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袁洪喊出認輸后,孟超這才打算收手,不過還是多給了袁龍一腳,將他踢下擂台。

袁龍在別人的攙扶下,走回來,嘴角還有未乾的血跡,看樣子是無法再參與其他比試了,回來后低著頭說道:「父親,是我大意了!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袁洪深吸了一口氣,目露殺意,看向擂台上的孟超然後又看了看孟方。孟方注意到后,面露陰險的笑容,他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讓袁家的人都失去戰鬥力,徹底墊底,孟超的行為都是他授意的。

「你下去養傷吧,之後的比試不用上場了。」袁洪很不甘心的收回目光后,搖了搖頭對袁龍說道。

袁振看過比試后,也猜到了孟家的意圖,心中怒意燃燒,他不會讓孟家的人得逞,而且要他們付出代價。

而這時,擂台上的孟超喊道:「袁家可否有人敢與我一戰。」

這一喊,袁家其他三人都不太敢應戰,一臉猶豫之色,之前的比試看完后,他們都知道自己不是孟超的對手,而且也怕和袁龍一樣,被打傷,而袁洪見此也是陰沉著臉,不知道要不要讓袁振去應戰。

在他看來,有能力與孟超一戰的,只剩下袁振了,但如果再出什麼意外的話,那這次大比真的就要墊底了。

袁振看出了袁洪的猶豫,主動走上前,說道:「族長,讓我去吧。」

袁洪聞言,神色不定,問道:「你有幾成把握戰勝他?」

「十成!」袁振胸有成竹,面露輕鬆之色,語氣堅定的說道。

袁洪聽到袁振如此自信后,也是吃了一驚,原本想著如果袁振把握低於六成,那就算了,結果得到的答覆卻是出乎意料。

「好,你上。」袁洪同意了,同時心裡想著,上次袁振和袁龍的比試肯定是隱藏了實力,要不然見識過孟超的手段后怎麼可能還會如此有信心,沒想到自己也被騙了。

袁振得到同意后,走上台去,由於相貌問題,引來許多目光注意。

就在袁振剛剛走上台,袁飛這才匆匆地從袁家趕到現場,之前幾天,他正在閉關衝進先天境界,直到現在才成功,這也是多虧了袁振送他的千年星岩乳。一突破成功,便馬上敢來比試現場,走到袁洪的身邊。

「袁飛你怎麼這麼晚才來,你侄子正好上場了。」袁洪見到匆忙趕過來的袁飛后,有點不滿意。

袁飛一晉陞先天,就興奮得不行,直到現在臉上都掛著笑容,回答道:「之前我在閉關,剛剛才成功突破,所以來晚了,袁振對上誰了?」

「什麼,難道你晉陞先天了!」袁洪聞言十分驚訝,旋即由驚訝轉為喜悅。

「沒錯,我已經成功踏足先天,十一年了!我終於成功了!」袁飛興奮的說道。

「恭喜你袁飛,以後我們袁家先天又添一人,可喜可賀啊。」袁洪聞言,也是替他高興,要知道袁家已經很多年沒有新進的先天高手了,此時袁飛的突破可以說是對袁家的發展起到很重要意義。就連之前袁龍失敗所產生的不悅,也少了許多。

「這次你侄兒袁振對陣的是,孟家的第二天才孟超,怎麼樣,你這個做二伯的有什麼看法。」袁洪問道。


「那肯定沒懸念了,勝出的一定是我侄兒。」袁飛聞言,自信滿滿的回答道。

「哦,你居然也如此自信,剛剛你侄子應戰的時候也是跟我說保證必勝,看來你們兩個上次都瞞著我了。」袁洪雙眼微眯,意味深長的說道。

「那是我的注意,你別怪他,想給你點驚喜而已。」袁飛呵呵笑道。

「那我就等著你們的驚喜。」袁洪也是笑道。

而此時袁家另外三名選手也聽到了兩人的對話,不由得都看向了擂台上的袁振,沒想到這次參加比試的五人中,原本以為是最弱的一個,居然是最強的。 「你是誰?」孟超見袁家還真有人上來應戰,根據他所了解到的,袁家最強的是袁龍,既然袁龍已經被打敗了,居然還有人敢上來,難道之前了解的有誤。

