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褚妖兒還沒說話,就見萌怒氣沖沖的伸手拽住小龍的尾巴,一把將它撈起來,然後「咻」的一聲,就甩向了窗外:「讓你欺騙主人,讓你騙我想粘著我主人,你還是回家找你媽媽吧」

小龍就這樣再次被萌給扔飛了。

第二日。

天不過剛剛亮,整個城市裡,就已是被各種喧嘩給充斥。

由於殺之角斗倡在一個時辰之後開啟,王們將要攜帶著各自所屬的戰隊進入,展開戰隊之王的第一輪演練,這就表明手持金羽入場觀戰的人的名額,將在這最後一個時辰里徹底定下來。

因為一旦拿著金羽的人觀看了第一輪演練,金羽將會記住該人的氣息和靈識,任憑別的人再怎樣抹除改變氣息,都是不可能了。

於是,整個城市裡,再次掀起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血腥殺戮。

所有人都只有一個目標

奪得金羽,進入殺之角斗場

但這場殺戮,越往下進行,便越是混亂。

到了殺之角斗場開啟前的最後一刻鐘里,這座城市裡,竟然全陷入了混亂的殺戮之中,此時人們都已經是殺紅了眼,再顧不得誰有金羽誰沒有金羽,幾乎是見人就殺,不知死了多少無辜的人。

可作為黑地的王,黑炎王卻根本沒想過要管這點子事。

因為此時的他,已經是攜著他的赤炎戰隊,在進行最後的準備,即將前往殺之角斗場了。

其餘的王,諸如海地的海龍王,水地的水君王等等,也都是在給己方的戰隊做著最後的戰前準備。

每一位王,每一支戰隊,都是準備就緒,蓄勢待發。

最後一刻鐘的時間,悄然而過。

金羽的持有者名額徹底定下來,王們的戰隊也徹底做好了準備,殺之角斗場,終於是鐵門大開。

戰隊之王,開始

(看書堂) 「哐」

殺之角斗場鐵門大開,聲音幾乎傳遍了整座城市。

聽見這麼一道聲音,城中遍布了各地的殺戮,立時便靜止了下來。

鮮血依舊是在四處飛濺著,流淌著,原本持續不斷的慘叫聲,卻是戛然而止;將將要落下的刀劍槍戟,也是倏然靜止。

一切都好似是按了暫停鍵一般,所有人統一的停止了手中的動作,共同抬頭看向因為打開了鐵門,正猶如一頭剛剛從沉睡中蘇醒的雄獅,瞬間就從不過兩三層樓的高度,一下子飛快的拔高,變得高聳入雲的龐大建築的殺之角斗場,每個人,都是抑制不住的咽下一口唾液。

從來都知道殺之角斗場的名聲,極為的盛大。

如今一見,果然不愧為其響徹整個外海的名聲

這樣佔地面積龐大的建築,能容納多少人十萬,百萬,還是千萬

怕是上億的人進去,也都是綽綽有餘吧

便在人們以眼神怔怔觀摩著真正顯露了崢嶸的殺之角斗場的時候,無數手持金羽的人,或從藏身的地方走出,或從刀劍下挪出,皆是滿臉喜色的拿著金羽就沖向了殺之角斗場。

「哈哈,我能進角斗場了,我能進決鬥場了」

他們喜形於色的歡呼著,叫嚷著,或狼狽或抖擻的走遠。

有人眼睜睜的看著只差那麼一點點,就能讓對方亡命於自己的刀下,從而自己就能將金羽給搶過來的人,拿著差點要失之交臂的金羽,拖著重傷的身子,興沖沖的就往殺之角斗場跑去,一路上鮮血飛灑,步履蹣跚,卻是沒一個人再敢攔他了。

因為每逢戰隊之王的開始,所有人都不得再對金羽進行搶奪。

否則,將會被視為王們的敵人,所有王都會下達必殺令,全體誅殺之

所以,看到殺之角斗場鐵門大開,所有人都是不敢再動手,只得極為羨慕嫉妒恨的看著拿著金羽的那些人,被迎進了殺之角斗場里去。

等進場后,那些人之中的重傷者能否一直活著觀看演練,這就不為人知了,反正殺之角斗場里歷來都是不會予以觀眾任何的治療,那些人被圍攻得那麼慘,想來身上也是沒有攜帶什麼靈丹妙藥。

此時此刻,殺之角斗場。

和之前所見過的不同,此番真正打開了的殺之角斗場,竟有如通天徹地一般,高大巍峨得令人嘆為觀止,重重雲海籠罩在它的頂端,那血色的表面,恍惚竟是被映照得光彩流離,赤光大放,分外的惹人注目。

