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衛兵們喝道,城主大人的威名,不是你想問就能問的,懂嗎?

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繼續說道,雲中城現在誰管事?讓他出來見我吧。

這語氣當真是裝逼至極,那幾個衛兵都氣笑了,一個穿着打扮像是衛兵隊長的人喝道,出言不遜,給我掌臉!

臥槽,要打我臉?

這萬萬不行?

當旁邊的衛兵屁顛屁顛跑過來,想要打我耳光的時候,我不等他出手,直接就反手一巴掌,把那貨打的原地轉了好幾個圈!

我喝到,他媽的誰是管事的?我沒心情玩了,趕緊給我喊出來!

旁邊的衛兵見我動粗,當下二話不說,直接抄起兵器就要進攻,可是凡人的攻擊對於我來說,撓癢癢都不算,我就站着不動,放出一絲黑暗之力,在我身上爆炸開來,那股力量直接衝擊的他們倒地不起,抱着胸口哇哇亂叫。

這一下,內臟都給他們震的不輕,不過我刻意壓制自己的功力,怎麼說他們也是我的小弟,我肯定不會傷了他們。

門口衛兵被襲擊,不一會就傳遍了整個雲中城,單葫蘆還擔心的問我,張亮,你是不是來錯地方了啊?這地方的人都不認識我們。

我哈哈大笑道,我有四年沒回來了,這些人不認識我很正常,沒事,等着雲中城的管事來了,一切就好辦多了。

片刻後,雲中城頂上的蒼穹,升騰起一片黑雲,那黑雲快速的朝着此處飄來,單葫蘆嚇了一跳,驚恐的指着那黑雲說道,竟然是魔族高手!張亮,我們…要不趕緊走吧?

我拉着單葫蘆的衣袖說道,師傅啊,你就別擔心了,在這等着吧,你信不信,一炷香的時間之內,那些魔頭都要向我們頂禮膜拜!

我這話說的讓單葫蘆是瞪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

我也不想過多解釋,此時就等着那黑雲漂浮過來,當黑雲飄過來的一瞬間,從黑雲中落下三人,說真的,這三個魔頭,我從未見過。

但他們看到我的一瞬間,先是一愣,隨後一喜,當即朝着我就衝了過來,到了我身前之時,猛的一下就趴在了地上,高呼,恭迎魔皇大人!

單葫蘆的眼珠子,在這一刻簡直要掉在地上了,我眯眼笑道,師傅,我說的怎麼樣?

我又轉頭對那幾個魔頭說道,恩,免禮平身。

魔頭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我問道幾人,我說你們是哪個部門的?我怎麼沒見過?

魔頭們一愣,互相之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問我,魔皇大人,部門是什麼意思?

我連忙說道,哦,部門你們可以理解爲…靠,這個還真難翻譯,你們是魔龍軍的士兵嗎?

三個魔頭趕緊點頭道,是的,我們正是魔龍軍的步兵頭領。

臥槽,魔龍軍裏還分步兵水兵?怎麼跟水滸傳差不多?難不成這雲中城也快變成水泊梁山了?

我說帶我進城看看。

當即三個魔頭帶着我和單葫蘆,恭恭敬敬的朝着雲中城內走去,那幾個守門的衛兵,此時已經傻了,見我朝着他們看去,他們嚇的渾身直哆嗦,生怕我會降罪他們。

我也沒多說別的,只是對他們和善的笑道,你們都是雲中城的子民,我不會怪罪你們的,再說了,不知者不罪,你們的做法其實很對,以後就這麼保持!

他們如遇大赦,忙不迭的點頭,目送我和單葫蘆進城。

剛到雲中城內部,那三個魔頭就發出了信號,也就幾秒鐘的功夫,雲中城大街上忽然黑氣涌動,竟然從街道的地面下,涌出萬千魔兵!

恭迎魔皇大人!

臥槽!

放眼望去,魔龍軍,雲鳳衛,排成兩個縱隊,從地下變成黑氣飄出來的一瞬間,將整個街道都堵住了,所有的百姓也是愣了一下,當他們看到我的一剎那,忽然驚喜的歡呼道,城主回來了!城主回來了!

僅僅是一炷香的功夫,我張亮回來的消息,已經傳遍雲中城,大家奔走相告,着實興奮,我走在前邊,身後跟隨着浩浩蕩蕩的魔龍軍和雲鳳衛,放眼望去,黑壓壓的全部都是魔兵,這陣仗太囂張了!

