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衛無忌聞言,驀地瞪大雙眼,眼裏煞氣翻滾的嘶聲低喝道:“小輩,殺人不過頭點地,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陳志凡眼裏灰芒驟然一閃,“如果今天是我打不過你,你覺得自己會怎麼做?”

怎麼做?

衛無忌輕眯雙眼,看着眼前這張稍顯幾分清秀的臉。

試想了一番後,他眼裏厲芒頻頻閃過,少頃,又光芒斂去,臉上神色肉眼可見的暗淡了下去。

若是照着自己以往霸道的秉性,如果真有人一而再再而三悖逆自己的話,一掌拍死都是輕的。要是心氣不順,恐怕找上門去將之全家誅絕也不無可能。

想到這裏,衛無忌暗自搖了搖頭。罷了,技不如人,是生是死,就在眼前這個小輩的一念之間。

這就認命了?陳志凡撇了撇嘴。隨即,他又暗自忖道:不知道現在問他化龍祕技的話,會不會說出來?

不過,在眼角餘光看到自己手上的東西后,陳志凡決定還是先等金雀和夜刃兩人離開後再問也不遲。

於是,他將手上的東西遞到了金雀面前說道:“你們兩個還要去趕飛機,閒話也就不多說了。這是我之前答應給你們的東西,記得要是有什麼研究成果的話······”

話說到一半,某青年眼裏倏地神光一閃。

之前在拍賣行的時候,手上這坨覆蓋了巨獸之心表面的神祕物質確實擋住了他的靈念,但是之後經過一番淬鍊後,自己的靈念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最直接的改變之一,就是神祕物質不再能阻擋子靈唸的探查。

因此,也就對這神祕物質的重要性,在心裏面降低了至少兩個檔次。

但是剛剛送出手的那一霎那,陳志凡忽然間覺得,能阻擋靈念探查的東西,應該有很大的價值。全部送出去的話,會不會顯得有點太不重視了?

另外就是,東西是給出去了,說什麼如果出了研究成果就共享的話,依照華夏某些相關部門的尿性,恐怕這樣的夢還是別做了的好。

事關國勢,別說什麼金雀和夜刃答應了的,就算是黑鴉那個情報部門的頭子答應,估計也沒什麼鳥用。

算了,靠人不如靠己,就不信自己會研究不出那神祕物質的作用來。

想到這裏,陳志凡伸出手來,撕下其中的一部分交到了金雀的手上:“給,我說話算數,一家一半。如果你們有心的話,出了什麼研究成果,可以告訴我。當然了,如果條例不允許的話,就當我之前的話沒說。這東西,就算是我無償奉獻給國家的了。”

伸手接過神祕物質的金雀點了點頭:“謝謝大凡哥,這件事情,我回去後會向有關部門反應一下的。”

遲疑了片刻後,她微微皺起了眉頭接着說道:“但是大凡哥,我並不能保證將來······”

陳志凡揮手打斷了她的說話:“沒事,我能理解,國事爲重。再說了,我這不是還給自己留了一點麼,有時間了我自己研究一下也行。”

一邊拋了拋手上剩下的大概三分之一的神祕物質,他一邊笑着說道:“好了,不要再耽擱時間了,以後時間多得是。”

神醫嫡女:腹黑太子妃 隨即,陳志凡轉首對着大鄉武夫吩咐道:“派人去送送他們兩個。嗯,就用那輛車。”一邊說着,他一邊揚起下巴朝對面的一輛豪華加長suv點了點。

“遵命,主人!”

垂首應了一聲後,大鄉武夫朝一旁的井田鶴川和松下一朗兩人頷首說道:“你們兩個,誰去將金雀小姐和夜刃先生送到機場?”

生性喜歡湊熱鬧的松下一朗用手肘輕輕拐了井田鶴川一下。

後者伸手撫了撫鼻樑上的眼鏡框後,踏前一步揚聲說道:“董事長先生,我去吧。”

很快,三人繞過地上一大灘已經凝固了的鮮紅血跡後,依次上了那輛之前渡邊野雄坐過的豪華加長型suv。

suv調頭緩緩駛去的同時,金雀探出頭來揮手叫道:“大凡哥,再見!記得回去了,一定要聯繫我們哦!”

