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表妹,舅媽讓我接你回家。”

當李晨跟何曼曼走出電影院的時候,一個男人出現在兩人面前,敵視的看着李晨。

看到這男人的時候,何曼曼條件反射般放開了李晨的胳膊,卻被李晨反手摟住,掙扎不開。

何曼曼哭泣着道:“李晨放開我,放開我李晨,我媽讓我回家,你放開我好嗎?”

李晨的目光與這男人的目光對撞在一起,在空氣中摩擦出一陣無形的火花。

李晨突然笑了起來,在何曼曼的額頭親吻一下:“乖,有我在,任何人都不能傷害你,任何人都不能讓你做你不喜歡的事情。”

“放開她!”這男人的眼中爆出一道光火,看到這一幕何曼曼掙脫開李晨的懷抱,攔在兩人之間,並對李晨道:“李晨你先回去好嗎?之後我會聯繫你的!”

望着何曼曼離去的背影,李晨的臉陰沉下來。

手指夾起一根菸,無火自燃起來,一直以來,他都尊重自己女人的隱私,因此,沒有派人跟蹤她們,也沒有用自己無上的魔力窺探對方的心思,這一刻,他心亂如麻,他迫切想知道何曼曼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

李晨漫無目的的在路上走着,突然,他停下腳步來,周圍的環境已經大變了,原本的高樓大廈消失不見,只剩下鬱鬱蔥蔥的小村景色。

最後吸了一口煙,將煙屁~股彈飛,這時,一陣鼓掌聲響起:“不錯,真的很不錯,面對這種情景,你居然如此的鎮定,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可是,你再不一般你也要死!”

李晨轉過身來,看着他過了一會兒後:“修真者?”

聽到修真者三個字,魏景輝一驚皺起了眉頭:“你是誰?”

“告訴我,何曼曼發生了什麼事,或者說,你們想對她做什麼?”李晨淡淡的說道。

可是回答他的卻是魏景輝的一劍,只見魏景輝手一抖,一把明晃晃的劍就出現他手中,腳下碎步猛踏,朝着李晨直直刺來。

隨着這一劍直直而來,空間中的光芒都似乎被吸收盡,漆黑一片,只有那一抹銀亮的一劍在黑暗中乍現,如同夜空中拖着長長的尾光而來的流星。

李晨則只是淡淡的向前踏出一步,平淡普通,魏景輝臉上綻放出殘忍的笑容,彷彿這一劍刺就已經從李晨背後破體而出。

他恨,恨自己喜歡的女人,居然被別人拿了一血,他跟何曼曼的從小就認識,自懂事以來,何曼曼就是作爲他將來練功的鼎爐存在的,可他卻當她是戀人。

可是有一天,何曼曼卻求他讓她離開守一山,體會一下平凡人的生活,他同意了,他以爲愛一個人,就要給她想要的一切,,可是三年前,回來的何曼曼卻是失去了守宮砂,這也就意味着他的女人有了別的男人。

她求他不要傷害那個男人,他同意了,但是代價是,要讓何曼曼通過一種祕法恢復處子的身份,重新變爲鼎爐。

可是,他怎麼能承受的了,自己的女人被人玷污,他今天就是要用這人的性命,洗刷自己的屈辱。

兩根修長的手指平平一夾,光華散盡,黑暗褪去,那劍不能寸進,他舉步維艱。

“怎麼會?你怎麼能這麼強?”

魏景輝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晨,看着自己銳氣之劍,被人用兩根指頭就給夾住,一切的一切是那般的不敢置信。

李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手指微動,一股肉~眼難見的波動就順着劍蔓延過去,等波動蔓延到魏景輝的身體上的時候,他的身體就如沙做的一般,開始消散。

李晨的眼中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一隻手直直的抓了過去,就從他渙散的身體中,抓過一幅如同幻影的身體——魏景輝的魂魄。

啪的一聲,魏景輝的靈魂之火熄滅,,幾抹煙氣,在指縫間消散,而魏景輝的生平過往,就在李晨的心間流淌。

突然,他面色一變,身體消散的空氣中,下一刻出現時,已然在一間豪華的辦公室內。

“是誰?”李晨似乎無頭無腦的問着在辦公桌後坐着的櫻花美子,而任雪則像見了鬼一樣的看着突然出現的李晨。

沒時間搭理任雪,因爲剛剛任雪告訴他,居然有人暗殺他的父母。

“你先退下吧!”


