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血發男子驚悚了,眼中出現凝重。

並被這一拳轟得趔趄跌飛百萬丈。

「你到底是誰?」血發男子獰笑:「莫非你是祖師於不同時空傳法的另一隻嗎?」

林凡不答,但繼續向前,又再次震出一拳去。

「宙印!」

血發男子真的吃驚了。

只因,林凡一直在演繹從前的法與技。

最終更是打出萬千獸形來,化作一個真我,輕輕向前一震,億萬里星空都成灰。

「你可會山河圖?」血發男子退避到一旁,眼眸驚疑不定。

「山河圖?」林凡眼中出現一絲痛楚。

像是在回憶,最終卻是抖手之間,大界飛來,化作華麗的披風覆蓋在其軀上。

此時林凡的任何技與法,盡皆是魔氣滾滾,唯有這大界依舊生機勃勃,並未有任何改變。

「你到底是誰?莫非真是師門另一支嗎?」血發男子大吼,殺氣更濃。

這個事很重要。

在他看來,若林凡不是師門的另一隻。

那事情就大了!

定然是林凡以血腥手段掠奪到了他師門的技與法。

那此人該死!

「我不知道我是誰,但這些技與法,好像是我開創……」

林凡低語,那如黑洞般的雙眸,旋轉得更快,眉間的痛楚之色更濃。

「殺!」

血發男子咆哮,且直接向林凡出手,各種殺招太恐怖,讓得天地爆開。

但沒用,林凡的應對方式很簡單,只是輕輕一指,就能破盡血發男子的萬法。

其實上,這是林凡潛意識的行為,不想擊殺這血發男子。

否則以此時林凡的修為,怕是一聲咆哮,就足以讓這血發男子爆成漫天的肉末。

「你怎地對師門之技與法這般了解?」

血發男子驚悚的大吼:「快快說出你到底是誰!」

「我也想知道我是誰。」林凡依舊迷茫,而後有無比肯定的道:「但我想不起來。「

「呵呵……」

血發男子獰笑,殺氣濃郁到極致。

已經決定,無論怎樣都要將這怪人給擒下。

「你能告訴我我是誰嗎?可知道我過去的點點滴滴?」林凡在開口,很誠心。

敏銳覺得這血發男子應該是能找回真我的關鍵,不想放棄。

突然,血發男子就動手了。

他為紀元之主,曾橫掃了一個紀元無敵。

此時,他手段層出,結果不行,林凡只是抬手就鎮壓了他之所有。

「你能告訴我我是誰嗎?或者知道我曾經的點滴嗎?可否告訴我?」

林凡依舊是這句話,淡漠而囂張,只是抬手向前橫推,掃平一切攻殺等。

「吼!」

血發男子雙眸爆綻精光,殺意千萬丈!

此生縱橫與天下,可於無盡歲月中稱尊,可現在;如一個稚童,被人抬手掃清所有攻勢。

「真當我奈何不了你嗎?」

這人獰吼,舌綻春雷,驚悚了萬古時空。

他抬手插入虛空中,像是在拉扯什麼最恐怖的東西從那未知中出來。

林凡終於微微色變!

哪怕他失去了真我,不知我到底是誰。

但身為頂尖強者的敏銳感知沒有消失。

動了!

林凡身影突然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那個巨大的虛空裂縫前,抬手就向其內震出一拳。

「吼……」

裂縫內,巨大的吼叫傳出,一隻長滿了黑毛的大手突然探出來,抵住了林凡的拳印。

最主要是,這隻大手,竟然用的是宇拳。

這讓林凡微微詫異,一手被抵住,另一隻手再次緊握拳頭,向內轟殺,轟隆一聲,裂縫坍塌了,一個已經近乎石化的身影出現。

枯瘦,像是盤亘在了時空內億萬古。

「你是……」

這枯屍般的身影突然驚悚,而後緊盯著林凡:「師尊?」

「什麼?」

紅髮男子驚叫。

這枯屍是他的師尊,嚴格來說,屬於他哪一紀的紀元之主應該是他的師尊才對。

只是他的師尊不許紛爭等,故而讓他奪了天大威名。

他師尊才是真正的紀元之主。

比他強了不知多少。

最主要是,若真的認真推論,他師尊當是三個紀元最強才對。

且,他曾追問過他師尊為何能橫掃諸敵,此生不敗的原因。

得到的回答只是簡單的幸得名師指點。

具體的,就不肯在多說。

可現在,他的師尊,三紀之主,竟然在稱呼,面前這個狂徒為師尊!

「師尊?」林凡看向這枯屍:「你是誰?」

「我是李二狗啊,師尊,你忘記了嗎?」

這是三紀之主,重來沒人知曉他的名與姓,只會尊稱為三紀天主。

但此時,他只報姓名后,卻是這般的……好笑。

但若是你在現場,看見這三級之主,老淚橫流,在這裡哭嚎,你會認為很感人。

林凡還是想不起。

「師尊曾亂入了時空,在各時空內傳法……弟子只是其中之一。」

李二狗繼續開口,在描述林凡曾經的點點滴滴。

「亂入了時空?」林凡雙眸微微閃爍,露出掙扎:「我好像記起了什麼。」

「師尊,你為何成為這樣子?」

李二狗眼中驚人的殺機出現:「魔氣騰騰,煞氣臨天,並一口魔棺伴亘古。」 王德發驚恐之下,哪兒還敢收取費用啊?

這不是找死呢嗎?

不管眼前這個青年,手中的槍械,是真還是假。

這個猜測,王德發賭不起啊。

他混了幾十年,才好不容易混到如今這個地步。

如今的他,借用職位,貪斂財富,一年能賺個近千萬!

這麼好的身價地位,他可不願意,因為一個小小的螻蟻沈珊,而去打生死之賭。

萬一眼前這個人,真是個亡命之徒,這柄手槍是真的,那他王德發不是一命嗚呼?

所以他賭不起,此時直接認栽……說住院費不要了。

此時的王院長,只求這亡命之徒,帶著沈珊趕快離開!

反正事後,他只要隨手打一個報警電話。

沈珊和這個亡命之徒,一個都逃不掉的。

可,秦蒼穹卻槍械直指王德發。

他面色平靜,緩緩說道,「不,概要的費用,都得要。」

「總共兩百萬是吧?」

「這好像太少了,不符合你王院長的身份逼格。」

「這樣,我給你兩個億,如何?」

秦蒼穹抬眸,盯著王德發,問道。

王德發:「……」

他面色尷尬,從嘴裡強擠出一絲笑容,「小……小兄弟……你……莫開玩笑……這住院費,真的不用了……」

可秦蒼穹,卻絲毫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我說了,要。」

他緩緩收回了手中槍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