「袁振。」

袁振話音一落,隨即先發制人,沖向孟超,看過之前那場對決后,他已經知道對方的實力如何,因此已經控制好力道,只用上接近五成力氣。

孟超見狀連忙進行閃避,可惜袁振的進攻角度十分刁鑽,令他避無可避,只能無奈用拳頭對轟接下來。

兩人拳頭相接,都紛紛後退了兩步,看起來勢均力敵,這時的孟超已經用上全力,眼神中露出一抹凝重,知道眼前的袁振確實比袁龍強一些,必須認真對待,不能大意。

一拳過後,兩人神色都變得凝重起來,袁振當然是裝出來的,他另有計劃,所以不打算以壓倒性的優勢打敗孟超,而是準備以微弱的優勢取得勝利。

「袁飛,怎麼感覺你侄兒表現得和說的不怎麼相符啊。」台下的袁洪看了后,也開始懷疑起袁振一開始保證的十成把握。


「族長你放心,他這是在演戲呢。」袁飛則是不以為然,還是一如既然往的自通道。

「恩,那就好,話說回來他現在到底什麼修為?」袁洪聞言,放心了不少。

「武師四層,所以我才對他這麼有信心。」袁飛回答道。

袁洪聽完后是徹底放心了,同時也很好奇袁振到底得了什麼機緣居然成長這麼快。

擂台打得正火熱,雙方你來我往,誰也不讓誰,打得難解難分,台下則議論紛紛,都討論著到底誰勝誰負,有支持袁振的也有支持孟超的,其中支持袁振的大部分是女生,這張臉給他拉了不少人氣。

就連其他兩大家族都很難看出到底誰會勝出,不過正上方的兩名執事,卻覺得怪怪的,但到底是哪裡奇怪,也說不出來。

袁振的演技幾乎騙到了在場所有人,都以為他和孟超不分上下,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袁振繼續演著,打了半個時辰,與孟超過了上百招。此時孟超口喘粗氣,袁振也跟著裝喘氣,在其他人看來,兩人都差不多精疲力盡了。

袁振也不急著給孟超最後一擊,而是等到他自己露出破綻來,才趁機衝上前,使出碎石掌,一掌將他打飛出去,掉下擂台。

使出碎石掌的時候,袁振用上了全部力氣,以他現在的力量和五個月的鍛煉時間,這個武技已經練得小有成績,孟超怎麼可能承受得了,掉下擂台後就不省人事,看樣子沒幾天時間是不會醒過來了。