櫻花美子對任雪道。

……

“呵呵,你讓我生不如死,我也不讓你好過!”兆智淵依着一棵大樹,渾身充滿了頹廢的氣息,自他招惹了李晨的那天后,他家裏就接連遭受了變故,先是父親莫名其妙的犯了重罪,畏罪潛逃時,被人擊斃,而後,母親因爲受不了父親去世的噩耗,而心臟~病突然死了。

以往,因爲父親的身份,而對自己親近的人也一個個變了嘴臉,甚至最後家裏的遺產,還被大伯一家給搶走了,要不是家裏的房產證上,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是寫了他的名字,他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

而他被李晨一腳踢碎了軟蛋後,連一個真正男人的尊嚴都沒有了,就在前幾天前,他下定了決心,把大伯一家全給毒殺了,又把家裏的房產賣掉,登上了偶然間獲得***站——神話,發佈了一條將李晨這個害的自己落得這步田地的罪魁禍首的一家人,全部殺掉的任務。

“呵呵,就要來了嗎?”

大口的往嘴裏灌着酒,他毒殺大伯一家的證據就是他親手傳到網上去的,是以早已做好了被抓的準備…… “就要來了嗎?”

他心中對警察的辦事能力,頗覺無奈,就是這種辦案能力,怪不得會有這麼的冤假錯案呢。要是再不來,他就要自己投案自首去了:“要是全天下的罪犯,都像我這般自覺,興許這羣吃乾飯的傢伙就要提前退休了。”

他整理整理自己的衣襟,擡頭看去,那張臉卻是讓他一愣,這人居然是那個害的他家破人亡的傢伙——李晨。

“我低估了你的勢力,居然這麼短時間就能查出是我在神話上下的殺手任務。”


在一怔之後,他就坦然對待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了,可是你的父母, 爆寵嬌妻:神醫農女 !”

李晨看了他一眼,轉身離開,在他身後兆智淵身體燃起了火,化爲飛灰消散在空氣中,片刻的時間,他就將兆智淵的記憶查看了個遍,暗殺任務是這人在神話下達的,但也僅此而已,他來並不是爲了讓對方撤銷殺手任務,因爲神話一旦接了任務,第一個接受任務的殺手死後,就自動有另一個殺手接替,直到任務完成爲止,他這次來,只是爲了殺人泄憤而已。

不過, 首席的溺愛 ~出來。

突然,行走在陽光中的人們,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天空的那一輪烈日,在一瞬間失去了光明,不過,那只有一瞬間而已,幾個呼吸間,暖洋洋的光芒又重新降臨人間。

李晨強行用意念催動天界,將血液中四溢的靈魂之力強行鎮壓住,魔識以他爲中心,在將地球一寸寸覆蓋,魔識所過之處天空的烈日頭彷彿失去了光華,眨眼間又恢復如初。

而同時,他迴歸地球后所積累的勢力的能量也爆發出來,他做了兩手準備,一方面是用魔識搜索出神話的總部,另一方面,通過自己的勢力,令神話將那一則獵殺訊息取消掉。

珠穆朗瑪峯的山腳下,某處覆蓋着層層白雪的地下空間中,四個巨大的屏幕就掛在在空間中的四面牆上。

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獵殺懸賞的訊息,這個極大的隱祕空間,赫然就是神話的總部。


“老闆,剛剛魔神集團發來訊息,讓我們把獵殺李金夫婦的懸賞給撤掉?”

在某個豪華的房間中,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對坐在辦公椅上的中年人說道。

“魔晨集團?”‘老闆’的手指在桌子上極富韻律的敲擊着,神話並不是像他們說的那樣,一個任務一旦發佈,就不存在取消的可能,這還得看這個想取消任務的人或者勢力的能量。

“他們說過要是我取消這條任務,他們將付出什麼代價了嗎?”

那彙報的人站在那張了張嘴,“他們說,要是不撤掉那任務,就讓我們付出慘重的代價,並沒有說賠償什麼!”

沒有任何徵兆,這人就倒飛出去,撞在牆上癱軟下來。

“好你個魔晨集團,你以爲自己什麼東西?”

……

“我要說的就這麼多了,你好自爲之吧?”

華人王的影像從他面前的空間中消失,而方纔,華人王將李晨的事情有選擇的告訴他,聽到李晨一己之力力壓數位九級異能王,給他的震驚簡直是不要不要的。

而更讓他震驚的是,華人王談起李晨時的那種表情,驚恐中略帶着信服。要知道在他未成名前,九級華人王就曾經指點過他,在一定程度上,華人王就是他的人生導師。

滴滴,他的電腦上又傳出一陣提示音,看到那些閃爍所代表的人物,不由的讓他的瞳孔縮了縮。

博士,冰皇,超人克拉克……

嚴德有些震驚,慌忙中點了一個鍵,在虛空中投射~出一個個虛影。

聽完了這些超級強者對他的警告,他頹廢的癱軟在椅子上,突然,他急忙把懸賞令上的李金夫婦的資料調出來,但是這些資料無疑不顯示兩人都是普通人,可是兩個普通人怎麼會將異能界的三分之一的超級大佬都給驚動了呢?

