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裡面應該有兩個戰場,可是只有三個先天高手,這是怎麼回事?

「小師叔,你看,有血跡……那裡還有一堆的屍體……」青天指著那倉庫的邊緣道。

「快,我們過去,有人快要支撐不住了,不知道裡面情況如何!」

青冥劍客感應到,三名先天強者中的一個氣機花落不少,似乎是受了點傷。

此時,倉庫之內,葉擎與那元家主打的有聲有色,雖然攻少守多,但並未落入下風。

但何林與那真無極之戰就有些慘了。

真無極乃是跨入先天境界數十年的老牌高手,雖說沒有進入先天中期,但是在先天初期這一境界上,走的要比何林遠的多。

剛剛突破先天境界沒幾天的何林,甚至來不及熟悉自身的力量,就更不用說是真無極的對手了。

從一開始何林就落入了下風,數十招過後,更是被真無極一掌右肩,戰鬥力更是下降不少。

「少爺,您快撤吧,我快頂不住了!」

受傷之後的何林,反而被激發了凶性,幾乎不顧自身防守,用以傷換傷的打發和那真無極相鬥。

然而,真無極本就佔據優勢,哪裡會願意與何林換傷,只是拖著何林,任由他進攻,企圖消耗何林的真氣和體力。

「該死,怎麼還沒來……」

葉擎被元家主死死纏住,就算是想跑,也不容易……

畢竟,葉擎並非真正的先天高手,就算他的內力質量不比普通的先天真氣差多少,可是大宗師境界的丹田所承受的內力量和先天強者的真氣量差距也很大,並且先天真氣生生不息,恢復速度遠超內力……

短時間內,葉擎對付元家主不是問題,可時間一長,葉擎內力消耗過大的話,絕對不是那元家主的對手,一時間,葉擎高估了自己一方的實力,沒有預料到對方竟然有兩名先天高手在,竟然陷入了困境! 「哈哈,真門主,加把勁,他們快不行了!」元家主爆笑道。

他很自得自己沒有小看了葉擎,邀請了真無極這個強者跟著他一起過來!

安言多年,故染朝夕 否則的話,今天若真的只有他自己帶著元家高手過來,別說殺葉擎了,恐怕除了他之外,他帶來的數十元家高手,沒有幾個能跑掉的!

「元家主放心,此人歲是先天,可剛進入不久,連先天之體非常脆弱,絕不是我的對手!」真無極自通道。

先天強者的先天之體不止是有延長壽命的功效,還能增加體質,力量,防禦等等,是一種全面的提升,然而這都是需要時間慢慢的轉變,並不是一蹴而成的。

真無極踏入先天境界數十年,對身體的打磨早早已經達到極限,即便是不使用先天真氣,揮手之間,起碼也有上千斤的力道,比大師級強者都要強許多。

除非是突破現有功力境界,提升先天真氣的品質,才能進一步打磨身體的強度。

何林剛剛達到先天境界才不過兩三天而已,他的先天之體還十分脆弱,揮手之間的力道,最多也就兩三百斤,防禦自然也差很多,再加上經驗,真氣等方面,幾乎完全被真無極所碾壓。

「少爺,爺爺,你們快跑啊,不要管我了!」何倩被綁在一根柱子上,看到自己爺爺被打的嘴角溢血,不由得心疼道。

「跑?哼,你們誰也跑不了,竟然敢殺我的族人,你們三個都要死!」大夫人在一旁咆哮道。

蒙真可是被她請來撐腰的,結果四大護衛死了一個!

大夫人出自黃金家族,自然明白四象封靈陣法的重要性。

四個會四象封靈陣,並且有希望突破到先天境界的武者,對於黃金家族的重要性,甚至比四個先天初期的強者都要大!

畢竟,如果蒙大他們四個一旦突破,四個加起來,就相當於家族多了一名先天後期的強者!

毫不客氣的說,他們四個加起來的重要性,甚至要遠遠超過蒙真!

然而,現在卻死了一個,回到黃金世家之後,必然要有人為此負責!

