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瑾月白了韓毅遠一眼,「現在穩定下來了嗎?」

「應該差不多了。」韓毅遠點頭。等到手中的一個投資項目結束就可以了。

「那就將手中的事業放一放,和茉莉好好的過一下二人世界。這是命令,你們要是不聽話,我知道了看我怎麼教訓你們,我的眼線可是很多的,別以為我會不知道。」蘇瑾月笑著道。她身上有著一面透界鏡,想要知道他們的情況還不簡單。

「遵命!」韓毅遠舉起手敬了一個禮,也難得的調皮了一下。 與韓毅遠聊了一會兒,蘇瑾月就帶著韓毅遠去了戰亦寒幾人所在的一號樓。韓毅遠以後要修鍊修真功法,自然少不得要魏源星他們幫忙。

戰亦寒看到蘇瑾月過來,站起身上前拉住她的手,關心的看著她,「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從她去韓毅遠那裡,亦寒就時不時的用神識掃她一下。

「那你餓不餓?要不要吃什麼?」戰亦寒拉著蘇瑾月的手,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了下來。瑾月懷孕后,他特意去找了幾本有關於懷孕的書,書上說孕婦嗜睡,容易餓,容易累,還容易反胃。

蘇瑾月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不餓。」自從懷孕后,亦寒就一直小心翼翼的呵護著她,有時候她半夜醒來,看到他正看著她的肚子呵呵傻笑。

「亦寒,瑾月又不是一般的孕婦,你不用這麼擔心的。」魏源星實在看不下去了。他已經忘了韓冰懷孕的時候,他可比戰亦寒緊張多了。

戰亦寒白了魏源星一眼,自己的媳婦懷孕了,他當然要時刻關心了。

「要不我們去外面走走吧,多運動對孕婦也有好處。」白庭雪提議道。這些年他一直在忙著修鍊,忙著家族的事,所以至今為止,他一直都是單身。家裡催了他好幾次了,只是他的心思不在那上面。

「會所有一個馬場,亦寒,源星,庭雪,我們好久沒有騎馬了,不如今天比一場如何?」林旭飛提議道。

「好啊!」戰亦寒三人齊聲應道。這次見面后,他們想要再聚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所以他們都很珍惜這難得相聚時光。

一行人來到馬場,戰亦寒將蘇瑾月安排在休息區,看向一旁的韓毅遠,「瑾月就拜託你照顧一下了。」

「沒問題。」韓毅遠點頭應道。

「你去吧,我不會有事的。」蘇瑾月笑著看著戰亦寒,又無奈,又幸福。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擁有一個愛自己的男人。

戰亦寒四人換上騎馬服后,去馬棚各自挑選了一匹馬。

當他們騎著馬,從馬棚里走出來的時候,瞬間成為了整個馬場的焦點。沒辦法四人不管是顏值,還是氣質,都是最優秀的。

「他們是誰?長得好好看啊!」一道激動地聲音從蘇瑾月隔壁的休息室傳來。馬場的休息室雖然都是隔開的,不過不是全封閉的,所以隔音效果自然不會太好。一般來馬場都是為了騎馬,或者看賽馬,自然不會在這裡說什麼機密的事情。

「他們是京城三少,那個是魏家的魏源星,那個是白家的白庭雪,他是林家的林旭飛,還有一個我也沒見過。」另一個聲音說道。

戰亦寒已經離開地球十幾年了,現在京城知道他的人只有極少數。

「那個肯定也是大家族的人,看他的氣質就知道了,萱萱,你幫我打聽一下嘛,我喜歡他。」

蘇瑾月微微挑眉,神識同時掃了出去,只見隔壁的休息室,坐著兩名長相精緻的少女,從兩人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就知道她們是古武修鍊者。 蘇瑾月微微眯了眯眼,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靈果,站起身走出休息室。對方讓亦寒跟她離婚,已經觸犯了她的底線。

「古武修鍊者很了不起嗎?」林旭飛好笑的看著馬素素。別說馬素素,就算她背後的勢力,在現在的他們眼中都只是垃圾。

「滾!」戰亦寒眼中閃爍著怒火。要不是白庭雪拉著他,他絕對會一掌將對方拍飛。敢叫他和瑾月離婚,簡直就是找死。

馬素素沒想到,戰亦寒四人會是這樣的態度,咬了咬牙,「我師門可是鬼醫門。」鬼醫門在古武門派中可是有著極高的地位的,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鬼醫門又怎麼樣?鬼醫門就可以逼著別人離婚了。」蘇瑾月冰冷的聲音從馬素素的身後傳來。

