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紫陌說,瞄了一眼不遠處蘋果。

皺了皺眉頭,這個季節,蘋果成熟的還很少,可是邵峯這裏卻已經有了,雖然是青蘋果,但是個挺大的。

“你到底是來打仗的,還是來享福的?”

蘇紫陌起身走過去大殿中央的圓桌上,拿起一個蘋果,咔嚓的咬了一口,微微有些酸,蘇紫陌瞬間皺眉,感覺牙齒很不舒服,自從生了孩子以後,太酸的東西,她吃不了。

慕容邵峯本想阻止他,知道她不能吃太酸的,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呸!”

蘇紫陌吐掉口中的殘渣,“邵峯,我都忘記了,你就喜歡吃這酸蘋果?不過在這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你都能建造一座城皇宮一樣的行宮用來打仗,可比對面住營帳的君臨天舒服多了。”

慕容邵峯笑而不答,反而問道:“陌陌,你還沒有回答我,你剛纔想在想什麼呢?”

“能想什麼?就是想明天這戰要怎麼打唄?”

蘇紫陌閉口不提之前的事情。

做爲女人,蘇紫陌一向感想很多,在她看來,女人如果遇到好男人,一輩子都不需要成熟起來,女人之所以堅強,是因爲沒有遇到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

,女人最大的驕傲不是她的長相有多出衆,而是她的男人有多疼她,這樣一想,蘇紫陌想起了沐雲軒,不知道他這段時間在做什麼?

“可是在我看來,你一點都不擔心,你很堅強,也很自信,有你在,明天這場戰,一定會贏。”

蘇紫陌回頭,拿下面具,一張絕美的臉,突然暴露在空氣中。

慕容邵峯一看,呼吸突然變得緊促起來,所有的思念,似乎在這一刻,纔得到的真正的釋放。

“邵峯,你來哪來的自信啊!我們明天會贏,你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要說堅強,你也知道,沒有人是天生的堅強,只有人是被逼的堅強,所謂的堅強的背後都是眼淚,是生活的無奈,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說完,蘇紫陌脣邊綻放出一抹櫻花般絢麗的笑意。 慕容邵峯眯起魅惑的眼眸,笑看着面帶微笑的她,有一瞬間的晃神,她就是有這樣的魄力,能讓他經常沉浸在她美而溫暖的笑容裏無法自拔。

“啓稟皇上,膳食好了。”

一名丫鬟進來稟報道。

“嗯!”

慕容邵峯點了點頭,那丫鬟對着外邊點了點頭,有五個丫鬟依次端着膳食走了進來。

“陌陌,其實這裏也不像你說的那樣,是一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這星月國的邊境,可是幾國最富朔的地方,吃的東西還不錯的。”

慕容邵峯似是得意的笑着說道。

可能是因爲蘇紫陌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慕容邵峯也和以前一眼,剛剛發生的事情就相沒有發生一樣。

慕容邵峯擡眸,溫柔如玉的目光越發的柔和。

就像陌陌和他聊天時說的那樣,一份真心,經不起傷害,一份專情,受不了冷漠的對待,淚水,是會說話的表情,心疼,是看不見的寒冷,難以捂熱的心,而陌陌的心,那麼豁達,他早就應該想到,即使知道了他的真心,她也會去珍惜,不會讓他的心變得寒冷,看到她剛剛的笑容,他心裏瞬間明白,她不會把他的愛當成負擔,因爲,他們對彼此的瞭解太熟悉了。

“嗯!看出來了,所以現在的表情特別的嘚瑟,今晚好好吃一頓,明天準備大戰一場。”

蘇紫陌不客氣的走了過去,沒有聞到食物的香味還不怎麼樣?現在剛剛玩到一點,讓她餓得快流口水了。

“看來咱們這位小女子是手癢了!”

