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蜜糖和百合一頭黑線,這傢伙……哎!

金鑫就像看白癡一樣,看了王聰好一陣,然後轉頭問蜜糖:“這傢伙是不是精神上有什麼問題?”

“……”蜜糖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勉強點點頭。

“你們纔有毛病呢。”王聰道:“女俠,我們的情況你都清楚了,你是不是也應該告訴我們,你究竟是什麼情況……你的激光劍是怎麼回事兒?高科技嗎?”

百合見過傅博士研究出的真正高科技激光劍,絕對不是這個樣子的:“那不是激光劍。”

金鑫看了百合一眼,似乎做了很大的決定,纔對王聰道:“我這不是激光劍,我和你們一樣,也比較特殊。我把我的武器叫做靈魂之刃。”

三人聽得極爲玄乎,大眼瞪小眼,一個比一個好奇。

“我能將靈魂的一部分幻化成鋒利的雙頭劍當做武器。”金鑫認真道:“這就是我與衆不同的地方。”

太酷了!王聰忍不住羨慕啊,爲什麼他就不是這種能力呢。

都是有超級能力的人,人家冰冰有烈炎之刃,百合有落日巨弓,金鑫有靈魂之刃……

而他卻是一麒麟臂,一點都不酷。

“你也是異能者?”百合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金鑫。

在百合認識蜜糖之前,她一直都以爲除了組織之外,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異能力者。

而現在除了蜜糖之外,又冒出一個異能者?!天吶……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麼了。

“異能者?你們是這樣稱呼的嗎……”金鑫道:“那你們又都是什麼情況。”

“這個說來話長。”蜜糖道:“金小姐,除了你之外,還有誰知道你的情況?”

這時候,二樓突然傳來一個聲音:“還有我。”

三人警惕的站起身,一個穿了紫色紗質睡衣的高挑女人,腳步輕盈的走下了樓梯。

王聰看的眼都直了,這也太極品了!

典型是網絡傳說裏的“腿玩兒年”啊!這就是那種肚臍眼開始就分叉的大長腿,八頭身的極品身材啊!

一身薄紗還讓裏面的風景若隱若現,看的王聰鼻血都快噴出來了。

這魅惑人心的氣質絕對一點都不弱於顧媚呢!

王聰看的如癡如醉,連最基本的警惕性都沒有了。

“看夠了沒有?”金鑫無奈的瞪了王聰一眼:“她是我姐,金鷺。”

聽到金鑫的介紹,蜜糖和百合纔算是鬆了一口氣,剛纔真的快要緊張死她們了。

“姐姐……你的身材可真好。”王聰雖不是巧舌如簧的傢伙,可在這種時候也忍不住去表達自己心中的讚美。

實在是太美了,美的他連喘大氣都覺得困難。

金鷺常年在國外生活,早已經習慣了這種直白的讚美,微微一笑:“謝謝。”

王聰覺得自己那小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姐姐身材那麼好,不做模特實在太可惜了。”王聰感慨着,這種極品在幫派社團組織裏太浪費了啊。


“她本身就是模特。”金鑫翻了個白眼兒,她一直都抱怨姐姐把身材基因搶走了太多,害的她至今都沒有破一米七的身高。

聽到金鑫這麼說,蜜糖恍然大悟,突然驚叫一聲:“你就是米蘭達·金!?!維……維密……維密天使!”

金鷺微微一笑,點點頭:“在國內還是叫我金鷺吧。”

“你小點聲,千萬別吵醒了果兒。”金鑫有些擔心的看了眼樓上,希望果兒這時候已經睡踏實了。

蜜糖捂住自己的小心臟,還真有點不敢相信呀,居然在現實中碰上了維密天使!

怪不得那腿如此長呀,人家是維密!

