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要知道,曹雲可是戰神傳承者,照理說在他覺醒了戰神傳承之後,應該會擁有強大的戰神力量,修為暴漲,更掌握無數神通。可是,出人意料的是,楚原從曹雲身上感應到的戰神氣息很弱,更多的則是凶戾之氣,甚至是死氣!

這就說明,曹雲可能已經成為了一具傀儡!

但是,這傀儡還並不完全,仍然具有一些意識,這令楚原極為驚愕。

「傀儡?究竟是什麼人,居然把曹雲煉製成了傀儡?看這樣子,雖然他還不是完全型傀儡,但用不了幾天就變成了。到時候,戰神傳承恐怕會徹底喪失,對我就沒用了。不行,今天必須滅了他……」楚原正色道。

可這只是他的想法罷了,在成為傀儡之後,這曹雲的戰力似乎爆表了,居然都殺到了三十三的排位,與自己相差無幾,除非是逆天的傀儡術,否則根本沒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死氣,魔氣,這是異魔族或者太古魔族的手段么?該死, 火影之不是世界的錯 ,太可怕了,這股留在玄黃大陸上的魔族力量,究竟有多強?」楚原一時間有些恍惚了。

對於這股魔族力量,楚原有些捉摸不定了,起初,他以為這股魔族力量肯定極強,不然不會對玄黃大陸滲透得如此徹底,加上曹雲的出現,更印證了這股魔族勢力的無所不能。

但瞬間楚原又改變了想法,他認為自己或許高估了魔族的力量,如果魔族真的強大,那又何必等到天錄榜之戰結束再動手?而且,他們居然還煉製傀儡,以傀儡來削弱天錄榜修者的實力,若是對方真的逆天強大,絕不會如此費力。

想到這點之後,楚原便聽到曹雲點名道:「第十四名,趙天明!」

楚原沉沉地吐了口氣,對他來說,這天錄榜之戰其實是擁有主動權的,畢竟他排位太低,只有挑戰別人的份兒,幾乎不會受到別人的挑戰!

因此,只要輪不到自己,楚原就無需擔心,只要靜靜觀戰就行。

瞬間,曹雲和趙天明陷入到了激戰當中,這番較量竟然勢均力敵,兩人苦戰了近兩千息方才分出了勝負。

趙天明險勝,而且,他和曹雲都已是重傷了!


凝視著已經重傷在身的曹雲,楚原眼都紅了,眸光里儘是凌厲的殺機。對他而言,以如今曹雲的狀態,正是轟殺他奪取戰神傳承的絕好時機!

「曹雲,等著吧,天錄榜之戰一結束,你也就該死了!你身上的戰神傳承,只能由我來奪取……」楚原雙拳緊握,渾身都是殺機迸射。

在一場場勁爆的對決之後,楚原也鎖定了自己的對手,第六位的萬骨邪王!

楚原本打算挑戰更高的排位,可那樣一來自己非但勝算不大,更是會在戰罷后元氣大傷,若是碰到異魔族和太古魔族的人,恐怕就死定了。所以,為了穩妥起見,他決定挑戰萬骨邪王。

可饒是如此,這萬骨邪王也已是極其恐怖的對手了,他就彷彿是一尊神秘的神王一樣,高高在上,氣息神秘,深藏在超級貴賓房內,連面都沒露一下。 在幾場令人窒息的對決結束之後,該楚原出場了,這主持者跟他已經頗為熟絡了,滿臉壞笑地道:「小子,你要挑戰誰?能撐到這一步可不容易,知足常樂吧!」

「第六位的萬骨邪王!」

「噗!你要挑戰萬骨邪王?我可認識那傢伙,那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存在,他有個規矩你怕是不知道吧?跟他交手,對手必須要死,除非他死……」主持者表情扭曲地道。

「是么?那倒更有趣了,你就別廢話了!」楚原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那主持者面如枯槁,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三十五位楚原,挑戰第六位萬骨邪王!」

轟!

驟然間,一道巨大的光芒自一座洞府內爆射而出,大門轟然打開,一道身影飛掠出來。

那身影彷彿是一股浩瀚無窮的邪氣一樣,帶著無邊的陰煞,他的身形所掠之處,整個空間都扭曲了去,變得殘破無比,好像是被掏成了真空!

待得那陰白色的身影停下來時,只見一個身穿奇異骨片製成的衣衫的男子出現在了楚原面前。

這骨衣由上千片骨頭織成,每一片骨頭都代表著一個修者的性命,萬骨邪王在誅殺對手之後,會取走他們身上仙力最強的一塊骨片,用於編製骨衣。

像這樣的骨衣,萬骨邪王怕是有不少,可見死在他手裡的高手有多少,簡直數不清!