我對大家說道,魔龍軍和雲鳳衛先行回到宮殿吧,我想自己走走。

發號施令之後,魔龍軍和雲鳳衛的魔兵們,瞬間化作道道黑煙,再次鑽入了地下,消失不見。

而送走了魔龍軍和雲鳳衛,城裏的百姓又涌了過來,有的問候我這幾年過的好不好,有的問我還納不納妾,招不招妃,讓我情何以堪。

當我到了宮殿門口的時候,四年前侍奉在我周身的那十幾個侍女,早已梳妝整齊,面色紅潤的等候着我了。

其中領頭的,就是當初與我翻雲覆雨的侍女頭領。

玉姐!

四年過後,她已然成爲一個風韻少婦,此時正眼帶笑意的看着我… 當即玉姐等人迎接我回宮,到了雲闕殿的時候,我坐在龍椅之上,感慨的看着四周,我對玉姐說道,玉姐,這些年,你過的可好?

由於這是在正式場合,侍女頭領玉姐也不敢亂說,她很是正經的恩了一聲,對我行禮道,過的還行,只是日夜擔憂城主在外的生活。

我哈哈一笑,對玉姐說道,玉姐,你真好。

當即一把拉過玉姐,將她攬入懷中。

整個雲闕殿譁然了,一個城主,嚴格來講,算是雲中城的帝王,竟在衆目睽睽之下做出如此舉動?

這不得不說,確實有點過頭了。

而過頭的問題,不是說我這個人輕浮,而是城主之位,龍椅寶座,豈能讓一個侍女坐上去?

矗立在雲闕殿的那些所謂的大臣們喝斥道,放肆!龍椅你也敢上?

玉姐嚇了一跳,急忙掙脫我的懷抱,想要從龍椅上下去,我抱緊了她纖細的腰肢,一拍鎏金桌子,喝道,你他媽才放肆,這是我玉姐!哪裏輪的上你說話?

我這話一出,所有大臣們都愣住了,侍女們更是驚訝的說不出話,可能從古至今,也就我這一個帝王做的比較另類吧。

我對衆人揮手道,好了,沒事都下去吧,晚上舉行晚宴,有什麼事晚上再說

當即衆人退去,侍女們也要退下了,我抱着玉姐壞笑道,玉姐,這些年,想我了嗎?

玉姐紅着臉,低着頭,如今的她,與當初相比,更有了幾分女人獨有的韻味,當年她二十六,如今正好三十歲,而我只有二十出頭,好像我這麼抱着她,多少有點不恰當。

畢竟年齡上大我十歲。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但正是她豐腴的嬌軀,纖細的腰肢,以及那股獨有的少婦韻味,讓我欲罷不能,我就是喜歡她,就是想抱着她。

玉姐小聲回道,不瞞大人,奴婢日夜都曾思念大人,以至於夜不能寐。

我笑道,這麼誇張啊?想我想的睡不着。

玉姐聲如貓叫,輕聲恩了一下,我將腦袋埋在玉姐的胸懷之中,用力的吸了一口氣,嗅着那股濃郁的女人芳香,這一刻真想就這麼睡過去,好好的睡一覺。

而我這麼做,卻是讓玉姐的秀氣的臉龐更加紅潤了,她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當即問道,大人,在這裏…恐怕多有不便吧…

哈哈哈。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玉姐還以爲我想跟她做那種事呢,我說道,不是,我就是想聞聞你身上的香味,你身上的香味,是別的女人所沒有的,我越聞越上癮呢。

說着說着,我一把抱起玉姐,朝着寢宮走去,四年未見,雖說我不是個性飢渴,但我知道三十歲的女人還是極度需要滋潤的。

這四年裏,她整日思念我,我多少還不得補償點?

金石太歲,飲血太歲的力量,我全部都用上了,以至於玉姐臉上的紅暈久久未能落下,整個身軀都微微泛着一層紅潤的顏色,最後都差點昏厥過去。

到了晚上,在雲中城裏舉行晚宴,幾乎是舉國上下都參加了這一次的慶典,按理說城主應該留在城裏,主持大小事宜。

可我倒好,剛當上城主,就找不到人了。

在雲中城好生修養了一番,我又去見了一下花千落,據說她整日坐在閣樓之中,懷抱琵琶,微蹙秀眉,觀望着遠方,輕輕的彈奏着琵琶。

當我到了花千落所在的閣樓之時,閣樓中傳出的,正是用琵琶彈奏出來的長歌行,這是我們第一次相識的時候,花千落彈奏給我聽的曲子。

我不由得感嘆了一番,其實說實話,花千落心中有我,這一點是不可置疑的,但她是一個苦命的女子,我曾經有一種想法,就是讓她找個人家,好好的嫁了,也好過跟着我。

因爲我現在身邊的女人實在太多太多,將來真心照顧不過來,奶奶個胸毛的,比韋小寶都性福。

站在閣樓停頓了許久,我還是止住了腳步,因爲聽聞着那首長歌行,我在心中給出了自己答案!