「少爺,我們少爺呢?」

蒙大他們回過神來,卻發現蒙真居然不見了……

「蒙真?侄兒?」

大夫人聞言一愣,隨後左右環顧,卻發現蒙真竟然不見了……

「大夫人,小的剛剛看到蒙真少爺悄悄從後門溜走了……」大夫人身後的一名元家弟子道。

「什麼?溜走了?」

大夫人聞言不禁目瞪口呆?

他跑什麼?

大夫人自然不知道,蒙真跑的時候,是在蒙四被殺的瞬間。

雖然蒙真自負,單打獨鬥的話,蒙四不會是他的對手,可是對上葉擎這個變態,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撐過幾招,惜命的他自然不敢逗留,直接從後門溜之大吉,甚至連他其他的三個護衛都沒有通知……

「走,我們去追少爺!老三,帶上老四!」

蒙大聞言眉頭一皺,隨後沖著大夫人拱了拱手,隨後朝著倉庫的後門而去……

「膽小鬼,他也配成為黃金家族的嫡系?」

元家主見狀,不由得冷笑一聲……

勝負未分,還是佔據了優勢的情況下,竟然跑了?

這就是黃金家族的血脈,孛兒只斤家族的嫡系傳人?

倘若黃金家族之人都是如此,一旦老祖宗大限來臨,黃金家族的輝煌,難道要靠這群人去支撐不成?

「真無極,速速擊殺那何林,這葉擎也是個難纏的角色,還未入先天境界,就已經如此之強,倘若今天讓他跑了,一旦他突破到先天境界,我們將永無寧日!」元家主大吼道。

「放心,就快了!」

真無極沉聲道。

他也看到了葉擎的戰鬥力,知道元家主說的沒錯,無論如何,今天都不能放過葉擎,否則的話,將來必成心腹大患!

「葉兄弟,我們來幫忙了!」

千山獨行 就在這時,青林帶著青冥劍客以及四名大宗師境界的高手趕到,看到滿地的屍體,已經和元家主打的有聲有色的葉擎,青林不禁瞪大了眼睛……

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元家主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先天強者,可是葉擎還未入先天,居然能和一名先天強者打成這樣?

青冥劍客也被驚呆了,他之前就感覺倉庫里的氣機不對勁,三名先天強者卻分為兩個戰團,原來其中一個戰團,竟然是葉擎對戰先天!

「哈哈,青林兄弟,你們來的正好,青冥前輩,快幫何伯一把,幹掉他們!」葉擎大笑道。

「該死,竟然有援軍?你們是青葉門的人?」

黑色交易:總裁舊愛新歡 元家主面色陰沉道。

幾個大宗師他倒是不放在眼裡,戰鬥的最終結果,還是取決於先天之戰,更何況,元家高手和八極門強者還剩下不少,應對五個大宗師綽綽有餘,可關鍵是那名先天強者!

「青葉門的朋友,這是我們和葉擎之間的恩怨,還請不要插手!」真無極也跟著道。

「不插手?呵呵,葉擎,可是我們青葉門的好朋友呢,小師叔,該你出馬了!」青林笑道。

青冥劍客聞言輕輕點頭,隨後一股氣勢陡然升起,直接將那真無極鎖定……

「該死,先天中期的強者,元家主,撤!」

真無極暴怒不已,一掌擊退何林,隨後朝著倉庫的後方急速竄去。

「混蛋!」

元家主見狀驚呆了,尼瑪的,你說走就走?

可是,元家還有這麼多弟子在這裡呢?

甚至,還有他的夫人……

然而,他的身影只是頓了頓,隨後同樣朝著倉庫的後門竄去,徒留下眾多元家以及八極門的一群後天高手……

先天中期的對手,他也不是對手……

「該死,膽小鬼,竟然撇下門人弟子,甚至連媳婦都不要,你們也配當家主,陪做門主?」

葉擎暴怒,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

元家主和真無極逃走,對於葉擎來說是一個一大的隱患,萬一再時不時的來個綁架,或者刺殺什麼的,誰也受不了!