陳志凡同樣揮了揮手說道:“一路順豐。” 學院當中一般是不允許陌生人進來的,但是卻特別對夜家人放行,原因便是因為夜家在這個大陸上,是很有聲望的,幾乎是一個特殊的存在,無論哪個學院,他們都會給幾分臉面的。

這一天,學院里掀起了狂潮。

便是因為帝玄胤他們幾人。

自從他們四個人來了之後,學院里的尖叫聲便沒有停下過。

那些小師妹們一個個不斷的大聲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簡直帥炸了!!!」

「你們快看,你們快看!天呀,我的娘啊,這些人到底是從哪裡出來的?個個都是美男子。」

「他們是從天上下來的嗎?光是看他們身上的氣勢,在學院里也都沒有見過呀。」

「尤其是他們一個個長得很有特色,比如那個渾身冰冷的,還有那個美得比女子都好看的,還有那個一雙紫眼睛,還有一頭紅髮紅眼睛的白衣男子,天呀,簡直帥到沒朋友!!!!」

這其中有的都是夜冰依熟悉的人,清雲閣的還有,上官閣的,還有無影閣,他們這些人來到這裡,自然是為了歡迎夜冰依搬來新家。

「我的住處便在隔壁,而你從今天開始便住在這裡,我們兩人便是鄰居,日後,你若是有什麼事情找我幫忙,不用出門,喊一聲便是,夜師妹,你再看看房間里還缺什麼用的?吩咐一聲,我讓人去給你準備。」

上官雲燁清朗的聲音傳般傳遍了整個閣樓,貼心又沉穩,讓人不禁對夜冰依投來羨慕的眼神,能夠得到他們上官師兄的照顧,那簡直是多麼的大的榮幸和幸福啊。

還有,他們上官師兄是他們整個學院當中最厲害的人物,而夜冰依卻有幸和上官師兄住在一起,這該是多麼大的幸福啊。

更難得的是,她還和上官師兄居然還是朋友,這好運簡直了,要知道,就算是在外面想要請個上官師兄這樣高級的護衛,恐怕也請不起啊。

夜冰依滿足一笑,搖了搖頭道,「東西已經很多,也夠我用了,沒有什麼再需要的了,多謝上官師兄。」

上官雲燁點頭,隨後又望向眾人,大聲宣佈道,「這位夜姑娘對我有恩情,她才是我真正的恩人,以後她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也是我上官雲燁的意思,你們要儘力的幫助她,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所有人都異口同聲大聲道。

之前見過夜冰依的祝挺此刻站了出來,對她抱了抱拳,抱歉道,「之前並不知道夜姑娘真正的身份,所以多有得罪之處,還請原諒。」

夜冰依搖了搖頭,「那並沒有什麼,祝師兄不必放在心上。」

隨後又望向上官雲燁,好奇的道,「上官師兄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夜幽雨並非你真正的救命恩人,而是我?你不怕再認錯了,畢竟姓夜的女子可不止一個。」

「哈哈哈哈,夜師妹是在懷疑我的智商么? 逆天小農民 我已經認錯一次了,當然不會再認錯一次了!更何況,光是看你身邊的那隻白眼狼,我也不會記錯呀!」上官雲燁搖了搖頭,大笑道。 這個小師妹可真有趣。

夜冰依也不禁莞爾。

上官雲燁底下的那些小弟們看到他們的上官老大笑得如此開心,一個個不由摸著下巴,心中暗暗思忖著什麼。

他們老大的年紀可不小了,是不是也該找個媳婦兒在身邊了呢?

要不要他們給上官老大牽一牽紅線呢?

……

接下來的這幾天,夜冰依一直跟著上官雲燁在那混沌之境的靈脈當中修鍊。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是怎麼都一直不能突破。

而在這幾天之中,又發生了很多事情。

這些天歐陽兩姐妹不斷的找借口向清雲閣搞事情發起挑戰。

為此,還故意打傷了無影閣還有清雲閣姐妹不少人,要不是有上官閣的人保護著,說不定她們的死傷會更多。

可是,夜冰依現在沒在學院,他們誰也不敢替她答應下來,但是歐陽她們姐妹依然不罷休,繼續找他們的麻煩。

還有一件事情便是,夜冰依心心念念要找的家人來了。

沒錯!便是帝玄胤幾人直接進入了學院當中。

「啊啊啊啊!大家都快過來看!快打聽打聽,他們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等等,你們看,他們不僅長得帥,我還發現他們身上的氣息好像是幻夢之境的強者!竟然一下子冒出來四個?!還是長得這麼帥的,尼瑪,我到底是不是在做夢啊?」

