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瑾在武學上的造詣不如楚義,但不是說他一竅不通,以他的肉身強度,不管學習什麼武學,進展都極快,楚義的三重寸勁他自然也學習過,只不過他武道上的悟性確實不如楚義,純潔也只能施展到三重而已。

但是三重就夠了,蘇瑾的三重寸勁,比楚義的三重寸勁強悍的多,畢竟他的基礎力量更大,那蟲子哪裏知道這一擊的厲害,貼合蘇瑾的拳頭就衝了上來。

噗……轟!

先是一聲悶響,然後如同爆炸一般,三重寸勁在蟲子的體內好像炸藥一樣爆開,完全被炸成了肉泥。

雷吉船長目瞪口呆,那隻蟲子是他最滿意的一個,他自己也說,進化的幾乎完美,但是沒有想到卻被蘇瑾一擊秒殺了。

他轉身就想逃走,但這個時候蘇瑾怎麼會給他逃走的機會,只見人形蟲子的血肉落下的瞬間,蘇瑾的左手好像幻影一樣彈出,每一塊人形蟲子的血肉都被彈了出去,如同子彈一樣洞穿雷吉船長。

雷吉船長不停分裂自己,在被擊中前想要躲避傷害,但是蘇瑾彈出的血肉子彈實在太多了,他根本不可能全部躲避,身體很多部位還是遭受了重創,一時間狼狽不堪。

“殺!”蘇瑾眼中血紅一片,他左手長刀橫掃,一瞬間就講雷吉船長切成很多塊,而後他忽然停手,眼看着雷吉船長重新聚攏。

“蠢貨,居然給我復活的機會,你……!”雷吉船長的話還未說完,蘇瑾的刀光再起,又一次將其分屍,然後依舊住手,冷冷注視雷吉船長重新聚攏復生。

雷吉船長再次復活,蘇瑾張手又將其砍碎,然後緩聲道“復活的速度在變慢,從一開始的幾秒,然後是十幾秒,第三次用了快半分鐘,這一次的話,大概需要一分鐘左右吧?”

“所以你的復活並不是像你說的那樣,你也不是什麼不死之身,只要消耗掉你足夠量的能量,你就要死了吧?”

雷吉船長心中驚恐,正如蘇瑾所說,他當然不是什麼不死之身,只要被殺死的次數夠多,他就無法恢復了。

重新聚攏的雷吉船長直接逃竄,但已經被蘇瑾盯上的他,怎麼可能跑得掉,只見蘇瑾揚手就是一刀,將雷吉船長從中間斬成兩段,然後繼續觀察他復活的情況。

“明白了,你需要捕食能量是吧?只要有足夠的能量,你就能繼續復活,也正是爲了蒐集能量,你纔對吳辰下手的!”蘇瑾眼神冰冷,他冷笑道“這種形態下,你的感知能力應該也很敏銳,你洞察到我不是能夠輕易招惹的,所以在偷襲得手後立即退走,我說的沒錯吧!?”

“嗯,大概明白了,現在請你去死吧!”蘇瑾一掌拍在一塊碎肉上,不過他的手掌快速震動,一瞬間的工夫,那塊碎肉就氣化了。

“不!”雷吉船長慘叫,到現在他才真的害怕,因爲蘇瑾居然可以消滅他的組織,那麼只要他花費一點時間,就可以徹底講自己消滅乾淨。

蘇瑾可不管他的慘叫,他的手掌不停將周圍裂開的組織一個個氣化,在確定已經全部消滅之後,他才重新收攏散落的裝備,然後繼續前行。

而就在蘇瑾離開後,原本被蘇瑾震成肉泥的人形蟲子,其中一塊稍微完整些的肉塊忽然跳動了起來,幾秒鐘後這塊碎肉變成了一隻手指粗細的蟲子。

“愚蠢的東西,真的以爲這樣就能夠殺掉我?”雷吉船長的聲音從拇指大的蟲子身上響起。

“唔,原來還有這一招啊!那就真的再見了。”但就在這時候,蘇瑾的聲音再次響起,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折了回來,嘲諷的看着那隻蟲子,然後就看見他擡手一槍,直接將蟲子崩碎。