慕容邵峯也起身,多虧了她來,中了那麼厲害的劇毒,讓他一點事都沒有,還能和她這樣坐在一起聊天,吃飯,上天真是太厚待他了。

在他們落座之間,一團黑氣快速的飛離。

蘇紫陌猛的偏頭看了看黑氣離開的方向,並沒有在意。

“吃吧!這些都是你最愛吃的膳食。”

慕容邵峯給蘇紫陌夾了一些青木瓜絲,這個青木瓜絲正好這裏有,邊境是主產地。

涼拌的陌陌最喜歡吃。

“嗯!好吃!”

蘇紫陌就着木瓜絲吃了一口米飯。

擡眸看了一眼如玉般的慕容邵峯。

“歷來打仗的皇帝,也只怕只有你是吃得最好,住的最好的人了。”

蘇紫陌扯下一隻雞腿,毫無形象的大吃起來,她一向這樣,不會忸怩作態。

“陌陌,那是世人都小看星月國,皓月國是因爲有云城撐着,纔會成爲世人眼中最富朔的地方,其實他們只看得到外表,看不到內在,我星月國就是連戰三年,也不會元氣大傷。”

偶然提到雲城,慕容邵峯夾菜的手微微一頓。

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蘇紫陌。

蘇紫陌一臉好笑。

“邵峯,你看我乾的幹什麼?”

“我是在想,沐雲軒要是知道你回來了,而且和我在這裏秉燭夜談,他會是什麼感想。”

說這句話的時候,慕容邵峯如星燦的眸子裏閃過一抹淡淡的邪惡。

只是猛的,心裏突然釋懷了很多,慕容邵峯猛的發現,他愛着陌陌的心,不在像之前那樣的痛苦了,他的愛更深,更濃,他的愛卻超越了那份痛苦,此刻,他的心裏卻是幸福的,非常的幸福,他不知道自己心裏釋懷的是哪一種,總之不似之前那樣,會痛的撕心裂肺的。

“他要是有感想,他就完蛋了。”

蘇紫陌笑着開玩笑,說真的,如果連這點信任都沒有,那就不配做她蘇紫陌的男人?

“好了,不說這些,說說你爲何會中毒吧?我師公說,你今天有命劫,嚇得我在路上一直不敢停一下,還好讓我給趕上了。”

“我也不太清楚,是納蘭黎昕給我下的毒,至於毒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慕容邵峯一臉不以爲意的說道。

自己沒有吃多少,卻把蘇紫陌碗中的菜夾得像一座小山。

蘇紫陌也不喊停,吃了好一會,覺得肚子飽了一些,才放慢了速度。

“你中的是絕命丹,應該是很快毒發身亡的,在我來之前,你是不是吃了解毒的丹藥了?”

“半個月前,我帶馨兒去三清山裏,師傅說我有命劫,就給了我一個丹藥,現在想來,那顆丹藥是用來吊我的命的,你纔是那個真正能救我的人。”

“哇!好大一頂高帽子,壓得我都喘不過氣來了,不過在說說看,我家的小棉襖怎麼會在三清山裏,三清山好像在星月國,我好像可以順道去看一下我家的小棉襖?”

蘇紫陌一臉激動,馨兒居然在黎夏國,簡直是太好了!

“黎前輩和秦前輩在你離開黎夏國以後,也和我一起來了星月國,這次兩國交戰,他們也願意來幫忙,我怕馨兒跟着過來會受苦,我就把馨兒送去三清山裏給師傅照顧,所以陌陌你不用擔心馨兒,馨兒在三清山很安全的。”

“這就好!總之就在星月國內,這裏的戰事結束以後,我就去三清山看看馨兒在走,我還有事在身,眼下還不能會皓月國去。”

“這裏的戰事恐怕一下子不會結束。”

慕容邵峯皺了皺眉頭,是幾個月還是一年,誰都說不清楚。

“你就放心吧,邵峯,君臨天是什麼了我很清楚,三百萬大軍萬的口糧,君臨天的國庫撐不了多久的。”

蘇紫陌舒服的摸了摸肚子,總算不感覺到餓了。

“嗯,這一點我也看出來了。”

