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紫陌冷聲警告,爹爹站出來替她求情,她也不能不給面子。

“多謝姑姑,姑姑,那以後香兒能不能跟着姑姑。”

凝香精緻的臉上目光柔和,彷彿真是把蘇紫陌當成她的親姑姑一樣。

“你跟着我幹什麼?你不是已經看出來了,我四個月之後就會魂歸九泉了嗎?出了迷幻森林你就回家吧!”

蘇紫陌可不願意帶着她,這虧吃多了,記性也就長了,此刻她心裏並未信任凝香。

“不,姑姑,凝香就是要跟着你。”

凝香快速的拉着蘇紫陌的手臂,一臉撒嬌的道:“我們鬼氏族人只會殺外人,從不殺自己人,香兒做錯了事情,一定要在姑姑身邊陪着姑姑。”

“出去吧!”

蘇紫陌冷聲道!

凝香眼中快速的閃過一抹璀璨的光華。

廣袖輕輕一擡,結界就破了。

兩人剛剛出現,一股強烈的玄氣卷席而來,是衝着凝香而來的。

蘇紫陌猛的擡頭看去,是沐雲軒。

她快速出手化解這股玄氣。

沐雲軒一看,想撤回已經來不及了。

但蘇紫陌還是硬生生的接下了。

“陌兒,你瘋了。”沐雲軒快速的飛到她身邊。

俊顏從怒瞬間轉化成溫柔至極!

他回來以後,看不到她,看到只有莫白在,而凝香和陌兒都不在,他心裏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

看着她又一身紅衣出現,心裏已經明白是凝香對陌兒動手了,他本是想殺凝香的,沒想到陌兒會站出來替她擋下。

“放心,你的一招我還是能接住的。”

蘇紫陌拍了拍他的手,讓他安心。

凝香一看沐雲軒一副想吃人的模樣,瞬間躲在蘇紫陌的身後,不敢擡頭看沐雲軒。

“凝香,你真是胡鬧?”

莫白回來以後才發現,凝香是故意支開他對蘇紫陌下手的。

“師兄,凝香知道錯了。”

凝香依然躲在蘇紫陌身後不出來。

莫白一看她的動作,疑惑不解,凝香這個樣子,只有和族長撒嬌時纔會露出的表情。

蘇紫陌擡眸,笑看着沐雲軒,“雲軒,算了,都是自己人。”

“若真的是自己人,她又怎麼會做出傷害你的事情。”

沐雲軒對想傷害她的人都不想留情面。 “不,我以後再也不會了,她是我姑姑,我師兄可以爲我作證,我們發了誓言以後,若是違背誓言,真的會五雷轟頂的。”

凝香急急的解釋道。

莫白聽到她那聲姑姑,奇怪的看着她們兩人。

疑惑的看着凝香問:“姑姑?凝香,你中邪了,還發了五雷轟頂的誓言?”

蘇紫陌一聽,難道這誓言發着真的會成真?還是這兩人合起來演戲給她看。

陶子絮往朝着她們看去,看到她們兩人一起出現,想來是她失算了。

一輪火紅的晚霞下,萬丈霞光,流焰塗丹。

蘇紫陌一襲比晚霞還要奪目的衣裙在晚霞的折射下流光溢彩。

渾身散發着尊貴無比的狂傲之氣,如畫的眉目之間,張揚着無以倫比的傲然。

怎麼回事?她怎麼突然穿着一身紅衣出現了?

君臨天看呆了,從來沒有看過她這般美麗的時候。

“師兄,這真是緣分,姑姑居然是我爺爺大哥的女兒。”

沐雲軒一聽,莫雲天的後人?

他眉頭幾不可見的皺了皺,詢問的看着蘇紫陌。

“雲軒,就和她說的一樣,我剛纔見到爹爹了。”

“這……。”莫白有些不可置信,她怎麼突然變成姑姑了,按照她的年紀,不可能會這樣年輕呀!

“可按照你的年紀,你不可能還這麼年輕。”

莫白深深的看着她,她是莫雲天前輩的女兒,這真的讓他很難以置信。

“怎麼?你懷疑我的身份?”蘇紫陌瞪着他。

其實,別說他懷疑了,她心裏也不願意承認,這一轉眼,變成人家姑姑了。

“不是,不過凝香剛纔說的是真話,我們即使有在想要的東西都不會對自己的族人下手的,若你真是莫爺爺的女兒,你便是嫡系一脈身份最爲尊貴的人。”

莫白看着一身紅衣的她,一身氣質非塵世之花,不蔓不枝,出淤泥而不染。

“還真有那麼一回事?”

