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紫萱一驚,驚訝的看著小壞。

「你放屁!你信不信你再胡說八道我撕了你的嘴!」小壞破口大罵。

樂天的目光落到小壞的身上,這個姑娘……

他的手電筒直直的照在小壞的褲子上,卻發現這姑娘根本沒有尿褲子,褲子上的確有濕濕的痕迹,但是卻是濕的大腿的位置,她又不是男人,怎麼可能尿到那麼遠的地方?

小壞低頭看了看,臉色大變。

讓蘇紫萱驚訝的是,那個叫殭屍的男孩突然往前走了一步,護住了小壞。

樂天也沒說話,他直勾勾的看著這個殭屍和小壞。

小鬼和小貓兩個姑娘好像發現了異常,她們小心的往蘇紫萱這邊靠了靠,畢竟對方是警察,不會害她們。

小狗將他哥哥大狗費力的拉到一邊。

大壯還暈著呢,沒人去管他。

「你是什麼人?」小壞突然問道。

她的聲音裡面沒有任何驚慌,聽起來到有一種陰森的味道。

「怎麼回事?」

蘇紫萱還沒意識到樂天的發現,她奇怪的問道。

「這兩個傢伙……和連環殺人案的兇手是一夥的!」樂天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倒吸了一口冷氣,她不可思議的看著小壞。

「放屁!你不要血口噴人!」小壞有點歇斯底里。

美女總裁的神級侍衛 「怎麼?還不肯承認嗎?將見過你父親的人都集合起來,將他們帶到這裡之後……你們就可以一網打盡!將他們全部殺死。」樂天慢慢的說道。

所有人都看著小壞。

「小壞姐……你……」小貓臉色煞白。

「你還叫她什麼小壞姐,她就是想殺死我們!」小鬼恨恨的罵道。

小壞根本就沒有去理會她們。

「你是怎麼發現的?」她也有點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句話問出口,所有人都知道樂天剛剛說的是事實了,他們慌慌忙忙的躲道蘇紫萱的身後。

「哈哈……躲什麼?你們已經是瓮中之鱉,等我一會慢慢讓你們享受一下死亡的快樂!」小壞陰測測地說道。

「我從入口突然被關上就知道這些人裡面有人心懷不軌了……入口處的機關連警察都沒發現,就憑這幾個菜瓜就能發現了?毫無疑問是有人引導他們發現的,這些人以你為首,所以我就有點懷疑你了。」樂天慢慢的說道。

小壞的目光落在樂天的身上,她並不驚慌,因為這裡是她的地盤,在這裡她可以使用的手段多得很。

「其次就是這個傢伙……這個叫殭屍的傢伙!」樂天指著那個男生。

「他?你能看出他什麼問題?」小壞都有點奇怪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他的名字起的真好!殭屍……他就是個殭屍!是一個行屍走肉!」樂天慢慢的說道。

小壞面色一變。

「他一直不開口說話,到目前為止只說了一句話,因為他一旦開口,就無法掩飾他體內濃郁的陰氣了,一直到入口被關閉,你徹底肯定我們成了瓮中之鱉,你才讓這個傀儡開口說話!」樂天哼了一聲。

小壞突然開心的鼓起了掌。

「哈哈!說的不錯,全對……但是沒用,你們都得死!」

蘇紫萱看著這個很開心的姑娘,她突然閃電般的踢出一腳。

小壞嚇了一跳,躲閃已然是來不及了。

可是殭屍突然伸出手,他的指甲是黑色的,而且像是匕首一樣尖銳,他一把抓向蘇紫萱。

樂天一看,急忙抱住蘇紫萱向一旁倒去。

蘇紫萱重心失衡,這一腳沒有踢到小壞,不過也躲過了殭屍的這一抓。

「你幹嘛!」蘇紫萱惱怒的看著樂天。

「你想死嗎?被這傢伙抓一下你就必死無疑了!」樂天瞪著她。

蘇紫萱一愣,這才看到那個叫殭屍的男孩手指甲是黑色的。

「王八蛋!你個臭女人敢偷襲我……等我一會把你制服,我就讓殭屍好好地享用享用你!讓你嘗嘗和死人滾床單的滋味!」小壞惡狠狠的說道。

剛剛她嚇了一跳,如果被蘇紫萱那一腳踢中,估計她最少得暈過去!

