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蘭格尊者目光凝重,死死地盯著步天不放,對於步天醒后的一舉一動包括神情,他都觀察得很是仔細,可這一番觀察,讓他心裡漸漸越來越驚喜。

「小傢伙……你可知曉老夫是誰?」強壓著心頭的激動,蘭格尊者依舊有些不放心的詢問道。

步天揉了揉眉心,有些迷茫的看了蘭格尊者一眼,卻並未回答他的問題。

「這小子醒來后並沒有被妖靈怨氣入體的跡象,臉上根本沒有任何癲狂失去理智之色,倒是顯得有些渾渾噩噩的……看來應是無礙了,此次融合身外化身,他成功了。」蘭格尊者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再度打量了步天一會兒后,滿意的點了點頭。

「臭小子,還不回答老夫的問題,快說,你可知曉老夫是誰?」

儘管已經確認步天的確成功了,但出於謹慎,蘭格尊者還是面容嚴肅的開口詢問,這問題的內容倒也是頗為令人無語。

步天皺著眉頭齜牙咧嘴的晃了晃腦袋,瞥了蘭格尊者一眼,有些不耐煩的叫道:「老不死的蘭格尊者,除了你還有誰?你一直問這麼白痴的問題,是腦子被驢踢了嗎?」

聞言蘭格尊者一怔,頓時被氣樂了。

若是在平時,步天膽敢如此無禮的與其說話,縱使再怎麼看重對方,他也定會給對方一點教訓,可現在步天成功地融合了身外化身,蘭格尊者對其無禮倒也不以為意了,反倒有種莫名的喜悅之感,因為這一切的跡象都表明,對方的的確確沒有出意外,是真的成功了。

「好小子,老夫果然沒有看錯人……哈哈哈哈,現在你成功將紅蓮融合,煉成你的身外化身,兩年後的虛空神殿之行,老夫便更為放心了。哈哈哈哈……」

蘭格尊者笑得酣暢,老心甚慰,頗有一種撥開烏雲見明月的喜悅感,他苦苦等這一刻的到來,已經等了很久了,步天的成功,也就意味著兩年後虛空神殿之行,將會有這很大的可能完成他的條件,將他一直期盼的那物品帶出來。

不同於蘭格尊者的喜悅,步天坐在床沿,一直輕揉著眉心,在他的腦海中,如今多出了一些記憶,這些記憶屬於紅蓮,有些模糊,而也因這些記憶片段時不時的在腦海閃過,使得步天的頭很痛,思緒一直都無法集中。

「星神伊森……法蘭星主……」

「這……這……星神,星主?」

步天眼中瞳孔收縮,心中之震撼,就似海嘯山崩一般強烈,在方才閃過的記憶片段中,他模糊地看到了那滅去紅蓮靈魂之人,看到了那自稱本尊的強悍存在,更是聽到了紅蓮死去的那一剎那,發出的充滿怨氣的不甘咆哮。

這咆哮,並非人語,但步天因融合了紅蓮記憶,聽得懂這咆哮內的含義。

星神伊森,就是妖靈紅蓮對那滅掉其靈魂之人的稱呼,不僅如此,在其咆哮內所透露出的信息來看,似乎那星神伊森,還是什麼法蘭星主。

「這法蘭星主……莫非指的是……那星神伊森,是統治管轄法蘭大陸的最高神靈?」

窗外有風吹來,吹動步天的髮絲,吹動他的衣衫,可吹不動的,卻是他心中久久不曾消散的震撼,還有他額頭不斷泌出的冷汗。

「小子,關於紅蓮妖靈的記憶,你很難在短時間內完全消化,還是待以後時間長了,慢慢吸收得好,現在……你還是趕緊試試,看能否操控紅蓮化身。」

蘭格尊者並不清楚步天此刻心中的震撼,他現在急切的想要驗證一番,看看步天是否能夠完美的操控紅蓮化身。 步天心中震撼還未消散,壓根就沒去聽蘭格尊者的話語,他現在很想知曉關於星神伊森的一切。

