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紫陌從牀榻上起來,拉着櫟兒的小手。

蘇櫟微微一笑,知道孃親很擔心他,“孃親,爹爹雲城裏的神池對櫟兒的晉升有些幫助,櫟兒想回去。”

“寶貝,你還想回去啊?”

蘇紫陌捨不得,緊緊的拉着蘇櫟的手。

蘇櫟擡眸,看着她:“孃親不是一直說,心裏有夢想的人,是不會迷失自己的,櫟兒也不會,櫟兒不會做孃親擔心的事情的。”

蘇櫟喉嚨有些哽咽,過去的幾年,孃親都很辛苦,好不容易看到一絲曙光,卻也因爲一個死詛而不得善終,他怕,怕自己太弱,保護不了孃親,所以他想快點修煉出更高的玄氣來。

櫟兒,不要太爲難自己,孃親不希望你的童年如此無趣。”

蘇紫陌心疼的看着兒子。

蘇櫟猛的搖了搖頭:“孃親,櫟兒的童年,不會無趣,因爲櫟兒有孃親,爹爹,有家人,櫟兒只覺得很幸福。”

婚後霸愛:槓上特工甜妻 蘇櫟抽出自己的小手,看向沐雲軒。

“爹爹,照顧好孃親。”

蘇櫟快速的轉身,一轉身,他雙肩無力的垂着,大大的眼眸裏泛着水霧,他急步往外走去。

他偷聽到夜叔叔說的話,孃親解了沐家的詛咒,還有一個死詛等着孃親。

他一貫知曉孃親的性格,這個詛咒也會應到他這個長子的身上,爲了他,孃親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做這件事情的。

他痛恨上天的不公孃親已經很苦了,爲何還要這樣對她。

“雲軒,櫟兒是不是有心事,你看他那小小的背影,讓人看着莫名的傷心?”

蘇紫陌看着兒子的背影,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你啊!就不要在胡思亂想了,櫟兒醉心修煉,在神池裏,沐瑯豫不會對櫟兒怎麼樣的,你剛纔不是說累嗎,累了就好好休息,我讓子默暗中盯着沐瑯豫呢?如果他想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子默一定會發信號的。”

“嗯!”

蘇紫陌躺回牀榻上,剛剛吃了一點東西,她突然覺得有些犯困了。

靈湖山山頂的別院裏。

慕容邵峯靠在牀頭,三千青絲隨意的披在身後,俊逸的臉上蒼白而無力,只是那雙溫潤的眸子裏,依然隱瞞了柔情。

朱巖走了進來稟報。

“皇上,派去明月山莊的人回來了,明月山莊沒有發生任何事情,皇上可放心養傷。”

“知道了,你下去吧!”

慕容邵峯連眼皮都沒有擡一下。

“是,皇上。”

待朱巖走後,慕容邵峯拿出蘇紫陌送的那塊玉,玉里,已經多了兩滴血跡。

“陌陌,你說有一些人是活在記憶裏,刻骨銘心的,有一些人是活在身邊,彼此的心卻很遙遠,可我與你之間,你既活在我的記憶中,又在我的身邊。”

慕容邵峯輕輕撫摸着玉,眼中的幸福漸漸盪漾開。

“陌陌,下一世,如果清風有情,便明月可鑑,如若落花有情,流水便可懂,你是我抹不去的執念,更是我嫋嫋癡纏的前緣,亦是斬不斷是深深交織的思念,這抹執念,一定會帶着我找到你的。” 城南破下,地下宮殿裏。

冷剛急步走了進來。

高處,黑袍男子看到冷剛進來,他微微挪動了一下身子。

“稟神尊,有人把這張紙條放到了我們在城裏的據點。”

嬌美妻,小寵兒 黑袍男子一聽,快速的用玄氣吸走了冷剛手中的紙條。

他打開一看,整個人猛的從龍椅上彈了起來。

他拿着紙條的手微微顫抖着。

“可有看到是何人放的只要?”

男子暗啞的聲音裏,是毫不掩飾的激動。

冷剛擡眸,疑惑的看着他。

“回神尊,根據鬼的猜測,很有可能是巫族的人。”

“本尊先走了。”

說完,男子消失在原地。

雲城,神池裏。

沐瑯豫一身白衣,笑意絕絕的看着正在修煉的蘇櫟。

“櫟兒。”

蘇櫟緩緩睜開眼眸,平靜的看着沐瑯豫。

“先祖爺爺有什麼吩咐?”

