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見到方恆召喚出了一個石門,這時候的黑劍卻沒有在繼續進攻了,它只是一晃,劍身就噴發出了一股巨大無比的黑光,當懲把方恆的身體還有那巨大的造化石門給籠罩,再過一瞬,這黑光就直接縮小,進入到了黑劍的體內了。

吞了!

這黑色的長劍,直接把方恆和著巨大的造化石門給吞了!

「你就成為我的資糧吧。」

吞了方恆和造化石門之後,這時候的黑劍也是自語一聲,下一刻就是一晃,直接飛到了這山洞的深處。

在這裡,一頭渾身雪白的猛虎正在趴著,要是有高手在這裡看到這猛虎,一定會臉色大變!

很簡單,這白色猛虎,名為白魔G虎中妖獸之王Q經超越了神獸,達到了聖獸級別的存在!

聖獸,這在妖界的群體中是極為珍惜的存在了,出來一個,就能成為妖獸之王,到了欣界,那都是能夠開闢一個妖界的存在。

現在這種妖獸竟在這裡休息,那能想象,這裡到底有多神秘了。

「天魔,你回來了。」

一看到這黑劍過來了,這時候的白魔也是抬起了頭,露出了那藍色的眼睛淡淡道。

「入侵者解決了么?」

「被我吞了。」

黑劍這時候淡淡道,「這個入侵者不簡單,有很多寶貝,自身實力也非郴錯,所以吞了之後我還是需要時間煉化的,所以這段時間,這裡就交給你守護了。」

「沒問題,你去煉化吧。」

白魔這時候淡淡道,「我會照看好主人的。」

這話一出,黑劍也是沒有在多說,劍身一晃,就直接插在了白魔的身邊靜止不動,白魔也是再次閉上了眼睛,似乎陷入了沉睡一般。

與此同時,就在黑劍和白魔達成協議的時候,此時此刻這山洞之外不遠處的密林中,一群青年的身體也是猛然停住了。

這一群青年,正是之前和方恆對抗的薛狐等人,此刻的他們,已經從十人的隊伍擴大到了十二人,多了兩個聖武在他們的身邊。

「薛狐師兄,怎麼停住了?」就在這時,見到薛狐突然停止了腳步,這時候的星輝也是發問。

「方恆的氣息,沒了!」

薛狐這時候認真的說了句,聽到這話,四周的年輕人都是眼神一閃。

「沒了?什麼意思?」星皇這時候也是認真問道,「薛狐師兄的追隱神功,不是能夠追尋一切氣息么?哪怕隱藏的再深,都能被你薛狐師兄找到。」

「是的。」

薛狐點點頭,「除非…死物的氣息。」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再次愣住了,星皇也是楞了一下,直接道,「什麼意思?難道薛狐師兄是在說,那個方恆死了?」

「我的追隱神功,是獨一無二的追尋氣息的神功,從來都不會出錯。」

這個薛狐認真道,「不客氣的說,就是高階聖武,我想要追蹤,都能追得到,唯一的缺點,就是無法追尋死掉的東西,而現在,方恆我卻追蹤不到了,那你說,方恆還活著么?」

聽到了這話,四周的人也都是沉默了。

星皇這時候眼神閃了閃,「按照薛狐師兄的話,方恆很有可能是真的死了,說實話,他要是死了,那還真的好了,幫我們除掉了一個心腹大患,但,凡事都有萬一。」

「是啊,凡事都有萬一。」

薛狐也是點點頭,「我知道你的意思,方恆,很有可能就是那個萬一,他實量,潛量,手段多,而且各大職業都有所涉獵,同時還都達到了一定高度,這種怪物不是萬一,什麼是萬一?所以我現在也是不相信他死了的,但是,除了死之外,我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他能被我追查不到。」