【作者題外話】:感謝昨天還是處男,水若茗兩位兄弟的打賞,希望能夠寫出讓你們喜歡的內容。 蘇瑾對激光槍的火力很不滿意,這東西殺傷力雖然不低,但更多的是洞穿效果,對於蟲子這種怪物,很難造成有效殺傷,剛纔雷吉船長變化的蟲子不過手指大小,激光槍才勉強幹掉,如果他的體積再大一點的話,很可能會給他繼續再生的機會。

確認雷吉船長真的已經被滅殺之後,蘇瑾這才離去,他一邊走一邊詢問無畏號其他人的情況。

“船員們已經被轉移到休息區的下方,不過現在一部分船員選擇向戰鬥區進發,已經與敵人遭遇!”無畏號迴應道。

蘇瑾一愣,他道“幫我聯繫花野真衣和司徒燼!”

片刻後無畏號道“抱歉,我的通訊系統已經被鎖死,無法進行連接!”

“雷吉船長乾的麼?”蘇瑾喃喃自語,雷吉船長並沒有失去屬於自己的意識,作爲無畏號的一位船長,他是有權限這樣做,也確實應該這樣做。

“那能夠聯繫傑佛森船長麼?”蘇瑾問道。

“抱歉,您的權限不足,無法解除通訊系統的鎖死!”無畏號道。

蘇瑾皺眉,其實這件事情很容易解決,只要自己有權限就行了,可是無畏號再怎麼智能,他也只是一臺電腦罷了,事急從權這個道理他自然無法理解,不管雷吉船長變成了什麼,但他都是擁有無畏號一級權限的人,這事他沒辦法,只能寄希望傑佛森船長快點發現通訊方便的問題,然後解除鎖死了。

順着無畏號的指引,蘇瑾向避難區前行,而這個時候,避難區內部已經慌亂成了一團,外面有人瘋狂的要求避難區裏的人打開鋼鐵閘門,但是通訊系統在這個時候被鎖死,他們無法通過視頻觀察外面發生了什麼,所以沒有人感冒這個險去打開鋼鐵閘門。

而另外一邊,阿卡斯學者正在步步逼近,十幾分鍾前無畏號就已經通知所有人,阻擋阿卡斯學者的封鎖線已經徹底被打穿,衆人只能夠寄希望阿卡斯學者不要這麼快就發現避難所,但這種想法本身就是絕望的,無畏號雖然夠大,但面積總有盡頭,阿卡斯學者總會找到這裏來的。

“不知道隊長那邊怎麼樣了?”花野真衣非常擔心,吳辰隕落後蘇瑾只和他們聯繫了一次,現在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司徒燼安慰道“放心吧!這個該死的事件,如果連他都活不下來的話,那麼就算是徐然,神無那樣的狠角色也不一定就能討到好,而且……我對那傢伙更有信心一些。”

花野真衣聽司徒燼這樣說,忽然也升起了信心,那可是剔骨刀小隊的隊長,那可是蘇瑾啊!

司徒燼掃了眼避難所裏的人,現在大概還有百人左右,不過留下的都是老弱,他雖然對蘇瑾有信心,但也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坐等蘇瑾來救援,即使是老弱也要利用起來。

“我說大家……不能坐以待斃,還是做好對敵的準備吧!”司徒燼大聲說道,他能夠成爲特殊事件管理科的領導人,自然不是吃白飯的,說話間就指導大家開始建造工事,他深知活路是自己走出來的。