沐瑯豫伸手,拍了拍他的小肩膀。

“沒有,爺爺只是看櫟兒很是用功。”

蘇櫟面無表情的回答:“先祖爺爺,櫟兒不及爹爹萬一,所以纔會如此用心修煉。”

“櫟兒也很會謙虛,櫟兒,是這樣的,我們呢?也在神池裏待了好些天了,你一個小孩子,整日這樣坐着,一定會覺得很枯燥,爺爺怕櫟兒想念你孃親,不如爺爺陪櫟兒回明月山莊小住幾日可好?”

蘇櫟一聽,他動作到是挺快的,他是想去孃親那拿精元。

“櫟兒聽先祖爺爺的。”

“櫟兒真乖,那我們現在就去吧!”

“嗯!”蘇櫟起身,再次看了看神池裏的銀株草,真是越來越少了,他每天吃銀株草,不見晉升,到底是爲何呢?

明月山莊裏,休息了一天,蘇紫陌感覺精神抖擻的,渾身都是使不完的勁。

她最近真是有些閒得無聊。

沐雲軒心疼她,什麼事情都不讓她做。

今日沐雲軒出現得早,她也到明月山莊裏四處逛逛。

蘇紫陌老遠就聽到歡笑聲。

走近一看,原來是黎小暖,嶽桐梓和湘兒在這裏裏聊天。

“你們三個,說怎麼呢?笑得這麼開心?”

蘇紫陌走向他們。

“見過莊主!”

三人快速的起身,齊齊見禮。

“嗯!坐下吧!”

蘇紫陌挨個看了看她們,目光柔和。

“小暖,你剛纔說什麼,他們兩個笑得這麼開心?”

蘇紫陌坐到他們的對面。

黎小暖一聽,微微有些尷尬,有些發窘的看着蘇紫陌。

“莊主,我們,我們是在說二公子聰明呢?”

說完,黎小暖快速的低下頭,一臉的嬌羞。

齊兒,聰明?

蘇紫陌搖頭失笑。

“他那點小聰明,都是用來搗亂的,好了,你們聊,我去園子裏逛逛。”

蘇紫陌起身,笑意絕絕的,她算了算日子,這段時間是她到這個時空,最清閒的日子了,這一閒下來,反而覺得有些不適應了。

蘇紫陌正想往後院去逛逛,後院一般要清淨很多。

卻看到不遠處,青蓮帶着三個女人朝着她這邊過來。

“那不是絮貴妃嗎?她怎麼到明月山莊裏來了,不會是君臨天那個渣男也一起來了吧?” 看着一身大紅色衣裙的絮貴妃越來越近。

蘇紫陌吸了吸鼻子,她今天又要被污染,見過這絮貴妃幾次,這女人身上的香味可是很濃的。

“莊主,絮貴妃求見。”

青蓮上前幾步說道。

“嗯!看茶吧!就在這園子裏。”

“是,莊主。”

青蓮離開,絮貴妃才笑意絕絕的走向蘇紫陌。

“今日真是巧得很,能見到莊主,真的很幸運。”

“絮貴妃這邊請!”

來者是客,蘇紫陌也不想做打臉的事情。

“你們兩人在這這裏等本宮。”

“是,娘娘!”

吩咐過後,陶子絮纔跟着蘇紫陌走到一邊的八角亭下坐下。

青蓮也很快上茶以後退到一邊。

“絮貴妃今日怎麼有空到我這明月山莊裏來?”

“本宮閒來無事,同是女人,想必莊主也明白,像我們這樣在後宮裏等着幸運寵幸的日子可是很難熬的,除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着皇上寵幸,自然也在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今日過來,自然也是爲了衣服的事情而來的,自從上次莊主給本宮介紹了這大紅色的衣裙,本宮便脫不下來了。”

絮貴妃媚眼如絲,笑意絕絕的看着蘇紫陌。

認不得的,還以爲她和蘇紫陌很交好!

“絮貴妃能喜歡,是本莊主的榮幸。”

蘇紫陌也笑着回答,要是她來的目的,真有這麼簡單就好了,她是沐瑯豫的人,這一點,她已經能夠確定了,她隱在君臨天身邊,很有可能是爲了迷惑君臨天那個渣男。

可惜啊!君臨天那混蛋突然轉性了,不在好色了,嘖嘖!普達給她的消息,到是令她很驚訝!君臨天已經很久沒有臨幸他後宮裏的兩位妃子了。

“今日來,本宮是想讓莊主在爲本宮設計一套衣裙,這是定金五百兩,本宮是要在雲城老夫人的壽誕上穿的。”

絮貴妃把銀票放到蘇紫陌面前。

“哦!”