萬骨邪王渾身邪氣滾盪,沒有一絲的生氣,也根本毫不言語,就那麼靜靜地盯著楚原。

「萬骨邪王?你是個啞巴么?」楚原看了對方半天,挑釁道。

不過,萬骨邪王根本沒有反應。

「不要這麼緊張嘛,我在殺人之前,允許對方說遺言,你就這麼被我殺了,一聲不吭,豈不是太虧了?」楚原一臉的邪笑。

萬骨邪王仍舊不動聲色。

「看來真是個啞巴!」楚原苦笑一聲。

「廢話真多,受死吧!」

砰!

萬骨邪王殺氣太重,在他眼中似乎只有殺戮,根本不願意多廢話半句,直接便出手,一道可怕的骨杖帶著驚天的戰意轟向了楚原。

這骨杖乃是五品皇器,擁有著可怕的戰力,也足見萬骨邪王有多強,一口氣就祭出五品皇器!

楚原也毫不留情,直接祭出大荒仙元鼎,跟那骨杖交接在了一處,兩大靈器交鋒,頓時爆發出可怕的力量,無盡的漣漪四處席捲,驚天動地。

這萬骨邪王乃是武王階巔峰,而楚原也是武王階巔峰,楚原肉身強悍,真元也遠超同階,但萬骨邪王卻是浸淫武王階巔峰已久,只是不敢衝擊武皇階罷了,其真實實力絕不弱於武皇階!

加上萬骨邪王和楚原都是擁有著無數的靈器和法門,二人可以說是勢均力敵,一番交戰半天都分不出勝負來。

足足僵持了千息,二人依舊平分秋色,誰都占不到絲毫的便宜。

「有意思,一個地錄榜的傢伙,竟然有這麼強的戰力,實在有意思!如果把你的仙骨製成骨片,融入骨衣,那我骨衣的威力肯定還會大增!」萬骨邪王陰笑一聲。

「原來你不是啞巴啊?有什麼遺言說吧,或許我發發慈悲幫你完成!」楚原打嘴仗也絕不甘落後。


萬骨邪王索性不再跟楚原扯淡了,他身形暴掠而出,整個人劇烈晃動,彷彿抽風了一樣,而隨著他的晃動,一股吞天的邪氣從他背後呼嘯而出。

這股邪氣十分複雜,融合著妖氣、死氣、煞氣等諸多氣息,混沌異常,但威力卻是十分可怕。在這股邪氣滾涌之間,頓時,一道磅礴的邪氣掌印轟然凝成。

這邪氣掌印磅礴無比,宛如上古邪神之手從虛空抓下,可怕的力量驚天動地,幾乎要將乾坤都給抓碎。

邪氣掌印太過驚人了,當它出現時,呼嘯的邪力令諸多觀戰修者紛紛蟄伏,噤若寒蟬,連動都不敢動,生怕被這邪力給撕成碎片!

「好強橫的力量,混天戰皇拳!」

既然這萬骨邪王施展邪掌,那楚原便凝聚混天戰皇拳,這一次他毫無保留,直接祭出了第九拳,而且還融入了強大的仙妖之力和龍元及其太古神力,一口氣動用了將近九成的戰力!

自從楚原踏入武王階巔峰后,「混天戰皇拳」的威力自然也是隨之提升,因此當楚原催動自身真元時,那狂暴的拳力幾乎要將天地都給震碎!

萬骨邪王在武王階浸淫已久,在武王階堪稱無敵,但楚原卻擁有著武王階無敵的強大真元,這一點連萬骨邪王都比不了,因此這次交鋒吸引了無數的矚目。

「掌門,此子死定了,萬骨邪王這傢伙太兇殘了,掌門應該跟他交過手吧?」神木道人哪壺不開提哪壺。

天蒼子頗為愁悶地點了點頭,低聲道:「不錯,我曾是他的手下敗將,也不能算手下敗將吧,是在一次混戰之中交手了幾次,然後就逃了。萬骨邪王有個規矩,凡是與他對決的人,必會誅殺,如果不是我逃得快,他沒有追究,否則我看他肯定會追殺我到天涯海角!」

談到萬骨邪王,連天蒼子都自愧不如,即便以他如今的修為,都不敢說能否敵得過萬骨邪王,所以他也是暗中為楚原捏了一把冷汗!

轟隆!

全掌交接,正邪碰撞!