【作者題外話】:目前本書會保持一天五更,每天萬字更新的速度,更新時間在早上,請大家放心觀看! 所有人都盯著小壞,這個姑娘同樣也惡狠狠的盯著他們。

蘇紫萱站起來,她也是無奈了,今天她就沒準備會出這麼多事,所以也沒帶槍,現在她真的有點束手束腳的感覺。

「你別再衝動了!你護著他們就行了!其他的交給我。」樂天對蘇紫萱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那幾個被嚇破膽的年輕人,點點頭。

樂天往前走了一步,殭屍擋在樂天的面前。

「你是不是以為把我們關在這你就是勝利了?」樂天看著小壞。

「你急什麼?好戲還在後面呢。」小壞微微一笑。

樂天突然一揮手,他的手中飛出了兩片柳葉,這兩片柳葉無巧不巧的貼在殭屍的兩邊太陽穴。

殭屍一動不動了,但是小壞卻沒有看出樂天這個動作裡面的意思,她下意識的以為樂天要攻擊她。

她也同樣一揮手,一個小瓶子被扔了過來。

「啪!」

瓶子碎了,樂天看到瓶子里有一塊人的內臟,不知道這是哪個倒霉鬼的。

「退後!馬上退後!」他呵斥道。

這個小壞居然懂一點降術?這就有點麻煩了。

如果是樂天自己,那倒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後面還有四五個拖油瓶呢……

「柳葉定神!」

樂天低喝一聲,他對著地上的破碎的小瓶子扔出了一把柳葉,這些柳葉奇怪的在地上打著旋,也不落地也不散開。

這一幕落到蘇紫萱的眼裡,她是驚住了。

這就是所謂的巫術嗎?

小壞看到樂天居然將她的神術給限制住了,她有點慌了,她其實連個入門者都不是,就這麼一點手段還是她剛剛學會不久的。

「殭屍!給我殺死他!」小壞大吼。

可是殭屍卻一動不動。

小壞愣住了,她看了看樂天,有點緊張的退後了一步。

「我很好奇,你學什麼不好,偏偏去學這害人的邪術?難道你不知道使用降頭術是要付出代價的?」樂天看著小壞。

這個姑娘的相貌突然開始發生變化,在這短短的一瞬間,她的面貌至少老了十歲。

「你什麼意思?」小壞盯著樂天。

她想不通,為什麼樂天能破了她爸爸偷偷教給她的神術?為什麼一向無敵的殭屍會突然不動了?

「你看看你自己現在的樣子!」

樂天哼了一聲,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攝像頭對準了小壞。

小壞看了看樂天的手機屏幕,她愣住了。

不可思議的摸了摸自己的臉,臉上皺紋的手感很清晰的傳達到了她的手上。

「我為什麼會這樣?我為什麼會突然老了這麼多?」她雙目圓瞪。

「你以為這是神術?你想得太多了……這就是一種邪術,它的使用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即使是真正的高手,使用一次也要消耗不少的生命力,更別提你一個連皮毛都沒學會的小丫頭了!剛剛那一次,你至少損失了十五年的生命!出現皺紋不是很正常的嗎?」

樂天冷哼了一聲,他看著臉色急劇變化的小壞。

「啊!你胡說!這是我爸爸教給我的!他不可能害我!」小壞沖著樂天尖叫。

「沒錯!也許你爸是一番好意,他好不容易學來的神術一定要教給自己的女兒,因為女兒不學無術,將來連一個生存的技能都沒有……殊不知,他正是將自己的女兒推上了死路!」樂天死死的看著小壞。

小壞不說話了,她的臉色非常的難看,氣息也很急促。

「不過我真的挺佩服你的,你是怎麼有膽子殺人的?田田是你殺的吧?就是為了得到她的器官!」樂天做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小壞突然抬起頭。

「你閉嘴!你想嚇唬我……沒那麼容易!田田的確是我殺的,這個臭女人居然搶我的男人……我忍了這麼久,我學了神術為什麼不用在她身上!」她厲聲呵斥。

「小壞!你瘋啦!田田是我們死黨。」小鬼沖著小壞喊道。

「你閉嘴!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當著我的面吃我的喝我的,背後就和田田說我的壞話,說我是大傻子……你是不是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小壞扭頭瞪著小鬼。

小鬼嚇了一跳,急忙躲在蘇紫萱的身後,再也不敢開口了。

「你們這些賤人……一個個吃裡扒外!沒錯……我今天就是要在這殺死你們的!」小壞吼道。

「你……你真的瘋啦,我又沒惹過你,你幹嘛要殺我?」小狗驚恐地喊道。

小壞的眼神很奇怪,她不屑的看著小狗。

「你們兄弟蛇鼠一窩……還有大壯、猴子、趙雷……你們這五個王八蛋做的事情真的以為我不知道嗎?」她冷冷的說道。

小狗一愣,看了看一旁的大狗。

大狗已經醒了,他被大壯剛剛的舉動嚇的夠嗆。

「你們幾個混蛋……在我的飲料中下藥!糟蹋我的事情你們是不是已經忘記了?還是你們以為你們做得天衣無縫,我不知道?」小壞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吸了口冷氣,她看了看自己身邊的那幾個年輕人。

這些傢伙還真是對得起敗類這個稱呼啊!