陰暗的通道里,阿卡斯學者單手插在褲兜裏,緩緩前行,他被扯斷的那隻手現在已經變成了一隻巨大的肉蟲子,肉蟲子長着恐怖的口器,鋒利的骨齒環成一圈,而只要仔細觀察就能夠看見,在那圈骨齒的內裏,還有密密麻麻好幾層直徑更小一些的骨齒。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我和你們一樣,都在期待那場血肉大餐啊!”阿卡斯學者似笑非笑的摸了摸他變成肉蟲子的手臂,似乎在和自己的女友聊天一樣,而在他的身後,一個個人影如同奴僕一樣跟隨着。

阻擋他的鋼鐵閘門已經被徹底廢棄掉了,不過當他來到休息區時卻微微皺眉,因爲這裏已經空無一人。

“已經轉移了麼?”阿卡斯學者冷笑,他直接道“無畏號,船員們都轉移到什麼地方去了?”

“抱歉,阿卡斯學者!傑佛森船長已經對您的權限進行了鎖定,在下一個換班日前,您的權限不足以做任何操作。”無畏號冰冷的聲音傳來。

阿卡斯學者撇了撇嘴,似乎對這個結果並不意外,他忽然張開嘴巴乾嘔,他仰着頭,只見他的喉嚨裏一個巴掌大小,黑色的東西正在往外爬。

終於阿卡斯學者將那東西吐了出來,那是一隻瓢蟲一般的東西,它一爬出阿卡斯學者的喉嚨,便飄落在地上,雙翅不停的顫抖。

“乖孩子,給我聽一聽,那些落後的生命,都去了什麼地方!”阿卡斯學者蹲在身體,喃喃輕語道。

怪蟲子的翅膀越顫越快,它忽然間騰起,向阿卡斯學者的嘴巴衝了過去,而阿卡斯學者沒有躲閃的意思,任由怪蟲子重新飛入自己的口中,心滿意足的將它吞了下去。

“原來是下面麼?”阿卡斯學者咧嘴怪笑,他的口中粘液粘連在一起,格外的噁心。

蘇瑾這邊,他快速前行,不過忽然間他好像感應到了什麼,忽然停了下來,他雙眼微眯,講手放在耳邊傾聽。

“來了!”蘇瑾微眯的雙眼猛的一睜,他抓起一柄激光槍,向這拐角的方向瞄準,漸漸的哀嚎與呼喊聲響起。

一個個身影衝了出來,蘇瑾的雙眼宛若神鷹一樣,他不在乎那些黑影,他在等待黑影后的獵食者。

“快走,後面都是怪物!”第一個衝出來的正是山火小隊的三人,他們衝在隊伍的最前面,當他們看見蘇瑾傻愣愣的站在這裏的時候,下意識的開口提醒道。

蘇瑾不理會他們的警告,三人見狀自然也不會拉蘇瑾走,他們從蘇瑾的身邊跑過去,而在他們的身後,一些身強體壯的船員也跟了上來,只不過船員的身後,是一羣沒有了頭顱的怪物,仔細看就會發現,這些怪物正是之前被殺死爆頭的船員,只不過原本是頭顱的地方,現在變成了一隻只肥碩的蟲子。

妖孽殿下要從良 那樣子就好像是將蟲子栽進看船員們的脖頸一個,那些蟲子的臉上是螺旋狀的口器,還有兩顆黑色的複眼。

“啊!救命,誰來救救我啊!”“不要過來,你們不要過來!”“我們死定了,我不要死在這裏,我還要回地球!”

一聲聲慘叫將通道渲染的好像地獄一樣,那些栽進船員身體的蟲子會噴出腐蝕性的粘液,一旦有人被其沾染,血肉立即就會被腐蝕,而在它們的身後,還有螳螂一樣的蟲子在瘋狂追殺船員。

蘇瑾感覺這些異形蟲子的行動很怪異,它們宛若瘋狂了一樣,所有的屠殺毫無秩序,要知道之前被雷吉船長控制的蟲子,可是能夠以很嚴謹的戰術時間差來攻擊自己。

“是因爲雷吉船長被我殺掉,所以沒有人組織控制了麼?”蘇瑾撇了撇嘴,他忽然道“喂,你們幾個!這樣跑下去也是死路一條,我這裏有些武器,先聯手殺掉這些蟲子吧!”