“啥是維密?”王聰一臉不解。

“維多利亞的祕密……全球最著名的性感內衣品牌。”蜜糖道:“米蘭達·金,天使超模……呼……”

蜜糖至今似乎都有些不敢相信呢。


金鑫卻一副不在乎的樣子:“至於嗎,不就是個走秀的嗎。”

“當然不是,維密天使可是‘維多利亞的祕密’最鮮活的模特代言人!”蜜糖的身材顯然也不差,但她對價值昂貴的“維多利亞的祕密”也只能是看看而已。

“我太喜歡你了。”金鷺上下打量了蜜糖一眼:“咱們兩個的罩杯應該差不多,我有好多嶄新的內衣都放在這裏,可以送給你。”

說完,金鷺又看了金鑫一眼:“某些人一直都沒發育好呢,太平了可沒辦法穿。”

“你……”金鑫每次和姐姐見面都要吵架,但這次礙於果兒已經睡覺了,她還是忍了下來。


這時候王聰的鼻血已經流了出來……

呼,兩個女人居然就在他面前談論罩杯的問題,這也太讓她心潮澎湃了吧! 百合看到王聰這副樣子,於心不忍的在紙巾盒裏抽出兩張紙巾遞給他。

“喝酒喝的有些上火……”王聰尷尬道。

“那你這火氣還真的是有些太大了,需不需要姐姐幫你去去火?”金鷺說的輕描淡寫,王聰那邊更是血流噴涌了。


“姐,你就別逗他了。”金鑫道:“一看就是個沒見過女人的‘小男孩’,真會被你搞的睡不着覺。”

金鷺雙手抱肩,笑了笑:“那就要解釋清楚他衣服上爲什麼會有那麼多血了。不然我是不會歡迎身份不明的人留宿的。”

“喂,這是我家,不是你家。”金鑫皺眉看了金鷺一眼。

“喲,我只不過是移民了而已,你還真把上滬的資產都佔爲己有了?”金鷺依然堅持:“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如果弄不清楚,誰都別想睡覺。”

蜜糖心裏有些敲鼓了,表面上看,金鷺似乎比金鑫更容易接觸,但實際上金鷺的戒備心理實際上卻比金鑫要嚴重的多。

“不好意思,金鷺姐,我們打擾了,我們馬上就走。”蜜糖可不希望他們的造訪會影響別人的私人生活。

“等等,這是我家,我讓你們來的,即便是讓你們走,也是我說了算吧。”金鑫道:“況且現在你們出去能去哪兒?滿上滬都是租界後裔找你們呢,你們出去就等於去送死。”

蜜糖沉默了,百合也低下了頭,的確,出去的話真的很可怕。

“可是你不應該把麻煩帶回家。”金鷺接過話:“倘若果兒不在,你想做什麼那是你的自由,但現在你可不能只考慮你自己。”

“不只是你心疼果兒。”金鑫看了姐姐一眼:“但我不可能把一個爲我擋子彈的人推出家門。”

金鷺一怔,原來這就是這傢伙一身血漬的原因。

可是……中彈了還能活蹦亂跳?中彈了還能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胸口呢?中彈了還能上流鼻血下支帳篷?

天吶,這傢伙究竟是什麼身體素質啊,正常人中彈早就崩潰了,就算一羣維密穿工作服站在面前都不可能有那些心思吧。

“事情是我惹的,子彈是他受的。”金鑫道:“所以,我欠他的,父親從小就教育我們,欠別人的一定要還,欠債還錢,欠情還義,欠命還命。”

金鷺沉默了一陣,才緩緩開口:“金鑫,我和青幫沒有任何關係。我不需要去理解父親說過的那些話。”

“你的確和青幫沒有任何關係。”金鑫道:“但那是你,你可以不去講忠義,但我卻不可以。因爲我是青幫的人。”

“那你也退出啊!”金鷺突然提高了聲音。

顯然,她也後悔自己的大聲,和金鑫不約而同的看向樓上,生怕吵醒了果兒。

金鑫沒有回答姐姐的質問,她們都很清楚她不退出青幫的原因。

“你知道我爲什麼要走那麼遠嗎,你知道我爲什麼要嫁到加拿大遠離上滬嗎!”金鷺的聲音顫抖:“我不要在這個圈子裏,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選擇纔是正確的。”

金鑫點點頭:“我承認姐姐的選擇是正確的,但是我們必須有人要留下,姐姐走了,我就不能再走了,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不明白嗎?”