「什麼?竟然如此厲害?難道是其他學院來的學生嗎?難道是龍王學院來的人?聽說龍王學院裡面的美男子可是隨便一拉一大把呢。」

「這倒是有可能的,但是,我好像看到他們跟夜家人一起來了,難道又是第一美女夜幽雨的親人嗎?」

「天呀,第一美女的家族不愧是第一人。這種美男子一來也便是這麼多,還個個都是美男子,我也好想加入她們夜家呀,夜家真是強大,好羨慕啊。」

眾女正在激動的說著。

一行四人從她們的眼前路過,頓時又是一連串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好帥好帥,那個紫衣服的,我要給他生猴(孩)子!!」

男學生看到學院里的女子一個個都這麼瘋狂,不由一陣惡寒,她們這是沒見過男人么,平時看她們這麼文靜,他們還真沒看出來這些女人還有如此瘋狂的一面。

四人當中,帝玄胤一馬當先,瀲灧的紫眸焦急的在人群中巡視著熟悉的身影。

可讓他失望的是,他並沒有找到和和夜冰依長得像或者是她的影子。

又聽到這些女人對著他大喊大叫,他的心中便更加煩躁了,極度無語。

這彩翼學院不是大陸上數一數二的學院么?為什麼會培養出這麼一些恬噪的學生來?

當然,要是對著自己大喊大叫的女子是他的依依,那便另當別論了,他可是很樂意的敞開懷抱,並且主動送上門去。

想到依依恬靜的容顏,帝玄胤的唇角便不由微勾,魅惑一笑。

他這一笑,頓時又秒殺了萬千的少女的心。

女子們一顆小心心都在齊齊飄蕩,「啊,我受不了啦!要死啦!」 明媚陽光照射下,一輛純黑色的豪華加長型suv靈活的轉了一個彎後,眨眼間就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裏。

目送着那輛應該是三大執行長老之一渡邊野雄座駕的汽車駛離遠去後,晴明雅子湊近了大川龍七輕聲問道:“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說完,她眼裏還殘留着幾許驚懼的往衛無忌臉上望了一眼。

要知道,那可是堂堂王級強者,在現如今的這個世界上,如他那樣強大到超乎常人想象的頂級高手,超不過雙手十指之數。

怎麼辦?

面對自己祕書的輕聲詢問,大川龍七搖了搖頭。衛無忌的厲害,他比在場的所有人都要清楚。

但就是這麼一個曾經差點將黑龍會徹底毀滅的強者,此時,在自己的面前,卻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的任由人以一種屈辱的方式拎在了手上。

沉吟片刻後,大川龍七朝着陳志凡恭聲說道:“前輩,今天早上這事,是我黑龍會做錯了。爲了彌補錯誤,今天赤龍會所遭受到的損失,晚輩將以十倍數目賠償。”

微微一頓後,他偏頭看了晴明雅子一眼,然後回過頭來接着說道:“關於這一點,請前輩您放心,晚輩是以十二分的誠意做出的決定。還有就是那個小鼎,晚輩一定會不計任何代價,把它找出來送到前輩您的手上。”

接收到大川龍七傳遞給自己的眼神,晴明雅子雙眸一轉,迅速明白了其中的含義,然後一手端着之前一直抱在胸前的筆記本電腦,一手打開電腦,單指在鍵盤上啪啪清脆敲擊了起來。

小鼎?

神情蕭索、兀自低着頭的衛無忌倏地擡起了頭來。

四肢掙扎了一下,發現自己渾身依舊軟弱無力後,他只能怒瞪雙眼看着大川龍七嘶聲喝道:“大川龍七,你說的小鼎是什麼?”

“前輩?”深知現在這裏是誰做主的堂堂黑龍會大首領,不無乖順的朝着某青年低呼一聲以問該不該據實告知。

陳志凡瞥了他一眼,隨即看着一臉怒然的衛無忌揚眉說道:“你不用問他,我來告訴你。他說的小鼎,就是你三百多年前從華夏帶走的王母鼎。”

“王母鼎?”衛無忌眼裏紫氣閃閃的嘶聲怒吼,“王母鼎是我的,誰都不能奪走!”

怒吼過後,他鼻息咻咻的瞪眼看着大川龍七森然獰語:“你大川家果真盡是一些寡廉鮮恥之輩!”

