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褚冰清則將剛剛溫和的笑意悉數斂去。

目光帶著涼意的看向齊芳菲。

「沈夫人,宴會也按著你說的規格辦了,現在項鏈總應該拿出來了吧?」

齊芳菲臉色也沉了,攏了攏身上鑲滿碎鑽的奢華披肩。

「我說親家,您這麼心急幹什麼啊?這不過是宣布這兩個孩子談個戀愛,那項鏈可是七千萬啊,

就算是結婚,我們這嫁妝也不能算少吧。」

褚冰清輕哼了一聲,笑容不達眼底。

「沈夫人,做人要將誠信,當初說好的事情,您不會是想反悔吧?」

齊芳菲一臉假笑,「怎麼會呢,咱們是一家人,怎麼能說兩家話呢?

知道這項鏈對程司長的重要,所以我們才妥善保管的,可不敢輕易就拿出來啊。

這要是有個什麼閃失,豈不是得不償失?」

齊芳菲明擺著就是不想輕易給那項鏈,在這裡來回說著車軲轆的話。

褚冰清強壓著不悅,直接問道,「沈夫人還有什麼事,儘管提出來,只要不是太過分的,程家都可以滿足你們,

不過,我也不的不提醒你一句,什麼事兒都有個度。」

齊芳菲自然聽得出來褚冰清的話裡有話。

總算有一個能拿的住程家的東西,她怎麼可以輕易拿出來?

齊芳菲笑了笑言道,「我能有什麼過分的要求啊,不過就是想看到這兩個孩子有情人終成眷屬嘛。

這離大選結果出來的日子不到半個月,若說籌辦個婚禮……對於程家也不算是難事哈?」

「什麼?半個月之內辦婚禮?」褚冰清擰眉質問。

齊芳菲理所當然的言道,「對啊,既然小兩口情投意合的,早晚不都得辦婚禮嗎?」

沈若蘭聽到這裡,臉上閃過一絲喜色。

難道她的夢想,這麼快就要實現了嗎?

半個月……

不到半個月,她就能成為程耀陽的新娘了?

心中涌動的激動感覺,無以言表。

只是滿懷深情的看向程耀陽。

她明白,兩個人在一起摻雜了一些利益關係。

可她也相信,她絕對比沈安安更加適合程耀陽。

。 綠茶的臉皮和心機就是不一般!

破壞鍾曉芹和陳嶼關係的明明是鍾曉陽這個男綠茶。

從他嘴裡一說出來,倒成了是葉曉在誣陷他們的關係,進而破壞了陳嶼和鍾曉芹的關係。

「姐姐,我們只是單純的同事關係,頂多算個朋友,這一點你是知道。

他那麼說我們,強行把我們說成那種關係。

這要是傳到了陳嶼哥那裡,他會不會誤會了我們?會不會生氣呢?」

鍾曉陽再一次發表了茶言茶語。

鍾曉芹不高興了,用有些不爽的目光看著葉曉:「你誰啊你?你憑什麼平白無故污人清白!

我和曉陽之間就只是單純的同事關係,我把他當成一個弟弟看待,哪有你說的那樣。

在天底下,男女之間也是有純潔友誼的,只是你這種心眼壞的人看不見而已。」

鍾曉陽已經成功挑撥起了鍾曉芹對葉曉的不滿。

不過葉曉也不擔心就是了,因為鍾曉芹本身就是一個被人牽著鼻子走沒什麼腦子的人。

在劇里,她和陳嶼離婚了,各種買買買和鍾曉陽貪戀愛,被折騰到第二天腰酸背痛,等錢都敗光了,玩夠了,又和陳嶼附和了。

說實話,這部劇對男性角色的惡意都很大,

男人要麼是土老帽、屌絲,要麼就是渣男。

包括王漫妮的那些相親對象和客戶,一個個男人就跟沒見過女人似的,更搞笑的是編劇把他們的條件都設定的很不錯。

王漫妮的第一個相親對象,他自己號稱年入二百萬。

二百萬有沒有不好說,但應該還是挺有錢的,起碼比王漫妮有錢多了。

結果這人一看見王漫妮就開始各種猥瑣,各種中二語錄脫口而出,就跟沒見過女人,沒見過世面一樣。

編劇對王漫妮的另外一隻舔狗姜辰的惡意更大。

姜辰是王漫妮的前男友。

王漫妮覺得人家的工作沒有前途,沒有錢,就把人家給甩了。

多年過去了,姜辰已經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在魔都很不錯的地段開了一家咖啡店,租金、設備和裝修費在那個地段少說也得花上百萬。

而王漫妮呢?都快三十了,還是一個工資一萬多的櫃姐,每個月剩不下一分錢,有時候甚至用超支了還得欠錢。

一個身家可能已經有幾百萬的人,已經事業小成了,以前王漫妮又侮辱過他。

他發財了,沒有想著報仇羞辱回去,而是想著再一次把王漫妮舔到手。

哪怕知道王漫妮和梁正賢在談戀愛,他還是在默默的舔。

王漫妮和梁正賢吹了,他立馬就噓寒問暖。

編劇對這些角色的惡意怎麼就這麼大呢?