想到這裡,葉擎看向那群幫凶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殺氣……

這些人,竟然敢動何倩,動自己家人!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那兩個先天高手,自己追不上,也沒法去追,可是這群人,必死無疑!

葉擎沒有去怪青冥劍客,因為他知道青冥劍客之前受傷不輕,哪怕有溫脈丹,也不可能好這麼快,既然能不出手,自然還是不出手的好。

再說,若非青葉門的人及時趕到,說不定他和何林今天就栽在這裡了,這個人情,他是必須要認的! 「少爺,您沒事吧?」

何林的左臂耷拉在一旁,顯然已經斷了,嘴角溢血,受傷不輕的樣子,緊張的看著葉擎道。

「何老放心,我沒事,你先去把何姐救下來,我去殺人!」

葉擎聲音冰冷,沖著青冥劍客拱了拱手,隨後朝著元家那些武者追去。

兩位領頭的先天強者跑了之後,剩下的那些大師,宗師們,自然也知道情況不妙,一個個也開始分散逃走。

青冥劍客自持身份,並未出手,青天和他手下的幾個大宗師也只攔住了聊聊幾人,更多的則是逃走了。

幾分鐘后,葉擎拎著一名武者返回,那些傢伙出了倉庫之後,東南西北哪裡跑的都是,周圍又多有遮擋物,以葉擎的速度,也只是來得及追上其中的幾個人而已……

「少爺!」

何倩見到葉擎,激動的撲了過去。

葉擎則是將手中活捉過來的那女子直接丟在地上,而後抱住何倩,輕輕拍著她的後背。

「沒事了,都沒事了!」

「葉擎,這人是?」青木看向被葉擎抓回來的那女子道。

「不知道,看上去挺重要的,被我抓了回來問點消息!」葉擎道。

他還不知道何倩被抓的來龍去脈……

「我知道,少爺,這是那元家家主的夫人,說是來自黃金家族!」何倩道。

「噗嗤……你再說一遍,來自什麼地方?」

瞬間,青木瞪大了眼睛,就連青冥劍客也是帶著滿臉的驚駭神色。

他們沒聽錯吧?

真的是來自黃金家族,那個傳說中的聖地?

「黃金家族啊。」何倩道。

「黃……真的是黃金家族?這……葉擎,這個女人,不能殺!」

青冥劍客深吸一口氣道。

黃金家族啊,華國的八大聖地,那裡面高手如雲,遠遠不是他們這個在二流末端吊車尾的青葉門可以得罪的。

「你知道黃金家族?那就好!我還怕你們這群無知土鱉不知道呢!」

「哈哈,還不快點放開本夫人!你們知道得罪黃金家族意味著什麼嗎?你們所有人都要死!」大夫人聞言,囂張大笑道。

披著黃金家族的虎皮,別說是青葉門了,就算是一流大勢力,也不一定敢得罪。

「閉嘴,都這個時候了,還敢囂張?」

葉擎飛起一腳,直接踹在那貴婦的嘴巴上,滿嘴的牙齒,起碼掉了一半,那貴婦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著葉擎,卻不敢再說話了……

「唉,葉兄弟,你實在是太衝動了,還是殺了吧……」

青冥劍客見此情形不禁長嘆一聲道……

葉擎這一腳下去,再看那貴婦的眼神,青冥劍客就知道,雙方已經無法了善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所謂最毒婦人心,與其將此女子放回去,帶著黃金家族的人過來複仇,還不如就此殺了,一了百了……

「你……你們不能殺我,不能殺我,我的身體流淌的是黃金家族的血脈,我是聖地的人……」那大夫人聞言,頓時慌了,顧不得滿嘴的血跡,含糊不清的說道。

「青冥前輩放心,和黃金家族之間的恩怨,我葉擎一併承擔了,絕不會連累到你們青葉門的!」葉擎道。

他倒是理解青冥劍客,一個二流宗派,相對於聖地來說實在是太弱小了,隨便派遣一些高手過來,恐怕就能將其滅掉……

「唉……」青冥劍客苦笑著搖頭。

一力承擔?