某青年微眯雙眼看着衛無忌撇嘴說道:“他大川家是不是一些寡廉鮮恥之輩我不知道,但是我清楚的是,王母鼎在你手上三百多年,已經足夠了。”

扭頭瞥了大川龍七一眼,他復又回頭看着衛無忌冷聲說道:“現在王母鼎已經不在你的手上,那麼我們就各憑本事,誰找到就是誰的。”

大川龍七適時恭聲應道:“前輩,請您放心,關於那個小鼎的線索,晚輩已經找到了一點。相信最多不過三天,那個小鼎就會奉送到前輩您的手上。”

“三天?”略皺了一下眉頭的陳志凡在思考了片刻後,頷首說道,“三天就三天吧,到時候如果找到的話,你就第一時間通知我的手下大鄉武夫。”

“好的,前輩,晚輩保證,在三天之內,一定親手將小鼎奉上。”大川龍七垂首說道。

“該死的混賬!”神情激動的衛無忌,眼裏殺機滾滾的嘶聲低吼,“大川龍七,待我脫困,必滅你滿門!”

“前輩!”面對衛無忌赤果果的威脅,臉上浮現出好幾分忌憚的黑龍會大首領不無憂慮的說道,“衛前輩身手高絕,性情狂傲霸道,晚輩擔心······”

“你不用怕他。”某青年揮手打斷了他的說話。

眼裏灰芒一閃的他,面無表情的看着衛無忌說道:“我說你是不是還沒有搞清楚情況?嗯,人都還在我手上,就敢威脅幫我做事的人?”

眨了眨眼,陳志凡臉上倏地劃過一抹厲色的冷聲繼續說道:“或許,爲了不讓你對我得到王母鼎有什麼妨礙,我應該直接殺掉你纔對。”

不遠處的大川龍七聞言,眼底一抹喜色一閃即隱。

如果能讓衛無忌現在就死在自己眼前的話,絕對會是一件喜聞樂見的事情。

畢竟從大川家的先祖大川龍一開始,他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般,壓在了整個大川家族,甚至是整個黑龍會的頭上幾近數百年。

直言殺死一名王級強者?

一旁的血龍衛七人聞言,瞬間就從內心深處升起了一種強烈的顫慄和一股濃濃的恐懼來。

何爲王級強者?

一拳可破山,一腳可斷江,一眼能滅殺常人,讓尋常世俗武器根本就一點威力都顯現不出來,生命層次已經完全超脫了普通人的絕頂存在!

這樣的超絕人物,哪怕是在當今世界超絕大國的政要魁首面前,都能保持高高在上姿態的存在,竟然會毫無反抗力的被人直言殺掉?!

那可是紫王衛無忌!

自從血龍衛建立的那一天起,就好似一尊魔神般高高站在天空,用一種冰冷無情的目光,俯視了他們一代又一代的絕頂強者!

血一眼裏精芒閃閃的暗自在心裏狂呼不已。

“殺我?”衛無忌仰頭看着陳志凡冷冷一笑說道,“呵呵,小子,我活了三百多年,什麼都已經見識過了。死的話,其實也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不過我要告訴你一句,就算我死了,也會化作厲鬼來找你索命的。”

眼裏紫意閃閃的他,身上倏地閃過一抹陰冷氣息幽幽接着說道:“相信我,那並不是本座一句死前的不甘詛咒,而是一件非常真實的事情。一個活了三百多年的人,知道的事情,絕對的超出了你的想象!”

“厲鬼索命?真實的事情?活了三百多年?”臉上浮現出幾許譏誚的陳志凡,看着衛無忌撇了撇嘴,“聽你說話的意思,好像,不,應該是你還有後手?”

微眯雙眼,他忽地探手往前一抓,眼裏神光爆閃間,一縷淡淡的陰冷氣息從衛無忌的體內被捉了出來。

細細感知了一下手上抓着的那縷淡淡的帶有一絲鬼靈的氣息,某青年眼裏倏地灰芒一閃。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體內力量盡被封鎖的緣故,還是因爲被人如同抓雞仔般拎在手裏所受到的屈辱,總之,之前一直表現出一副孤傲高人風範的衛無忌,此時的臉上,流露出更多的,卻是幾分的癲狂和瘋意。 姬流音走到帝玄胤的身邊,很是嫌棄的瞥了他一眼,陰陽怪氣道,「妖里妖氣。」

這是拐著彎兒在罵他不正經呢。

帝玄胤回給他一個得意的眼神,「依依她便喜歡我不正經,你就羨慕吧!」

姬流音的臉頓時一黑,被帝玄胤的不要臉給打敗了。

「前面便是幽雨閣,我們夜師姐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住處,各位請跟我們來吧。」

夜幽雨派過來的一些女子們過來迎接帝玄胤他們,一路上,女子們已經很矜持了,但是看著眼前的幾個男子,她們還是忍不住一陣陣臉紅心跳,悄悄地打量著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