金鷺被氣的呼吸都有些顫抖了,她就不明白,金鑫爲什麼就那麼軸!

“姐,我不想和你談這件事情。”金鑫道:“我們的選擇都沒有錯,我沒有說你的選擇是錯誤的,所以我也希望你不要說我的選擇是錯誤的。”

金鷺無言以對:“好,我承認你的選擇。但你拿什麼保證這些人沒有危險?”

“我不能保證,因爲他們自身就很危險。”金鑫道:“一點保證都沒有。”

金鷺沉默了稍許:“好,那我現在帶果兒離開,我們去住酒店。”

“我答應過果兒,她明天早上醒來一定會看到我。”金鑫道:“如果去住酒店,你自己去就可以了,不需要帶果兒一起吧。”

“果兒是我女兒。”金鷺非常嚴肅道:“我說怎麼樣,那就怎麼樣。”

兩人突然就僵持了起來。

蜜糖此刻尷尬極了:“還……還是我們走吧,不好意思,金鷺姐姐,是我們打擾了。”

“是啊,打擾了,多多抱歉,請您擔待。”百合也跟着蜜糖站起身,只想快點離開這裏,這裏的氣氛實在令人不舒服。

金鷺似乎對這兩人的“懂事”非常滿意,挑釁的看着金鑫,似乎是在告訴她,她還不如這些人明白事理。

“住酒店多浪費啊。”王聰這個不明事理的傢伙一臉真誠:“難道房間和牀不夠嗎?金鷺姐姐,沒關係的,你不用幫我們騰地方,我們睡沙發也沒關係,真的,湊合一下就可以了,千萬別那麼客氣,你若是那麼客氣,我心裏反而會覺得不好意思呢。”

金鷺一臉黑線,她真的是一點都沒看出王聰哪裏覺得不好意思了!這傢伙竟然好意思這麼說……真是令人崩潰。

難道他就沒有腦子嗎?

蜜糖使勁兒拽了拽王聰,示意他別再說話,趕緊跟她們一起告辭。

然而王聰卻一點眼力勁兒都沒有:“你倆別那麼講究了,住酒店不一定安全,這不有沙發嗎,我睡地板都沒關係,你們可不能讓金鷺姐姐給你們讓出牀位。”

蜜糖這下是徹底無語了。

金鑫道:“我這裏有的是房間,實木牀,布藝牀,皮質牀,隨便選,應有盡有。誰都不需要去住酒店,就住在我的家裏!”

金鑫特意強調了“我的家裏”幾個字。

金鷺哼了一聲,毫不猶豫的就去收拾行李箱。

“別……別這樣啦,這樣子我們會很難做的。”蜜糖道:“求求你們了,不要因爲我們而影響了你們的感情。”

“我和她原本就沒什麼太深的感情。”金鑫平淡道:“如果你姐姐在你十七歲的時候就離開,晃眼間七、八年就過去了,除了在外面壓力太大的時候纔會回家來放鬆,你也不會有太深的感情的。”

金鑫的話就像是一把尖刀,深深的刺入金鷺的心口窩中。

金鷺整個人一陣冷顫,這種不理解和蔑視讓她覺得心好涼。

雖然金鷺知道妹妹對自己有恨意,可是卻從未想過是這種傷痛的恨意,她原本以爲一切並沒有這麼嚴重,卻不知原來這一切都已經變的如此無法收拾。

“金鑫,我從來都沒想過你會這樣看我。”金鷺道:“如果你真的這樣認爲,我以後不會再來打擾你了。”

“當年是你離開我,現在又想讓果兒也離開我對吧?”金鑫哼了一聲:“恐怕你想這樣,果兒也不會願意的。”

金鑫根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實她自己心裏也清楚,自己並不是這麼絕情的意思。

金鷺無言以對,她對自己當年做出的決定原本就很內疚,如今聽到金鑫這些話,心中實在不是滋味。

“都不走挺好的,一二三四五,有撲克正好夠玩兒保皇呢。”王聰道。


蜜糖和百合眯眼看着王聰,心想這傢伙的心也太大了吧?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能琢磨着玩兒保皇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