那邪掌凝聚著無盡的邪力,乃是邪的極致,而楚原的戰皇拳霸猛無極,正氣浩然,又是正道巔峰,兩股力量交鋒,即刻炸起千重氣浪,氣勢驚人。

只見兩道身影不斷交錯,你來我往,拳勁和掌力砰砰作響,捲起無窮的風暴,可大戰了又幾百息,仍舊誰都占不到便宜,而兩人的損耗都已經不輕了。

「靠,小子,你怎麼這麼難纏?難道,要逼我使出殺招么?」萬骨邪王眼裡寒氣森然,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什麼殺招,統統使出來吧,看究竟是殺我還是殺你!」楚原絲毫不懼,眼中戰意奔騰。

萬骨邪王徹底狂怒,他身體一甩,居然將身上的骨衣給拋了起來,而後,他一掌轟到骨衣上,那千枚骨片織成的骨衣竟是瞬間崩解開來,化作了無盡的骨片。

這些骨片密密麻麻地轟向了楚原,每一枚骨片都凝結著一股強大的仙力,千枚骨片就是千道仙力,那戰力之驚人可見一斑。

骨衣乃是由無數修者肉身上的骨片織成,每一枚骨片又經過特殊的煉製,變得邪異無比,穿在身上就是逆天的防禦寶衣,分散開來就是無上大殺器!

面對骨衣的衝擊,楚原一時間識海中閃過千百種方法抵禦,可都略有瑕疵,這些骨片太瑣碎,攻勢密集如潮,很難完全將它們抵擋下來。

「對了,千火符籙!」千鈞一髮之間,楚原想到了從萬界仙瞳內開啟的一道神通。

這千火符籙乃是一道符籙陣法,雖然並沒有千枚符籙,但符陣無盡衍生變化,鬼神莫測,無數的符籙運轉之下可以衍化出諸多變數,也抵得上千枚符籙。

以千火符籙凝成符陣,用符陣中的靈火之力抵禦骨衣碎片,這就最好不過的方法了。

楚原雙指一夾,手臂猛烈一探,頃刻間一股可怕的靈火之力呼嘯而出,炎波滾盪之間,吞天的力量迎著漫天邪骨燒了過去。

兩股力量交接,符陣頃刻將無盡邪骨統統吞了進去,開始瘋狂的煉化。那些邪骨雖然有著強大的邪力,可是在符陣中卻被瞬間燒的焦黑了,快要變成廢炭。

不過,這些邪骨也擁有著可怕的衝擊力,在邪骨的侵吞下,千火符籙凝成的符陣力量在迅速減弱,彷彿快要崩滅一般劇烈晃動著。

砰!

隨著楚原朝符陣內加持力量,最終,狂暴的威壓生生將邪骨給完全碾碎了去,砰然炸滅,化為烏有。

而在邪骨破滅之後,符陣也變得殘破不堪,徹底瓦解。

對楚原來說,這萬骨邪王的任何招數他都能抵擋得下來,可是要將這攻勢擊破,再有反擊的餘地,那就十分艱難了!

也可以說,楚原跟萬骨邪王的差距十分微弱,弱到可以忽略,要想戰勝萬骨邪王絕對不是簡單的事,除非祭出「五帝功德訣」,催動五帝靈印才有可能!

這番僵持持續了太久,全場都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出一口,針落可聞。

二人也是沉寂了良久,誰都沒動,顯然是醞釀著一場巔峰對決,這場較量已經進入了最狂熱的階段!

萬骨邪王和楚原都已經元氣大損,誰都不想再折騰下去了,為今之計,那便是各自祭出大殺招,來一場最終角逐,孰勝孰敗,在此一舉!

「不好,萬骨邪王要祭出恐怖大殺器了,楚原十有八九要倒霉,他可是本門最強的弟子,千萬不能有任何閃失,該退則退啊……」天蒼子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大殺器,什麼大殺器?」神木道人詫異地問道。

「生死輪盤!」天蒼子眼眸中澎湃著可怕的光芒。

生死輪盤的威力,顯然天蒼子無比清楚,雖然不是自己跟萬骨邪王對戰,可他的眸光卻是充滿了死氣。

「給我出來吧,生死輪盤!」

轟!

隨著萬骨邪王一聲咆哮,驟然間,一道恐怖的灰芒暴掠而出,那灰芒逐漸漲大,竟然是一道可怕無比的血輪。

這血輪呈圓形,直徑有半丈,內部交錯著上千道鋸齒,每道鋸齒都釋放著可怕的殺機。


血輪運轉之間,無數的鋸齒髮出轟隆隆的巨響,彷彿將蒼穹丟到裡面都能給碾碎。

生死輪盤一出,全場驟然驚慌,恐懼充斥著八方空間!

這生死輪盤一旦運轉,殺傷力可就無法掌控了,很可能波及到四面,傷及無辜。

一些修為不高的修者,很可能會被生死輪盤的生死之力吞噬,強行轟滅!