“來人啊,給我把……”

他震驚的看着電腦上,任務已經接收的字樣,心中久久的不能平靜,“希克斯,你跟我滾進來,立馬通知天煞、地煞,給我把這個執行任務的人給我除掉。”

……

鹽~城~市,一個冷飲店裏,一個長相普通的男人端着一杯橙汁在那裏有條不紊的喝着,就像店裏的其他人一般,沒有什麼特殊,更加不起眼。

突然,這人眼睛一亮,目光落在一對正拿着購物袋的夫婦兩人身上,他笑着結了帳,轉身走出冷飲店門。

“喂,先生找你的零錢……”店員追着這普通男人走了出來,可是卻看到前腳剛出去的普通男人,連影子都不見了,這店員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

隱藏在街角的陰影裏,毒刺手中反握着一把黝~黑的的匕首,這匕首就像蠍子的毒刺一樣,不反射光芒也不吸收光芒,正適合他這種殺手,事實上,他任務的成功率有少部分也是得益於他的這把偶然得到的匕首。

他倚在牆上,心緒不波不動,耳邊捕捉着獵物混在在喧囂中的說話聲聲,心中默數着數字,十九八七六……

一!

‘一’字在心底一落,他就猛然竄了出來。毒刺一劃,乾淨利落, 魔怪學院 ,鮮血猛然上涌,衝擊匕首的微微壓迫感。

他瞳孔一縮,多年來培養出的對殺氣的靈敏度,讓他知道自己陷入了生死危機中,腳下一彈就準備跳出去,然後就地一滾,接着人羣陰影遁走,可是,一隻大手,卻在這一切未發生前,將之扼殺掉了,咔嚓一聲,他的脖子向一邊歪掉。

“謝謝你們,我知道了。”僞裝成問路人的地煞用餘光看了一眼,摟着毒刺向前方走去的天煞,對李晨父母道。

“古古怪怪。”晨媽對着離開的地煞背影,然後扭頭對晨爸道:“這人不是個神經病吧。” “說,什麼事情?”李晨拿起電話道,而他的魔識在一個個地方掠過,可是,對於神話的所在地他居然還沒有發現。

“神話已經將您父母的獵殺懸賞給扯掉了。”華人王的聲音從手機的聽筒中傳來。

李晨冷笑一聲,掛斷了電話。


嘟嘟嘟……

聽着手機中傳來的忙音,華人王嘆了一聲,他打這個電話,是想李晨放過嚴德,可是李晨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對方不肯放過嚴德。

爲什麼他會如此幫助嚴德呢?


是因爲在嚴德未崛起的時候,他曾經照拂過嚴德,兩人雖然沒有師徒之名,卻有師徒之實。

“你在這段時間裏不要再聯繫你的親人了,我會幫你照顧他們的,希望那人能放過他們吧。”

華人王的虛影,在房間中消失。

嚴德頹廢的看着什麼都沒有的房間,自己不是已經撤掉了懸賞了嗎,怎麼對方還不依不饒。

可是,他沒有想過的是,如果一個人去殺他的親人的話,就因爲前幾次的出手沒有成功,而對方又因爲他的實力太過強大,甚至殺不死他的親人,反而會被他殺死,在這種情況下,才放棄了殺手。

這種情況下,如果是他的話,他會因爲對方不再出手了,就放過對方嗎?

……

李晨的魔識已經將地球全部覆蓋,雖然找到了幾個隱藏在暗處的神祕組織,可是卻沒有神話的存在,突然他皺了皺眉頭,有一個地方,他的魔識覆蓋過去,但是卻潛意識漏掉。

目光投向一個方向後,他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下一刻救出現在朱穆朗穆峯腳下,一股股細小如絲線的魔識從身體中躥出,將這片區域抽絲剝繭般仔細的搜尋着。

……

“不會的,在這裏誰也不能找到我。”嚴德在房間的牆壁上的一塊區域敲了敲,微微的響動中,牆壁上出現了一個暗格,他從中暗處了一個小型的磨盤。

磨盤發出盈盈的光,越來越盛。

這時,他才鬆了一口氣,似乎這塊磨盤就是他心裏的慰藉。

實際上,他有了現在的成就,除了一小部分是因爲華人王的照拂,自己的努力外,全部都是因爲這塊磨盤。

沒得到磨盤前,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知青大學生,有點呆有點憨,可是自從偶然得到這塊小型的磨盤後,他發現自己有了無窮的精力。

後來,居然擁有了種種神奇的異能,之後,更是在磨盤的指引下,認識了他的貴人華人王,之後,他的人生就一發不可收拾,更是在十年間,成功的突破到了九級異能王的水準,建立了龐大的讓世界爲之顫抖的殺手組織‘神話’。

當初,建立神話後,因爲做的是喪盡天良的殺手夥計,一些組織也是調查過神話的所在地。可是,只要他拿出這神奇的磨盤,這些組織就算再勢力強大,也找不到他組織的所在地,有好幾次,那些組織來到了基地的所在地,已經發現了神話基地,可是在真正找尋的時候,卻對神話的所在地視而不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