已經跑過去的山火小隊三人聽蘇瑾這樣一說,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他們眼中閃過一絲猶豫,畢竟留下來的話要正面對抗這些瘋狂的異形蟲子,怎麼看都不是一個好選擇。

“抱歉,我們不打算在這裏等死!”山火小隊的隊長說了一句,轉頭便走,那名中年婦女也立即跟上,反倒是那名金絲眼鏡男猶豫了一下,最後站到了蘇瑾的身後。

蘇瑾意外的看了眼金絲眼鏡男,隨手將一件鎧甲和一柄激光槍扔給了他,金絲眼鏡男顯然很害怕,時不時看向已經離開的山火小隊隊長和那中年婦女。

山火小隊隊長髮現金絲眼鏡男沒有跟上來後,並沒有絲毫的猶豫,繼續向前趕路,現在他想的已經不是取得武器反攻,而是想辦法先保住性命。

“小子,既然害怕,那就走吧!”蘇瑾笑了笑,說話間他手中的激光槍已經開始瘋狂的射擊,這些蟲子可沒有雷吉船長那種復原的能力,激光槍對他們的殺傷還是不錯的。

金絲眼鏡男顯然也經過射擊訓練,激光槍在他的手中不停命中那些怪蟲子,他咬牙道“怕也沒辦法,這次事件是消滅所有的蟲子,一味的後退才真的是死路一條。”

蘇瑾有些意外,讚賞的看了眼金絲眼鏡男,不由的道“你叫什麼?”

“呂明!”金絲眼鏡男還是非常緊張,額頭冷汗都流了下來。

蘇瑾微微點頭,兩人不停的進行射擊,地獄手冊宿主別的能力不敢說,射擊技巧絕對都是槍神級別的,兩人邊打邊退,順便收攏還活着的船員,蘇瑾將武器僅有的幾件武器,交給了幾名射擊能力比較強的船員,但是鎧甲卻一直背在身後,不準備給別人用。

好在這些蟲子的數量雖然多,但是在沒有了雷吉船長的指揮下,戰鬥力和威脅性都大大降低,特別是在殺掉一定量後,他們的威脅性就更小了,而船員這邊有蘇瑾這個守護神在,居然沒有再繼續減員。

戰役結束,蟲子與船員的屍體幾乎堵住了通道,蘇瑾不得不直接用手扒開一條向前的路,他對呂明道“你們去戰鬥區拿武器,取得武器後不要回來,以戰鬥區爲據點防守就行了!”說罷也不等呂明回答,便再次衝了出去。 蘇瑾一路向前,當他到達避難區鋼鐵閘門外的時候,已經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大量的屍骨堆積在一起,一隻只蟲子在屍堆裏穿梭,吞食血肉來進化自己,唯一讓蘇瑾欣慰的是,避難區的大門並沒有打開。

蘇瑾大步流星的向前踏去,那些蟲子感應到有人靠近,立即從屍堆裏鑽了出來,然後瘋狂的向蘇瑾衝了過來。

蘇瑾講一柄長刀綁在了手腕上,另外一隻手也抓着一柄長刀,他毫不猶豫的衝了過去,刀光璀璨,宛若鮮血中的白花,美的炫目。

無上 幾次接觸下來,蘇瑾對這些蟲子已經很瞭解了,強大的攻擊力,不錯的恢復能力,但防禦力並不強,只要沒有雷吉船長這樣的首領在,想要滅殺他們並不是難事。

成堆的蟲子被蘇瑾殺的支離破碎,不管那些蟲子怎麼兇猛,也無法碰觸到蘇瑾的衣角,就好像兩者根本不在同一個位面之中那樣。

蘇瑾正殺的興起時,那些蟲子忽然一震,然後拋棄蘇瑾不管,回頭向着避難區的鋼鐵閘門猛烈的進攻了起來,那鋼鐵閘門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破開。