再看角斗場內。

庶女空間:邪王溺寵禦獸妃 ,很快,場中那幾乎是要到達了雲端的座位,就被坐得滿滿當當。

其中不乏有人因為傷勢太重,情緒又太過激動,從而暈死在位置上,立即就有殺之角斗場里的工作人員面無表情的過來,一邊將屍體拖出去,一邊將座位上的血跡擦乾淨,好讓別的金羽持有者入座。

極品妖孽養成系統

然而,看著這樣一幕,卻沒有一個人表現出任何不妥的神色。

觀眾席上,所有人都是激動不已,互相攀談著,高談闊論,談天說地,等待著接下來各地之王和他們的戰隊到來。

一邊討論著,一邊也有人打量整個觀眾席,想要看看今年有幸能收到王們親自邀請的金羽持有者,會是誰。

所謂王們親自邀請的,這就是說這種人手中的金羽,和平常人的金羽是不同的。

具體哪裡不同

這就好比是一個貴賓優先權,一個是大眾平民權。王們親自發出邀請的,不管對方接不接受金羽,那都勢必是絕對不能被別人攻擊從而殺人越貨;尋常的金羽,在戰隊之王開始之前,是可以被任意掠奪的。

更重要的是,王們親自發出邀請的金羽,乃是以參商海里特有的虹金所製作;普通的金羽,則就是普通的金黃色了,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雨逝:雨落殤 ,但凡進場入座,人們都是習慣將金羽給置放在座位的扶手一側,座位會因金羽的不同從而變幻出不同的顏色,虹金金羽是虹色,黃金金羽則就是金色,這樣一來,誰是虹金誰是黃金,高下立分。

於是,觀眾席上的不少人不去看虹金和黃金還好。

這一看之下,有人立即就大吃一驚,而後這震驚飛快的傳遍了整個殺之角斗場,讓得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

幾乎所有人全都瞠目結舌的看向那明顯不同於金黃色澤的虹金座位之上,其中有著對比之下十分特殊的幾位,正坐在其中,老神在在的閑聊著,接受眾人的注目禮。

其實,能被各地之王親自發出邀請虹金金羽的人,也無外乎便是外海里沒有去爭奪一地之王的身份,但卻擁有著不下於王威望和地位的至強者。


這種人,一般至少都是地品傳奇境,甚至也有天品和巔峰的,皆是能夠成為一地之王的強大存在。

不過這種人,再強大,名聲也比不過嘯傲整個外海的海神

海神,沒人知道它真正的名字,所有人獸都是這樣稱呼它,尤其是它的海神護衛隊,更是以「吾神」二字來敬稱,以表自己對它的忠誠。

聽聞,海神乃是一頭雌性神龍,近些年來最常便是呆在巢穴之中,守著它的龍蛋,很少再出現在世人眼中。

可不出現,不代表它的風頭就要弱了。

相反,它的強大和神秘,早已是深入人心。

你可以不知道你父親母親叫什麼,但你必須知道,外海海域的真正霸主,是為海神

海域之神,這個稱呼,可不就是證明了一切

而現在,素來都是被譽為乃傳說之中方才存在的神獸海神居然以人形的姿態,出現在了虹金座位之中

海神來觀看戰隊之王了

這個消息一經確認,立即便如同是龍捲風一樣,席捲了整個殺之角斗場。

甚至還遠遠的傳開了去,讓得整個外海的人獸,都是知道了,今年這屆提前舉辦的戰隊之王,海神居然來了。

更重要的是,聽說,海神不是一個人來的

她帶來了其他人

並且,看那樣子,似乎她帶來的人,比她的身份還要更加貴重

否則,高傲如海神,就連黑炎王她也從來都是不屑一顧的,又怎能屈尊守在一個人類身邊,任由自己守護那麼多年方才出生的兒子,在那人類懷中玩鬧嬉戲

通體蔚藍色的小龍首尾相接,若不仔細看,忽略它的鱗片和角爪,這樣的它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藍色項圈。

它享受似的眯著眼睛,舒舒服服的蜷在褚妖兒懷中,時不時的蹭蹭,蹭蹭,再蹭蹭,它感到大姐姐的懷抱真是又香又軟,舒服極了。


而它這樣蹭,毫不意外的,萌又火了。

小草泥馬幾乎就要從座位上站起來,伸手狠狠戳著小龍的兩隻龍角:「你說你要不要臉,要不要臉,要不要臉霸佔我的位置就算了,你還佔我家主人的便宜你是頭公龍,我主人可是女的男女授受不親你不知道嗎」