當這生死輪盤出現后,楚原的表情都變得扭曲了起來,面色變得極為陰冷,低聲道:「生死輪盤,好強橫的威力,沒想到,這生死輪盤居然如此可怕,看來,我要施展五帝功德訣了!萬界仙瞳能不用最好就不用……」

正在楚原猶豫之間,生死輪盤轟然轉動,狂暴的力量帶著碾碎天地的威壓撞向了楚原。這生死輪盤即刻就將楚原罩了住,驚天的鋸齒開始轟隆隆碾殺!

砰砰砰!

驚人的生死之力頃刻呼嘯百丈虛空,輪盤的轉動越來越猛烈,駭人的威壓已經開始衝擊楚原的皮膚,大有將他皮膚碾碎的架勢!

楚原感到自己的皮膚彷彿都不是自己的了,一陣麻木,而且血肉也快要破碎了,肉身的每一個細胞幾乎都要被分裂!

這般可怕的殺傷力,楚原之前還從未遇到過。

生死輪盤連接生死,凡是進入此輪盤的人,就沒有活著出去的! 驚天動地的生死輪盤不斷運轉,狂暴的力量將登天台都碾成了一片廢墟,若是再持續千息,怕是登天台要被轟塌了。

就在這般逆天的殺機中,楚原運轉體內的五道血脈之力,融合自身的力量,施展出了「五帝功德訣」,驟然間,五帝靈印紛紛在楚原身前凝結,每一道靈印都蘊含著極為狂暴的力量!

五帝靈印飛轉之間,無窮的上古血脈之力和楚原自身的仙元瘋狂碰撞,爆發出滔天的戰力,很快,五道古老的帝王虛影緩緩凝現。

這五尊帝王皆是高達十丈,渾身寶光閃爍,戰芒噴天,吞天坼地,執掌乾坤,彷彿天地盡在掌握之下。

而在五尊帝王出現之後,楚原神念一動,五道巨大的上古身影同時出手,轟擊生死輪盤。

在這般衝擊下,那生死輪盤運轉的速度居然大為減弱,甚至出現了幾次停滯,就彷彿是強行讓人按下去了一樣。

這生死輪盤固然強橫,可「五帝功德訣」凝練出來的五道帝王之軀更是撕天裂地,足以打破生死,掌控造化,這生死輪盤在五帝虛影面前根本沒用。

當然,這生死輪盤終歸是六品皇器,威力也算是無比驚人,儘管五帝虛影強橫至極,可在生死輪盤的碾壓下也是受到了不小的損傷。

此時,萬骨邪王不斷地往生死輪盤內加持邪力,而楚原也是將真元催動到了極致,不遺餘力地施展「五帝功德訣」,那生死輪盤和五帝虛影相互碾壓,爆發出慘烈至極的光芒。

一向摧天滅地的生死輪盤,在五帝之力的壓迫下,居然轉動得越來越慢,最終徹底停止,甚至被五帝之軀擊偏了軌跡。

不過這生死輪盤的衝擊,也令楚原真元劇烈損耗,一口氣暴跌七成戰力,甚至禁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

「死!」

饒是如此,楚原卻沒有半點鬆懈,強行將五帝虛影推出,在五帝虛影轟偏生死輪盤之後,皆是帶著驚天的力量轟向萬骨邪王。

這五帝虛影皆是凝結著狂暴的威壓,殺傷力堪稱變態,萬骨邪王根本抵擋不住,生生就被五帝虛影給拍中了。

驟然間,萬骨邪王發出一聲慘叫,整個肉身都讓五帝之軀給撕碎了去。頓時,萬骨邪王暴死當場!

噗!

見到萬骨邪王被五帝靈印撕碎,楚原整個人也綳不住那口氣了,當即噴出大口鮮血。而後,他強行運氣穩住身形,這才沒有栽倒過去。

跟萬骨邪王一戰,足足僵持了一個多時辰,對真元的損耗達到了可怕的地步,差點就沒讓楚原透支了!

「終於死了么,這傢伙太難纏了,不打了……」楚原長吐了一口氣,連走路都難,最後還是讓黑虎載回了玄天門陣營。

回到座位上后,楚原連忙運轉體內囤積的大量丹藥,開始淬體。而此時,他的身體無盡空虛,肉身器官發狂一樣吸攝著仙元來彌補,囤積的仙元藥力迅速地就轉化成了本命真元,這與楚原當初料想的不謀而合。

天錄榜之戰前,他便在體內蓄積了超級大量的仙元,他早料到自己會戰到近乎垮掉,因此才提前做了準備。若不是這些仙元的支撐,恐怕他會徹底透支的!

可有了這些仙元,楚原不僅能夠以驚人的速度恢復,更能夠讓肉身最大程度上得到淬鍊。如此一來,為日後衝擊武皇階也奠定了雄厚的根基。

換做平時,肉身吸收一些仙元就會飽和,可如今吸收了仙元之後,量度會比之前大幾倍,而且也更加的充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