馬素素感覺背脊一涼,內心升起一股毛骨怵然的感覺,她轉過頭,看向蘇瑾月,「你是誰?」對方明明不是古武修鍊者,可是為什麼會給她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你說呢?」蘇瑾月冷冷地一笑,將手放在已經走到自己身旁的戰亦寒手中。想搶她的丈夫,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麼資格。

「你就是他的妻子?」馬素素立即明白了蘇瑾月的身份。

李紫萱在看到蘇瑾月的時候,心中一驚,快步從休息室走了出去。她已經認出了蘇瑾月。

在五年前,那時她剛剛進入鬼醫門沒多久,因為她的修鍊資質不錯,所以她被師父帶去參加了古武門派的交流賽。

在那次的交流賽中她認識了神醫世家的一名弟子,從那名弟子口中聽說了蘇瑾月的名字,蘇瑾月雖然不是神醫世家的家主,可是她在神醫世家弟子心目中卻是神一般的存在。也正是因為有了蘇瑾月,神醫世家才會成為古武界的第一門派。

後來她和神醫世家的那名弟子成為了很好的朋友,也收集了很多有關於蘇瑾月的資料,隨著對蘇瑾月的深入了解,她越加感覺到了蘇瑾月的可怕。

她曾在心中暗暗發誓,這輩子就算得罪閻王,也不會去得罪蘇瑾月。得罪閻王,她還能留一縷魂魄,得罪蘇瑾月,那便是魂飛魄散。

這麼多年,她已經很少聽到有關於蘇瑾月的事情了,原以為蘇瑾月不會再出現了,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她。

李紫萱走到蘇瑾月和戰亦寒面前,恭敬的向他們行了一禮,「前輩!這件事都是我師妹的錯,我待她向你們道歉,請兩位前輩高抬貴手。」

「紫萱。」馬素素驚訝的看向李紫萱。紫萱怎麼會稱呼他們兩人前輩,莫非她認識他們?

「你認識我們?」蘇瑾月向著李紫萱。

李紫萱點了一下頭,「我和神醫世家的蘇沐曦是朋友,我就是從她那裡聽說了前輩。」

蘇瑾月明了的點了點頭,看向馬素素,淡聲道:「這次看在你師姐的份上饒了你,不要以為有一些實力就可以為所欲為,這個世上比你強的人多的是。」

「多謝前輩!」李紫萱連忙感謝道,同時伸手拉了拉馬素素的袖子,給她使了個眼色。還不快向前輩道謝。

馬素素不甘的咬了咬牙,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謝謝。」進入鬼醫門以來,這還是她第一次向別人低頭,她真的很不甘心。 蘇瑾月微微眯了眯眼,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靈果,站起身走出休息室。對方讓亦寒跟她離婚,已經觸犯了她的底線。

「古武修鍊者很了不起嗎?」林旭飛好笑的看著馬素素。別說馬素素,就算她背後的勢力,在現在的他們眼中都只是垃圾。

「滾!」戰亦寒眼中閃爍著怒火。要不是白庭雪拉著他,他絕對會一掌將對方拍飛。敢叫他和瑾月離婚,簡直就是找死。

馬素素沒想到,戰亦寒四人會是這樣的態度,咬了咬牙,「我師門可是鬼醫門。」鬼醫門在古武門派中可是有著極高的地位的,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鬼醫門又怎麼樣?鬼醫門就可以逼著別人離婚了。」蘇瑾月冰冷的聲音從馬素素的身後傳來。

馬素素感覺背脊一涼,內心升起一股毛骨怵然的感覺,她轉過頭,看向蘇瑾月,「你是誰?」對方明明不是古武修鍊者,可是為什麼會給她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你說呢?」蘇瑾月冷冷地一笑,將手放在已經走到自己身旁的戰亦寒手中。想搶她的丈夫,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麼資格。

「你就是他的妻子?」馬素素立即明白了蘇瑾月的身份。

李紫萱在看到蘇瑾月的時候,心中一驚,快步從休息室走了出去。她已經認出了蘇瑾月。

在五年前,那時她剛剛進入鬼醫門沒多久,因為她的修鍊資質不錯,所以她被師父帶去參加了古武門派的交流賽。

在那次的交流賽中她認識了神醫世家的一名弟子,從那名弟子口中聽說了蘇瑾月的名字,蘇瑾月雖然不是神醫世家的家主,可是她在神醫世家弟子心目中卻是神一般的存在。也正是因為有了蘇瑾月,神醫世家才會成為古武界的第一門派。