「嗯,方恆是在哪裡死的?也就是說,方恆是在哪裡消失氣息的?我想這個薛狐師兄得知道吧。」星皇這時候問道。

「就在前面不遠。」

薛狐道。

「那就過去看看。」星皇直接道,「先去看看他消失氣息的地方是個什麼情況,到時候再說。」

「說的是。」

薛狐也是眼神一閃,「當然了,可能會有危險,所以,大家都做好警惕吧,把力量都運轉起來。」

「是。」

這些聖武青年這時候也都是點頭,下一刻體內的聖力就運轉起來了,跟著薛狐就向著前方開始飛奔。

當他們飛奔到一個山洞的時候,他們的身體也都是停止了,薛狐的眼神開始凝重起來。

「方恆,就是在這裡面消失氣息的,而且這裡面的氣息,深不見底,可以肯定,這裡一定有極為厲害的存在。」

「不錯。」

星皇點點頭,「看來,我們是要見識見識了。」

「我們的數量這麼多,見識見識倒是沒問題。」

薛狐眼神一閃,「關鍵是怎麼見識,是進去?還是直接摧毀?」

「直接摧毀比較好。」

這時候的星皇點頭道,「能讓方恆氣息都消失的地方,一定有著極為恐怖的存在,我們進去,一定會被一一擊破,不如聯合力量,徹底摧毀這個山洞,看看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如果有實量的怪物,我們各自逃命就是。」

「有道理。」

「我贊成。」

幾道話語這時候傳出,卻是那些聖武青年這都是表態了,對他們來說,他們也想看看這山洞裡面到底有什麼的,大不了到時候直接跑就是。

「好,既然都這個瘍,那我也沒有意見,大家運轉力量吧。」

薛狐也是點點頭,說了一句,下一刻就轟祿聲,直接吧自己的聖力運轉了起來。

同樣,隨著薛狐的動作,這時候那些聖武青年也都是紛紛運轉了體內的聖力,下一刻就聯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衝天的聖力光柱!

「動手!」

當這光柱濃郁到了極點的時候,一道爆喝聲突然從薛狐的嘴巴里吐出,下一刻,所有人都是打出了自己的雙掌,那白色的聖力光柱直接就向著山洞內灌注過去了!

轟咔咔!

爆炸聲在這一刻開始響起,肉眼可見,整個山洞在這一刻多開始被撕裂起來,無數的林木在這一刻被連根拔起,大地在這一刻出現了無數的龜裂痕迹!

甚至整個山脈,在這一刻都開始瘋狂的震動起來了,似乎下一刻,這整座山脈都要炸開!

這是整整十二個聖武初階存在的力量,這種力量放在外面,摧毀一個欣界都綽綽有餘了,何況這區區一座山脈?

只是很詭異的是,到了最後,這山脈也沒有被破壞。

山脈依舊還在,山洞,依舊還在。

裂痕還在,破碎的山石和林木也都還在,只是他們卻在以飛快的速度開始癒合著。

林木重新插入了土裡,裂痕漸漸地彌合,毀滅的氣息直接消失。

似乎一切都是夢一樣,之前的都是假的。

這讓薛狐等整整十二個年輕人的臉色都是變了。

一瞬間,他們的眼神中就透出了一股極為恐怖驚駭的神色,第一次,他們感覺到了這種徹骨的恐懼!

十二個聖武初階爆發的力量,連這裡的山脈居然都無法摧毀,同時在無法摧毀的時候,比他們的力量于波所造成的破壞,還在飛快的癒合。

這種力量,已經是完全超越了他們所能理解的力量範圍了,這是跨越階位,甚至生命層次的高等力量{們怎麼能不驚恐!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嗖!

就在他們眼神中透出驚恐之色同時,一道白色的光華也突然從洞口之內飛出,下一刻就站到了這幾個青年的面前。

這幾個青年一看到這白色的光華,身體都是顫抖起來了。

「白魔!」

為首的薛狐顫抖著的吐出了一個辭彙,四周的青年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了。

「哦?你倒是有些見識。」

就在這時,著白色的光華也直接散開了,下一刻一頭白色的猛虎就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正是白魔。

「高…高階聖獸!」

星皇這時候也是顫抖著吐出了一句話,下一刻就撲通一聲,直接跪在了這白魔的面前。

「白魔前輩!誤會的是誤會!我們來這裡是追尋一個仇家而來,萬萬沒有打擾白魔前輩的意思啊!」

「白魔前輩孫G師兄說的是對的!」

「不知者不罪啊,求白魔前輩不要計較!」

星皇的話語一處,立刻那些聖武青年也都是跪在了地上開始求饒了,對他們來說,他們當然知道活命是最為重要的。

「白魔前輩,這些師弟說的都是真的,我們沒有任何打擾您的意思。」

這時候的薛狐也是說道,下一刻就手掌一揮,一幅幅畫面開始出現,裡面正是他們和方恆戰鬥的一幕幕。

等這些畫面演化完畢之後,薛狐才說道,「白魔前輩,現在你知道了我們為何來這裡了吧,就是因為那個方恆,雖然他的氣息消失了,但是我們覺得他不會消失的那麼快,所以我們就追過來了,而且我們不敢冒險,可誰曾想這裡是白魔前輩的地盤,要是早知道白魔前輩在這裡,那我們根本不比過來了。」