慕容邵峯點了點頭,笑看着蘇紫陌。

“兩個月不見,陌陌你真的又漂亮了很多,不僅是漂亮了,修爲也超過了我。”

慕容邵峯放下手中的筷子,真心的說道。

“邵峯,你這句話可是我最愛聽的,原來你也一直隱藏着自己的修爲,玄靈階五階,你已經不是常人了。”

“你還不如間接的說我不是人的好!這句話從你口中說出來,似乎更重好聽。”

慕容邵峯笑得很開心,一雙桃眸一眨不眨的看着蘇紫陌。

從外邊走進來的朱巖一看,怔了怔,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皇上笑得這麼開心過了。 “你怎麼不是人了,你在我的眼中可是一個超級大帥哥呢?”

朱巖本不想打擾他們,但是因爲他的失察,差點害死了皇上。

朱巖跪到慕容邵峯面前。

“皇上,莊主,朱巖已經讓人把黎昕郡主送回黎夏國了,是朱巖失察,差點害了皇上,請皇上責罰。”

“朱巖,你起來吧!這是不怪你。”

慕容邵峯知道朱巖的爲人,他不會拿這件事情說事的。

“是,皇上。”

朱巖起身,看了一眼蘇紫陌,幾月不見,她身上的氣質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

“下去休息吧!明天天一亮,你和王將軍,還有其他幾位將軍一起去按照之前朕讓你佈置的做。”

“是,皇上。”

朱巖恭恭敬敬的行禮對着蘇紫陌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經過這次以後,黎昕郡主想必也不會在纏着你了。”

蘇紫陌看得出,邵峯對黎昕郡主沒有感覺,感情這東西沒辦法強求。

“也許吧!”

慕容邵峯淡淡的回答。

“其實這人活着,真的不需要太多的東西,只要健康的活着,真誠的愛着,也不失爲一種富有。

想不開的,就不去想,

得不到,就不要,難爲自己,何必呢?”

蘇紫陌現在越來越感觸頗深了,她現在別無所求,你只希望他的家人都平平安安的,健健康康的。

“這可不像你?”

慕容邵峯眼眸閃了閃,他更喜歡她時時刻刻的精神抖擻,自信滿滿的樣子。

“邵峯,人是在成長中,不斷的改變,對我而言,生活裏更多的接納,不論是接納一個人的出現,還是接納一個人的從此不見,生活的累和苦,一半源於生存,一大半源於攀比,人生沒有絕對的公平,但是相對還是公平的。就像放在一個天平上,你得到的越多,也必須比別人承受更多。”

慕容邵峯莞爾一笑,她好像這麼說都有理。

攻約梁山 “陌陌,可是你也曾經說過,你不去做,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堅強,直到有一天,你除了堅強再無其它選擇。”

“我啊!那個時候說這話啊,是爲了鼓勵你,也是鼓勵我自己,生命中有很多事情不足以把自己打倒,但真正能打倒自己的是自己的心態。”

慕容邵峯笑看了她一眼,那個時候,真的多虧了她對他不斷的鼓勵,看到她的堅強與堅持,他從來沒有遇到過像她這樣的女人,她活出了她真正的自己。

“累了吧?我剛剛已經吩咐給你準備好了熱水,鋪好了牀榻,陌陌要是累了,就去睡一會。”

“呵呵!”

蘇紫陌皮笑肉不笑,“邵峯,我已經睡了快兩個月了,現在睡不着,你要是困了,就先去睡吧!”

慕容邵峯搖了搖頭,他又怎麼捨得睡呢?他是怕她累了。

“大戰在即,我也睡不着。”

突然,外邊傳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

慕容邵峯眼眸裏瞬間一片凜冽,這樣美好的夜晚,他可不想被人破壞。

而蘇紫陌只是眼眸微微閃了閃,快速的把面具帶上。

“蘇紫陌,你給朕出來。”

突然,殿外傳來一身怒吼!