後來她和神醫世家的那名弟子成為了很好的朋友,也收集了很多有關於蘇瑾月的資料,隨著對蘇瑾月的深入了解,她越加感覺到了蘇瑾月的可怕。

她曾在心中暗暗發誓,這輩子就算得罪閻王,也不會去得罪蘇瑾月。得罪閻王,她還能留一縷魂魄,得罪蘇瑾月,那便是魂飛魄散。

這麼多年,她已經很少聽到有關於蘇瑾月的事情了,原以為蘇瑾月不會再出現了,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她。

李紫萱走到蘇瑾月和戰亦寒面前,恭敬的向他們行了一禮,「前輩!這件事都是我師妹的錯,我待她向你們道歉,請兩位前輩高抬貴手。」

「紫萱。」馬素素驚訝的看向李紫萱。紫萱怎麼會稱呼他們兩人前輩,莫非她認識他們?

「你認識我們?」蘇瑾月向著李紫萱。

李紫萱點了一下頭,「我和神醫世家的蘇沐曦是朋友,我就是從她那裡聽說了前輩。」

蘇瑾月明了的點了點頭,看向馬素素,淡聲道:「這次看在你師姐的份上饒了你,不要以為有一些實力就可以為所欲為,這個世上比你強的人多的是。」

「多謝前輩!」李紫萱連忙感謝道,同時伸手拉了拉馬素素的袖子,給她使了個眼色。還不快向前輩道謝。

馬素素不甘的咬了咬牙,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謝謝。」進入鬼醫門以來,這還是她第一次向別人低頭,她真的很不甘心。 蘇瑾月不在意馬素素的態度,對著兩人揮了揮手。要不是看在李紫萱和蘇沐曦有些交情的份上,她這次非給馬素素一個教訓不可。蘇沐曦是蘇沐橙的妹妹,現在和蘇沐橙一起都在天月大陸,兩人的修鍊資質都還不錯。

「謝謝蘇前輩!」李紫萱再次道了一聲謝,拉著不情不願的馬素素向著遠處走去。她不擔心蘇瑾月會反悔,她擔心素素會意氣用事,惹怒了蘇瑾月。那時就算她求情,也未必有用。

「你為什麼那麼怕那個女人?那個女人到底是誰?」走出一段距離后,馬素素掙脫李紫萱的手,看著她問道。她沒有在蘇瑾月的身上感覺到有內力的波動,對方應該不是古武修鍊者才對。

「她是蘇瑾月,是神醫世家的四小姐。」李紫萱再次拉住馬素素的手,拉著她向著會所的大門走去。

馬素素一愣,隨即不屑的撇了撇嘴,「神醫世家的四小姐又如何?又不是神醫世家的家主。」神醫世家也只是比他們鬼醫門稍微強一點而已,她就不信對方敢拿她怎麼樣。得罪了鬼醫門,神醫世家也未必討得了好。

李紫萱轉過頭看向馬素素,「你知道神醫世家是怎麼崛起的嗎?」當初神醫世家的地位比鬼醫門要稍弱一些,但是自從蘇瑾月回到神醫世家,神醫世家就開始飛速的發展,最後只是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就成為了古武門派的第一宗門。若是裡面沒有蘇瑾月的功勞,那是不可能的。

「我怎麼知道。」馬素素哼道。她要回去告訴師父,神醫世家的人欺負她,師父要是知道了,肯定會給她討回公道的。她可是師父最疼愛的弟子。

「都是因為蘇瑾月,沒有她,神醫世家就不會有今天。」李紫萱看著馬素素,神情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成分在。

「她真的有那麼厲害?」馬素素半信半疑的問道。她真的無法相信那蘇瑾月有那麼厲害。

「我有必要騙你嗎?」李紫萱一臉無奈。要不是她聽說過很多蘇瑾月的事,她也不相信蘇瑾月那麼厲害,畢竟蘇瑾月的年紀和她們差不了多少。

馬素素咬了咬唇。心中決定回去問一下師父再做決定。

蘇瑾月笑著看向戰亦寒,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胸口,「跟那種人生氣不值得。」她之前也很生氣,不過後來她也想通了,對方之所以會說那種話,就是因為亦寒優秀,也說明著自己的眼光好。

戰亦寒無奈而又寵溺笑了笑,伸手輕颳了一下蘇瑾月的鼻子,「只要你不要生氣就好。」他剛剛在馬素素的身體里打入了一絲仙靈力,以後她的修為會慢慢下降,最後成為不能修鍊的廢人。

「我當然不生氣,我老公優秀才會有人看中。」蘇瑾月伸手捧住戰亦寒的臉,調皮的笑道。她雖然放過了馬素素,不過馬素素也不是一點事都沒有,以後每隔三天,馬素素就會全身劇痛,生不如死。敢肖想她的丈夫,也要自己有沒有那個實力。