星神,是否就是代表了神靈的某種實力劃分,亦或只是一個稱謂,步天很想弄清楚。

「這些等等再說,尊者,你是否知曉星神伊……」

步天站起身子,神情凝重無比,剛想開口問出心底的疑惑,卻莫名間心頭一震,整個心臟都在這一刻彷彿停止了跳動一般,一股可危及生死的恐怖感覺令他瞬間頭皮發麻,根根汗毛乍起。

似乎在遙遠不知何處的天際,因他方才脫口而出的一句話,驚醒了某種不知名的存在,那可怖的存在睜開雙眼,森冷的眼眸彷彿就要循著軌跡鎖定他一般。

「不好…..」步天整顆心幾乎都要從喉嚨管里跳出來了,想也不想就衝上前去,將蘭格尊者即將脫口問出的話語堵在嘴裡,更是在這一瞬,他不斷的催眠著自己,絲毫不敢去想任何關於星神伊森之事。

蘭格尊者似乎也察覺到了不妙,他是高階巨擘,實力驚人,對於危險的感應比之步天不知道要敏銳多少倍,此刻也不需步天提醒,他整個人直接進入到一種寂滅的狀態,身體四周不斷有濃郁死氣噴薄,這死氣甚至將步天也籠罩在內,使得二人的氣息在這死氣覆蓋下漸漸微弱。

幾乎在二人被死氣籠罩的同時,一道令天地顫抖令萬靈恐懼的陰冷視線,隔著不知多遠的天邊,隔著法蘭大陸最南方的風暴之海,隔著讓超凡強者足以飛上幾年的行程距離,遙遙地投射而來。

在這視線投射來的一剎,整個克魯克公國甚至整片神聖秩序聯盟東北地域,所有飛禽走獸全部噤聲,不敢發出一絲聲響,所有實力達到了中階以上的存在,全部心神震動,產生了莫名的恐慌。

整個世界,在這一刻,彷彿天地顛倒,末日來臨。

這道視線,僅僅盤桓了一息的時間便消失無蹤,而這一息的時間,於整個神聖秩序聯盟東北地域而言,就是陷入了萬年冰窟,一息,萬年。

是因太過恐怖,讓人無法心生任何一絲一毫的抗拒,如同神靈俯視大地眾生,生死全由其一念之間,這一息,對於所有人而言,的的確確就是萬年,喘不過氣難熬的萬年。

一直到那恐怖得喊出名字都是忌諱的存在收回視線,蘭格尊者依舊一動不動,周身死氣噴薄中,眼神里流露出驚駭至極的恐懼,還有一絲劫後餘生的慶幸。

步天同樣知曉事情的嚴重性,一隻手仍然死死地堵住蘭格尊者的嘴巴,一隻手牢牢地揪住對方的下巴鬍子,自始至終都不曾動彈分毫。

兩人就以這種怪異的姿勢,猶如石像雕塑一般,再度維持了半個小時。

這半個小時,對於二人來說,就是一場煎熬。

步天感覺煎熬的是,對面這老頭鼻息間一直噴出的氣讓他很不自在,而更不自在甚至隱隱覺得有些噁心的是,他的手一直放在對方的唇上,這可是一個糟老頭子,活了兩百多年的老怪物,不是什麼靚麗青春的小蘿莉、更不是傲嬌無比氣場強大的冷傲御姐。

比之步天更覺煎熬的蘭格尊者,幾乎要暴走了,可憐他一大把年紀,被對方一個小輩揪住鬍子揪了半個時辰,更可恨的是,他的嘴巴被對方給死死地堵住了,只能靠鼻子進行呼吸,儘管對於他這種實力達到高階的強者來說,幾天不進行呼吸都沒事,但這也太難受了。