“這是……阿卡斯學者!”蘇瑾下意識就想到了阿卡斯學者,和雷吉船長一樣,阿卡斯學者顯然也保留了自己的意識,不然之前不會僞裝的那麼好,將衆人都騙過,如果不是意外的話,恐怕到現在大家都悶在鼓裏,一想到那種情況之前有可能發生,蘇瑾就覺得惡寒。

一個雷吉船長那樣強悍的存在,藏在人羣中忽然發難的話,結果必然非常悽慘,說不定花野真衣他們都應付不了。

蘇瑾知道阿卡斯學者就在附近,他立即衝向避難區的鋼鐵閘門,在蟲子破開閘門的瞬間,他一掌將蟲子崩開,然後自己先一步衝了進去。

蘇瑾剛衝入避難區,一道寒光就向着他的腦袋紮了過來,那是一根由某樣東西的把手磨製的尖刺,使用者身手不錯,以一種非常詭異的角度扎過來,連蘇瑾都沒有辦法躲過去。

“哼!”蘇瑾悶哼一聲,將身體肌肉瞬間繃緊,那寒光扎進自己的手臂,只刺進去不到一釐米。

“蘇瑾!”攻擊蘇瑾的人正是司徒燼,不過他講蘇瑾當做是那些蟲子了,好在他反應也算快,見到是蘇瑾後就立即收力,不然蘇瑾的手臂就算再怎麼堅硬,也不可能只受這麼輕的傷。

“隊長!”花野真衣連忙衝上來,蘇瑾則一把將她推開。

“小心,後面有不少的蟲子!”蘇瑾低喝一聲,他回身就是一掌三重寸勁,將鋼鐵閘門外的蟲子震開。

“穿上這個!”蘇瑾將兩件鎧甲扔給司徒燼和花野真衣,然後轉身繼續面向鋼鐵閘門,只要有蟲子探頭,就被他一掌拍碎。

就在這個時候,避難區裏的人更加慌亂了,之前蟲子的恐懼籠罩着他們,但畢竟他們還算安全,而現在蟲子已經衝了過來,一些性格比較柔弱的人,已經戰慄了起來。

“真衣,你拿着這個,有蟲子鑽進來就給他一槍!司徒,這個你拿着!”蘇瑾將手中的激光槍扔給花野真衣,然後又將綁在手腕上的長刀扯下來扔給了司徒燼。

就在這個時候,人羣中兩個孩子的哭聲很是刺耳,無畏號上一共只有兩個孩子,按照傑佛森船長的話來說,他們是宇宙之子。

蘇瑾看了看手中還有兩套鎧甲,便放在兩個孩子的面前,輕聲道“我看過說明,這是收縮材料製造的,不存在合不合身這種事情!”

“謝謝!”小女孩怯生生的向蘇瑾道謝,之前他們臉上那無憂無慮的快樂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懼。

蘇瑾嘆了口氣,避難區絕對不是一個好地方,即使司徒燼帶着衆人將這裏改造過,現在的情況說他們在這裏防禦,還不如說是被困在了這裏。

“突圍吧!不然大家被困死在這裏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我們去戰鬥區,那裏有足夠的武器彈藥,防禦起來也要簡單的多。”蘇瑾直接對衆人說道,只不過之前他們就沒有選擇突圍,而現在他們又見識了那些蟲子的兇殘後,更是不願意了。

“蘇先生,之前有很多人突圍,請問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有人向蘇瑾問道。

蘇瑾皺了皺眉,搖頭道“大部分都死了,我過來的時候他們正撤向戰鬥區!”

“那我們現在出去不也是找死麼?”“果然,我們是逃不掉的,我們都死定了!”“該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難道是我們的行爲觸犯了神,現在遭到了報應麼?”