真就是為了告訴看劇的女性觀眾,放心大膽玩,反正玩膩了也會有一些條件很不錯的舔狗備胎來接盤?

這種鬼設定,簡直毫無邏輯可言!

一個事業上有些成功的人按理說難免有些心高氣傲,可是在王漫妮的面前什麼心氣都沒有了,卑微的舔就完事了。

陳嶼也是編劇筆下一個極其迷惑的角色,離婚前他不喜歡說話。

別人讓他買兩條煙,他直接拿兩條大中華跑到辦公室里給人家,也沒想過會不會被人看見。

一個腦子不懂得拐彎的人,離婚後突然變得會甜言蜜語,懂得各種變通了。

看得出來,編劇為了讓陳嶼再度接盤鍾曉芹真的是煞費苦心了。

鍾曉芹罵了葉曉,葉曉對她完全不客氣。

因為在葉曉看來,鍾曉芹和王漫妮都屬於活該那一類人。

一個眼高手低,整天想著釣富豪,從來沒有想過靠自己能力在魔都買房立足,活該她被人玩了再甩。

鍾曉芹也一樣,沒有腦子,被人家牽著鼻子走,被小鮮肉白嫖還倒貼錢,把自己的積蓄敗光。

「鍾曉芹,你和這個男綠茶之間的關係是不是純潔的你心裡沒點數嗎?

專屬摩托車頭盔,不管上班還是下班都黏到一塊,偶爾再碰個胳膊捉個手,你告訴我這是純潔的男女關係?」

葉曉一點面子都沒給鍾曉芹,這女人就是典型的心裡沒數,搞不清鍾曉陽是不是在泡她。

或者說她已經看出來了,只是默默接受罷了,她很享受這種被小鮮肉圍著轉的感覺。

現在被葉曉戳穿了,她的心裡就很不舒服了,眼裡都流出來了。

「你說什麼呢你,你這是在欺負我姐姐嗎?信不信我抽你?」

鍾曉陽見鍾曉芹被葉曉懟哭了,頓時就惱了。

這小子的脾氣本來就不小,劇里有這麼一個劇情。

他和鍾曉芹推著推車在地下車庫裡走動,突然有一輛車從他們的身邊呼嘯而過,嚇了鍾曉芹一跳。

這小子立馬就暴走了,捉起一把紙往那輛車扔,還向前追了幾步,大罵司機不長眼睛。

那一個才是真正的鐘曉陽,在鍾曉芹面前的形象只是裝出來的罷了。

畢竟他要靠一副純良無害的模樣接近鍾曉芹,把鍾曉芹泡到手。

「來啊!抽我啊!是不是被我說中了你們那點兒破事,你們就急了?」

葉曉見鍾曉陽本性已經暴露出來的,指了指自己的臉讓他打。

看見葉曉的挑釁方式這麼賤,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鍾曉陽哪裡忍得了呢?快步衝上前來,朝葉曉的面門上來就是一拳。

葉曉等的就是現在,他要是先動手的話,鍾曉陽和鍾曉芹報警說他打人怎麼辦?

鍾曉陽先動手了,一切就都好辦了。

葉曉這是受到攻擊了進行自衛。

完成了四合院的副本,系統可是給葉曉獎勵了格鬥精通,收拾鍾曉陽自然不在話下。

葉曉抬起手掌一招四兩撥千斤,借用巧勁兒把鍾曉陽的拳頭撥到一邊去。

鍾曉陽一臉吃驚,他感覺自己的拳頭被葉曉輕輕鬆鬆推開了。

到底怎麼回事呢?剛剛那一拳,他可是使出了九成的力氣啊!

力量那麼大,怎麼可能被輕鬆撥開呢?

鍾曉陽不死心,緊握著拳頭準備再來一拳。

葉曉會給他出拳機會嗎?

不等他出拳,葉曉的拳頭就已經落在了他的臉上,把他打得兩眼直冒金星,吐出了一口血沫。

葉曉沒收收手,拳腳接連不斷的招呼到鍾曉陽的身上,把鍾曉陽打得節節敗退,最後一腳把鍾曉陽踹翻在地。

他鐘曉陽已經徹底害怕了,作為一個玩機車的年輕人的,他的性格是很野的,以前上學的時候就沒少打架,有兩把刷子在身。

可是,他那兩把刷子在葉曉的面前啥也不是,完全就沒有還手的餘地,被葉曉打成孫子。

「姐姐救我。」

鍾曉陽見葉曉步步緊逼,頓時就害怕了,開始向鍾曉芹求救。

鍾曉芹哪裡敢上去阻攔呢?她只能掏出手機給陳嶼打電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