所幸,半個時辰過去,先前那種如末日降臨般的極度危險感覺再也沒有出現過,二人心底同時鬆了口氣,然後不約而同的遠遠跳開,對著地面就是一陣的呸呸呸狂吐。

「臭小子,你要把老夫憋死不成……不對,老夫差點被你害死了,那種……那種恐怖的存在,豈是能夠任你隨口道出名諱的,你這簡直是不知死活!啊啊,真是……嚇死老夫了。」

蘭格尊者氣得鬍子都要燃燒了,對著地面呸了幾口后,喘著粗氣惡狠狠的瞪著步天,一副恨不得把他活吞了的模樣。

「尊者……你莫非知道點什麼?」步天也嚇得不清,他雖說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在方才那如臨魔淵般的恐怖氣息橫掃之下,渾身都有種被凍結了的死亡錯覺,即使現在回想起來都是心底有些發憷。

「別問我,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老夫還嫌活得不夠呢,可不想這麼早就死了。你現在還是快試試,能否操控紅蓮化身。」蘭格尊者沒好氣的擺了擺頭,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

步天眼神一閃,他肯定蘭格尊者一定知道些什麼,但見對方現在這副模樣,顯然是不打算繼續討論這個話題,當下唯有疑慮中把此事暫且擱置一旁。

連蘭格尊者都如此畏懼,連妖靈紅蓮都被滅去了靈魂,步天也深知,現在的他,還沒有資格知曉有關星神伊森的一切。

法武封聖 來來來,快來試試。」

蘭格尊者絕口不提方才之事,彷彿剛剛那恐怖氣息的降臨似從未發生過一般,扯著步天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二人一起走出了卧室,回到了廳內。

被天外玄火禁錮著的紅蓮已恢復了原先大小,依舊靜靜飄浮半空,與之前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同。

「你嘗試著通過留在紅蓮體內的精神力種子結下印記,以此印記作為橋樑,就可以讓你成功與這具身外化身取得聯繫,從而達到操控他的目的。」蘭格尊者指著空中飄浮的紅色小人,對步天緩緩開口說道。

「這天外玄火的禁錮該如何解決?」步天並沒有輕舉妄動,目光望向蘭格尊者,語氣帶著疑惑。

蘭格尊者聞言悠然一笑,慢悠悠道:「妖靈紅蓮誕生自火,化妖之日更成火中君王,若他沒有被神靈抹去靈魂,煉成身懷化身,則有望進軍更高境界,化身火神。但可惜的是……他還沒有踏出那一步就已隕落,故而這本應屬同源的天外玄火,返倒是克制他的最好手段…

以火克火,紅蓮生於火,而受制於火,也唯有有人成功的將他融合為身外化身,方才可從這火之禁錮內得到解救。

待你成功操控了紅蓮化身之後,這天外玄火會自行脫落,成為一顆火種。若日後有機緣,甚至能以此火種,使得你的紅蓮化身更進一步,達到半神之軀。」

「區區一顆天外玄火的火種,就能讓紅蓮更進一步,達到半神之軀?」聽著聽著,步天眼神逐漸露出古怪之色,似乎有些不相信。

「區區……?這可是天外玄火,天外玄火你知道是什麼嗎?你這臭小子本事不大,口氣倒是狂得離譜。」蘭格尊者被步天的話語給氣樂了。

「這天外玄火,恐怖得可怕…恐怖得可怕你知道嗎?這是唯有領悟了火焰法則,踏入了半神的無上存在,才可以控制的恐怖火焰……一絲絲,只要一絲絲,就這麼點天外玄火若發威了,那就可以瞬殺一位超凡階別的蓋世強者。」

蘭格尊者語氣激動無比,兩根手指掐著給步天比劃著,似乎想要形容,他口中所說的那一絲絲的天外玄火,究竟是多少。

「是不是啊?」步天一臉詫異,擺出一副我書讀得少,你別騙我的模樣,接著道:「天外玄火的威力我不知道,但在此之前,我可是親眼看到肖恩前輩招來了天外罡風凝聚而成的千丈巨龍,如果照你所說,天外玄火的威力強得這麼離譜,那麼天外罡風的威力也應該不會太差才對呀。」

步天說著說著,慢慢地沒了話語,他發現蘭格尊者正一臉鄙視的看著自己,這讓他醒悟過來,自己是不是弄錯了這兩種能量之間的關係,所謂的天外玄火與天外罡風,雖然都帶著天外二字,但似乎除此之外,其實並沒有什麼別的聯繫。