蘇紫陌把身後的凝香拉了出來。

“現在才知道怕是不是晚了。”

蘇紫陌瞪着她,躲在她身後也改變不了什麼?

“香兒只是覺得對不起姑姑!”

“天快黑了,我們找個地方落腳吧!”

“嗯,嗯!姑姑不吃魔獸肉,香兒給姑姑做魚吃,香兒知道哪裏有魚。”

“不吃,我怕你下毒。”

蘇紫陌快速的拒絕她。

斜眸,看着她一臉委屈,倒真有幾分改過自新的氣勢。

“姑姑,香兒都發誓了,姑姑要怎麼樣才能信得過香兒呢?”

“看你的表現再說吧?”

隨後,幾人找了一處安全的地方休息。

君臨天一行三人也宿在離蘇紫陌他們不遠處。

凝香和莫白去捉魚,一路上,莫白都在觀察着她,她那麼想要得到沐雲軒,這一轉身,真的就放下了。

“凝香……。”

凝香突然停下腳步來看着他,一臉認真地道:“師兄,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雖然嬌縱,可也不會對自己的親人下手,你還記得我們上次見過的那位前輩嗎?他就是我爺爺的大哥,今天他突然出現,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了。” “所以,你不會在做出傷害她的事情了,是不是?”

莫白還是有些不相信,凝香這轉變也太快了。

凝香突然生氣的看着他,怒聲質問道:“師兄,連你也不相信我嗎?我雖然嬌縱蠻狠,那也只是對外人,對自己人,我殺過誰了?做過對不起誰的事情了,若她只是蘇紫陌,和我們鬼氏族人扯不上半點關係,我凝香斷然不會這般輕易的放棄,可她是我的姑姑,我爺爺尋找了一輩子的大哥的女兒,我怎麼還可能會做對不起她的事情?”

莫白一雙深邃的眼眸似乎要看透她的眼底一樣。

凝香說的沒有錯,她雖然蠻橫無理,可這麼多年,她也從來沒有傷害過族人,也許,給她一次機會,就能看到她的改變了。

“走吧!我們去捉魚,至於男人嘛!三條腿的找不到,兩條腿的遍地都是。”

凝香轉身,在前邊帶路。

莫白看着她是真的想通了,到也安心了。

巫族,禁地裏!

庚樂羽憤怒的天烏里,隨後,一片笑聲瞬間充滿整個恐怖的禁地。

“哈哈……。”

紅嫣奇怪的看着她,“族長,蘇紫陌現在又找到了一股勢力了。”

“是嗎?鬼氏族人,以莫雲天的性格,他是不會讓他的族人灘這渾水的,當年他還是鬼氏族人的少主,可是爲了穆欣妍,放棄了整個鬼氏族人,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鬼氏族人突然被人滅了,莫雲天到現在都沒有查出來是誰做的。”

“所以鬼氏族人是不會站出來幫助蘇紫陌的的。”紅嫣突然聽懂了庚樂羽的意思。

“不錯,莫雲天對自己的族人有愧,他寧願舍了自己的命也不會讓自己的族人出來受苦的。”

庚樂羽對莫雲天很瞭解,那是一個爲了自己在乎的人連命都不要的人。

“鬼蠱他們已經快到玉龍村了,蘇紫陌,沒有了龍婆,你孃親也會很痛苦的。”

庚樂羽詭異一笑,眼眸裏全是毒光。

紅嫣看着,這心裏怎麼都覺得有些不安心。

漁米之鄉!

傍晚的時候,慕容星辰和沐雲帆終於到了漁米之鄉。

李家小院裏,蘇齊和蘇櫟一看到他們,終於看到看到了希望。

“哇!三叔,你怎麼也來了?”蘇齊看着沐雲帆,一臉驚訝!

沐雲帆手中的扇子輕輕敲了一下蘇齊光潔的額頭。

“你們兄弟兩人呀!嚇死三叔了,怎麼跑這麼偏僻的地方來了?”

“三叔。”蘇櫟也走過來喊道。

“櫟兒,三叔想死你們了。”沐雲帆抱起蘇櫟。

“櫟兒,你有沒有想三叔。”

蘇櫟淺淺一笑,“想,不過三叔你不躲起來了嗎?”

“是呀!三叔,你不是躲起來了,還躲星月國那麼大老遠的地方去了?”