我是女相師 “君臨天。”

“是君臨天。”

兩人異口同聲的喊道。

隨即,一股巨大的氣息破虛空而來,微微有一絲月色的往夜空裏,黑芒閃爍,蘇紫陌和慕容邵峯透過窗外一看,兩人快速的閃身出去。

怡和宮外,君臨天一身黑衣,高大的身影懸在半空,犀利的黑眸緊緊的盯着門口看。

剛剛黑羽回去稟報,提到了蘇紫陌這個名字,想到她要殺自己,他既衝動又震怒,想都沒有想,他就的衝了過來。

蘇紫陌和慕容邵峯出現在門口。

朱巖也被君臨天這一聲大吼驚醒,他帶着一羣士兵將君臨天圍住。

慕容邵峯一看,揮手讓朱巖他們退下。

“君臨天,你大半夜不鬼吼什麼呢?”

蘇紫陌一臉怒容的仰頭看着君臨天。

微微探測了一下他身上的氣息,蘇紫陌面具下的臉色一臉凝重。

這君臨天,威勢驚人,氣息駭人,看來,他一個把魔軍帶出來了,而且是玄魂階巔峯的修爲,怪不得他現在會這麼橫。

“轟隆!”一聲巨響,慕容邵峯和蘇紫陌面前被君臨天的玄氣擊出一個大坑。

爆炸時,那黑芒好似比黑夜更黑的黑霧,極其嗜人,讓人眼前更加的黑暗。

恐怖的氣勁衝擊,將周圍的很多東西都震碎,修爲低的士兵直接被震了飛出去,地面炸開的一道巨大的裂縫,是被那恐怖的力量,生生撕裂開來。

煙塵散盡,氣勢凌人的君臨天落到地上。

一雙劍眉之下,君臨天一雙深邃的眸子,彷彿那深不可測的浩瀚星空一般看着蘇紫陌。

這樣的強勢的氣韻,讓蘇紫陌和慕容邵峯快速的相視了一眼。

“女人,你就是蘇紫陌?”

君臨天注視着蘇紫陌,她明明站在自己面前,卻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氣息。

“女人,你就是蘇紫陌……?”

蘇紫陌朱脣輕啓,美麗的雙眸之中閃過一絲驚呀!重複着君臨天的話。

同時心裏也微微驚訝!自己雖然突破到了玄魂階巔峯,但和君臨天相比,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猛的,蘇紫陌感應到君臨天在探測她的修爲,她快速的將渾身氣息內斂,已經達到了玄魂階巔峯的實力,因爲她特殊的體質,她可以隨意隨時隨地的隱藏自己的修爲。

沒有窺探到蘇紫陌的修爲,君臨天微微驚訝,恐怕她已經達到了玄魂階巔峯,一個想要殺他的人,如果沒有達到玄魂階巔峯的修爲,是不會輕易地出現在他面前的。

“君臨天,才三個月沒見,你是不是得了失憶症了,連老孃都不認識了,啊?還有,你這大半夜的跑到這裏抽什麼風?”

“女人,你膽大包天,你居然敢直呼朕的名諱。”

君臨天震怒,雖然震怒,可他卻去殺他的衝動。

“哎呀!這披着狗皮的不一定是人,白眼狼就是帶着戴草帽也變不了人的。”

蘇紫陌的語氣既涼薄又諷刺,足以把人氣得發瘋。 ♂!

“女人,你有膽量就在說一次?”

君臨天咬牙切齒的瞪着蘇紫陌。》

“呵呵!”蘇紫陌冷冷一笑。

“不管說多少次我都敢。”

說完,蘇紫陌微微瞟了一眼君臨天,隨即雙眸閃過一抹淡淡的厭惡,這君臨天的眼神比以前更加的討人嫌惡了。

“陌陌,半個月前,在皓月國的眼線回稟,君臨天的確是把你忘記了,好像是皓月國皇后從中做了什麼手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