馬素素和李紫萱回到酒店,馬素素就立即去了瞿雁秋的房間。

「素素,你怎麼了?」看到馬素素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瞿雁秋問道。馬素素是她最喜歡的弟子,雖然有些刁蠻,但是她有刁蠻的資格,因為她的修鍊資質是她所有弟子中最好的。

「師父,我被人欺負了。」馬素素一臉委屈的說道。

瞿雁秋聞言,臉色沉了下來,「告訴師父,是誰欺負了你。」竟然敢欺負到她的弟子,真是大膽至極。 馬素素委屈的咬著唇,許久才緩緩開口道:「是一個叫蘇瑾月的女人,她欺負了我。」紫萱說蘇瑾月是神醫世家的四小姐,神醫世家是靠著蘇瑾月才有了今日的成就,若是她真的那麼厲害,師父肯定聽說過。

「蘇瑾月?」瞿雁秋覺得蘇瑾月這個名字十分的熟悉,仔細的想了一會兒,臉色頓時一變,「你說你惹了蘇瑾月?」

看到瞿雁秋的臉色,馬素素就知道大事不好,「其實也就是發生了一些口角。」

「你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告訴我,若有隱瞞,別怪我不留情面。」瞿雁秋沉著臉看著馬素素。蘇瑾月可不是那麼好惹的,不說其他單是她身後的神醫世家,就不是好招惹的。別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很清楚,神醫世家可不是一般的古武家族。

馬素素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此時她已經後悔來告狀了,可是也已經來不及了,只希望師父不要處罰她。沒想到那蘇瑾月竟然真的那麼厲害。

瞿雁秋越聽臉色越是陰沉,要不是馬素素的修鍊資質上佳,她非一掌拍死她不可。惹了蘇瑾月,那可是會給他們鬼醫門帶去災難的。

「走,立即跟我去道歉。」瞿雁秋很快就做出了決定,拉著馬素素向著外面走去。她必須要讓蘇瑾月消氣,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馬素素真的不想去,可是她卻不敢違背師父的命令。

李紫萱正要來找瞿雁秋稟報馬素素得罪蘇瑾月的這件事。她覺得這件事不能隱瞞,萬一她沒有告訴師父出了事,後果可不是她可以承擔的。

看到瞿雁秋臉色難看的拉著馬素素從房裡出來,李紫萱立即知道瞿雁秋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師父,你要去拜訪蘇前輩嗎?」

瞿雁秋淡淡的點了點頭,「你也一起去吧。」素素說紫萱和神醫世家的一名弟子有交情,紫萱跟著一起去也可以起到調和的作用。

「是!」李紫萱應道。她也覺得去當面道歉一次更好,畢竟之前素素的道歉並沒有什麼誠意。

三人來到皇城會所,還沒有去馬場就遇到了魏源星,白庭雪和林旭飛。

「師父,他們是和蘇前輩一起的。」李紫萱在瞿雁秋的耳邊輕聲道。

瞿雁秋走上前,對著魏源星三人拱了拱手,「三位!請問蘇四小姐還在會所里嗎?」

看到馬素素,魏源星三人就知道對方來找蘇瑾月的目的。

「她已經離開了。」魏源星淡聲道。他對於馬素素是真的很討厭,仗著自己有一些實力就目中無人,以為自己天下無敵,可以隨意操控別人的人生。要不是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他絕對不會放過她。

「那蘇前輩去哪了?」李紫萱問道。

「你們還是回去吧,你們是見不到她的。」魏源星淡聲說完,與白庭雪和林旭飛向著前方走去。

瞿雁秋皺眉收回視線,她從進入鬼醫門開始,還從來沒有人敢用這樣的態度對她,要不是魏源星三人和蘇瑾月認識,她非教訓他們一頓不可。只不過是大家族的子弟,就敢不把她放在眼中,等這邊的事結束后,看來她有必要去他們家族拜訪一下了。 韓毅遠送走蘇瑾月和戰亦寒后,向著自己在皇城會所的休息室走去,他要去研究一下董事長給他的那本功法。

看到迎面走來的瞿雁秋三人,韓毅遠皺了皺眉。那個女人怎麼又來了?之前的事他也看到了,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他已經打算取消鬼醫門在皇城會所的會員資格了。

感受到韓毅遠身上的氣勢,瞿雁秋驚訝的停住了腳步,「你是古武修鍊者?」他是什麼人?為什麼他的身上的氣勢比她還強?他到底是哪個門派的?