「不錯,那個方恆,一定是被白魔前輩給吃了。」

星皇這時候道,「說起來,我們這些當晚輩的還是欠了白魔前輩一個情的。」

這話一出,四周的青年也都是紛紛點頭,他們知道,此時此刻,他們必須凈切討好之能事,來討好這個白魔,不然這個白魔要殺他們,他們很難抵擋。

「事情的經過我看到了。」

白魔這時候也是點點頭,「的確,你們追過來,有你們追過來的理由,我能理解,但是理解,不代表認同,這裡,是我主人沉睡的地方,主人留下過命令,擅闖者,死,而你們剛才的行為,已經不是擅闖了,是直接破壞,這是很嚴重的。」

「誤會啊!」

「白魔前輩!不知道您主人是誰?這裡是萬道秘境,沒外人啊……」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這些年輕的聖武都是紛紛套關係了,他們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這白魔還有一個主人,那這真的是太出乎他們的預料。

「我的主人是誰,你們不需要知道,你們只需要知道,你們得死就行了。」

白魔這時候淡淡道,「所以你們現在有兩個瘍,一,自己自盡,這很痛快,不受折磨,二,被我打死,這很難受。」

聽到這直白的話,求饒的這些年輕人臉色都是僵住了。

「呵呵,白魔前輩,你這是逼我們這些晚輩動手啊。」

薛狐這時候笑了,「誰都不想死,更不要說我們了,我們修鍊到現在容易?」

「是么?那我就送你們上路。」

白魔這時候也是淡淡道,「不過,死的很痛苦的時候,可不要怪我了。」

呼!

話語說完,白魔的身體就是一動,當懲向著這些青年衝過去了,薛狐等人這時候也都是大吼一聲,下一刻就紛紛爆發力量開始對著白魔進攻!

一瞬間,一場關於死活的戰鬥就開始了。

當然,對於這一辰斗,這時候的方恆是不知道的,此刻的方恆,正坐在造化石門上,造化石門的周邊,則是一股股的黑色力量。

這一股股的黑色力量具有極為強烈的腐蝕性,類似於方恆手裡死亡鎖鏈的力量,只是比起方恆的死亡鎖鏈,這腐蝕之力的力量更為純粹。

甚至直白一點來講,這已經不是腐蝕了,這就是消化。

這個黑劍,正在努力的把方恆給消化掉。

「原來如此,這高階聖器,居然還會吞噬。」

盤坐在造化石門上的方恆這時候也是眉毛挑了挑,「這可有點類似於魔道的手段了,從這一點來看,這劍,是柄魔劍,而能掌握魔劍的,大部分也都是魔修,那這麼說來,他嘴裡那沉睡的主人,應該是一個魔道武者了。」

腦中劃過了一個念頭,方恆的神情卻是無比輕鬆,有造化石門在,這腐蝕的力量,方恆是斑點都不在乎的,就算這腐蝕的力量在強幾倍方恆都不會在乎。

作為武道的直接體現,造化石門這法理之石的結構,哪裡會這麼輕易就被腐蝕掉。

「杏,你又惹到高手了吧。」

突然間,一道話語開始在方恆的腦袋裡響起,這讓觀察這些腐蝕之力的方恆也是眉毛一挑,下一刻就笑道,「呵呵,原來是九聖師尊,打擾九聖師尊沉睡了么?」

「當然打擾了,造化石門在我睡得香,造化石門一走,我睡得就不怎麼香了,還不如看看。」

九聖神劍這時候說道,「而我一看,就看到了這個事實。」

「呵呵,沒辦法,我也不想惹,但是事情到了那一步,我又能如何?」方恆笑道。

「行了,不必解釋,我知道你不是喜歡惹事的傢伙。」

九聖神劍道,「只是我很意外,你居然能遇到這麼一個存在,這劍,是真真正正的魔道之劍,而且還是境界極高的魔道之劍,他的靈性已經和一個真正的聖武高手沒有任何區別了,這是很難得的。」

「這一點,我也看出來了。」

方恆道,「它擁有幾乎和師尊平等的力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