「天有九重,碧霄天,丹霞天,景玉天,離火天,青冥天,紫陽天,幽雲天,太皇天,神玄天……你看到的,肖恩那小子招來的罡風巨龍,實則並非天外罡風凝聚,而是碧霞天內的罡風,這根本就不是兩種層次上的力量,唯有九重天外,方才會有天外罡風、天外玄火…


重生之掌家棄婦 ,就可稱是天外罡風,這簡直是貽笑大方,若是真正的天外罡風,只需輕輕颳起一道,就可將我這整個克魯克公國都給卷飛了。

像這團天外玄火如果不是被神靈煉製了一番,形成了禁錮,你以為我們還能安然站在此處嗎?早就灰飛煙滅了。」

蘭格尊者面帶嗤笑,一張老臉上寫滿了嘲弄之色,讓步天恨不得蹬鼻子上臉去狠狠地踩上幾腳。

「好了,別磨蹭了,臭小子你快點嘗試一下,看看能否操控這具紅蓮化身。」蘭格尊者啰嗦了一大堆后,頗有點不耐煩了,老氣橫秋的擺手道。

步天翻了翻白眼,旋即也不拖延,心神漸漸凝聚…… 冥冥之中,似有聲音在召喚,憑藉留在紅蓮體內的那道精神力種子指引,步天精神力蔓延而去,在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當中,精神力種子融化,凝聚成一道烙印,印在紅蓮的體內,印下了屬於他步天的靈魂氣息。

在這印記誕生的剎那,步天感覺他已化身成為了紅蓮,與其本體之間,慢慢地有了一絲聯繫。

這是一個奇妙的過程,就彷彿整個人的靈魂順著精神力的延伸,被分作了兩部分,一部分留在自身體內,而另一部分則隨著那精神力種子的召喚,緩緩進入到紅蓮體內。


猶如水中之魚,躍上了水面,於空中看到了水面映照的,自己的身體,這是不同一般的感受,不比鏡面,這種感受,在天外玄火禁錮之內,那紅蓮所化的紅色小人睜開雙眼時,出現在步天的心底。

他看到了自己,確切的說,是他的眼中,看到了紅蓮化身,而紅蓮化身的眼中,同樣出現了他的影子,這是一種無法以言語形容的一幕,他是紅蓮,紅蓮也是他,他看到的,就是自己。

「哈哈哈哈,好小子……這紅蓮化身已被你成功的烙印了靈魂印記,只要不是超凡階別的強者出手,無人能將這道靈魂印記抹除,隨著你日後與紅蓮化身之間的聯繫加深,或許連超凡強者都無法強行抹除這道靈魂印記。」

蘭格尊者笑得老眼眯到了一起,捋著鬍子一副我心甚慰的模樣。

「聯繫加深……?」聽著蘭格尊者的話語,步天心神一動,操控中,紅蓮化身的五官漸漸產生了變化。

原本模糊的五官,其紅色的皮膚漸漸轉化為正常人的膚色,到最後,紅蓮化身的樣貌竟完全變成了步天的樣子,就彷彿是孿生兄弟一般,除了一頭紅色長發讓其顯得充滿蕭殺狂野的氣息之外,幾乎就是步天本人了。

嘭地一聲,籠罩在紅蓮化身體外的天外玄火禁錮驟然破碎,一縷縷紫色火苗於空中凝聚,最終化作一顆火焰種子,落在紅蓮化身的掌心之中。

這一顆火焰種子,入手微涼,沒有一絲火焰應有的炙熱溫度,但在其中,步天感受到了一股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似乎只要這顆火焰種子產生了爆發,則萬里化作火海,生靈俱滅。