小狗的臉色煞白,他再也不敢多說一句話了。

樂天扭頭看了看那幾個傢伙。

「喂!你們幾個還真的是取死有道啊……」他哼了一聲。

「不……不是的!我們只是報復!這個女人騙我們吸毒……然後用毒品控制我們,她還逼著小鬼、小貓和田田去陪一些男人睡覺!」小狗急忙解釋道。

連樂天都驚住了。

這些傢伙還真的是恩怨糾葛沒完沒了啊。

他的目光再次落到小壞的身上。

「無論如何,我不允許邪術出現在我的面前。」樂天慢慢的說道。

「哼!你真的以為你了不起了?你真的以為我和你說這麼多都是廢話嗎?」

小壞突然笑了……

樂天面色一變,他手臂猛地一甩,烏龜殼已經出現在樂天的手上,幾枚黃燦燦的銅錢突然從烏龜殼中飛了出去。

「啊!」

蘇紫萱的身後突然傳出一聲慘叫,蘇紫萱嚇了一跳,她急忙轉過身。

一個男人正捂著自己的臉,他的口中發出痛苦的叫聲!

這個傢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為什麼她一點聲音都沒聽到?

蘇紫萱仔細地看了看,她吸了口冷氣,這傢伙不就是健身會所的那個胖子老闆?

小壞的爸爸! 由於之前入水的時候,手機都沒怎麼保護好,所以現在也沒有辦法用手機拍照,只能用這最笨拙卻最有效的辦法來吧啊這裏的東西記錄下來。

正在我跟方大師拼命的想多記下一些符號的時候,那邊的囡子卻開口朝着我喊道:“葉子哥,我畫完了。”

接過囡子手中的那兩頁紙,也讓我不由得有些疑惑。囡子並不是記載的符號,而是把整個棺材上面的圖案都畫了出來。我仔細的比對了一下,她畫的這些不論是角度還是和符號,看上去都是一模一樣。

方大師接過那兩張紙比對了一下之後,趕緊讓囡子再換幾個角度趕緊畫幾張。

囡子換了個角度之後,看了大概有幾秒鐘,就開始奮筆疾書起來。我跟方大師也沒有心思再繼續畫,而是看向了囡子的手中。囡子的筆非常快,幾乎隨便幾筆,就能夠把那個棺材勾勒出來。然後,又是很隨意的幾筆,那符號就出現在了紙上,看的我跟方大師都有些歎爲觀止。

“葉子,你在這邊照顧囡子,我在這邊找一下還有沒有別的發現。”方大師說完話之後,就開始翻那個靈堂。

⊕ttkan ⊕C ○

等囡子畫完之後,方大師也沒有翻出個所以然來。不過還好,發現了靈堂後面有一條通道,很有可能就是出路。

用塑料袋把囡子畫的那幾幅畫裝好了之後,我開始抱着囡子跟在方大師的後面就往那個通道跑。現在必須得趕緊離開這裏,不然的話,很有可能就出不去了。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方大師不沿路返回,而是往那個通道跑。但是根本就沒有想那麼多,只管跟着跑。

“葉子哥,奶奶,奶奶在那裏。”不知道跑了多長時間,忽然囡子開始朝着我大聲的喊了起來。

前面還在繼續跑的方大師,聽到囡子的喊聲之後也停下了腳步。

方大師手中的手電筒,順着囡子所指的方向照了過去。眼前的一幕,讓我整個人毛骨悚然。就在古墓的盯上,一條條樹根垂了下來,而每條樹根上,都掛着一個人。這些人,我都認識,有黃瑤,王玉龍,李巖他們,也有死了的大勇,村長和那幾個死人店的老闆,還有村子裏其他的那些活着的人。

這東西,我們之前就在外面的大槐樹上見過,是“命”。可是,爲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命”掛在這裏呢?囡子奶奶的“命”也掛在這裏,不過當方大師手電筒照過去的時候,囡子奶奶的命慢慢的消散了。