這一切看起來就好像孟超精疲力盡,被袁振一招打下擂台,然後過度疲勞而昏過去罷了,就連孟家家主也沒有注意到不對,只是吩咐人把孟超抬去休息。

袁振打完后,一直在台上演戲,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好像虛脫了一樣。

孟方看到后,也覺得這是個機會,認為袁振已經無力再戰,於是派出孟家的第三號人物,實力只比孟超弱一些,不給袁振休息的機會,準備用車輪戰把袁振累垮。

「袁振,你可敢與我一戰。」孟家另一名選手上場,指著喘氣的袁振叫道。

「好卑鄙,人家都已經累成那樣了,居然還想趁機出手。」

「就是就是……」

「太無恥了……」

台下不少人都對孟家人的做法看不慣,不過也只是小聲的議論,不敢被孟家人聽到,以免被盯上。

「沒想到孟方都這麼老了,還是這麼卑鄙無恥……」就連魏家族長都對孟家的行為感到不屑,冷哼一聲道。

此時就算袁振不應戰下去休息,也不會被人看不起,但他才不會下去呢,等的就是這個機會,馬上答應道:「有何不敢,你要戰那便戰。」

「哎,這個袁振還真是魯莽,這麼容易就被激到。」魏家族長魏風,皺起眉頭,嘆息道。

而袁家那邊,袁洪對袁飛小聲說道:「你侄兒演得還真逼真啊,要不是我事先知道,現在也被騙到了。」

「那是,要不然上次怎麼騙到你呢。」袁飛呵呵一笑。

兩人說完,對視了一眼,都笑了起來。

接下來場上的袁振與孟家那名選手又是打得難分難解。隱約間袁振好像漸漸落入下風,孟家的人以為自己要贏了,於是加快進攻的節奏,那裡知道一切都是袁振的計算。

誰知道就在袁振即將落敗的時候,突然找到孟家那名選手的破綻,用碎石掌將他打下擂台,昏迷過去,結局出人意料,但其他人都以為我袁振一時運氣好,和對手的大意所致。

而打完之後,袁振裝出一副快要倒下的摸樣,好像此刻隨便上來一個人就能將他打敗似的。

孟方見自己家的人又輸了,不由得怒意上來,失去了冷靜,繼續派出一人來挑戰,而袁振又出人意料的接下了。

孟家第三人上場后,袁振知道已經沒法再裝下去了,乾脆就不再演戲了,深吸一口氣,活動了下筋骨,那裡還有之前的疲憊摸樣,看著對手露出一臉笑意。

「不好!上當了,這小子一直在演戲!」此時孟方看到后,再猜不出來就可以說是豬了,意識到不好,自己中計了。

袁振這招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孟家想讓袁家墊底,那他就讓對方嘗嘗墊底的滋味。

「不好了,族長,孟超和之前那位弟子都受傷不輕,沒休養個幾天是無法下床了!」孟家一名管事,此時才姍姍來遲彙報道。

孟方聞言,臉色陰沉得很,心中怒火中燒,咬牙切齒的自言自語道:「好陰險的小子……」

孟方既然知道了袁振是在扮豬吃老虎,當然不會再讓自己的後輩弟子失去戰力,正準備讓他認輸。

可惜他還沒喊出口,袁振就以迅雷之勢,向對手衝去,這次不再留手,直接一招碎石掌打在他胸口,將其打下擂台,一招就分出結果。

而那名弟子被打下台後,同樣昏迷不醒,被人抬走。

「可惡……」孟方見此氣得拳頭緊握,恨不得衝上前將他一掌斃了,但他卻不能插手,無可奈何。

然而場下卻一片沸騰,紛紛對袁振的表現議論紛紛,一招就將對手打敗,這已經多久沒出現過的場面了,他們越來越期待袁振的表現了,甚至期望值不在孟家第一天才孟豪之下…… 袁家這邊的弟子,看到袁振的驚人表現后,一個個都士氣高漲,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

「你侄兒果然沒讓我失望。」袁洪大笑起來,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今年第二名算是沒問題了。

當然他還是知道,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但是有孟豪在,第一名的位置還是穩拿的,只要讓袁振不去接受他的挑戰就坐穩了第二名。

「沒想到袁家居然還有這樣一號人物,看來今年要墊底了。」魏風搖搖頭,無奈的說道。本來還以為今年拿個第二不成問題,哪知道半路殺出個袁振來,他很清楚的知道,魏家的五名選手中沒有一人能打得過袁振。

「此子不錯……」擂台正上方的馭獸山執事,對袁振的表現很滿意,雖然這種做法不是很光明磊落,但畢竟是孟家先挑起的事端,所以在他看來,那是孟家咎由自取。

「哼,卑鄙小人一個罷了,居然耍這種心機……」黑風堡的執事卻不看好袁振,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孟家的孟豪已經決定拜入黑風堡門下,所以他自然而然的會偏袒孟家那邊。

馭獸山的執事聞言,置若罔聞,其中的緣由他早就知道了,也沒跟他辯駁,只是一笑而過。

「孟家還有人敢上嗎?」然而袁振卻並沒有如大部分人預料的那般走下擂台,而是要想挑戰袁家的其他人,袁家現在除了孟豪之外,沒人能與袁振比試,這其中的含義大部分人都清楚。

他要挑戰的是孟豪,只是沒明面上說出來罷了。

「這……袁飛,難道你剛剛還隱瞞了,你侄兒連孟豪都打得過?」袁洪對袁振的行為很是吃驚,居然去挑戰孟豪,難道自己還是小看了他?

「額……我也沒預料到,不過他不是魯莽自大的人,應該不會打沒把握的仗。」袁飛見此,也是一臉凝重的神色,沒想到袁振居然想挑戰孟豪,不禁懷疑起之前是否也被袁振騙了。

在場的人,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袁振要挑戰孟豪,不禁一個個都期待起來,氣氛也變得緊張起來,不知道孟豪會不會應戰。

孟家的孟豪也不是傻子,幾步上前,向孟方請纓出戰:「族長我去治治他。」

孟方聞言,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答應了,他知道以孟豪的實力應該不會出問題,就算袁振再厲害也不可能超過孟豪。

孟豪緩步走上擂台,看了看袁振幾眼,道:「你很不錯,不過你也就到此為止了,我會讓你明白什麼叫差距。」

孟豪一上來就自信的宣布自己的勝利,剛剛他已經仔細看過比試了,猜測袁振最多就武師五層,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呵,有什麼本事就儘管使出來。」袁振一笑道。

「哼,這句話還給你。」

話閉,兩人都揮拳相向,對轟了一拳,分開后雙方眼中都透出一股凝重,兩人在力量方面相差無幾,都是武師六層,本就沒什麼差距,想要贏就要靠技巧和強力手段。

孟豪剛剛一出手就使出了全力,本以為自己會佔上風,沒想到袁振居然和自己不分上下,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袁振自己也確認了孟豪確實是武師六層,如果不放出阿狸對陣,估計沒那麼容易贏,雖說沒規定不能馭獸戰鬥,不過他是不打算放出阿狸,不想把自己的底牌暴露出去。


又過了幾招,兩人都沒找到對方的破綻,只好就這麼耗著,袁振表現出來的實力大大超乎所有人預料。而且袁振之前都在演戲,這個行為不知不覺給所有人造成一種錯覺,那就是他此時還是隱藏了實力。

「袁飛,你侄兒難不成還在演戲不成,怎麼看著和一開始對陣孟超那場很像。」袁洪也下意識以為袁振還沒使出全力。

「這個我也不清楚,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修為,他也沒跟我說真話。」袁飛也是一臉茫然,不知道袁振此時是不是已經拿出全力了。