蘇紫陌凝望向她,要君子兮的生辰穿。

“那日,爲了不喧賓奪主,本宮想要一套素色又不失身份的衣裙,這一點,放眼整個天下,只有莊主能做到。”

“本莊主懂絮貴妃的意思了,那五日後過來取衣服吧!”

蘇紫陌正覺得自己閒得無聊呢?再說,現在正是用銀子之際,柳家村那裏,可真的真的需要很多銀子填進去。

“多謝莊主!”

絮貴妃一聽,高興得緊。

“現在本宮的衣服,都是從你們明月成衣店買的,每一件穿在身上都很舒服。”

“多謝絮貴妃的光顧,我們明月成衣行買到一定的金額會有很多禮品贈送,如果絮貴妃一直在成衣店消費,到年底,可以得到本莊主親自設計的珠寶一套。”

“呵呵!”

絮貴妃輕輕笑了笑。

“莊主可真會做生意,這些話,去成衣店的時,成衣店的人已經跟本宮說了,有這麼好的事情,本宮斷然不會在去其他家買。”

“多謝絮貴妃支持!”蘇紫陌燦爛一笑,誰會跟銀子過不去呢。

“孃親。”

蘇紫陌猛的看去,沐瑯豫,他居然帶着櫟兒回來了。 “莊主有客人來,那本宮今日就先回去了。”

絮貴妃起身,目光深深的看了沐瑯豫一眼,脣角蠕動了一下,什麼都沒有說!

“絮貴妃慢走!”

“嗯!”絮貴妃轉身,慢慢朝着蘇櫟他們的方向走,看着那張美如天人般的容顏,絮貴妃的脣角不由自主的彎起了好看的弧度,一身白衣的他,她很少有機會見到。

“前輩,櫟兒,今日怎會突然回明月山莊了?”

蘇紫陌走向他們,腦海裏飄過櫟兒和她說的話。

他帶走孃親的屍體,是想救孃親嗎?

沐瑯豫一瞬不瞬的凝望着她,甚至忘記了回答蘇紫陌的話,她們母女二人真的很像。

當然,看着沐瑯豫熾熱的目光,蘇紫陌心裏可沒有多想,知道他心裏把她當成穆欣妍了。

蘇紫陌心下一動,一個計劃隱隱約約在腦海裏形成。

“看前輩看紫陌的樣子,是不是覺得看到故人了。”

蘇紫陌說的一臉漫不經心的,這是一句話引子,沐瑯豫跟着走,那麼,不用沐瑯豫來搶,她也會把孃親的精元給他。

“哦!”沐瑯豫神色緩了緩。

“你知道自己的身世?”

蘇櫟一看孃親的表情,心裏隱隱約約知道孃親想做什麼?這樣也好!省得孃親在他手下吃虧。

“紫陌是簡陌重生,不僅有前世的記憶,也知道自己的爹孃是誰,幾個月前,紫陌還去玉龍村看過我孃親呢?”

蘇紫陌嘴角含笑,微微有幾分慵懶之意。

沐瑯豫望向蘇紫陌眼眸深處,他微眯着的眼眸裏,閃過精光,仿若夜裏的狼,冷冽又銳利,收回眸光之時卻又帶着許些謹慎。

沐瑯豫突然莞爾一笑,一雙眼眸裏,瞬間清淡如水,他脣角緩緩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說起這件事情來,想必你也知道了我和你孃親的前塵往事了。”

說完,沐瑯豫靜靜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眉眼含笑,雙眸若一潭青泓,波瀾不驚。

她真的很像她孃親,一舉一動,甚至連眉眼之間的一舉一動都很相似,笑起來的模樣,還是那樣的溫柔醉人。

妍兒,爲何?當年和我成婚的人不是你,沐瑯豫心裏一陣陣痛苦劃過,就連臉上的神情,也瞬間化爲陰霾。

“櫟兒,你先去休息!孃親陪前輩聊聊天。”

“好,孃親。”

蘇櫟也不多問,轉身就離去。

“是你父親告訴你的?”

沐瑯豫笑着問道,可以他對莫雲天的瞭解,莫雲天是不會對她說這些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