這次囡子哭的比任何時候都要傷心,不管我怎麼哄都讓她安定不下來。

而那邊的方大師則讓我照顧好囡子,他要去把這些“命”都收集起來。我看着那些東西掛了差不多十來米高,真的不知道方大師該怎麼去收集。而且現在我們可是要搶時間的,必須在水塘子裏的水還不多的時候衝出去。不然的話,就會被淹死。

“葉子,你帶囡子先走,我沒事兒。出去跟小李說一聲,讓他把村子裏的人別帶走。要是帶走太遠,真的會死的。”方大師一邊朝着那邊跑去,一邊朝着我喊道。

方大師喊話的時候,地面上已經開始滲水了。本來我還想去把方大師也拉回來一起走,但是方大師說那麼多條人命不能不救。而且我在這裏只會連累他,讓我趕緊先走。

我下定了很大決心,才把還在地上哭的囡子抱了起來繼續沿着那條通道往前跑去。剛跑出幾步,就發現地面上的水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了。而現在,囡子還在哭,我根本就沒有辦法依靠他來找到路,所以只能夠繼續往前瘋跑,希望儘快擺脫這個地方。

“囡子,囡子,快看看,我們從那兒走才能出去?”水已經齊腰深了,而前面的通道被封死,根本沒有辦法再往前走。我有些絕望的朝着囡子大聲的喊道。

“葉子哥,爬上去,那牆上有臺階,爬上去。”囡子聽到我的話之後,也不哭了,而是非常焦急的朝着我大聲的喊道,把我的耳朵都快要震破了。

現在哪兒管的了那麼多,既然囡子說那牆上有臺階,就肯定有臺階,雖然我看到的只是光滑的前面。所以,聽完囡子的話之後,我直接朝着那牆面衝了過去。就這一會兒功夫,水已經上到了胸前。

剛衝到牆上,就發現那牆很鬆散,直接被我一推竟然就給推到了。就在推到的那瞬間,我也倒了下去。幸虧囡子是被我換到了背上,所以並沒有摔倒。我摔倒之後,卻真的碰到了臺階。這臺階就像是救命稻草一般,我立刻順着臺階開始網上拼命的爬。

往上爬了三四分鐘之後,纔到了上面的平地上。剛上來,就發現那水竟然也開始往臺階上面灌。現在整個通道里面,到處都是水聲,我必須得趕在這裏被淹沒之前,從那個洞口爬出去。

好在囡子的眼睛在這黑暗當中視線非常好,不然的話我非得抓瞎不可。囡子指了指方向說那邊有出口,我就立刻朝着那邊跑了過去。跑到一半的手,我看到了地上的揹包,這是我們之前下到地下一層的時候,扔在這裏的工具。也就是說,我繼續往前再跑的話,就能夠到我們之前下來的那個地方。

從揹包裏面扯出來兩個塑料袋和一跳繩子之後,就被這囡子繼續往那邊跑。沒跑多久,就看到了那個我們下來時候的洞口。果不其然,那個洞口已經被封了,還有不少的水從洞口的四周往下不停的在流。

我把兩個塑料袋灌滿了空氣,然後把囡子的頭跟我的頭都套在了裏面。套之前我就給囡子說好了,待會兒一定要緊緊的摟着我的脖子別放開。

試了試綁在周圍大石頭上的繩子足夠結實,我把自己跟囡子綁在了一起。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環節了,我必須得把那個口揭開,才能出去。而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那個水塘子裏灌了多少水,希望能夠在我們的承受範圍之內。

當我把那個把綁在那個洞口繩子用力拉下來的時候,嘩啦一聲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朝着我們襲來。我緊緊的抱着囡子,祈禱着方大師買來的繩子和綁繩子的那塊大石頭足夠結實,能夠在這麼大的力量下承受得住我們兩個的重量。

接下來的兩分鐘,是我生命中最長的兩分鐘。塑料袋裏的空氣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它只能夠避免水從鼻子嘴灌進去。我倒還好,當時範老頭也專門針對我練過這個,閉上三四分鐘是沒事兒的,最擔心的還是囡子這邊。

大概兩分鐘過後,水小了,那個洞口也開始漏出了亮光。

我第一時間就趕緊把囡子解開,看着囡子眼睛緊閉怎麼喊都不醒來的時候,我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樣難受。正當我準備採取急救措施的時候,只聽見囡子大喊了一聲“奶奶”,然後猛的坐了起來,看上去,就像是做了噩夢一般。

然後我才知道,囡子說,剛纔自己真的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快要死的時候,奶奶把自己送了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