等我挑戰神界,王者歸來之時,若她花千落還未婚配,我張亮定當將她取回家,至於做第幾個老婆,到時候再分配…

想到了這裏,我轉頭離去,去了一趟單葫蘆所在的住所,這裏的生活,絕對的奢華,單葫蘆都有點承受不住了,口口聲聲說要搬到宮殿外邊去住。

後來我坳不過他,就命人在城中給他特意搭建了一處與當年玄劍門的住所一模一樣的屋子,他這才滿意。

在雲中城好生修養了一段時間,魔龍軍和雲鳳衛的魔兵們,不時的問我他們的頭領如今身在何方,爲何沒有一起回來。

我將素兒從煉玉鐲中放了出來,讓她繼續統領雲鳳衛,至於其餘的風魔,雷魔,火魔,冰魔四個魔頭,他們還在地獄魔池的冰封之中,並未解救出來。

所以,我對魔龍軍的交代是,四魔現在有要事在身,過一段時間纔會回來。

這也算是善意的謊言吧,畢竟不能擾亂軍心。

如此這般,又過了一兩天的時候,我已經決定,前去地獄魔池試探一番!

我那百萬兄弟,都還在封印之中,我如今有了能力,爲何不去解救呢?

想到了這裏,我心說先去一趟冥府,找一下轉輪王吧,如果他同意了,我們就先去一趟地獄魔池,解救出百萬魔兵,聖王,四大魔頭,十大魔獸之後,我也有了更強的實力,屆時大可與黃帝一戰!

媽的,想想我倒是統領百萬魔兵,與神界衆天兵神將以及黃帝大戰的情景,我他媽就激動的渾身亂顫,說實話我對黃帝特別尊敬,如果可以不戰,我寧願不戰,但蚩尤選擇我成爲接班人,並且浪費如此之多的心機來栽培我,轉輪王,聖王,五大殭屍王,全部都聽命與我,忍辱負重,都是爲了魔族的崛起,如此重大的使命,我怎能撒手不管呢?

反正,不管是戰是和,我就只有一個目的,讓魔族不再受到神界的打壓!就特麼這麼簡單!

臨走之時,我將星戀也留在了這裏,她的法力已經很強了,能夠隨意幻化身軀,平日裏留在雲中城裏,幻化成人的樣子,到了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間,就恢復成美人魚的樣子,泡在浴池裏。

因爲她必須要生活在水裏,時間一長如果不見水的話,她的皮膚就會快速老化。

我心想,等我所有事情忙完之後,我就在魔皇經中,尋找一下怎麼解除她妖體的巫術,屆時也讓她成爲正常人,然後與我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不由得,我又想起了小智那經典的笑聲。

嘿嘿嘿嘿…

翌日,我回到了陽間,回到開天教的時候,我問他們轉輪王以及五大殭屍王有沒有回來過,他們說目前還沒消息。

而我想要尋找他們,卻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正自苦惱的時候,小師妹卻笑嘻嘻的找上我,神祕兮兮的對我說道,師哥,來,我找你有點事。

見小師妹說話如此神祕,我也是疑惑不解,當下就跟着小師妹走出了開天教,到了教外的時候,我說道,有啥事?

小師妹左右四看,臉上露出一抹皎潔的笑容,她伏身在我耳邊小聲說,師哥啊,再讓我吃點你那種東西吧,我現在的修行都停滯不前了。

我說我靠,你找我就這種事啊?太扯淡了吧?

四年前,小師妹還就是一個小女孩,四年後,已經成長爲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嫣然女神。

千言萬語無法形容如今的小師妹,簡單點說吧,就是非常漂亮!身材前凸後翹,一級棒!

尤其是小師妹留着一頭披肩發,還穿着修身牛仔褲,那小翹臀被包裹的嚴嚴實實,彷彿拍上去一巴掌就會產生很大的彈性,讓我忍俊不禁。

我說你別瞎鬧了,當時我也是爲了給你解毒,所以才那麼做的,現在你又沒中蠱,還吃那個什麼呢?我可是你師哥啊,咱師兄妹之間做這種事,不太好,你說是不是?