避難區裏的衆人都飽受折磨,他們對生還幾乎失去了希望,一個個處於精神崩潰的邊緣,蘇瑾覺得現在想帶他們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罷了,你們不願意走的話,我們也不強求,各位……自求多福吧!”蘇瑾知道現在不是給這些人當知心姐姐,開導他們心結的時候。

而就在這個時候,避難區的上層忽然傳來轟隆的響動聲,衆人連忙擡頭向上看去,只見一個身影從上層直接摔落了下來。

那人摔在地上後,身體明顯扭曲的不成樣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塊橡皮泥一樣,而隨着他的掉落,許多身影也跟了下來,正是那種蟲子栽進人體的怪物,而且看他們的衣着裝扮,這些不是別人,正是那羣生物學家和一級權限者。

“走,都快點走!所有人不要留在這裏!”蘇瑾此時哪裏還能不知道掉下來的是誰。

“走,嘿嘿!誰都走不掉,都給我留下吧!”阿卡斯學者嘿嘿怪笑,他的身體重新恢復成之前的人形。

“隊長,你說他們沒有骨頭,是怎麼行動的?”花野真衣此時好奇的問道。

蘇瑾道“是氣,蟲子在他們的體內不停吐出強烈的氣,這也是爲什麼他們攻擊的時候,蟲子會從他的體內射出來。”之前在和雷吉船長交手之後,蘇瑾就對這件事情很清楚了。

阿卡斯學者似乎很欣賞蘇瑾的觀察力,他滿意的點頭道“不錯的年輕人,觀察力很好,你這麼優秀,我會讓你進化成和我一樣的存在的。”

蘇瑾冷笑道“不必了,之前有個傢伙和你一樣熱情,現在嘛……已經渣都不剩了!”

“你說的是雷吉船長?”阿卡斯學者笑了笑,他微微點頭道“那個傢伙戰鬥意識確實不錯,如果單單是一場戰鬥的話,我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作爲已經進化了的新人類,單打獨鬥是可笑的,我們應該是……領導者!”

他話音剛落,避難區的鋼鐵閘門忽然碎裂開來,一羣蟲子衝入了避難區,不過他們並沒有立即開始殺戮,而是聚集在阿卡斯學者的身邊,乖巧的好像看門的小狗一樣。

“md,這系統還是共用的!”蘇瑾忍不住罵了一句,之前雷吉船長留下的蟲子,現在完全成了給阿卡斯學者留下的饋贈。

“盛宴!開始了!”阿卡斯學者高舉手臂,和那條蟲子,他所控制的蟲子們立即瘋狂的涌了上來。

蘇瑾手持長刀,他讓身邊的兩個孩子抱住自己,然後快速後退與花野真衣和司徒燼會和,這些蟲子總體數量不算多,至少蘇瑾覺得如果讓自己放開了殺的話,並不是什麼問題,但問題是身後這些人才真的要命,他們每一個人都相當於一個後備異形,只要被殺死,馬上就有被轉化的可能。

“隊長,計劃是什麼?”花野真衣沉聲問道。

“計劃就一個字,衝!”蘇瑾將兩個孩子交給花野真衣和司徒燼,然後一聲低喝,率先衝了出去,他不打算救任何其他人,這種情況救人才是最愚蠢的,現在要做的是先保住幾人的性命。

蘇瑾開道,花野真衣和司徒燼跟在他的身後,戰力全開的蘇瑾簡直就是一輛橫衝直撞的坦克,瞬間就碾出了一條血路來,所有的蟲子在他的面前只有被撞成肉泥的份。

阿卡斯學者顯然也沒有想到無畏號上居然會有這麼兇殘的一號人物,他立即從代替自己手臂的蟲子口中噴出一隻只小蟲子。

這些小蟲子一碰觸到船員,那船員便立即愣住,然後幾秒之內開始轉化,變成與雷吉船長相似的形態,然後衝向已經逃出避難區的蘇瑾三人。

“怎麼回事?”蘇瑾對這種轉化速度感到驚愕,這簡直是無解的,一杯碰到立即轉化,那就是說自己也不能碰觸那些小蟲子,不然真是要歡聲笑語打出gg了!