小龍聽著,懶洋洋的搖了搖尾巴,兩隻龍角也是討好一樣蹭了蹭萌的手。

「我不知道,娘親沒教過我。」

旁邊的海神抽了抽嘴角。

真是坐著也躺槍。

萌火氣更大了:「那我現在教你,你是龍,我主人是人,你又是公龍,我主人是女人。種族不同,性別也不同懂了」

小龍眨巴眨巴眼:「懂了。」

萌瞪眼看它:「那你還不趕緊滾下來」

小龍一轉頭繼續在褚妖兒懷中蹭來蹭去:「不要,大姐姐懷抱香香軟軟,好舒服好舒服呀。」

說著,在褚妖兒的懷中打滾,完全把褚妖兒的懷抱給當做了自己的所有物。

萌:「qaq」

小草泥馬幾乎是欲哭無淚。

為什麼就攤上這樣一頭不要臉的龍

海神也表示她從來都沒想過她兒子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個德行。

簡直了。

這邊打得火熱,周圍虹金座位上的人也都是和黃金座位上的人一樣,十分艷羨的看著褚妖兒和萌。

連海神都要小心翼翼的對待,真不知這姑娘是什麼來頭。


這時,金羽持有者皆是全部進場落座,活的坐得好好的,死的也都被拖了出去,絕對不會侵擾到戰隊之王第一輪演練的進行。

而後便聽「砰砰砰」幾聲戰鼓被敲響的聲音傳開,震得人胸腔都要熱血沸騰間,觀眾席所圍著的極為寬敞的場地之中,有著一支支隊伍,憑空浮現而出。

他們甫一出現,整個殺之角斗場里,立時便被無數道強大的氣息給覆蓋,有著駭人的威壓,從他們的身上散發開來,壓得人心頭狂跳。

看著這些隊伍,觀眾席上的人立時都是興奮了,也更加激動了。

「那是我黑地的黑炎王」

「快看他身後的,那就是赤炎戰隊」

「水君王和帝水戰隊在那邊」

「哎,海地今年似乎有些強啊,你看海龍王的海麒麟戰隊,比以往海地的戰隊都要強上不少。」

「看來今年戰隊之王的結果,有些玄。」

「先看看第一輪排名如何吧。」

觀眾席上討論聲不停,所有人的目光俱是緊緊盯在那一支支戰隊的身上,想要初步估算出每一支戰隊的戰鬥力。

戰隊前,領頭的便是每一位王。

他們實力俱也是十分強大,只憑空站在那裡,不動手,也不動口,就平白讓人覺得威望極重。

褚妖兒也是觀察這些王和戰隊。

自然,以她的眼光來看,這麼多位王和戰隊里,首屈一指的,自然便是佔據著外海最好島嶼資源的黑地黑炎王和他的赤炎戰隊。

本就擁有著外海最好的資源,黑炎王又常常以戰養戰,幾乎是竭盡所能的培訓著自己手中的戰隊,所以赤炎戰隊的戰力,可謂是名副其實。

人們口中所說的水地水君王和帝水戰隊實力看起來也是極為不錯的,若是和赤炎戰隊對上,鹿死誰手,尤未可知。

其他的戰隊,也皆是實力有所差別,或高或低,也有不分伯仲。

至於褚妖兒來到無涯海時最先登上的海地,海龍王所率領的海麒麟戰隊,看起來似乎也不是那麼的弱。

想來若是海麒麟戰隊發揮不錯的話,今年的戰隊之王里,應是能將海地排在最末的位置,給往前提上一提。

觀眾們正看著戰隊,戰隊們也皆是在互相打量著。

率領著戰隊的王們,更是以一種堪稱是挑釁激烈的目光,打量著彼此,看那彼此間苦大深仇的樣子,若非是第一輪演練還未正式開始,他們就已經要衝上去跟對方拼個你死我活了。

然此刻,打量完畢后,他們誰都沒有動,象徵著演練開始的鼓聲,也是遲遲沒有敲響。

觀眾們正疑惑著,就見不知是誰先起的頭,靜立在空中的這些王們和戰隊,居然是面朝著某一個方向,轟然跪倒。

每個人都是單膝跪地,右手靠胸,以一種極為崇敬、膜拜的神態,恭迎著即將要到來的人。

「黑地黑炎王赤炎戰隊」

「水地水君王帝水戰隊」

「海地海龍王海麒麟戰隊」

「恭迎墨主大駕」

聲音落下,遠遠傳出殺之角斗場,整個外海,皆是震驚。

殺之角斗場里,所有人都是在瞬間睜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向王們和戰隊跪拜著的方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