小師妹果斷的搖了搖頭說道,不是!

我說怎麼不是了?

小師妹笑道,你這麼做是在幫我啊,幫我提升功力啊,我現在的修爲停滯不前,而且沒有靈氣所吸收,根本就無法再進步了,唯獨師哥的那種東西能讓我提升境界和修爲啊,師哥啊,你就再讓我吃一次吧,大不了,我從頭到尾用嘴幫你,一直幫到最後,怎麼樣?

臥槽,臥槽,臥槽!

殺手鐗都扔出來了,這讓我情何以堪,我說小師妹你真別鬧了,我現在正在考慮一件大事,我要返回地獄魔池,拯救我的百萬兄弟,沒心情說這個。

小師妹聽了我說的話,一臉失落的神情,淡淡的哦了一聲,也不再找我撒嬌了。

見她這麼不開心,我也有點不開心了,畢竟她是我的小師妹,說的恰當一點,她來到開天教以後,我真把她當我的親妹妹來看待,生怕她受苦,生怕她受累。

尋找大師伯王天承的時候,我潛入雷宅,也是讓小師妹先藏起來,她就像我的掌上明珠一樣,這種感覺與婷婷她們的不太一樣,婷婷她們,是真正的愛情,對於小師妹,親情的味道,更大於愛情吧。

見小師妹逼這麼緊,我不忍她難過,就鬆口說道,好了好了,別難過了,大不了這幾天我找機會給你吃一次吧,別難過了,行嗎? 小師妹撲哧一聲就笑了,當即撲到了我的胸懷裏,死死的抱着我,微微用她的小腦袋蹭着我的下巴,像一隻溫順的小貓一樣。

我輕拍了一下小師妹挺翹的屁屁,笑道,這麼不乖,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啊?

小師妹在我懷裏不停的蹭着,撒嬌道,我就想永遠做你的小師妹。

我心想,照這樣發展下去,將來就不是我的小師妹,而是我的小溼妹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閃爍一道紅光,我開啓法眼,朝着那紅光看去,竟是類似於一張聖旨一樣的東西從天而降。

雖然我不知道那東西從何而來,但我很確定那東西就是朝着開天教這邊飛來的,很可能就是通知我們要做一些什麼事。

果不其然,在我鬆開小師妹,靈魂出竅去接到那張聖旨的時候,我打開一看,正是轉輪王的口信!

口信中寫道,張亮,我與殭屍王正在妖界尋找神王肉身,現在遇到了一些麻煩,妖界之中,經過這萬年以來的繁衍生息,以及蛻變,現在已經宣佈不再聽命魔界,我等想要挑戰妖界,蕩平妖界,將妖界再次臣服,大王有何想法?

我仔細想了想,現在的我,雖然擁有九大元神,也就是蚩尤的元神,雖說法力強橫十足,但對於魔皇經上的法術,巫術,還是懂的不多。

其次,我雖說擁有神王戰袍,但這是一件防禦性的裝備,用來對陣之時,只能用作防禦,而不能用作進攻,但我若是讓神王戰袍解體,變成十大鏖獸與敵手過招,那我肯定有危險。

因爲這一次的對手是妖界,這是一界,不是一個家,在妖界之中,肯定不乏高手的存在,至於那些妖界高手的修煉方法,以及所會的妖術究竟有多強,那還是未知之數。

但!

若要挑戰神界,撼動神界目前所處的絕對統治地位,我就必須要將妖界,修羅界,冥府,以及所有能夠指揮的力量,全部臣服!

魔鬼主教 唯有這樣,才能與神界一戰,別忘了,神界中人,那是六道輪迴之中的頂尖存在,他們隨意揮動手指,便可毀滅星球,創造星系,而且若是真的引發六道輪迴之中的大戰爭,屆時仙界和修真界肯定還會參與進來,仙界不用說,肯定是要幫神界的。

神界,我們魔界來挑,仙界,則有妖界來挑,修真界,則交給冥府和修羅界來挑,這樣一來,我們纔有勝算!

綜述其上,妖界,必須打!不僅要打,還要打到他們服服帖帖爲止! 哦,我的王子ⅱ 打到他們不敢反抗爲止!打到他們徹底聽命於我的指揮爲止!