避難區裏的船員,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幾乎全部轉化成異形狂怪,好在蘇瑾三人已經逃了出來,只是他們身後被追的死死的,連喘息的工夫都沒有。

“這不對,這樣的話簡直就是絕境,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不合理!”蘇瑾心中覺得非常不對,但又想不到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現在只能先衝到戰鬥區再說,那裏至少能夠組織一下完整的反抗力量。 三人一路逃向戰鬥區,好在蘇瑾前來的時候已經清了一次場,所以一路上並沒有阻攔,身後的追兵也沒有能夠追多久,那些蟲子似乎在長距離的追殺中,速度並不快,只比沒有變異的普通人稍微快上一線,憑這個速度想要追上蘇瑾幾人,那就有些癡人說夢了。

想來大概也是地獄手冊給宿主們留下了點活路,不然攻擊強悍,擁有恢復能力,速度再奇快的話,那麼對於普通的宿主來說,基本上是必死無疑的局面了。

另外阿卡斯學者正忙着轉化避難區裏的船員,對蘇瑾他們幾隻小蟲子並不是很在意,或者在他看來,在這漂浮在宇宙中的無畏號上,蘇瑾幾人就算是躲,又能躲到哪裏,早晚還不是要落入自己的手中。

花野真衣和司徒燼懷裏的孩子已經嚇懵了,他們瑟瑟發抖,出生於無畏號上的孩子,相對於普通的地球同齡人更加單純,因爲他們從出生開始就不必有太多的煩惱,身邊都是大人,自然對他們關愛有加,但這也導致他們遇到危險之後,會更加的無助。

蘇瑾停下腳步,他腦袋裏還在思索剛纔發生的事情,花野真衣和司徒燼見他停下,也跟着停了下來。

“隊長,怎麼了?”花野真衣問道。

蘇瑾默不作聲,他不停的講事件開始後所發生的事情都在腦袋裏不停的回憶,串聯,希望從中找到有用的信息。

“這不對,如果真的是這樣,這就絕對不可能只是一個乙級事件,除非把通關條件轉換成存活時間,不然所有人必死無疑,這不對!”蘇瑾口中喃喃。

“確實太詭異了,剛纔那場面跟佛光普度一樣,所有人幾乎在瞬間就變異了,這根本沒法抵抗!”司徒燼也恨恨的說道,一拳砸在牆壁上。

而這句話卻讓蘇瑾雙眼猛的一亮,他看向司徒燼,喃喃道“不錯,佛光普度,那些人根本不是變異,他們是被激發了身體中潛藏的蟲子,阿卡斯學者只是在引導他們而已!”

“什麼?!”花野真衣和司徒燼都是一愣。

而蘇瑾卻更加確定“絕對沒錯,我們從一開始就把一件事情搞錯了,我們以爲雷吉船長和阿卡斯學者,還有那個生物學家是傳染源,是蟲子的源頭,但是……同樣身爲無畏號的船員,爲什麼偏偏是他們?”

“爲什麼?難道不是……事件設定如此麼?”司徒燼茫然道。

蘇瑾卻搖頭,他道“經歷了這麼多事件,我早就確定,所有發生的事件都在多重宇宙之中,是真實正在發生的,地獄手冊只不過是利用自己強大的力量,進行了一些干預,然後講我們投放在這裏而已,一些細節的設定,地獄手冊或許會插手,但是……大體情況,地獄手冊應當不會干預。”

“一開始就沒有任何提示告訴我們,雷吉船長和阿卡斯學者是異形狂怪的攜帶者,他們不過是第一批變異的人罷了!”

