酒店狠狠犒勞了這些天盡心儘力加班的同事們。

大家都到了酒過三旬的時候,唯獨不碰酒精的顧芊夕一如既往的清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