念及此處,我在聖旨中對轉輪王回道,妖界,必須要收服,哪怕不能收服,也不能爲神界仙界所用!

回完這句話,我將聖旨仍了出去,那聖旨應該是被轉輪王加進去了巫術,當即合上了卷軸,朝着蒼穹之上飛去,轉瞬變成一道紅光,消失在天野蒼茫之中。

其實,我還有一個計劃沒說,魔界不用管,等我回到魔界,振臂高呼,所有的魔兵都會隨我征戰,冥府也不用管,那是轉輪王和聖王的地盤,所有人都聽他倆的指揮,剩下的妖界和修羅界,那也是實力爲尊的地方,他們不服,就打到他們徹底臣服爲止!

最後,我就是打算的,在收服了所有可用力量之後,趁神界不注意,我要率領我的大部隊,突襲仙界!

關於仙界,我是聽轉輪王說過的,在六道輪迴之中,這幾界裏各有傳送通道,屆時我強行打開傳送通道,突襲仙界,先將仙界中人重創,趁他們還未休整過來之時,再強攻神域!

如此計策,大事可成!

但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將來能不能成功,還得看我的運氣,還得看魔族的運氣,還得看天下大勢所趨的命運!

聖旨回過去之後,沒了反應,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不知道,很可能轉輪王帶這殭屍王已經與妖界開戰了。

我想來想去,可能他們也沒這麼猛,畢竟妖界不是自己的地盤啊,若是輕易的跑過去尋釁滋事,那還不被人家打的滿地找牙?

但轉輪王這個人,他的心眼與聖王不相上下,我也不用過多擔心,當即帶着小溼妹返回了開天教,到了開天教的時候,我看着愁眉不展的游塵師傅,以及大師伯,當即就問道,你們怎麼了?

游塵師傅擡手扔給我一張拆遷令,我一看,臥槽,竟然是上邊強行勒令我們拆遷,這是小事,關鍵的是,說我們宣揚迷信,讓我們解散開天教。

這個就有點蛋疼了,畢竟樹大招風,現在開天教招來的弟子,也有將近二十個了,這二十個弟子,跟隨游塵師傅學習多年,已經能夠運用一些法力了,而在這燈紅酒綠,車水馬龍的現代化城市裏,他們會了法力,肯定要去炫耀,結果這一炫耀不打緊,上邊開始收拾我們了。

我仔細想了想,對游塵師傅說道,這樣吧,要不咱們就把開天教搬到豐都鬼城,搬到我雲中城裏,屆時壯大開天教,簡直就是小意思!

游塵師傅沒吭聲,大師伯看向了祖師爺,祖師爺嘆了口氣說道,我們人間的修道者,卻要搬到豐都去,哎。

我跑到祖師爺面前笑道,祖師爺啊,此言差矣,我們開天教的目的是什麼?

祖師爺一愣,還沒來得及說話,我又說道,咱們的目的就是廣收徒弟,傳播道法,振興開天,不就是這樣嗎?

祖師爺聽聞,認真的點了點頭,我又說道,在如今這個都是現代化的城市裏,你再傳播這種道法,你認爲可行嗎?

祖師爺自己都搖了搖頭說,難!真心難!

我說對啊,你上大街,看到的都是小轎車,誰還閒的沒事去自己飛?那多費事是不是?

祖師爺不吭聲,我繼續道,所以說,我們把開天教搬到豐都去,在那豐都鬼域繼續傳授道法,也能讓道法傳播的更遠,畢竟豐都之中,都是修習鬼術的,萬一來了一派練習道法的,那該多火?

簡直就是千萬裏之中,獨此一家別無分店的節奏啊!

不得不說,油嘴滑舌的我,打動了祖師爺,他想了想之後,一咬牙,振聲說道,行!就這麼幹了!

哈哈哈,祖師爺都用上了幹這個字,要知道祖師爺從來不會說這些話的,他會說行,好,可以,但這次用上幹,顯然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我說祖師爺,這幾天你收拾一下東西,把目前收的弟子都遣散吧,他們跟着我們已經沒有必要了,他們在這裏有父母,有房屋,他們是不會離開這個世界的。

祖師爺命令游塵師傅,大師伯,七師叔開始去忙活,而我則是朝着三樓,婷婷所在的房間走去。

剛到房間門口,我就高聲朗誦道,涼風有信秋月無邊,虧我思嬌的情緒好比度日如年,雖然我不是玉樹臨風,瀟灑倜儻,但我有廣闊的胸襟和強健的臂彎! 獵妖高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