司徒燼凝眉,他疑惑道“但是……爲什麼偏偏是他們兩個!?”

“你仔細想想!” 愛之轉彎 蘇瑾笑道。

一旁的花野真衣雙眼忽然一瞪,她驚訝道“因爲他們兩個……是上一次甦醒的人,無畏號每一個時段都會有人短暫甦醒,確定無畏號的運轉情況,而上一次甦醒的只有兩個人,正是身爲第二船長的雷吉船長,還有阿卡斯學者!”

蘇瑾微微點頭,他道“不錯,這是他們兩個唯一的共同點,也就是說上一次兩人甦醒的時候,蟲子就已經開始佔據他們的身體了,只不過兩人應該是察覺到身體不對,所以再次將自己冷藏,而低溫應該就是遏制變異的辦法,而這一次我們醒來後,傑佛森船長開啓了所有的冬眠裝置,結果他們的變異繼續進行,終於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兩人恍然大悟,不過他們的臉色馬上大變,蘇瑾見狀苦笑,微微點頭道“不錯,如果真的是我推測的這樣,那麼接下來就算船員們不被感染,也會發生變異!”

“這樣的話,我們幾乎沒有勝算啊!”司徒燼皺眉道。

蘇瑾無奈“我們發現的太晚了,如果在變異剛剛開始的時候,將船員重新弄回冬眠裝置裏的話,事件還能夠控制住,現在的話……很難了。”

“那我們現在面臨的是絕境麼?我是說,如果所有的船員最終都會變異,那麼單單是船員存貨量至少爲一的任務就不可能完成啊!因爲任務的另一個條件是,殺死所有的異形狂怪,這本身就是悖論。”花野真衣很迷惘。

而蘇瑾卻越來越清楚了,他看向兩人懷裏的孩子,忽然問道“你們猜,所有船員爲什麼會被蟲子寄生,他們的共同點又是什麼?”

兩人被蘇瑾這樣一問,都開始思索起來,這一次司徒燼反應的更快,他道“原來是這樣嗎!這次的事件雖然看起來幾乎是絕境,但地獄手冊居然……居然留下了兩條生路給我們!”

“第一條我知道,如果我們能夠儘早的察覺到所有人都被寄生,且低溫能夠遏制寄生的話,只要想辦法將大家都弄回冬眠裝置,那麼生路就算有了,兩個已經變異的船員就算再怎麼危險,我們都有機會消滅,而且存活數量會很高,不過這個太難了,信息太少,就算是隊長也難以察覺,那第二條生路是……?”花野真衣整理了下思緒,但卻沒有發現所謂的第二條生路。

“第二條生路就是在我們的懷裏啊!”司徒燼揉了揉懷裏那個小男孩的頭髮,笑道“隊長剛纔不是說的很清楚了麼!船員們的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曾經前往神隱之地,在神隱之地的探索中,他們就被寄生了,那你再猜猜,無畏號上除了我們這些宿主外,有誰是沒去過神隱之地的!”司徒燼微笑着緩緩說道,他這還是第一次稱呼蘇瑾爲隊長,平時都是直呼其名,顯然這一次司徒燼已經開始從心裏信任蘇瑾了。

花野真衣恍然大悟,是這兩個孩子,神隱之地不管怎麼說都是危險的,兩個小傢伙不可能前往,他們是地獄手冊留給宿主的最後生路。

兩個小傢伙怯生生的縮着脖子,他們知道這三個叔叔阿姨是在說他們,但具體說的是什麼,他們並不清楚,只知道自己似乎非常關鍵。

“原來日此,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花野真衣問道。

蘇瑾想了想道“安全起見,先把他們弄去冬眠裝置,畢竟我們還有一場惡戰,帶着他們太危險了。”

兩人都點頭表示同意,現在局勢已經無可改變,必然是一場生死之戰,那麼帶着兩個孩子就等於帶着兩個累贅,不管是對他們,還是對自己,都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花心簡少痴心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