「所幸這天外玄火已經過那星神伊森的祭煉,無法爆發出火焰之力,否則這樣的東西拿在手中,就等同於一個不定時的炸彈,隨時可能爆炸。」

打量著掌心靜靜躺著的火焰種子,步天目光一閃,沉吟半晌后,操控紅蓮化身,突然將這顆如紫色玻璃球般的火焰種子扔進嘴裡,吞下腹中。

這突然的一幕,看得蘭格尊者嚇了一跳,剛想開口斥責,可隨即似想到了什麼,眼神閃爍中默然不語。

步天此番舉動其實也並非胡鬧,他也是考慮的清楚,既然日後紅蓮化身更進一步的關鍵在於這顆火焰種子,那麼索性他就將這火焰種子吞進紅蓮的肚子里去,反正以紅蓮對於火的免疫程度,這天外玄火雖不凡,卻也只能禁錮他,無法形成致命。

此刻將這天外玄火所化的火焰種子吞到肚子里去,風險雖有,但顯然益處更多,若是這火焰種子在紅蓮體內呆得日子久了,或許還會因歲月的溫養慢慢與紅蓮化身構成某種聯繫,更甚之,說不準會領悟到更玄奧的火系法則……

當然,這也就步天想想罷了,他現在也只期盼著,什麼時候這顆火焰種子在紅蓮化身體內呆久了,就如人的胃中食物一般,慢慢被消化,產生出養分滋補己身。

「卻是沒料到,這具身體竟然這麼強大恐怖,不愧是無限接近於半神的妖靈紅蓮呀……而且,似乎這紅蓮化身還能夠自行修鍊,儘管現在其體內的能量稀少得可憐,但卻沒有穴竅經脈的限制,只需能量儲存夠了,就可突破等階。」

步天目露精芒,上前幾步打量著紅蓮化身嘖嘖稱奇,而此刻紅蓮化身也緩緩變化成正常人大小,與步天等高,時不時地捏起拳頭,似是在適應這具身體的力量。

步天打開個人屬性欄,在自身屬性欄旁邊,又多出了一道屬性欄,卻是屬於紅蓮化身的屬性狀態。

「人物:步天(妖靈化身).種族:妖.陣營:中立.

力量:156.靈敏:143.體質:162.精神:81.能量:16/16.

職業:無.信仰:無.等級:11級.身體狀況:正常100%。

種族天賦(被動):11級火之權利。天賦效果:???」

「紅蓮化身沒有經驗值之說,這在我意料之內,想讓紅蓮再進一步,看來也只有將希望寄托在天外玄火之上了…

倒是這突然冒出的種族天賦,這個有點奇怪,洛克和伊萬的屬性我都可看見,他們二人並沒有什麼種族天賦…莫非這種族天賦的出現,還需要某些特定條件不成?

紅蓮的種族天賦效果雖是未知,但從其透露出的一點訊息,我也可以大致猜出,這種族天賦是被動觸發,且又名為火之權利,那麼無非就是天生能操控火焰,於火焰免疫之內的效果……

或許在火之權利達到12級之後,這種族天賦的效果會更強,類似於天外玄火之類的火焰,將不再構成絲毫威脅。」

心裡一番猜測過後,步天嘴角掀起一絲微笑,對於紅蓮化身的屬性狀態極為滿意。

這紅蓮化身不過基礎屬性就超出了他兩倍有餘,若是日後為其穿戴上增幅套裝,豈不是更為強勁。並且他還發現,自己所學習的技能,這身外化身也都一一具備,雖然暫時因能量的匱乏無法施展出來,卻也是個不錯的好消息。

有這具身外化身保駕護航,步天自覺,日後縱是遇見了中階5級的強者,即使不敵,也可以勉強保命。

「既然你現在已經可以操控這具身外化身,我想在安全上也不需我再費心了,你殺了亞瑟王室的下一代繼承人,亞瑟王室也不會放過你,這件事老夫也不方便插手其中,故而只能看你小子自己的能耐了……


將老夫給你的那兩本技能書學會,再加上你這賊得很的機靈勁兒,日後進入聖光學院之內也不會吃虧……

你現在可以回去了,兩年後虛空神殿開啟之際,我會去迪西亞王國的聖光學院找你,屆時我會再告訴你,需要你幫我完成之事。

希望那個時候,你已經成長得足夠強大了吧……」

蘭格尊者話語中帶著一絲感嘆,目光看著正揮拳擺腿適應紅蓮化身的步天,似是在期盼他兩年後的成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