蘇齊也打趣的看着他。

沐雲帆張眉努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三叔那不是怕管理雲城的事情嗎?那是你爹爹的強項,像三叔這樣的,就適合過點四處遊山玩水的瀟灑日子。”沐雲帆看着他們兄弟二人可人的模樣,好多天沒有見他們了,真想他們。 “你看看,你看看,一見到侄子就把我給忘了。”

慕容星辰看着沐雲帆,他現在都快被他這兩個侄子壓着喘不過氣來了,這兩兄弟修爲又晉升了不少。

“幹什麼呢?你,我跟我兩個侄子敘敘舊,你趕緊去處理你的事情,我就是一個打醬油的。”

沐雲帆不耐煩的看了一眼慕容星辰,若不是聽到齊兒和櫟兒也在這裏,他纔不會和他到這裏來呢。

蘇齊一聽,回頭看了一眼李爺爺。

“李爺爺,這位是星月國的辰王,李爺爺,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和辰王說一下,這之後的事情都交給他了。”

蘇齊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對着洛凡眨了眨大眼。

那樣子就像是在說,他說過的話一定會做到。

夢凡一臉感激的看着他,這份恩情他會一輩子銘記於心的。

“草民參見辰王!”

以李爺爺爲首,院中的人全部跪到地上。

“都起來吧!”

李爺爺擡眸,滿是滄桑的眼眸裏閃爍着希望,漁米之鄉終於有救了。

慕容星辰將空間指環戒裏的侍衛們放了出來。

“王爺。”二十多名侍衛行禮。

“哲源,你帶人跟着李爺爺瞭解情況,一律嚴查,不得玩忽職守。”

慕容星辰命令道。

“是,王爺。”

哲源一聲令下,訓練有素的護衛開始行動。

“既然你們來了,我們也該走了。”

蘇櫟不想耽擱時間,還有最後一片缺失的生死魔圖沒有找到,找到之後他要立刻回去陪孃親。

“櫟兒,怎麼就要走了?三叔這才見到你們呢?”沐雲帆一臉不捨,就是因爲他們在這裏他纔過來的。

“三叔,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等把這件事情做完以後,可以好好的陪三叔玩一玩了。”

沐雲帆點了點頭,知道他們要找的東西很重要。

沐雲帆笑看着他們兄弟兩人。

“那你們答應三叔,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蘇齊大眼微眯,有些洋洋自得。

一副懶洋洋的說道:“三叔覺得,我們哥倆現在的修爲,有多少人能傷害的了我們?三叔就不必擔心了,三叔最應該擔心的就是你自己。”

沐雲帆一聽,有一絲不自在,雖然不想承認,但不得不承認,他們兄弟兩人的實力確實比自己強幾倍。

“看你這嘚瑟的小樣子,三叔知道自己沒有你厲害,可你這樣在三叔前嘚瑟,三叔聽了心裏可是會難過的哦。”

沐雲帆突然一臉委屈,這兩個小鬼晉升的速度簡直讓人佩服。

“小公子,你們要走了嗎?”夢凡不捨的看着他們。

“是呀,小哥哥,這裏已經沒有我們的事了。”

到了最後,蘇齊和蘇櫟依依不捨得和大家道別。

離開漁米之鄉,蘇齊喚出火靈,飛離地面,蘇齊心裏還有幾分捨不得。

“哥,不知道我們下一個地方會去到什麼地方?只差最後一片了,他心裏突然安心了很多。”

“不管到了什麼地方,對於我們來說都是一種歷練。”

蘇櫟輕輕一笑,隨喚出自己的契約夥伴,讓他們也能自由自在的在這天空下翱翔。 天空下,兩個孩子和數只魔獸飛行着,場面壯觀又詭異。

往下看去,大地籠罩在一片霧氣中,若影若現,高逾萬仞的山脈直插雲霄,遠山的輪廓若隱若現。

蘇櫟眺望遠方,腦海裏浮現孃親說過的話,孃親說,人生在世,免不了要遭受苦難,如何面對苦,便是擺在每一個人面前的重大人生課題。

可只要不面對孃親的生死,再大的困難在他面前都能迎刃而解。

而他知道,這世上有另一種苦難,這種苦難能讓人的一生瞬間把所有的一切都毀滅,走進絕望的境遇中。

他時時刻刻都在希望孃親不會有事。

迷幻森林裏,吃過晚膳以後,凝香一直在蘇紫陌身邊唧唧喳喳的和蘇紫陌不停的說話。

而她一鍋美味的魚湯裏,還真沒有放毒。

蘇紫陌這才發現,她簡直是一個話嘮子,天上飛的水裏遊的都能被她神神叨叨的聊得火熱朝天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