場下圍觀的觀眾大部分都認為袁振隱藏了實力,都認為他是勝算更高,不由得更期待起來。

孟方也是一臉陰沉的神色,沒料到會是這種局面,今天算是徹徹底底被一個毛頭小子給戲耍了。

這時,擂台上的孟豪使出通背拳,而袁振見此也拿出自己的碎石掌對陣,頓時拳掌交接,兩人在武技上都小有成績,對轟下來,誰也沒佔到便宜。

「孟家的通背拳也不過如此而已,我還沒用盡全力呢……」袁振故意刺激道,他感覺再這樣打下去沒什麼結果,倒不如在心裡上給對手製造一定的壓力,使他漸漸浮躁起來,露出破綻。

在雙方實力相差無幾的情況下,心裡壓力將是一個突破口,在心裡能力方面袁振肯定比起孟豪要豐富得多,這是他的另一個優勢。

果不其然,孟豪冷哼一聲,有點生氣,平日里他在孟家之中都是備受期待的天才,還從來沒吃過虧,加上從小就養成的驕傲自大脾氣,被袁振一刺激果然就心裡不平衡,隱隱有些浮躁。

接下來的對陣中,孟豪更加註重進攻,卻疏於防守,被袁振逮到一次機會,打了一掌,身體失去平衡,差點倒地,好在反應夠快,才緩了過來。

君寵妻嬌 怎麼,你已經不行了嗎?」袁振接著的刺激他。

孟豪聞言,咬牙切齒,眼神中充滿怨恨。

看著孟豪此時此刻的表情,袁振知道成功了,對付已經失去了耐心,要不了多久就會贏。

台下少數眼尖的人,注意到孟豪的變化,大概猜到結局了,就連孟方也看出問題來,黑著臉,不過他不能插手提醒,要不然會被視為棄權,上台比試的人,要完全靠自己,不能接受別人的提醒,除非是認輸。

沒多久,孟豪就連連露出破障,被袁振抓住機會,逼得連連後退,落入下風,十分狼狽,最後被袁振一掌打到在地。

「你輸了。」袁振著看向地上的孟豪,說道。

孟豪雙手握拳,很是不甘,眼睛搖擺不定,隨後閃過一絲殺意,伸手進懷中,好像要幹什麼,速度十分之快,而袁振看到后立馬意識到不妙,連忙閃身後退數步。

而這時,孟豪伸出的手中多出一顆青色的圓珠子,向袁振扔過去,同時身子向後退出好幾米,大叫道:「去死吧。」

「不好!是青雷子。」袁洪看見後下意識道,想上去阻止,可惜根本來不及。

擂台上頓時,爆發出一陣轟隆巨響,一片塵土飛揚…… 袁振退開的同時,看到孟豪向自己丟來什麼東西,也由不得他多想,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他一把捏碎了護身吊墜上剩下的那三顆珠子,霎時間三層光幕出現在面前。

孟豪丟過來的青雷子,在接觸到第一層光幕後立刻爆炸開來,瞬間炸碎第一層光幕,就連第二層光幕也被炸開,連續破開兩層,使得爆炸的威力大大減弱,終於是沒把第三層也炸開。

袁振看準眼前塵土飛揚,破破碎碎的第三層光幕,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尼瑪,威力這麼大,要是直接炸到身體不死也得重傷。沒想到孟豪居然如此無恥,使用威力巨大的暗器,要不是自己反應夠快,後果不堪設想。

與此同時袁振心中對孟豪泛起殺意,這個賤人居然動殺手,必須除掉,不過現還不能殺他,但起碼也要讓他付出點代價。

孟豪此刻看著眼前的滾滾煙塵,不禁露出猙獰的笑容,自言自語道:「哼,即使我失去比試資格也要殺了你,哈哈哈,看你還怎麼跟我斗……」

袁家這邊,袁洪和袁飛都站起身來,臉色陰沉如墨,當時他們意識到是青雷子的時候,已經晚了,根本來不及上台阻止。就連兩位執事也沒來得及救援,都皺起眉頭來,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孟方則看著孟豪,雖然知道八成會被取消比試資格,但卻對孟豪的做法沒有意見,既然已經輸了,那就也別讓對手好過,臨死前也要咬上一口。

然而就在大家以為袁振不死也重傷時,一道身影從滾滾煙塵中衝出來,正是袁振,眾人的眼睛不由得一亮,紛紛露出意外之色,居然毫髮無損!

袁振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身體以極快的速度沖向孟豪,一掌打在了措手不及的孟豪身上,接著就是一頓暴揍。孟豪本想發言認輸,可袁振那裡會給他機會,左一拳右一拳,都打在他臉頰上,根本說不出話來。

「好,打得好……」不知何時,台下有一人看著看著突然大聲喝道。

「好,揍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