哪有那麼簡單……

青葉門既然參與了,以聖地的霸道,如果真的要出手為其復仇,又怎麼會放過青葉門?

「你是元家家主的夫人?」葉擎轉頭看向那大夫人道。

「是……」

此時的大夫人沒有半點囂張的神色,滿臉充滿了驚恐和畏懼……

「哼,把這次綁架何姐的詳細經過跟我說一遍!」葉擎冷聲道。

「這個,其實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剛過來沒多久啊……」大夫人哭喪著臉道。

冷情boss請放手 「少爺,她是後來才過來的,綁架我的人是元家,八極門,還有歐陽家三方面一起出手的,歐陽家搜集情報,由元家和八極門的強者動手,我的實力太弱了,加上被他們偷襲,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抓到這裡來了……」何倩道。

「什麼?還有歐陽家的人也出手了嗎?真是該死,當日我心存善念,饒他們一命,卻不想最後差點害了何姐!」葉擎懊惱道。

看來,江湖人士所說的鏟草除根,雖然看似狠辣,但卻不是沒有緣由的。

「少爺,歐陽家的人可沒有落得什麼好下場呢,歐陽瑾還有歐陽家的很多人,都被這位大夫人給殺了,甚至還派了兩名高手,去了歐陽家,要斬草除根呢,估計這會兒,歐陽家的人恐怕已經死乾淨了吧!」何倩道。

「歐陽家,竟然敢收留那個賤人和野種,自然是死有餘辜!」大夫人說話的時候,聲音之中還帶著一股子怨毒……

不用想,這股怨毒並非是沖著葉擎的,而是沖著那所謂的賤人和野種的……

「哼,歐陽家求仁得仁,死有餘辜,竟然敢參與綁架之中,就算元家不滅了他們,我也要滅了他們!」葉擎神色冰冷道。

經過這件事之後,也算是給葉擎提了個醒。

生死仇殺,和一般的事情不一樣,做事留一線的原則,並不適用於這裡,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既然已經為敵,自然是要趕盡殺絕,以絕後患才是硬道理!

「歐陽家與你有何仇怨?那元清歡,還有她的兒子……」葉擎皺眉看向那大夫人道。

「不要跟我提那個賤人還有野種,她們都該死!」

本來大夫人是很怕死的,畏懼葉擎,問什麼說什麼,可是葉擎一提到元清歡,瞬間大夫人就炸了毛……

「呵呵,這麼說來,他們竟然是元家主的姘頭,我殺了她們,然後元家主派人過來報仇?呵呵,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北疆元家不過是一個小家族,你來自黃金家族,乃是聖地,彼此之間差距這麼大,怎麼會嫁給他?」葉擎冷笑道。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元家本就是黃金家族的一脈分支,只是數百年前就已經從家族之中分離了出去,但是為了控制元家,幾乎每一代的家主夫人,都是來自於黃金家族。」

「在草原上,還有不少勢力,同樣是黃金家族的外圍勢力,而且比元家強大很多,元家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個罷了!」大夫人坦然道。

元家在元家主沒有突破之前,只有一個先天高手,勢力自然最弱……

一旁的青天和青冥劍客聽了不禁心下感慨,這就是聖地的底蘊嗎?

他們青葉門的實力,恐怕還比不上黃金家族的一些外圍勢力吧……

「黃金家族,位列八大聖門之一,其勢力確實不小,不過,你們膽敢設局,要殺少爺,也是罪該萬死!」何林冷聲道。

在何林的眼裡,黃金家族是很強不錯,但是葉家也同樣不弱!

所謂的八大聖門排名,除了護龍一族確實實力超然之外,其他七大聖地,誰搶誰弱,恐怕也要打過了才能知道,或者更直接一點的說,誰家的老祖宗更牛逼,誰家就更厲害!

那些先天之上的老祖宗們,到底誰厲害,他們是不知道,但總不會認為自家的老祖宗就比別人家的差吧…… 聽到何林此言,青天和青冥劍客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何林哪來的底氣敢說這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