「有什麼指教嗎?」韓毅遠淡淡的看著瞿雁秋。能教出馬素素那樣的弟子,對方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請問前輩是哪個門派的?」瞿雁秋恭敬的問道。在實力面前,她也不敢造次。對方的氣勢比他們鬼醫門的門主還強,她得罪他那不是找死嗎?

韓毅遠微微猶豫,淡聲道:「神醫世家。」他是董事長的手下,董事長是神醫世家的人,他自然也是神醫世家的人。

瞿雁秋一驚,「你是神醫世家的少主?」神醫世家的少主她沒有見過,不過對方身上的氣勢那麼強,肯定不可能只是一般的弟子。

「我是蘇瑾月的手下,只是一名普通弟子。」韓毅遠說完,不再理會瞿雁秋,抬步向著前方走去。

瞿雁秋愣愣的站在原地。他是蘇瑾月的手下,他的實力都已經那麼高了,蘇瑾月豈不是更高?

回過神,瞿雁秋追上韓毅遠,「請等一下!我們是來跟蘇前輩道歉的,請問她在哪裡?」這個歉是必須要道的。不管韓毅遠是不是神醫世家的普通弟子,神醫世家有這樣的弟子,實力都已經超過了他們鬼醫門。等回去了,她一定要將這件事稟報給門主。

「她已經走了。」韓毅遠轉目看向馬素素,語氣冰冷道:「以後還是收斂些,不是什麼人你都可以得罪的,不然害了你自己不說,小心將你的師門拖下水。」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也敢肖想董事長的丈夫。若不是董事長交代過他,他現在就將她們師徒三人扔出皇家會所了。

馬素素雖然生氣,不過卻一句都不敢多說。連師父都叫對方前輩,她哪裡敢回嘴。

韓毅遠冷哼一聲,抬步向著一號樓走去。與其在這裡跟她們浪費時間,他還不如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董事長給他的那本修鍊功法,他也想御劍飛行,也想馭火控水。

望著韓毅遠離去的背影,瞿雁秋在心中長嘆了一口氣,收回了視線,狠狠地瞪了馬素素一眼,「看你乾的什麼好事。」

「師父!我錯了!」馬素素連忙低頭認錯。她哪裡會想到戰亦寒的妻子那麼厲害,不然就算給她十個膽她也不敢那樣說。

「哼!」瞿雁秋冷哼一聲,拂袖離去。就算她不處罰素素,等回鬼醫門后,門主也不會放過素素的。

蘇瑾月和戰亦寒用神識掃了一下他們的幾個朋友,發現他們過得都很好,便飛向了上新村。知道那些朋友過得好就行了,不一定就要去打擾。

「大豐叔,戰嬸子,今晚你們就留在我家吧,我已經把客房收拾好了。」三妮從客房裡走出來,對著王美珍和戰大豐說道。這外面天已經黑了,戰大哥和蘇醫生還沒有過來,大豐叔和戰嬸子今晚肯定是不可能離開了。她心裡也希望他們能夠在她家多住幾天。

「不了,等一下亦寒他們就過來了。」王美珍笑道。除非亦寒和瑾月遇到了什麼事,不然他們肯定是會過來的。

正說著,外面就響起了敲門聲。 「應該是亦寒和瑾月,我就說他們會過來吧。」聽到敲門聲,王美珍開心地說道。

「我去開門。」三妮高興地向著外面走去。她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蘇醫生了。

走出屋子,三妮上前打開了院門,看到門外的人果然是蘇瑾月和戰亦寒,高興道:「戰大哥!蘇醫生!真的是你們啊,剛剛我還和戰嬸子念叨你們呢,還以為你們明天才過來。」

「三妮嫂子。」蘇瑾月和戰亦寒微笑著對三妮點了點頭。

「蘇醫生,你還是那麼年輕漂亮。」三妮笑著打量著蘇瑾月。時間都過去十幾年了,蘇醫生還是原來的樣子,好像歲月已經忘了她一般,在她的身上一點歲月痕迹都找不出來。不像她已經從少婦,變成了中年婦女,臉上有了皺紋,頭髮里也摻雜著縷縷白頭髮。

「三妮嫂子也很年輕。」蘇瑾月笑道。相對於普通人而言,三妮並不算老。

三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戰大哥,蘇醫生,你們快進來坐,爹!娘!栓子,你們快看是誰來了。」

她邊拉著蘇瑾月進門,邊高興的對著屋裡喊道。蘇醫生和戰大哥能來他們家,她真的非常高興。當初蘇醫生救了他們娘倆的命,她都沒有機會感謝蘇醫生,這次一定要多留蘇醫生他們住幾天,好好感謝一下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